【小說】擱淺-楔子

  我就要死了。

  浴室裡白霧蒸騰,我坐在浴缸裡,扭斷飯店附贈刮鬍刀,用刀片直直剖開我的手臂,和橫切手腕自殘不同,血完全停不下來。

  傷口接觸到熱水火辣辣的發燙,但我現在已經搞不清楚是水很燙還是傷口碰到水很痛。

  水龍頭的熱水不斷地流動著,水漫出浴缸,帶著一絲血紅。

  說起來有些對不起房東,不過我不想讓場面弄得太難看,不好收拾,進浴缸前我還穿了一條內褲,還找了藉口預約鎖匠明天十二點來開門。

  還有像麥O勞、肯O基所有可以下單的速食店訂餐,明天會是個大陣仗。

  那些人會發現我的死亡,我會很快被收拾好送進殯儀館,不會爛到泡發,長成蓮蓬狀的爛肉。

  訂餐的錢就放在餐桌上,希望他們能夠發現。



  事情會演變到現在這樣的局面,我想這都怪我自己,奢望成為更好的人。

  我想成為更好的人,沒有憂鬱症的困擾,不會在壓力最大的時候整夜整夜的睡不著,大把掉頭髮,還因為血糖過低暈倒。

  我向女友求婚,她答應了,當時的我雖然想向所有的親友宣告求婚成功的消息,但她很低調,我們都很低調,不喜歡用社群軟體發佈生活瑣事,我們最後說好等她回國,再一起見家長。

  她非常能幹,在海外當台商外派主管,她已經決定在我們結婚後調回台灣,這等於她這幾年在海外打拼都付出流水……我不敢問她:你覺得這樣值得嗎?我只能變得更好,以配得上她。

  於是我聽朋友的推薦,去參加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課程。

  我會成為更好的人。


  「我會成功!我要成功!我一定成功!」

  許多人聚集在小小的教室,一起喊口號,氣氛非常熱烈。我感覺冷,也許是冷氣開得很強的緣故。

  大家彼此分享過往,國小、國中、高中和大學的遭遇,遇到什麼樣的人,被霸凌、被補習班老師性騷擾、被熟悉的老師朋友親戚性侵……

  全世界都針對這些可憐人。

  可是我沒有什麼悲傷的往事可以分享,我的家族都有憂鬱症的病史,我過度的悲傷和負面思考只源自遺傳,我沒有被虐待,我上學的時候甚至不需要打工,我的母親雖然也有憂鬱症,但她控制得很好,從未把情緒發洩在我的身上。

  我不知道和他們分享什麼,我感到自卑,我的憂鬱對這群人來說不算傷痛,也許非常可笑。

  最後我輕描淡寫說了一次接舞台美術設計被熟人抄襲的經歷,他們義憤填膺。

  「那個人怎麼能這麼對你!」

  「他不是你的朋友!」

  是的,他不是我的朋友,我再也不會和他打交道,我憂鬱的點是我沒認清他是這樣的人,我以為我們是朋友,但他顯然不把友誼當一回事。這件事已經結束,我不想在談論,也不想靠攻擊他,踏在他的身上來彰顯自己高尚。

  但周圍的氣氛不是這樣。

  他們爭先恐後地分享自己的失敗,被教授奪走論文的成果,被合作夥伴奪走整個公司……

  我們是一樣的。

  我們都很悲慘,很可憐。彷彿聽見這樣的吶喊。

  我幾乎要承受不了這樣的壓力,休息時間,我決定去買罐黑咖啡提神,我的朋友林品睿倚在投幣式飲料機面前問我:「怎麼樣,是不是很熱血?」

  「有點熱血過頭了。」我苦笑回答。

  「但這對你很好,屈過庭小朋友,你悲春傷秋的個性就需要來一點激烈的矯正方法。」林品睿說:「我就是上了這堂課,才變得更成功!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我也希望未來每一天都是美好的一天。

  但美好的一天條件很苛刻,只要拉開窗簾,有烏雲有雨,這天就毀了。

  林品睿拍拍我的肩膀,慷慨激昂地說:「勇敢的冒險吧!剛才小組討論你有沒有發現,因為知道過去發生什麼事,未來的路就變得清晰了?」

  「嗯,我覺得很有幫助。」

  會有幫助的。

  我必須藉有外界的力量變得更好,成為更棒的人。


  說完過去,他們又談及未來,談及夢想,所有人赤裸裸將內心世界和周遭的人分享。

  「我需要錢,我的爸爸糖尿病,需要藥物控制,媽媽癌症,放射治療她的頭髮都掉光了,標靶藥物很貴,我很想買,可是我買不起。」

  「我想要做好我的工作,可是我總是搞砸,我的主管跟同事天天在背後罵我,可是他們偶爾又會安慰我說我已經很努力了。我覺得很對不起他們,我想要做得更好。」

  「我考不上台大,我媽媽很失望,她差不多有五年不跟我說話,直到最近她突然跟我說,叫我來上這堂課,叫我做一個有用的人。」那位白領打扮的漂亮女孩說著說著就哭了,林品睿從廁所拿了一捲廁紙,後來乾脆直接放在桌上給需要的人用。

  大家語無倫次的說著話,很需要錢,很渴望成功,很需要關懷……

  我想要愛,我希望我的女朋友更愛我,我未來的老婆更愛我。

  「我快要結婚了,但我的個性太軟弱,我希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我停頓下來,深呼吸後微笑,「讓我們一起努力吧。」

  如果現在的我不夠好,一定有哪些地方弄錯了。

  我得是是別人的方法,從別人的觀點改變自己,我現在擁有什麼,我過去曾失去什麼。

  我和一同上課的同學們一起檢視過往,在這間雪白明亮的教室,在合宜舒適的冷氣房裡討論,說得滿身是汗。

  最後我哭了,所有人都哭了。



  現在的我,已經不記得哭的理由。

  但是參加拉格斯心靈成長學苑的課程是一切的開端,我的人生在某種意義上改變了,這促使我改變計劃,不得不在此時提前謝幕。

  雖然對不起未婚妻,但躺在溫柔的熱水裡,我並不覺得不甘心,我覺得非常舒適,就好像再度回到海洋。

  我在陸地上根本無法呼吸,我需要水,需要被更多更多的水包裹。

  如此一來,我才不會擱淺。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