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BB-Love] 送你一個口罩求你閉嘴

Photo by Haley Black from Pexels

  顧易森今年三十七歲,交了一個小他十歲的小男朋友何幸崢,小男朋友沒什麼大問題,只是話停不下來,總是霹哩啪拉講個沒完。

  既然都已經答應交往了,顧易森也願意包容他這個小毛病,反正就當作環境白噪音,小男朋友問他「好不好」、「是不是」、「對不對」的時候,就回答「好好好」、「是是是」和「你說得都對」。

[BB-Love] 從報仇開始的關係之二 (週三)

[公告] 二月活動第三週題目

前一篇相關——[BB-Love] 從報仇開始的關係 (週一)

❤ 早晨

  褚秋稹自從有了穩定炮友,就大大減少了泡吧的時間,空閒的時間不是和馮安特上床,就是因為值了大夜班的急診室所以賴在床上補眠。

  這個早晨也不例外,當馮安特摸上床,還膽敢摸上他的屁股,他翻身躲開他的動作,但馮安特就在他半睡半醒之間,把手指放進不該放的位置……

[BB-Love] 從報仇開始的關係 (週一)

[公告] 二月活動第一週題目

❤ 接吻

  流火酒吧是兩人的初遇地點,作為本市受歡迎的Gay吧之一,這裡一直都是褚秋稹的地盤。

  所有人都覬覦褚秋稹的美貌和大唧唧,然而通常都只有他寵幸人家的份,主動搭訕基本都會遭受到無情的拒絕。可是褚秋稹又常常噙著溫婉柔情的笑,第一次見到他的人都會被欺騙。

  所以當有一位清秀斯文的新人,主動去向褚秋稹搭話的時候,所有人都以為那又是一個被表象蒙蔽,即將被褚秋稹拒絕的傢伙。

  準備幫朋友報仇的馮安特專門到流火酒吧,一眼就看到他的目標,他徑自走近褚秋稹,「聽說你技巧很好。」

  「從哪裡聽說?」褚秋稹今天沒有看得上眼的目標,懶洋洋地回話。

  兩人的對話吸引整間酒吧八卦人士的注意力。

  「我的技巧也很好,你要不要試試看?」馮安特在褚秋稹開口拒絕他之前,快速補充說:「我說接吻技巧。」

  第一次看到有人敢和褚秋稹開玩笑,許多人都露出不忍卒睹的表情。

  褚秋稹冷笑,正眼看向馮安特,捏著對方的下巴,低頭和引起他注意的男人舌吻,兩人的舌頭熱情地交纏著,馮安特從他的嘴裡嚐到莫吉托調酒新鮮的薄荷和檸檬味。

  兩人嘴唇分開,馮安特氣還沒喘勻,非要搶在他之前說話:「味道還可以。」

  很好,你真的引起我的注意了。

❤ 牽手

  「做嗎?」這次褚秋稹搶先問。

  「好啊,去哪裡開房間?」馮安特很乾脆地答應。

  「跟我走。」

  整個流火酒吧靜默地旁觀兩人一前一後出了酒吧,等人真的走掉了,所有人開始開賭盤看新來的會幾天下不了床。他們不怕得不到問題的答案,真相可以由和褚秋稹關係不錯的酒保代為詢問,酒保本人正是賭盤做莊的那一位。

  馮安特來找褚秋稹的目的就是代替朋友讓褚秋稹難看,所以一走出酒吧,他就貼到褚秋稹的身邊,摟著他的手臂,親親密密地牽起手,引起路人側目。

  褚秋稹倒沒有甩開他的手,只是問說:「靠這麼近做什麼?」

  「怕你跑了。」

  褚秋稹嗤笑,隨便馮安特牽著他。

  馮安特因為他的反應,倒是對他多了一絲好感,加上褚秋稹好看的臉和很不錯的吻技,馮安特忍不住動了歪心思。

  雖然說褚秋稹只做一號,不過他有信心可以讓褚秋稹做零。

❤ 失敗  

  第二天一早,馮安特扶著自己的腰,承認自己技不如人,沒有成功推倒褚秋稹反而被對方吃乾抹盡,但只要有下次,他就還有機會。

  馮安特還在想著再接再厲,他不知道褚秋稹醒來之後有多詫異,他沒想到馮安特和自己的身體這麼合拍,不只一場暢快淋漓的性愛讓他不小心破例,和馮安特一起過夜。

  褚秋稹從不和床伴過夜,這傢伙打破他的規則。

  褚秋稹摸摸自己肩膀上的牙印,看了時鐘確定還沒有到退房時間,乾脆讓規則碎得更徹底一些,又按著馮安特做了一次。

 ❤ 心動

  馮安特和褚秋稹達成約定,兩人變成固炮的關係。

  馮安特對於反攻的念頭念念不忘,他籌謀已久,變著花樣和褚秋稹做愛,最後在某次把褚秋稹灌得半醉,用手銬把人固定在床上,拿出潤滑和保險套。

  「你敢?」喝到半醉的褚秋稹眼角暈紅,看起來就像畫了桃花眼妝一樣好看。

  「你做了十次,我做一次,我覺得這樣交換很公平。」馮安特說。

  公平個鬼。

  褚秋稹面無表情地接受馮安特對他屁股的覬覦,在馮安特動用手指和舌頭的時候,硬是閉著眼睛,忍著一聲不吭。

  等馮安特抽出手指,過了半响等不到捅進身體裡的兇器,褚秋稹睜開眼睛,看見馮安特對他笑得燦爛,然後扶著他的性器,對準馮安特自己的後穴,往下坐,「跟你開著玩笑!」

  陰莖強烈的快感,褚秋稹看著馮安特淘氣的笑臉,第一次感覺到心跳的聲音。

❤ 吃醋

  固炮的關係維持得時間一長,兩人漸漸變成朋友,褚秋稹還想更進一步,還沒找到契機,就先被灌了一大口醋。

  在這次的朋友聚會,一位長相符合褚秋稹品味的男士一來就和馮安特熱情擁抱,「安特!聽說你幫我報仇了!」

  馮安特的朋友們哄然大笑,他們都知道報仇這個梗,馮安特自己覺得兩人已經變成固炮,又有些情誼,已經算得上化干戈為玉帛的關係,乾脆和他解釋報仇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你來親我,是因為他?」褚秋稹指著那位他已經忘記名字的男士。

  「對啊。」馮安特愉快地點頭。

  很好,你死定了。

  褚秋稹咬牙切齒地準備在床上好好修理對方一頓,同時心裡也升起濃濃的危機感。


[Good Omens]Eat, Drink, Love-12(END)

  美味的甜品安撫了阿茲拉婓爾的心情,在返回倫敦的班機上,他沒有拒絕克羅里希望用彼此的翅膀給對方溫暖的要求,即使和克羅里臉對著臉,仍然甜甜地睡了一覺。

  這讓克羅里有些緊張,他現在猜不出天使在想什麼了,可是他捨不得破壞飛機上溫馨的氣氛,這不像是逼問人的好時機。

[Good Omens]Eat, Drink, Love-11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克羅里覺得無奈,相處了這麼多年,天使的反應還是常常讓他無言以對。

  「這沒什麼不好。」惡魔摟緊他的肩膀說。

  「但我應該多多鍛鍊自己,我的軀體變形就不太好看了。」天使反省說。

  「誰說的,你一點都不難看。」他喜歡天使軟呼呼的觸感,一點也不希望他鍛鍊出硬邦邦的肌肉。

[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9

  在餐廳用完可麗餅全餐,克羅里和阿茲拉婓爾離開餐廳,在街上慢慢散步,風吹過街道上的梧桐樹,沙沙的聲響給人感覺十分愜意。

  克羅里享受天使開開心心待在自己身邊的感受,他全心期望阿茲拉婓爾永遠擁有好心情。

[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7

  「……你有話要說嗎?」天使被盯得不自在,連咬口香糖的速度都放慢了。

  「沒有。」

  「那你可以看那邊的影片。看,螢幕上的人正在講空乘安全宣導。」他指著上方的小螢幕。

  那些人類都沒你好看。克羅里想,他漫不經心地抬頭看了一眼影片,又將視線放回天使身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