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10

  「我不嫌棄你。」他微笑說。

  「別嘲笑我了。」Albus回頭對他苦笑,去拿了刀叉來切分蛋糕,並為Gellert倒茶,「繼續你剛才說的死神聖物。」

  接過過Albus以無杖魔法驅使飄來的茶杯和茶盤,Gellert說:「謝謝。我們今晚去教堂後的墓園看一看怎麼樣?」

  Gellert仍然對死神聖物充滿興趣,想從Peverell三兄弟的墳墓探究秘密,事實上他在黑魔法書《極惡魔法》上看到過接骨木魔杖的消息——《極惡魔法》的作者Godelot獲得了它,不過最終Godelot被他的兒子Hereward囚禁在地窖中,最後死在裡面——接著又Gellert從其他地方查到十八世紀初,接骨木魔杖曾經出現在Barnabas Deverill手裡,後來他被另一位邪惡巫師Loxias殺死,魔杖再次易主,可惜Loxias魔杖的下落難以追查,因為有許多人宣稱殺了他。所以它多半不在Peverell三兄弟的墳墓裡,不過他希望能在高錐客洞獲得重生石,或知道它的下落。

  至於隱形斗篷,倒是無關緊要。隱形斗篷雖然可以逃離死亡,但人生遠遠有比懼怕死亡、遠離和躲避死亡以外,必須要冒著性命危險做到的事。

  「晚上去?」Albus詫異地問。

  「你怕黑?」Gellert端起紅茶,輕啜一口。

  「當然不怕,只是有這麼急嗎?等到明天白天去不是視線更清晰?」

  「我不想讓人知道我們去了墓園,那可能使我們探聽死亡聖物的消息洩漏。」

  他對死神聖物充滿興趣,甚至把死神聖物的標記給自己喜愛的東西作記號,但是他沒有公開宣揚死神聖物的打算。那太高調了,他不討厭高調,但這麼做毫無必要。

  Albus一邊吃蛋糕,一邊回答他的問題,一副對死神聖物沒什麼興趣的樣子,「我還是覺得沒有必要非得找到死神聖物不可,雖然我最喜歡〈三兄弟的故事〉,但那只是故事。」

  「童話都是基於現實改編的故事,你就不好奇嗎?」Gellert試圖說服他。

  「好奇,但是——」它們無關緊要。

  「那我們去吧,就當作約會。」Gellert說。

  噢,約會。

  在正經八百的話題裡突然插入約會這個字眼實在太突兀,Albus愣了一下,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在墓園約會?」

  「墓園只是其中一個目的地,我們可以帶些熱可可到山丘上去,夜晚的星空一定非常美麗。」

  「你有天文學的暑假作業?」Albus猜測說。

  「不,這跟暑假作業無關,我想和你一起看星星,只是這麼簡單而已。」

  Albus霍然明白Gellert的邀請就和他學生時代同寢室的同學,非要在宵禁時間跑到天文塔上和女朋友一起看星星一樣,只是單純的想要待在一起相處。他沒有理由拒絕對方,等暑假結束,Gellert就必須回德姆蘭唸書,他們必須分隔兩地。戀人總是希望能多相處一會兒,越久越好。

  「那好吧。」Albus妥協,他臉有些發熱。

  「你不介意借我一張羊皮紙吧?我送信給Bathilda,說我今天睡你這裡。」Gellert問。

  「當然不介意。」

  於是Gellert用Albus的羽毛筆沾墨水寫了一封信,然後用魔杖點點信紙,墨跡變得乾燥,然後自發折成紙飛機的形狀,從Albus房間的窗戶飛了出去。

  

  當天晚上,Aberforth和Ariana意外在餐桌上看到Gellert,得知他要留宿的消息,兄妹倆的反應很不一樣。

  「Bathilda家離我們家不遠。」Aberforth繃著臉說。

  Ariana用手肘敲了Aberforth一下,微笑詢問:「需要我多拿一床棉被給你們嗎?」

  「麻煩妳了。」Gellert禮貌地笑著說:「我還不知道Albus會不會搶被子,還是多準備一條一防萬一吧。」

  Albus自認睡相很好,莫名其妙被抹黑會搶被子讓他只能摸摸鼻子,當作沒聽見。

  「Ariana,要不要多來一點培根蔬菜捲?」Albus問。

  「好。」Ariana愉快地回答。

  「也給我來點兒。」Gellert要求說。

  Aberforth突然推開餐盤,猛然站起來弄出巨大的聲響,氣沖沖地離開自家餐廳,「我吃飽了。」

  「抱歉。」Ariana說:「我二哥比較怕生。」

  Gellert表情未變,接受她的解釋,「我理解。」

  少了一個個性火爆又性情古怪的青少年,Dumbledore家的晚餐大致上非常和諧,相處融洽。

  Ariana準備了一份食物,端去給多半沒吃飽的Aberforth,Gellert陪Albus去廚房清洗那些餐盤,拿著刷子沾肥皂一個一個將盤子洗乾淨,Gellert意外的發現自己喜歡此時的氣氛。他已經離這樣居家的輕鬆氣氛很遙遠了,他的家人……他的父母死得很早,但他不難過,因為他的母親早就告訴他,他們會很早死亡。

  ——你必須盡快學會一個人活著,Gellert,我們沒辦法陪伴你太長的時間。

  他早就忘記母親的模樣,照片裡的父母看起來很陌生,但他仍然清晰記得母親的話,他甚至記得幼時看到一點父母早亡的畫面——冬天裡出發狩獵的一對雪白野狼,他莫名地知道他們將一去不回,只留下地洞裡的幼狼——他想幼狼代表他,那對成年狼代表他的父母。他的母親有預言師的血統,而他受到血統影響,也能「看見」一些,他想這是好事,他可以看見命運,這代表他天生就適合去利用和改變命運。

  他並不相信命運那一套,就像他並不認同母親接受自己即將死亡的命運,並不去改變一切,反而做好安排,留下大量的金加隆和一個家庭小精靈照顧他。

  「可以幫我拿那邊那塊布嗎?Gellert?」

  Albus的話驚醒沉浸在記憶裡的他,Gellert取下白布,遞給他,他接過以後道謝。他用白布將剛洗淨的餐具擦乾,其實他可以用魔法完成這件事,不用這麼麻瓜的方式會更節省時間。但Gellert發覺自己享受這樣閒暇的時間,看著他一個接著一個擦乾餐盤和刀叉,將它們放回櫃子裡。

  那讓他感覺到愛。真是奇怪,他以為自己不相信愛,雖然他確實欣賞Albus的才華和其他,但是直到此刻他突然覺得愛竟然存在在這樣細微的地方。

  他們安靜地回到房間裡,一人捧著一本書擠在床上看,燭台懸在空中為他們提供亮光。雖然沒有說話,但他們非常靠近,不只肌膚相貼,這一刻的氣氛彷彿兩人的心貼在一塊兒,暖烘烘的像冬日壁爐。

TBC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五下拍手,這能夠讓我得到您的贊助(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感謝您支持與鼓勵!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