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kier/Geralt】Djinn-01

封面繪師:Aki

  照理說,在這樣寒冷的天氣,傑洛特認為自己的耳朵可以清淨許多,因為他不需要擔心亞斯克爾在雪松林裡高歌引來什麼怪物,畢竟寒冷的天氣並不適合裸露著雙手彈魯特琴。

  當然,如果不是亞斯克爾,他壓根不用放慢腳步,能早早穿過雪松林,到下一個落腳地休息。有很多時候,傑洛特很想乾脆扔下煩人的吟遊詩人,讓愚蠢的詩人一個人在大路上一邊唱歌一邊趕路。不過最終他仍舊沒有趕走亞斯克爾,沒什麼理由,多半是趕走黏人的吟遊詩人太浪費口舌的緣故。

  積雪壓著雪松的枝枒,若是傑洛特自己一個人遇到冰凍的湖,他多半會直接穿過湖面趕路,但是有拖拖拉拉的亞斯克爾在,他決定沿著湖濱走。然而體恤朋友的決定沒討來什麼好處,大雪沒有凍上亞斯克爾的嘴皮子,詩人仍然嘮嘮叨叨碎念不停,傑洛特通常忽略說話的人還有話語的內容,反正亞斯克爾大半時間說的都是一些沒什麼營養的內容,聽或沒聽見都沒什麼差別。

  「……對了,傑洛特你知道嗎?在這樣的大雪天,酒館的劣質麥酒在溫暖的壁爐襯托下自然會成為佳釀,連手藝最差的廚師做的馬鈴薯燉肉都會變成國宴名菜,讓人吞掉舌頭。」亞斯克爾吸了吸口水,「還有妓館女人雪白柔嫩的身軀,抱著全身上下都會溫暖起來,啊,雪季可以歇腳的地方可比任何時候都還要吸引人,我可以為此做一首歌謠——」

  「不,你不想。」傑洛特不得不打斷他,以免他真的唱起歌來,獵魔士很擔心亞斯克爾的歌聲唱落枝枒上的積雪,被厚厚積雪砸在頭臉的感覺並不好受。

  「我餓了,傑洛特。」亞斯克爾捂著扁扁的肚子說。

  「你昨天不是說吃完半隻鹿之後,再也吃不下任何東西?」

  「昨天是昨天,過了大半天,肚子裡的東西早就消化完了。我覺得我現在餓得能吃下一隻羊。」

  「這裡沒有羊。」

  「或一條大鯰魚,用魚頭燉湯的滋味一定很棒。不如我們鑿開湖面,看看能不能釣上幾條傻魚?」

  「不,我們繼續前進。」

  「我走不動了。」亞斯克爾停下來,開始耍賴,「太餓,腳都抬不起來。」

  「那你自己待在原地。」傑洛特看破詩人的伎倆,繼續催馬往前走。

  「傑洛特!你不能這樣!」亞斯克爾站在原地抗議,不過他不像以往可以蹦蹦跳跳繞到傑洛特面前擋住他的去路,他冷得全身顫抖,只能將雙手收在袖子裡攏在一塊好保持溫暖,不過效果不佳,他全身上下包括手指尖都凍僵了。

  我當然可以假裝什麼都沒聽見繼續往前走。傑洛特想。

  「傑洛特……」亞斯克爾冷到牙齒打顫,「哈囉?有聽見嗎?利維亞的傑洛特,我在呼喚你的名字。」

  利維亞的白狼越走越遠,他要自己硬下心腸,如果亞斯克爾跟上來,他可以給他一張麥餅填飽肚子,鑿湖釣魚的事情想都別想。在這樣寒冷的天氣,他們至少在天黑前得找到一個適合扎營的地方躲避四面八方來的寒風。  

  「利維亞的白狼傑洛特,難道我非得花錢聘請你,你才肯鑿開湖面去捉那些該死的蠢魚?」

  這一句終於打動了獵魔士,他坐在馬上,回頭說:「如果你願意花錢的話。」

  「諸神在上,我的錢袋裡只剩下一個銅板!如果你要把最後一個銅板從可憐的窮詩人手上拿走,我也無話可說!」亞斯克爾慷慨激昂地挺直了脖子。

  一個銅板連一杯劣質麥酒都喝不起,講得像他多希罕他的銅板似的。

  「亞斯克爾,你再不跟上,我就要把你丟在這裡了。」傑洛特說。

  「一個銅板租借你的劍,我一個人鑿湖捉魚!」

  「沒得商量,你要不要跟上?」

  吟遊詩人從背上的包袱裡取出魯特琴,手指拂過琴絃。

  「行走在嚴冬雪松林,鐵石心腸的獵魔士啊。」他唱道,「不,這句不夠直接。行走在嚴冬雪松林,拋下同伴的白狼……還是哪裡不對勁,不過我可以繼續唱……哦,那鐵石心腸的人啊……」

  亞斯克爾的男高音悠揚,飄蕩在雪松林裡,劃破沉靜的空氣。

  傑洛特嘖了一聲,翻身下馬,牽著馬往回走,「好吧,你贏了。」

  達成目的的詩人喜孜孜地收起魯特琴,他雖然只是平庸的凡人,遇上危險恐怕連跑都跑不了太遠,但他能靠歌聲征服一切,包括利維亞的傑洛特。

  「我去撿拾枯葉枯枝,準備生火煮飯。」亞斯克爾說。

  湖面凍得很厚,上頭還積了厚厚一層雪,傑洛特拎著劍和一段枯枝往結凍的湖面走,在遠離湖濱抽出劍鑿一個小洞,直到劍尖碰觸到寒冷的湖水,用枯枝掏出所有冰糖般的碎冰,他才從口袋裡掏出釣魚的細線和細針拗彎的魚鉤,串上一小塊掰開的麥餅,希望能引誘魚兒上鉤。

  亞斯克爾一邊哼著歌,一邊攀折雪松的枝條,準備帶回去生火,「鱸魚、鲶魚、鯉魚、鱒魚、大白魚,鑿開結冰的湖面釣魚,最好小心帶尖刺的梭子魚,它會潛伏在你內褲裡……」

  等到詩人捧著一大束枝葉回去,以打火石生起了火堆,等跳躍的火焰溫暖他凍僵的手指頭,亞斯克爾滿足地嘆了口氣。

  傑洛特沒多久就收起線和魚鉤,帶著收穫往回走,他兩隻手分別提著兩條魚,總共四條都是肥美的鱒魚。

  沒指望詩人幫忙,傑洛特俐落地將魚內臟和魚鱗收拾乾淨,找了細細的樹枝串著魚,斜斜插在火邊烘烤,肥美的鱒魚被火堆烘出油脂,滴落火堆的油脂濺起火花。

  「熟了嗎?我覺得已經熟了。」

  「再等等。」

  傑洛特從包袱裡取出調味料,珍惜地將一點點調味料和鹽均勻地撒在四條魚身上,香草的味道讓烤魚變得更香了。

  亞斯克爾盯著火堆裡的魚,腹中肆虐的飢餓讓等待的時間更加漫長。

  「我等不了,傑洛特,給我線和魚鉤吧,我覺得去釣魚都比乾等在這兒好。你鑿的冰洞在哪兒?」

  「別亂跑,小心栽到湖裡。」他不想讓詩人隨便浪費他的線和魚鉤。

  「我這麼大的人,要怎麼樣才能栽進結冰的湖面?透過你鑿的小冰洞?」

  傑洛特抽了一條烤好的魚遞給亞斯克爾,成功堵上聒噪詩人的嘴。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