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遊,夢女樣文]結婚日常(上)

  從夢之咲學院畢業後,我和OO結婚了。

  因為很想幫上OO的忙,本來想以XXXX的助理身份跟在OO身邊,但在OO的勸說下,我最後還是考了大學。OO在新大學的旁邊買了一棟三層帶庭院的小洋房,作為兩人新婚的住處。

  和OO一起在市役所登記,換完新的證件之後,他滿懷歉意地說了「抱歉,沒有辦婚禮,也不能公開告訴親朋好友。」這樣的話,但我並不介意,能和OO結婚就很開心了。我理解OO為了XXXX的發展,必須隱瞞結婚的消息。能和OO住在一起,冠上OOO的姓氏,感覺就像做夢一樣。

  我沒想過能在剛畢業、才十八歲就能和OO結婚,畢竟未滿二十歲結婚需要父母同意,倒不是怕我的父母不同意,我們家很開明,主要擔心OOO家對OO的婚姻有什麼安排。但他說一切都交給他,別擔心。我相信OO什麼都做得到,最後OO真的說服了他的父母。

  OO和我說可以登記結婚的那天,他輕描淡寫地說:「畢竟我隨時都會死掉,只要跟父親母親說,我和喜歡的女孩結婚,會更快擁有下一代,他們就答應了——別擔心,這只是敷衍我父母的話,你好好的念大學,在唸書的時候懷孕很辛苦。」說得我都臉紅了,一時忘記罵他又說隨時會死掉這樣的話。

  我相信OO隱瞞了很多,除了XXXX之外,他開始接手OOO家的生意,每天都很晚回家,為了能幫上一點忙,我特別去上了廚藝課,每天準備豐盛健康的早餐,接著給OO帶健康的便當。至於晚餐,有時候OO能回家吃晚餐,有時候不行。他實在太忙了,每天晚上的行程也不一定,但是OO都會提前會打電話或傳簡訊和我交代要回家吃還是在外面吃。

  除此之外,我也開始學著研究不同風味的紅茶,每天沖好熱騰騰的紅茶,裝在保溫瓶裡讓OO帶出去是除了讓OO帶便當之外,最有成就感的事之一。

  結婚之後,去看XXXX表演OO都會給我留最好的位置,雖然已經和OO結婚,但在台下看他的表演還是像以往一樣悸動,每次看表演都能再一次確定我越來越愛他,OO是全世界最棒的男人,我最喜歡他了。

  晚上寫完大學的作業,閒著沒事又不想看電視,就決定做餅乾等OO回來。

  聽到鑰匙開門的聲音,我就知道是他回來了。

  「我回來了,夢夢。」OO的聲音從玄關傳來。

  但我手上還帶著麵粉,去玄關迎接他的時候,舉著手躲開他的擁抱,「手上都是麵粉,別抱——」還是被他抱住了,在臉頰親了一下。

  「又沒關係,之後再把衣服洗乾淨就好啦!」OO在我懷裡塞了一束香水百合,笑著說:「送給你的。」

  「又買花……」雖然很高興,但我還是有些不好意思,「花瓶不夠用了。」

  客廳桌上放著一束鬱金香,臥室床頭櫃邊有一束玫瑰,餐桌上有一束向日葵,現在這束香水百合還不知道要放到哪裡呢。

  「晚餐有吃飽嗎?」

  「嗯,吃了一個便當,沒有夢夢做的好吃。」OO問:「你在做什麼?」

  「小餅乾,等一下就烤好了。要喝茶嗎?」

  OO回來之前,我正在用動物模具幫餅乾麵團壓出形狀,放在烤盤上,等全部麵團都壓製好之後,放進預熱好的烤箱裡烤十五分鐘就行了。因為喜歡吃甜的,在開始學廚藝之後,也上網查了一些西點的做法。

  「等你的餅乾烤好我再來泡紅茶,剛好可以配你做的小餅乾。」OO說。

  「那你先去洗澡。抱歉,衣服弄到麵粉了。」

  「沒關係,只是要麻煩夢夢幫忙把衣服洗乾淨。」

  「這一點家事我還是做得到的,快去洗澡吧。泡個熱水澡,你的手好冰。」剛才OO捧著自己的臉親我臉頰的時候就感覺到了,OO的手非常冰涼,他冬天的時候總是這樣。

  「冬天本來就會手腳冰冷,我都習慣了。」

  「所以才讓你去泡熱水澡。」

  「知道了,都聽夢夢的。」

  我們很少吵架,婚後半年的生活順利的不可思議,雖然沒有空出去蜜月旅行,但新婚生活的每一天都過得非常甜蜜。

  OO幾乎天天給我帶花、蛋糕、和菓子或小禮物,交往的時候還沒有這麼誇張,問OO為什麼,他回答說:「結婚之後,確定你只屬於我,就覺得要加倍的對你好。」

  他一直很會說話,我總覺得我永遠沒辦法一點也不害羞地坦然接受他的甜言蜜語。

  等他洗完澡,餅乾也烤好了,分了一部分在盤子裡拿到餐桌上,剩餘的放在烤盤裡放涼。預先放在瓦斯爐上燒的水也煮滾了,OO濕著頭髮,穿著居家服到廚房裡拿出他的茶具和茶葉,專心致志地泡茶,這時候他眼裡只有紅茶,我知道沒辦法勸他先弄乾頭髮,只好自己去拿吹風機和專門用來擦頭髮的吸水毛巾。

  OO把茶壺和兩組茶杯、茶盤端到桌上,「夢夢,快來。」

  「先幫你吹頭髮。」

  「謝謝。」

  吹風機嗡嗡地響,OO的頭髮非常柔軟,溫熱的風吹得他昏昏欲睡。

  OO的聲音夾雜在吹風機的風聲裡有點小,「夢夢好溫柔。」

  「下次吹乾頭髮再出來,吹到冷風會感冒。」我忍不住唸他。

  「因為聽到水燒開的聲音,想要幫夢夢的忙呀。」他解釋說。

  「你只是享受泡紅茶的樂趣而已。」

  「被你發現了。」

  一起喝完茶,吃了一點烤好的餅乾,時間已經接近十二點,把放涼的小餅乾放進密封罐裡,也差不多到了睡覺時間。我也去洗澡換了衣服,浴室裡還有OO愛用的沐浴乳和洗髮精的香味,聞著味道有點臉紅,不由得加快洗澡的速度。

  吹乾頭髮上床睡覺的時候,OO已經躺在床上,拿著樂譜正在看。

  「新曲目嗎?」我問。

  「對呀。」

  OO唱了一小段,我其實沒有很專心聽,光顧著看他了。

  他也發覺了,笑著把譜放到床頭櫃上,翻過來壓在我的身上,「夢夢,你又光盯著我看了……」

  「不行嗎?你很好看。」

  「當然可以,你想怎麼看都可以,親愛的。」OO愉快地笑了。

  他笑起來的樣子更好看了,一不小心都看呆了。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