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白

【小說】水平面之下-第一章

  凌晨五點,曾一今從第一航廈出關,來到桃園機場的計程車招呼站,很快搭上一台計程車。

  「麻煩送我到台北南京東路和敦化北路口。」曾一今說。

  「好。」司機點頭,離開機場駛上高速公路。

  她迫不及待地想見到她的未婚夫,給他一個驚喜,雖然計程車費比較昂貴,但她相信這筆錢絕對值得。

  打開手機,曾一今檢查在搭乘飛機的時候,有沒有收到什麼訊息。

【小說】水平面之下-楔子

  黑暗,泊泊水流聲在空蕩蕩的公寓中迴響。

  只有浴室半開的門透出些許微光,若推開門查看,便能看見浴室充滿浴缸溢出的水,還冒著熱騰騰的白煙。這間浴室打掃得很乾淨,排水孔沒有斷裂的頭髮,但除了清澈的自來水,還會看到一縷縷鮮紅的血液隨著溢出的自來水一同沖刷落在磁磚上的一只銀戒指、一支被扭曲破壞塑膠刮鬍刀,最後才流入排水孔。

  半拉開的浴簾掩蓋了浴缸裡的情況,年輕的男人安靜地浸在水中,沒有吐出任何氣泡證明他還存活,男人的手臂上有從手腕畫到手肘連接處的深刻刀痕,刮鬍刀的刀片還卡在手臂裡,鮮紅的血液正來自他的傷口。

  除了水流聲,沒有其他聲音。

***

【小說】Phototaxis(趨光性)

  二十二世紀,每個活在世界上的地球人都知道,只有住在浮空城的人能見著神蹟般的自然陽光,而不是建立在城市穹頂的擬光照系統。

  真正的陽光是什麼模樣呢?

  「我沿著鳳凰樹的步道離開學校,火紅的鳳凰花彷彿點燃了鳳凰樹樹梢,落了滿地的花瓣鋪設了一條紅毯,陽光透過鳳凰樹,在花瓣紅毯上撒落光點。不知道是捨不得離開學校,還是捨不得破壞紅毯,我停住了腳步——」劉紹桓頂著一頭亂髮,念誦浮現在眼前光幕上的課文,最後極不耐煩地躺倒在藤椅上,「啊啊,我又沒見過真正的陽光和鳳凰花,為什麼還要背課文啊!」

  蘇永容手在空中揮動,以特定手勢拉出光幕鍵盤,為數學作業輸入證明題算式,冷淡地回答他,「為了提升你的文學素養。」

DORISDC E-WHITER​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