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第二章

  楚音有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韓嘉魚,她們是國中同學,一直都關係很好,常常一起看電影、展覽、吃下午茶、喝酒聊八卦。兩人幾乎每個月都會碰面,她們會和對方分享秘密,比起真正的親姐妹不遑多讓。

  兩人今天也約好了在常去的酒吧。酒吧裝潢華麗古典,裝潢是洛可可風,浮誇得很適合拍照打卡,生意很好,一直是特別受女性喜歡的酒吧。不只裝潢好,調酒的味道和食物也符合楚音和韓嘉魚的口味,兩人才一再光顧。

  韓嘉魚是上班族,有固定的上下班時間,沒辦法避開巔峰的交通時間,擠著捷運好不容易才到酒吧。沒想到楚音比她還慢,等服務生帶她到定好的位置上,她還沒看見楚音的人影。韓嘉魚掏出手機看正好跳出楚音傳來的訊息,不只向她抱歉還說了公車塞在路上,她會晚到。韓嘉魚回了句沒關係就放下手機,聽酒吧舞台上的歌手唱慢調子的情歌。

  「這裡!」韓嘉魚伸手招呼楚音。

  韓嘉魚老遠就看到楚音進門了,楚音進門之後,她就發現原本暗中打量自己的多目光都轉移到楚音身上,韓嘉魚早就習慣出門楚音特別引人注目。

  當然韓嘉魚也長得很漂亮,雖然沒有楚音那種盛氣凌人的美貌,但她擅長打扮自己,貼身的黑色蕾絲連衣裙搭配顯得腿長的膝上靴,挺翹的嘴唇抹著紅色絲絨唇膏,眼尾櫻粉色的眼影蘊含春光,黑髮尾端用自己用燙髮夾夾捲,鬆鬆的散在雪白肩膀上,帶著撩人的性感。

  服務生拿酒單來,楚音看也沒看,直接點了酒就坐下。

  「你好慢啊。」韓嘉魚一邊玩吸管一邊抱怨,「吃過飯了嗎?」

  「抱歉,拍攝拖到時間……」楚音拉開椅子,坐到韓嘉魚對面,「我沒吃晚飯就直接過來了。」

  「那要不要加點炸物拼盤?」韓嘉魚問。

  她興匆匆地翻開立在桌上的推薦菜單,炸物拼盤在一般日晚上有做特惠活動,在等楚音過來的時候,她一直在看這個促銷廣告牌,看得自己都餓了。

  「是你自己想吃吧?」

  「最近在減肥,已經好久沒吃油炸物了嘛。」

  「想吃就點!」楚音爽快地說。

  韓嘉魚招來服務生,點了她看了很久的炸物拼盤,炸物拼盤裡有炸魷魚、炸雞翅膀、炸起司條和炸薯條,配上三色沾醬和清爽解膩的芹菜段,分量不小,不過楚音沒吃晚餐,她們肯定能解決掉這盤美味。

  「口紅的顏色很漂亮,是新出的絲絨唇釉?」楚音打量韓嘉魚,稱讚她說。

  「你看出來啦?我找了四五家美妝店才找到現貨,其他都賣光了。」

  兩個女人聊起化妝品的話題就沒完沒了,等到服務生送上來的酒喝完一半、炸物也吃得差不多,填飽肚子,酒意微醺,韓嘉魚才想到關心一下好友的近況。  

  「最近Case很多很忙?」韓嘉魚問。

  「也沒有,跟以前差不多吧。你最近也很忙吧?」

  楚音會這麼問,是因為她算算日子,就記得又到了韓嘉魚雜誌社的旅遊雜誌每季出刊的時間了。韓嘉魚待的小出版社以旅遊雜誌和旅遊指南書為主,在眾出版社中因為類型明確,因此韓嘉魚收入比起其他同樣的出版業編輯還要穩定,公司的福利待遇也很不錯。

  「截稿日都比較忙,沒什麼特別的。唉。」韓嘉魚撐著臉頰,覺得很鬱卒。  

  「幹嘛嘆氣?」楚音問。

  「主管最近都不理我,他大概不愛我了吧。」韓嘉魚趴在桌上悶聲大喊,「怎麼辦……」

  韓嘉魚和她的辦公室主管偷偷談辦公室戀愛,辦公室戀愛沒什麼稀奇,對方大韓嘉魚至少一輪、小孩都上國中了也沒什麼稀奇,重點是人家主管還沒離婚,目前似乎也沒有離婚的打算。楚音雖然不看好韓嘉魚和她主管的感情,但她從來沒說過她什麼,這是個人選擇的問題,只要韓嘉魚自己有想清楚就好。

  更何況韓嘉魚比她放得開又會玩,同時和幾個男人保持曖昧關係,時不時有新的邂逅對象,楚音一直很羨慕韓嘉魚想得開,處理感情關係遊刃有餘,從來沒出過什麼問題。

  在這個嶄新的時代,能夠迅速適應速食愛情的韓嘉魚是楚音特別羨慕的對象。

  「你還沒換人喔,不是有在旅行認識的新男人嗎?」楚音問。

  「有啊,這週末還要和新認識的那個去約會。」韓嘉魚對新對象沒那麼熱衷,她還是更喜歡主管一點,繼續執著在主管的話題,「原本我想約主管去居酒屋,結果他不理我。」

  「是喔。」楚音也有一搭沒一搭回應,「他沒回你訊息?」

  「也不是……他就回很慢,一直說那天我沒班,不要因為想去居酒屋特地等他下班,可是我就是想跟他一起去居酒屋啊!重點是一起去!」韓嘉魚強調說。

  「反正你週末要去跟新男人約會啦。」楚音安慰她。

  「對啊。他人還蠻好的,是一起去玩的同事的朋友,其實在國外沒什麼聊到,可是回來他有約我去看畫展。」

  「突然約妳?在國外他都沒有什麼表示嗎?」

  「對啊,他看到我發臉書狀態說我想去的攝影展,他就說他也有興趣,我們聊了一會,他蠻有自己的看法。」

  「是噢。那你就可以換新男人啦,跟接了婚的老男人有什麼將來?」

  「可是我就喜歡主管啊,我喜歡成熟的。我就是喜歡老男人!」韓嘉魚說完忍不住笑。

  楚音也笑,她不覺得老男人有什麼不好,成熟男人有成熟男人的魅力,「老男人那麼多,不要盯著主管一個啊。而且主管有漂亮老婆了。」

  「我之前還一直去看他老婆的臉書……唉……他老婆也過得很好,臉書狀態常常和朋友一起喝貴婦下午茶,或者打卡參加什麼商業活動,看起來事業有成。」

  「那你也專心一下,讓自己事業有成啊。看她臉書幹嘛?看了又沒用。」楚音不以為然。

  「別說我,你還不是找了一個女的劈腿……」韓嘉魚反擊說:「你也太喜歡音樂系的才子才女了吧?趙子弦跟現在這個都是。」

  「只是剛好喜歡的都學音樂。」楚音底氣不足。

  「超剛好的。」韓嘉魚笑她。

  「我也不知道要怎麼辦啊,就不知道要跟誰在一起才好。」楚音說完,心裡覺得自己這話說得太矯情,又空泛得沒什麼意義。

  「那妳就慢慢想吧,總有一天就會想清楚。」韓嘉魚隨口安慰她,突然笑了起來,用開玩笑的口吻說:「或者你劈腿的事情暴露了,那就不用妳自己選了。」

  「不要詛咒我。」楚音瞪她,「你自己才小心,不要讓人家老婆發現。」

  「我還怕她不發現勒。」韓嘉魚嘴硬,但明顯也有點怕。

  她們兩個職涯發展都很順利,但感情生活亂得一塌糊塗,韓嘉魚雖然想得開,但這不代表目前的狀態是好事。楚音清楚劈腿的自己有多罪不可赦,但她沒辦法下任何決定。

  怎麼能保證在決定完全捨棄一個人之後,和另一個人在一起不會後悔?楚音不希望發生這樣的事,她想也許是她不夠喜歡趙子弦或莫沄箏,不能給他們任何一個獨一無二的愛,真是爛透了……

  楚音厭惡這樣的自己,但她又非常愛自己,也許這世界上她最愛的人就是自己,因為選擇很痛,所以她才會落到必須面對一團亂麻的局面。

***

  不管心情好壞,日子還是要繼續過。

  楚音今天在工作是在工作室的攝影棚內為孕婦拍寫真,楚音覺得孕婦寫真和婚紗攝影的感覺不太一樣,紀錄女人懷孕的珍貴時光這件事,她一直的覺得很特別。不只孕婦媽咪臉上掛著對嬰兒的溫柔愛意是期間限定,女人因為懷了寶寶變得渾圓的肚子對楚音來說也很神奇,所以楚音比拍婚紗更喜歡孕婦寫真的工作,覺得女人撐著後腰、扶著肚子充滿母性的姿態格外值得留念。

  楚音從來沒深深思考過自己懷孕會怎麼樣,她不會特別喜歡逗可愛的小孩子,對懷孕沒有特別的憧憬,但趙子弦和莫沄箏都和她談過小孩子的話題。

  趙子弦會說如果他們生了小孩子,他會讓小孩子選自己喜歡的學,不要像他一樣從小到大辛苦學音樂。莫沄箏試著提過收養小孩,或者在國外結婚後,去申請精子做試管嬰兒,一個人生一個小孩,那對孩子一定特別可愛。

  現在楚音回想起來,都不知道自己那時候為什麼能夠冷靜的帶過小孩的話題。她在單親家庭長大,媽媽光顧著工作就十分辛苦了,後來媽媽再婚,生了一個弟弟,楚音和叔叔、弟弟一直相處得很生疏客氣,她覺得自己不像那個家庭的孩子。

  楚音高中的時候,還會渴望愛與正常的家庭,她就在那時認識了趙子弦。趙子弦很好很好,他們相處默契,完全沒吵過架,做什麼事都有商有量。楚音最開始喜歡趙子弦喜歡得不得了,趙子弦太好了,兩人相處比任何一個描述和睦愛情的故事還要好,就是好得太不真實。在楚音的印象裡,幼時她模模糊糊對父母的印象就是他們吵個不停,就算媽媽再婚了,媽媽和叔叔偶而也會吵架,冷戰好幾天不說話。

  也許是因為趙子弦有一對很棒的模範父母,朝趙子弦示範了相敬如賓,他也有樣學樣,用相同的方式對待女朋友楚音。楚音聽趙子弦說他們從不吵架,每年都會把兒子丟給親戚朋友照顧,獨自飛出去度蜜月,感情從來沒降溫過。楚音見過一次趙子弦的父母,在趙子弦出國讀書送機的時候見到,那確實是一對感情非常好的夫婦,對楚音非常有禮貌。

  可是比起楚音見過唯一一對感情好得不得了的趙子弦爸媽,楚音看過更多混亂的感情關係。

  她高中就開始兼平面模特的工作,高中學費和生活費都自己出,等到大學她也沒讓媽媽幫她出生活費。她從那時候見識到長相姣好的模特同事們混亂的感情生活。她們鮮少有幸福快樂的結局,最好的結局可能是嫁給有錢小開,好幾個為了賺錢尋求包養關係,光是比較哪個乾爹出手大方就可以聊上大半天。有人和攝影師交往後來發現過攝影師同時劈腿三個,三個女人打成一團難看得要命。最糟的一個是一年內連續墮胎三次,那位模特對楚音說過她以後大概會很難懷孕,而且好一陣子她生理期都痛得說不出話、出不了門,沒辦法工作簡直糟透了。

  楚音從來沒有和她的同事們炫耀過她和趙子弦的感情關係,她起初是不想讓她們知道,怕她們閒話也怕他們去鬧趙子弦。反正趙子弦也不高調,從來不在社群軟體上炫耀兩人的交往關係。後來為什麼繼續隱瞞下去……

  也許只是習慣了吧。

  習慣到變得很普通,楚音和趙子弦的感情像水一樣平淡自然,楚音漸漸的懷疑這樣的愛情,但她又覺得就算平淡,水對人很重要,趙子弦之於她也同樣重要。

  楚音在工作一開始還能分心去想趙子弦,可是她現在已經沒有任何精力去胡思亂想。

  她覺得自己遇上大麻煩了。

  楚音努力忽視後頭玩手機的孕婦丈夫,和沒人管數四處亂跑玩鬧的小孩,努力用溫和體貼的態度引導孕婦抱著她的寵物狗狗,讓狗狗別那麼興奮,讓她能拍出一張好看的主寵照片。

  但吵鬧的動靜讓她實在沒辦法專心,既害怕小孩撞壞角落昂貴的攝影器材,又怕小孩被砸到。被小孩動靜鬧得不停掙扎的狗狗也讓楚音沒辦法平心靜氣。

  楚音終於忍不住,提出軟性的要求說:「我可以請你們家大寶喝養樂多嗎?」

  「對不起,他比較失控。」孕婦媽咪不好意思地道歉。

  「沒關係,他也是重要成員,等一下也要跟妳一起拍照。」楚音笑了笑,拜託合作的化妝師說:「瑞琪姐,可以拜託你去冰箱幫我拿一瓶養樂多嗎?」

  「好。」瑞琪姐好心把小孩哄出去,拿拍攝的機器人道具哄小朋友玩。

  楚音想之後一定要請瑞琪姐吃一頓大餐,趁攝影棚內比較安靜,抓緊時間讓孕婦媽咪控制好狗狗,瘋狂猛拍,終於拍出好幾張不錯的照片。

  「好,頭稍微偏過來一點點……頭低一點……OK,這樣很漂亮!」楚音拍完,興奮地拿著相機走到孕婦媽咪旁邊,分享拍好的照片給她看。

  「這樣很漂亮吧?看起來很有精神。」

  「你把我家貝貝拍得好可愛耶,眼睛水汪汪的!」她非常高興,顯然對楚音拍的照片很滿意。

  「那現在要拍你和你先生的照片。」楚音說。

  「好。」孕婦媽咪點頭,看到埋首玩手機的丈夫,高聲叫喚,「老公?老公!」

  「幹嘛一直叫我啦!」他收起手機,很不耐煩。

  「要拍照了。」孕婦媽咪瞪他。

  楚音裝作沒發現他們的小動作,「麻煩請先生換上跟媽咪同款的T恤和短褲哦。」

  「一直換一直換,這麼麻煩做什麼……」男人不耐煩地抱怨。

  孕婦媽咪覺得丟面子,唸自己的老公說:「都答應要來拍了,為什麼要一直碎碎念,不要讓人家等!」

  「那就不要換,我身上這一套不就好好的?」男人回嘴。

  「啊那就不搭啊,奇怪欸你!」孕婦媽咪說著說著眼眶泛紅,眼看就要哭了。

  「那個……不要吵架好不好?」楚音很無措。

  她可以從爸媽的爭吵中逃走,也可以躲開媽媽與再婚對象的爭吵場面,但客人吵架楚音又能逃到哪去?

  夫妻倆的兒子還跑過來大喊要上廁所,像在火上澆油。

  瑞琪手腳很快,遞道具花束給楚音,給她一個眼色暗示她快點解圍,然後牽走小孩子,「我帶你們大寶去上廁所,你們繼續拍。」

  「不然先生拿這束花,不用換衣服,這樣風格就比較統一了。」楚音想了個折衷的辦法說。

  「隨便他。」孕婦媽咪語氣硬梆梆地說。

  「我去換。」孕婦的老公雖然一臉不甘不願,還是乖乖去換了衣服,換好衣服出來,也自然而然接過楚音遞給他的花束。

  楚音重新安排孕婦就定位,讓狗狗貝貝先到一旁柔軟的墊子上休息。

  她低姿態地拜託他說:「先生,麻煩你用花給太太再求婚一次好不好?」

  「……好。」

  「可以告訴太太你有多愛她嗎?」楚音引導問。

  男人不看太太,梗著脖子粗聲粗氣地說:「我這輩子就只會娶她一個啦。」

  「你齁。」孕婦媽咪本來還板著臉,這下終於被逗笑了,「你這個人真是的。」

  有她丈夫幫忙,小孩和狗都有人管控,接下來拍攝順利多了,終於在預定時間內結束拍攝。

  瑞琪幫楚音一起收拾東西,楚音心知如果今天沒有她救場,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說到底她還是太嫩了,不擅長引導人配合拍攝,還需要多多學習。

  「瑞琪姐,剛才多虧你了。」楚音真心誠意地道謝。

  「沒什麼,你不用緊張,客人哄一哄就沒事了,現在的客人都很難搞。」瑞琪反過來安慰楚音,要她不要在意,接著她收拾好化妝箱,和楚音道別,「那我先走囉!」

  「再見!」

  楚音靠坐在沙發上休息一會兒,從飲水機倒了一杯溫水,一口氣喝光光後深深嘆氣。

  結婚生子……

  就必須面對吵鬧得毫無條理的生活,必須互相妥協嗎?

  就算他們相愛,楚音還是覺得這樣得生活對她來說太可怕。

  她關掉攝影棚電燈,收拾好相機,戴上鴨舌帽,最後巡過工作室一遍,關門上鎖,離開工作室。

  她要去淡水拍日落,拍街景照片,這是她自己給自己訂的作業。

  想當攝影師這條路是自己選的。不管再忙,她都要努力練習,她知道不練習就不會進步,累積作品和技術,練習攝影沒有捷徑,就算學到怎麼樣的好技術,都需要一再實踐。

  捷運站內的安全門發出閃爍光芒提示列車進站,楚音壓低帽沿,她今天只穿襯衫和牛仔褲,非常輕便樸素。等車門打開,楚音隨著隊列走進捷運車廂,車廂內有很多空位,她抱著相機包坐下。加上步行到捷運站的時間,到淡水大概要花上近一個小時的時間,有有位置坐總比沒位置好多了。

  楚音難得什麼也沒想,放空腦袋,望著窗外快速閃過的風景。

  台北大多是陰天,但今天的天氣特別好,現在時間接近五點,仍然有淡金色的陽光灑落在行道樹和人行道上,她其實不確定自己趕不趕得上日落,春天還不是日照最長的時候,她查過昨天夕陽下山的時間是18:19,如果她趕得快一點,應該來得及。

  這時間有些高中生已經放學了,沿途有學生上車,車廂一下子壅擠起來。捷運車廂的座位呈現L型排列,坐在L型另外一端的是一對高中情侶,他們抱在一起,貼在一起講悄悄話,青澀而濃烈的感情撲面而來,高中男生親了女生的額頭一下。

  坐在楚音旁邊的老先生不太自在地別過臉,老一輩的人不習慣年輕人這麼情感奔放。

  楚音有些羨慕,她想起自己學生時代和趙子弦談戀愛的回憶,那時候他們的感情真的非常單純……

  單純又甜蜜。

  趙子弦要花很多時間在學校裡練小提琴,楚音已經漸漸開始接打工,他們相處的時間不多,高中時期兩個人都沒什麼錢,他們最常去速食店,點簡單的套餐就坐好久。

  那時候楚音會單方面耍任性,現在想起來當時那麼幼稚的做法,大概是為了試探趙子弦對她有多容忍。

  有一次趙子弦和她聊天聊到一半不專心,楚音發現了特別生氣,「你根本沒專心聽我說話!那我為什麼要跟你出來約會!這樣見面有什麼意義!」 

  「別生氣。對不起……」趙子弦低聲解釋說:「我有在聽,只是剛才真的突然想到我忘記寫明天要交的作業……」

  「趙同學,你在跟我約會,還有什麼比我重要的大事?」楚音手指敲桌子,咄咄逼人。

  趙子弦一愣,很快笑了,爽快地承認錯誤,「對,沒有誰比你重要,是我的錯。」

  「……知道錯就好。」楚音沒預料到他道歉這麼快,原本想好很多不講道理的話一下子忘光光。

  「可以給我一個賠罪的機會嗎?」趙子弦握住她的手,對她溫柔地笑,笑得楚音整個人都不自在了起來。

  「那就要看你怎麼表現了。」楚音撇過頭,耳朵微微發紅。

  那時候趙子弦買了一盒巧克力、用紙摺了幾朵玫瑰花,在某天送她回家的時候交給她,雖然是很簡單的禮物,但楚音很高興,到現在都還收著那幾朵玫瑰花和裝巧克力的小鐵盒。

  到淡水的時候天空已經漸漸變橘,夕陽快要下山了,但經過老街的時候,楚音忍不住放慢腳步。

  老街不管走到哪都能聞到食物的香氣,到處都是觀光紀念品禮品店,還有賣蝦餅、魚丸和鐵蛋的店家,有許多小攤販賣小孩子的玩具,裝了電池在圈子裡趴趴走的毛絨小狗,或發出雷射槍聲的吹泡泡槍。

  七彩晶瑩的肥皂泡從吹泡泡槍閃爍彩虹色絢彩光芒的槍口,一個接一個噴射出來,蠻橫地搶奪所有人的目光,在夕陽餘暉底下的肥皂泡顯得暖融融,拿著槍的小孩臉龐紅撲撲的,她舉起相機,將這幅美麗的日常畫面永遠定格在相機之中。

  不只臉上掛著輕鬆笑容的遊人,老街河堤邊懶洋洋的街貓同樣引人注目,其中一隻虎斑貓討喜的團成一團毛球,另一隻不怕生的胖橘貓,只要對上視線,貓兒就主動在你的腳邊繞八字撒嬌。楚音忍不住蹲下來摸摸貓兒的脖子,不一會兒善變的大橘貓主動跑走,她才驚覺時間已經不早。

  買了一支巨無霸冰淇淋帶走,楚音離開淡水老街,直直走到渡船頭,楚音買了一張船票,這艘船可以送她到達漁人碼頭。

  夕陽已經緩緩落下,除了大片藍天,靠近夕陽落下的地方,雲朵被餘暉映照出鮮紅的色彩,湛藍色的海水和朦朧的淺紫色雲霧,巨大火紅的太陽伴隨著人們的驚呼聲緩緩落下。

  楚音眼睛眨都捨不得眨,一秒都不願意浪費,找准角度,把相機架在腳架之上,對準落日美景一陣猛拍。

  雖然每一天都會有夕陽,但要找到楚音自己有空閒,還有像現在這樣難得的好天氣可不容易。楚音知道即使在相同角度架設相機、即使在相似的好天氣之下,每一天的景色都截然不同,不可能拍出一模一樣的照片,每一刻都無比珍貴,她全神貫注地拍攝,直到夕陽落下,她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機響了。  

  是趙子弦打來的電話,楚音接起電話:「喂?」

  「音音!音音!」

  趙子弦的聲音聽起來很激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怎麼了?」

  「沒事不可以打給你嗎?」趙子弦語音帶笑。

  「當然可以。」

  楚音靠在河邊欄杆上講電話,綁在木欄杆和情人橋的彩燈都亮了,藍紫色的天空特別夢幻。

  「音音,我拿到樂團的終生制的聘書了,是小提琴首席哦。」趙子弦興奮地說出好消息。

  「是你之前說過的那個?愛樂樂團首席?」

  「嗯。」

  「恭喜,你終於做到了!」

  楚音為趙子弦感到高興,這是學小提琴可以達到的極高成就,堪稱夢幻職業。

  「嘿嘿。」趙子弦傻笑一會兒,想到自己為什麼打電話給楚音,繼續往下說:「我也快畢業了,教授說我都拿到工作了,就不要繼續賴在學校裡。」

  「所以博士就不念了?」

  「嗯,博士就不念了。」

  「也是啦,反正你都得到你夢想的工作了,就不用繼續念下去了。」

  「對啊。所以……音音。」趙子弦鼓起勇氣,深吸一口氣。

  「嗯?」

  「你搬來歐洲住好不好,我們之前說過……」

  趙子弦曾經說過他在德國讀書,成功應聘到愛樂樂團的樂手,他希望楚音可以到德國去,他們可以在德國結婚,未來也在德國生活。楚音曾經也以為她的未來就只有和趙子弦結婚,搬到德國去這個選擇。

  莫沄箏是一個意外,一個甜蜜的、混亂的意外。

  莫沄箏打亂楚音對未來所有的規劃,楚音不想放棄趙子弦,但莫沄箏……莫沄箏很好,楚音不知道自己會有什麼樣的未來。

  「我……我不知道。」楚音心亂如麻。

  「沒關係,音音,我知道攝影對你很重要,我可以等你出師。」趙子弦體貼地說:「但是你記得我以前說過的嗎?等我找到工作,就請你來歐洲找我玩,我會給你一個驚喜。你先過來玩好不好?」

  「是什麼樣的驚喜?」

  「不告訴你。」

  「這麼神秘……」

  楚音表面平靜地和趙子弦聊天,直到手機跳出快沒電的提示,她才掛掉電話。

  去德國嗎?

TBC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