棒球、啤酒和親吻

博多豚骨拉麵團馬場林合本《KISS CAM》短篇收錄公開!謝謝主催花明的邀稿!

  堅持明太子至高無上的馬蠢今天看棒球轉播除了一手啤酒以外,還有切成片的一盤明太子。一口明太子,一口啤酒,在夏天的冷氣房看炙熱的棒球比賽,是絕佳的享受。

  即使開始打棒球,對棒球仍稱不上熱愛的林憲明也開了一瓶啤酒。

  「林林,小孩子不能喝啤酒。」馬場說完,搶走林手上的啤酒,灌了一大口。

  「誰是小孩啊!你才是小孩子!」林氣得咬牙,一把搶回啤酒罐。

  雖然被可惡的馬場笨蛋喝了一大口,但林沒有猶豫,搶回來第一件事就是灌一口冰冰涼涼的啤酒。

  「哈啊——」林滿足地舒了一口氣。

  夏天喝啤酒真是太爽快了。

  「那啤酒我剛剛喝過欸。」馬場說。

  電視上的棒球賽才打到第三局,雙方投手都實力堅強,目前還沒能破分。所以馬場還有多餘的心力關注林在做什麼。

  「我還沒說你,你就自己提了,我剛才有說你可以喝嗎?誰准你搶我的酒喝了,混蛋!」

  「我是說,我剛才喝過。」馬場又強調了一次,才笑起來說:「這樣算不算間接接吻?」

  「這才不是間接接吻!要用吸管才算!」林很堅持。

  這是他在電視劇上看到的間接接吻情節,男女主角因為用了同一支吸管面紅耳赤、心跳加速……

  只有吸管才是間接接吻的王道!林這麼堅信著。

  「林林,你接吻過嗎?」

  「當、當然有了!」

  心虛的林憲明一撩長髮,想起的都是幾次靠扮女人色誘殺人總是在親下去前一刻就把人殺掉了。因此一直到現在就算林已經看了十幾齣八點檔愛情劇,他仍然保留著初吻。

  感覺遜斃了。絕對不能讓馬場那個大笨蛋知道。

  林實在心虛,他趕緊反擊問:「那你呢!你接吻過嗎?」

  「姑且算有吧。」馬場皺起了眉頭。

  那不是多好的回憶,前女友小百合親吻和嗜咬幾乎沒什麼差別,也不是說吻技不好,只是馬場比較喜歡溫柔的那種親法。

  「有就有,沒有就沒有,什麼叫算有吧?」

  「那就是有。」馬場回應。

  電視機傳來歡呼聲,馬場支持的鷹隊擊出一支漂亮的二壘安打,現在一出局,二壘有人,最強的第四棒正要上場。

  啦啦隊開始奏樂,熟悉的旋律響起——那是和馬場手機鈴聲一樣的曲子《前進吧少鷹軍團》,整個球場熱鬧得如同歡樂的海洋。

  電視裡的棒球主播用緊湊的語氣播報戰況:打者揮棒,漂亮!這顆球飛向了左外野的方向!這是一個兩分打點的全壘打!現在比分二比零!

  「讚啦!」馬場高舉啤酒罐,硬是跟林碰了一下杯,然後咕嚕咕嚕喝了好幾口酒,作為慶祝。

  林也陪著喝光了手中的啤酒,他覺得有點鬱悶,心情不太好,但找不到心情不好的原因。

  也許是夏天太熱了。

  雖然在冷氣房裡,但一口氣喝光冰啤酒的感覺太好,他決定再去冰箱拿罐啤酒出來。

  「我也要,幫我再拿一罐新的。」馬場看林離開沙發,往冰箱的方向去,舉起手中的空瓶,出聲招呼他說。

  「為什麼我要幫你?」

  「拜託你嘛——」馬場眼睛終於從電視離開,他臉上堆起討好的笑容,雙手合十向林拜了拜求他,「林林,你最好了。」

  看在馬場表現得很有誠意的份上,林拿了兩罐啤酒回來,他自己拆了一盒Pocky配啤酒。

  馬場在林抽出一支Pocky餅乾的時候湊過去咬斷半根,林一拳砸到馬場的頭上,「你已經有明太子了,不要偷吃我的零食!」

  馬場揉揉被打中的地方,「林好小氣。」

  「這根本不是小氣不小氣的問題。」林不高興地問:「你明明已經有明太子了,為什麼不吃自己的食物?」

  「因為你吃的Pocky看起來很美味的樣子。」馬場理所當然地說。

  「你真是煩人的傢伙。」林煩躁地抓著餅乾盒和啤酒,坐離馬場更遠一點。

  「哇,被林林這麼說感覺內心好受傷。」

  「你這樣的人也會覺得受傷?」林鄙夷地看他。

  「當然會受傷啊!我又不是沒有感覺得機器人。」

  ——馬場那個笨蛋不是機器人,他只是神經大條。

  林在心裡暗自腹誹。

  電視機裡傳來觀眾們鼓譟喧嘩的聲音。

  緊盯電視機的馬場表情一凝,隨後露出懊惱的表情,「哎呀!」

  棒球主播繼續敘述戰況:鷹隊的大失誤!原本鯉魚兩出局,攻佔二三壘,沒想到內野安打竟然讓比分追平,現在鯉魚和鷹隊二比二平手!

  馬場將啤酒罐重重地放到桌上,「怎麼會這樣!」

  「只不過追平而已,緊張什麼。」林不以為然地說。

  「這是不應該有的失分!因為球員的失誤!就和我們之前那場球賽,你漏接了球是一樣的狀況。」馬場用林之前博多豚骨拉麵團對東京醬油拉麵隊的失誤舉例。

  「上次我不是已經道歉了嗎?」林不快地回應,「我真的只是不小心,之後我用安打彌補我的失誤了。」

  「那不一樣,失誤還是失誤。」

  馬場和林幾乎要吵起來,兩人額頭頂著額頭,臉對著臉僵持。馬場覺得自己佔理,不願意退讓,林覺得捨棄連續劇陪馬蠢看球賽就已經夠委屈了,他為什麼還要受馬場的指責?

  林鬧脾氣地撇開臉,站起來想走,「我不看了,我本來就不喜歡看棒球比賽。」

  馬場抓住林的手,不讓他離開。

  「但你現在已經變成我們球隊裡的重要游擊手,和身為二壘手的我是重要的二游搭檔,我們應該一起多觀摩職業球隊的比賽!」馬場誠心誠意地說。

  誰管什麼二游搭檔呀!討厭的馬蠢!

  抓著他不放煩死了!

  「放手。」林兇巴巴地吼。

  「不放。」

  馬場堅持緊握林的手腕。

  「你放不放手?」

  「我就不放手。」

  「你在不放手我就剁掉你的手哦!」林如此威脅。

  「你剁不掉。」馬場篤定地說。

  這個混蛋變相地說他身手不夠好!

  偏偏以殺手的能力來說,林確實比不過仁和加武士。

  林賭氣掏出匕首,往馬場的手上刺,被馬場用手刀敲擊腕關節制止,匕首脫手飛到沙發上,把沙發刺穿一個洞。

  「才剛換新的沙發套啊!」馬場無奈地取出匕首,將它擱置一旁。

  「誰叫你要打我的手。」林臭著臉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要林林乖乖坐下來看比賽。」

  「我本來坐在那裡也沒做什麼,是你先鬧我。」林越說越覺得委屈,「上次大家不是說好我請大家吃烤肉之後,就不再提我的失誤了嗎?」

  「是我的錯。我們快點回到電視前面,不然錯過精彩比賽怎麼辦?」馬場乾脆利落地認錯。

  如果錯過當然是馬場的錯,都是馬場翻舊帳的問題。林氣呼呼地坐下。

  馬場是討厭的小氣鬼!哼!

  兩人端坐在沙發上一語不發,安靜地看比賽,馬場偵探事務所內的氣氛和電視機裡鬧哄哄的球賽氛圍形成明顯的對比。

  馬場知道暫時不能和林說話,現在不管說什麼林一定都會生氣。這是他的經驗之談,每次只要和林吵完架,林那一陣子整個人都帶刺,說話夾槍帶棍,說沒兩句兩人又會再吵起來。為了避免這樣的狀況,馬場都會放林冷靜一段時間。

  從鯉魚和鷹比分拉平之後,兩隊又再度陷入僵持的局面,球賽漸漸變得有些沉悶,棒球主播開始提起球員們的八卦來提振觀眾們的精神。

  林對八卦有興趣多了,他一邊津津有味的聽著棒球主播分享的選手經歷,一邊喀哧喀哧地啃完一整包Pocky棒和第二瓶啤酒。

  確定林打起精神了,馬場確定危機解除,立刻就有玩心繼續和林胡說八道。

  「你知道Pocky正確的吃法嗎?」馬場一本正經地問。

  「不就普通的吃就好了嗎?還有什麼正確的吃法?」林狐疑地反問他。

  「這你就不知道了。」馬場咳兩聲清清喉嚨,煞有其事地說:「在十一月十一號Pocky日的時候,人們會用最傳統的方式吃Pocky。」  

  「怎麼吃?」林半信半疑地問。  

  「你拿一支出來,咬在嘴裡。」馬場指示說。

  雖然對馬場所謂的傳統抱持懷疑的心情,但林還是慢吞吞地照做了。因為咬著Pocky棒,他只能用眼神問馬場下一步要怎麼做。

  林嘴裡的Pocky棒只露出一小截有巧克力醬的部分,大部分露出的都是餅乾,馬場毫不猶豫地貼近林,張嘴從另一端整個吞下Pocky棒的另一半,柔軟的嘴唇碰到嘴唇,柔軟乾燥的觸感讓林心漏跳了一拍,瞪大了眼睛,喀嚓咬斷了Pocky棒。

  林匆匆咀嚼兩下吞掉了餅乾,憤怒地問馬場說:「你絕對在捉弄我吧!」

  「我發誓沒——噗,沒有。」馬場說到一半笑場,

  「你就是在捉弄我!」

  林衝動地抓住馬場的領子,想奪回被偷走的那一口Pocky棒,他未經詳細思考的舉動十分直覺,一口直接咬向馬場的嘴,舌頭勾進他的嘴裡,想撈餅乾碎末。

  這回換馬場被嚇了一跳,馬場像木頭一樣愣了片刻,接著手自然而然地按著林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突如其來的吻。

  說實話味道糟透了。

  啤酒的麥香、巧克力餅乾、明太子的鹹味和鮮味……混合在一塊簡直一言難盡。

  但林的舌頭濕潤柔軟,在他的嘴裡橫行罷道,馬場吸吮林的舌頭,奇異的酥麻感讓林顫抖了一下,隨後猛然推開馬場。

  「你做什麼?」林皺著眉頭看他。

  「你不知道我做了什麼?」馬場反問。 

  電視機傳來樂曲奏響的聲音,是福岡地區高中的吹奏樂部再次帶來《前進吧少鷹軍團》的表演,不過無論是林或者是馬場都不在乎球賽的狀況。

  林戒備地看著他,「你在嘴裡藏了什麼毒?剛才我的舌頭都麻了——」

  「欸?林林是認真的嗎?」馬場愣了一下,旋即綻放了笑容,寵溺地揉揉林的頭頂,「哇,所以林林真的沒有接吻的經驗。」

  林慌亂的辯解,「你亂說什麼我當然有——」

  「剛才我們接吻了。」馬場用這句話中止他的謊言。

  所以那是吻,不是毒。

  他覺得慌亂又丟臉,掙扎著不想承認那真的是吻。

  「……我咬了你一口,不算接吻。」

  馬場覺得林非常吸引人,忍不住親親他的額頭,又親親他的鼻子,最後含著林的上唇,細細舔舐,林愣在那兒手腳都不知道要往哪裡擺,呼吸間都是馬場的味道,這一切實在親暱得嚇人,讓林感覺心跳不已。

  「林林真的好可愛。」馬場啄了啄他的嘴唇,環著他的肩膀問:「你還要一瓶啤酒嗎?」

  林臉頰暈紅,手抵著馬場的胸膛,他來回掃視馬場,堅持他一定有哪裡不對勁,「……你喝醉了。」

  「才兩瓶啤酒,我的酒量沒有這麼低。」馬場說:「你還想喝嗎?我還要喝一瓶,我也幫你拿一瓶?」

  既然沒醉,那你為什麼吻我?吻我是什麼意思?一堆問題充滿著林的腦袋,他不知道要先問哪句。

  林什麼話都不說,馬場當他默認了選擇,打開冰箱幫自己和林拿了兩罐啤酒。

  「來,你的啤酒。」馬場拿著啤酒罐,故意讓它貼在林的臉上,冰冰涼涼的感覺讓他的臉頰降溫,原本混亂的思緒也清晰許多。

  被吻了。

  被馬蠢笨蛋吻了。

  馬場說自己沒有喝醉,現在鷹隊也還沒有贏球,林想來想去,都覺得馬場沒有突然發瘋吻他的理由。

  林想不通,只能警告馬場說:「不准在偷吻我。」

  「只要你同意就可以吻你嗎?」馬場問。

  「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林反問。

  「因為林太可愛了,所以很想吻你。」

  「莫名其妙。」

  棒球主播以較為平淡的語氣播報:現在比數仍然維持二比二,比賽已經陷入了僵局,這一場鷹隊已經有兩名打者出局,一三壘有人。目前投補組合用刁鑽的配球以兩好球三壞球壓制住打者。是的,剛才兩個高速直球,一個由高到低的縱向滑球和一個不太穩定的指叉球,打者都沒有找到機會——

  「笨蛋,吻你不只看你可愛。」馬場說:「一般來說,親吻的原因都是喜歡吧?」

  棒球主播突然激動起來,亢奮地喊:打到了反方向,哇,真的出去了!本來還想這一球真的有打出這麼遠嗎?這一球已經飛出場外,是他本季第十一支的全壘打!比分一下反超三分!

  電視機傳來球迷們歡聲雷動的鼓譟。

  但林沒有錯漏馬場說的話,馬場說了喜歡。他說親吻的原因是喜歡。

  糟糕。

  啤酒一定上頭了,否則為什麼會有輕飄飄的感覺。

  「三分!現在比分五比二!」馬場激動地抓著林親了一下又一下。

  林覺得馬場礙事,朝他發脾氣,「你只是高興親就親了!」

  「因為棒球真是太棒了!」馬場說。

  真是個棒球笨蛋。

  「你去親你的棒球就夠了。」林說。

  「吃醋了嗎?」

  「才沒有!」

  「林林是不是也很喜歡我?」

  「才不喜歡呢!」

  ……喜歡的程度充其量只有那麼一丁點吧,不比芝麻大多少的喜歡,林絕對不會把自己的喜歡告訴棒球笨蛋。

  「聽起來是喜歡的意思。」馬場笑嘻嘻地說。

  嘖。雖然馬場是棒球笨蛋,但他的直覺敏銳得讓人厭煩。

  真的只有一丁點喜歡馬場。真的。林肯定地想。

END

葫蘆夏天 安陵《Wedding Dress》馬場林 少量餘書!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