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The Hottest Guy in School-03

Photo by Pixabay from Pexels

  因為心裡太過在意肯特,導致布魯斯下車時面色凝重,無心面對閃光燈,面無表情地走進會場。

  他已經無心去管明日新聞報紙也許會出現「韋恩企業經營危機」、「韋恩企業瀕臨破產」等等,諸多未曾查證的聳動標題。比起其他人,他更在意克拉克・肯特。

  無論是好友奧利佛・昆恩或是討人厭的雷克斯・路瑟來搭話,他都隨口敷衍過去,連學妹瑟琳娜・凱爾出現在宴會裡,親眼見她摸走數條珠寶首飾,布魯斯都無心處理。他全心全意都在思考關於肯特的事。

  克拉克・肯特——或者說超人,他是獨一無二的。

  布魯斯還沒發現超人的極限,根據觀察,超人似乎真正無所不能,擁有刀槍不入的鋼鐵之軀、極快的速度、飛行能力、超強的力量等等,像這樣無所不能的超人類究竟有什麼弱點,布魯斯至今還未挖掘出答案。

  雖然超人對人類友善,和天堂島公主黛安娜・普林斯一樣,時常出現在危險的地方守護整個城市,但克拉克・肯特那陰沉笨拙的大個書呆形象讓他非常在意,布魯斯嚴重懷疑他有心理問題,才能流暢地扮演普通高中生肯特和超人兩個不同的形象。擁有特殊能力的人十分危險,即使超人暫時沒有犯罪傾向,布魯斯還是無法說服自己放棄懷疑對方。

  奧利佛・昆恩端著葡萄汁來找布魯斯,和他說了好長一段話,發現他沒有反應,於是問:「……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嗯哼。」布魯斯眼神放空,隨口應聲。

  「好吧,你沒在聽我說話。」奧利佛・昆恩無奈地嘖了一聲,在考慮要棄友而去,還是等布魯斯回神。

  想到自己監視肯特需要幫手,布魯斯回神就發現奧利佛正站在自己身邊。

  剛才彷彿聽見對方說了什麼話,不過他沒有在聽。

  布魯斯眨眨眼睛,給對方一個無辜的甜美笑容。「噢、嗨,奧利佛,好久不見。」

  「我們才在學校見過。」奧利佛翻了一個大白眼,「你在想你晚上的小打工嗎?雖然我也覺得晚上的活動很刺激,不過你也太沉迷了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布魯斯敷衍說。

  「哦,對,你什麼都不知道。」奧利佛拿好友毫無辦法,翻了第二個大白眼。

  「我想起來了,確實有晚上打工這回事,不過那不重要。你聽說過超人嗎?」布魯斯問。

  「超人?當然聽過,最近很有名,和天堂島來的公主一起佔據了好幾次新聞頭條,大大搶了我們布魯西寶貝的風頭——」

  布魯斯舉起香檳杯,假裝啜飲葡萄汁,小聲說:「我知道超人是誰。」

  「你知道是誰?快告訴我!」奧利佛追問。

  「克拉克・肯特。」布魯斯說。

  「誰?」奧利佛困惑。

  「和我們同年級,新聞社的。」

  「……沒印象。」

  布魯斯思考一下,提示說:「今天被倒一身玉米濃湯的——」

  奧利佛有聽說過這件事,他接話說:「那個新聞社攝影師?」

  「不,是那個攝影師的搭檔記者。」布魯斯回答。

  「完全沒印象。」奧利佛皺起眉頭,怎麼樣也想不起來學校有這麼一號人物。

  「沒錯,你沒印象就是最奇怪的事。」布魯斯再度肯定心裡的想法,「隱瞞超人這個身份,在學校裡卻保持低調到幾乎不存在的樣子,這太奇怪了。」

  奧利佛提醒他,「你也隱瞞你晚上打工的身份。」

  布魯斯完全忽略奧利佛的話,專注於自己的推理,「一定有什麼陰謀。」

  「好吧,你覺得超人有什麼樣的陰謀?看朋友被灑一頭玉米濃湯卻無動於衷?」奧利佛隨口說。

  「他連朋友被潑玉米濃湯都不阻止。」布魯斯加重語氣。

  「我猜他要為他的秘密身份保密?又不是每個人都像天堂島的公主,或者亞特蘭提斯的國王,可以在留學的時候,公開自己的身份,在城市裡活動。」奧利佛說。

  布魯斯忽略奧利佛替超人找的理由,直接總結說:「刻意隱瞞秘密身份實在太可疑了!」

  「容我提醒一下,我們兩個夜晚的小打工好像也屬於秘密身份?」奧利佛提示。

  「那不一樣,我和你只是普通人。」布魯斯說。

  「我們經過艱苦的訓練——」

  「但我們沒有超能力。」布魯斯很堅持。

  「對,我們擁有的是『鈔』能力。」奧利佛只好酸溜溜地回應。

  奧利佛・昆恩和布魯斯・韋恩能在夜裡進行小打工利用到他們的「鈔」能力,製作精良的設備,秘密打擊犯罪,雖然不像天堂島的公主或者超人時常上新聞,但是在犯罪者口中也小有名氣。

  至少用來嚇唬人已經有威嚇的效果。

  「我得監視肯特。」布魯斯肯定地說。

  「你要監視超人?」奧利佛問。

  「他很可疑。」

  「好吧,你想監視他就做吧。」奧利佛聳肩。

  「你也要幫忙。」他決定拉好友下水。

  「為什麼?」奧利佛困惑。

  「不為什麼。」他任性地回答。

  奧利佛不太想被好友拖下水,「我覺得你一個人也能勝任。」

  「我需要你的幫助,奧利佛。」布魯斯用水汪汪的漂亮藍眼睛盯著好友不放。

  沒有人可以拒絕布魯西寶貝。奧利佛答應之後,懊惱地想。

  「……好吧。要我怎麼幫你?」

  布魯斯要奧利佛製造機會,讓他可以和克拉克・肯特當朋友。

  不過奧利佛不懂布魯斯想和對方當朋友,還要先翻對方的置物櫃的作法……

  深夜,離開宴會後的兩人潛入校園,奧利佛一邊負責觀察周圍是否有異常動靜,一邊等布魯斯在目標的置物櫃裡裝設攝影機,同時檢查置物櫃裡面的東西。

  一件乾淨的T恤,課本、筆記本和幾張考卷,廢棄的新聞稿還有一本剪報……

  剪報本有些讓人在意。布魯斯打開剪報本,夾在裡面的一大疊照片滑落在地上。

  奧利佛聽到動靜問:「怎麼了?」

  「……沒事。」

  布魯斯看到一大疊洗出來的照片,照片主角都是他自己。

  這真的很可疑。

  遠在家中寫作業的克拉克・肯特又打了一個噴嚏,他疑惑地揉揉鼻子,不明白為什麼明明沒有感冒,今天卻打了兩次噴嚏。他抬頭看了一眼敞開的窗戶,決定關上它,遠離城市霧霾。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