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14-END

「我們必須擁有軍隊,為了廢除《保密法》,我們勢必會與魔法部有一場惡戰。」Gellert說。

他不認同Gellert的想法,應該有更溫和的方式能達成他們的目的,「我不認為戰鬥是必須的,Gellert。我們的目的不是不讓任何人有犧牲嗎?」

「但是——」

Albus的房門被人粗暴的踢開,Aberforth站在門外,用最兇惡的視線盯著親密促膝長談的Albus和Gellert,第一次覺得自己的哥哥噁心透頂,聽聽他和Gellert在討論什麼?

廢除《保密法》?

「我聽到了,Albus,你竟然在和這個德國佬策劃廢除《保密法》?他腦袋壞掉,你的腦袋也跟著壞掉了嗎?你不能這麼做!」Aberforth惱怒地質問。

Albus和Gellert兩人分開,並肩站在一起,一起看向Aberforth。

Albus斥責他說:「Aberforth,你太沒禮貌了。」

Gellert則挑釁地抬起下巴,雙手交叉放在胸前,冷漠地問:「廢除《保密法》有什麼不好?至少麻瓜不會對魔法少見多怪,Ariana的遭遇也不會再次發生。」

「不要扯到Ariana身上!你有什麼資格說這種話?」Aberforth從臉孔紅到脖子,三步併作兩步想衝到Gellert面前,卻被Albus阻擋,他隔著Albus氣急敗壞地說:「廢除《保密法》對她不可能有好處,只可能挑起麻瓜和巫師的敵對!」

「為什麼只能是敵對?巫師完全有能力統治麻瓜。」Gellert冷冷地說。

魔法界就是有像Aberforth這樣思想陳腐的人,所以才像一潭死水,永遠不會改變也永遠不會進步。

「你瘋了。」Aberforth用手指指著Gellert,被他的話震驚得說不出話,半响才看向Albus說:「……Albus,你不會認同他說的話吧?你真的認同這個混蛋嗎?」

Albus試圖向他解釋,按著Aberforth的肩膀希望他冷靜,「廢除《保密法》可以減少麻瓜對未知事物的害怕,他們清楚有魔法的存在,就不會——」

「你被施了蠻橫咒嗎?還是被他用什麼咒語洗腦了?」Aberforth從袖子裡抽出魔杖,指著Gellert狠狠地瞪他,「需要我打醒你嗎?Albus?」

「你打不過他,也打不過我。」

Gellert輕蔑地笑了,從袖子裡抖出魔杖,魔杖在手裡轉了一圈,耍了一個花樣,輕輕閃過一個藍色的火花。

Aberforth氣瘋了,上前想拉Gellert,被他輕巧地躲開,「你出來!我們去外面打!決鬥!」

「別像發瘋的野豬四處亂撞。」Gellert皺著眉頭看他,居高臨下的評判眼神特別容易惹惱人。

「別打架。」

Albus試圖拉開自己的兄弟,別讓弟弟撲到Gellert身上,但Aberforth毫不留情地朝他揮拳,讓他不得不閃開。

Aberforth大聲朝Gellert咆哮,「我說的是決鬥!不是街上小混混打架,你如果有膽量就應該應下我的決鬥要求,你是懦夫嗎?只會躲在我哥哥的身後,要他保護你——」

「讓我教訓他,Albus。」Gellert不是好脾氣的人。

「你別添亂。」Albus繼續攔著Aberforth,光攔住衝動的弟弟就已經夠忙了,苦惱地回應Gellert。

「你弟弟一看就是進入魔法部的人才,像他這種人就是廢除《保密法》的最大阻礙,聽到什麼不符合他常識的想法,只想把對方幹掉,連動腦子都不想。」Gellert刻薄地嘲笑說。

他看不起Aberforth,覺得他魔法既不如Albus,連頭腦都不聰明,遇到想不通的事,表現得像討不到父母認同的小孩,只會大聲哭鬧。

「別再繼續說了,Gellert。」Albus覺得頭痛,讓他繼續說下去,事情會變得更糟糕。

「別廢話了,我們用決鬥來決定對錯!」Aberforth非常憤怒,再度衝上前試圖抓住Gellert的領子。

「要決鬥?可以啊,跟我去外面。」Gellert不想弄亂戀人的房間。

Albus大感頭痛,不得不提高音量喊:「別鬧了!Gellert、Aberforth,你們必須成熟一點!」

「決定和德國佬一起廢除《保密法》就成熟了?」Aberforth冷笑兩聲,不管他們還在屋子裡,抽出魔杖就對Gellert射出昏擊咒,「Stupefy!」他滿心想著決鬥,決定擊暈Gellert再和自己的哥哥好好理論,出手毫不留情。

「Impedimenta!」Gellert先用一個咒語建立魔法屏障擋住攻擊,他可不是任憑對方攻擊只閃躲的個性,所以立刻還手,朝Aberforth施蠻橫咒,想控制他不要繼續向瘋犬一樣狂吠,「Imperio!」

「Expelliarmus!」Albus先奪走Aberforth的魔杖,接著轉而向Gellert,想用同樣的咒語奪走他的魔杖,「Expelliarmus——」他沒有成功,只能再試第二次。

「Imperio!」Gellert握著魔杖再度朝Aberforth施展蠻橫咒。

「Expelliarmus!」

越來越密集的咒語、火光和洶湧的怒氣讓他們忘記了房子裡還有另一個人,直到Ariana提著裙子循著聲音來找他們,探頭問道,「你們在吵什麼?」

「躲開!」Gellert瞥見她的身影,卻來不及收手。

Aberforth看到妹妹,立刻大喊,「危險!」

「Impedimenta!」Albus試圖保護Ariana。

Ariana懵懂地站在原地,被一道魔咒擊中,魔咒破壞了她體內魔力的脆弱平衡,身上散出黑色的霧氣,她睜大了眼睛,退後兩步,緩緩地靠著牆壁,身體往下滑。

Gellert感覺一隻冰冷的手攫住了自己的心,他再度看到鳳凰離去的幻影。

「Ariana?」Aberforth踉蹌了一下,跌倒在地上,但他並不在意,手腳並用地爬到被黑霧環繞的Ariana身邊。

化作黑霧的默默然膨脹,震碎了牆壁、窗戶,破壞黑霧觸及的每一寸事物,它呈圓球狀地膨脹開來,發出狂風呼嘯的怪聲。

Albus和Gellert只來得及施展魔咒,將Aberforth保護在圓形的護罩之下,隨即半個Dumbledore家被震垮。

「Ariana!」

黑霧化成的默默然朝天際呼嘯而去,留下Ariana睜著眼睛躺在一片混亂之中,Albus和Aberforth衝上前抱住Ariana,檢查她的生命跡象。

Gellert退後了一步,握緊血盟,又退後了一步。Gellert施展消影魔法,自原地消失。

結束了,這個夏天已經結束了。

 

***

 

Für meinen Liebling!

這是一封注定不會寄出的信,在我拿起筆的時候就已經決定了。

回到熟悉的德國,我卻覺得有些陌生,我竟然懷念英國,甚至懷念Bathilda為我準備的狹窄房間,我的房子座落在山上,遠處的山頂有夏季也不會融化的白色冰雪,以往我覺得從窗外吹來陣陣的風能冷靜我的思緒,但我現在不這麼認為了。我強烈地想念英國,包括口感乾澀的大釜蛋糕,我想我瘋了。

也許恢復社交有助於讓我擺脫太過鮮明的回憶,所以我邀請德姆蘭的同學趁著夏天的尾巴來拜訪我。當他們問起我夏天去哪裡度假,我回答我在《魔法史》的作者、我的姨婆Bathilda家過了一個夏天,認識了一個很有天賦的巫師,他是一個不錯的人,會成為英國的偉大巫師。

除了這麼說,我不知道該怎麼向其他人介紹你,Albus。

我想你不會再承認我們的戀愛關係,但血盟仍然將我們連接在一起,這讓我稍感安慰,我還沒完全失去你。

我真的沒有失去你嗎?我不敢詢問你怎麼想才直接離開英國。我「預見」了結果,因此想過許多可能,是什麼致使我們分開,但我從來沒想過是Ariana的死成為我們之間的鴻溝。

我很抱歉。但你不會想聽到這句話,我想Ariana也許會罵我、或告訴我沒有關係,她是一個溫柔堅韌的女巫,她堅強地活到現在,我想她不希望你為她太過傷心……

當然我沒有資格說這種話,只是我想把那些含在嘴裡想安慰你的話寫下來。

雖然有無數的話想跟你說,但筆尖落在紙上的時候卻覺得說什麼都沒有意義了,1899的夏天是特別的,過去以及未來的所有夏天在這段時光面前都黯然失色。

我瘋狂地想念你,但除了這一封信,我不會承認我想念你,現在不會,未來見到你的時候同樣不會。那會成為你的負擔,你不會需要我的思念。同樣我瘋狂地愛你,沒有人會比我更愛你,然而我不會再把愛語訴諸於口,即使我將我所擁有的愛都交托給你,但我不會告訴你,你不需要知道我是否愛你。

我想你會明白。

明白我為什麼離開,什麼都不說,即使你將責任全都歸咎於我——也確實是我的錯,作為「預見」者,我應該向你分享我看見了什麼——情感仍然存在你的身體某處,它們擁有生命,你沒有辦法控制你悸動的心情,如同我一樣。用任何字句來回憶那天,或者回憶那個夏天發生的事都會失去原有的感受。它是無法解釋,幾乎不可言說的事物,雖然我相信我們彼此心底都明白一切。

夏天漸漸會有變得遙遠的一天,我有秋季即將來臨的預感,然而情感是比意志還有抵抗更強大的力量,我從未預料到自己擁有豐沛的情感,我以為我無所畏懼,顯然人生比我想得還要更複雜。我會更謙虛地應對建立新世界的重擔,去承受和感覺它是怎麼樣的艱難。好在血盟與我同在,只要知道你與我一同站立在晴空之下,我想這就足以讓我欣慰。

viele liebe Grüße,

Gellert Grindelwald

END

會出本,除了未公佈的肉以外,還有一篇不公開的甜番外彌補大家受創的心靈!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請登入LikeCoin帳號,並幫我按五下拍手,這能夠讓我得到您的贊助(而LikeCoin基金會贊助這筆費用,所以你不必直接出錢),感謝您支持與鼓勵!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