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楔子

  到底要怎麼樣才能驗證愛情?

  我不明白。

*** 

  昨天忙著修照片睡不到八小時,楚音累得半死,頭靠在冰涼的大門,閉著眼睛從包裡掏鑰匙。手機響的時候她根本不想接,幾乎聽完整段《Love changes everything》副歌,她才一邊開門走進公寓,一邊接起電話。

  「喂?箏箏,妳時間算得好準,我一到家你就打來了。嗯……」鑰匙放進門口的小籃子,蹬掉高跟鞋,手提包、外套、雜物拋到客廳沙發,最後才溫柔地將相機放到茶几上,「妳還沒到家?……開車就不要顧著跟我講電話……我沒有兇妳,我只是擔心……好,妳自己小心開車,掰掰。」楚音坐進沙發裡,滿足地發出一聲嘆息。

  好累。

  雖然生活大半順遂,沒什麼不滿足的地方,但還是好累。

  手機待機畫面是她和莫沄箏頭靠著頭的親密照片,看照片似乎是一對感情很好的情侶,但楚音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喜歡莫沄箏。

  按照一般社會的準則,若真正喜歡一個人,是不應該劈腿的。

  但要怎麼做才會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愛」對方?

  楚音從小沒有見過真正幸福家庭的模樣,對相愛、交往、結婚的所有認知都來自流行歌曲、電視劇、電影和小說描述,頂多再加上一些網路上戀愛專家專欄。但羅密歐與茱麗葉的愛情故事淒美得像一幅精美掛畫,一點也不像真實人生,真實人生的愛是怎麼回事?

  她試圖透過身邊的人觀察愛是什麼,越觀察越迷惘,即使親身經歷,和正在海外讀研究所的趙子弦談過長達七年的戀愛,又和莫沄箏交往兩年,她還是不懂。愛真的可以改變一切、打破所有原則?

  楚音無論如何都沒辦法勉強自己相信那些藝術文學為愛情下的定義。

 

  放在桌上的手機震動一下,伴隨Line的提示音,楚音查看手機,是趙子弦傳來的照片。

  趙子弦還是和平常一樣穿著襯衫,外罩羊毛V領毛衣,端盤子的姿勢像端著高級藝術品,盤子裡的三明治擺放得十分精美,用火腿和起司片在三明治頂端做出可愛的花朵圖案。趙子弦對著手機鏡頭微笑時,俊秀的臉龐溫潤地泛著光,時光將趙子弦的優點打磨的越來越明澈。

  楚音被他的微笑感染,不自覺勾起一抹笑,回了一張表示嘴饞得流口水的可愛貼圖。

  他立刻已讀,很快回覆:喜歡以後煮給你吃。楚音又回了一張答覆沒問題的貼圖。

 

  趙子弦什麼都好,人溫溫柔柔,兩人一起相處不用一直聊天說話或特別找話題也非常舒服,就像白月光輕透如紗,披在身上舒服和軟。七年來兩人從沒有吵過架,有什麼事情都好聲好氣的坐下來商量。

  就是太完美了,完美得不像真實的人。

  莫沄箏也很完美,她眼角上挑,長相美豔得凌厲,一頭波浪捲髮襯得她氣勢逼人,大紅色的高跟鞋、禮服裙和正紅色的口紅最襯她不過,個性比較急躁,但並不難相處,熱情開朗,彷彿從來不會碰上陰雨天。

  兩人不只個性迥然不同,性別也不同。

  她想她至少相信愛應該不分性別,不管和趙子弦或是莫沄箏接吻,都是美好的體驗,男人與女人的嘴唇都一樣柔軟。男人和女人的身體則各有優點,一個更堅硬些,一個更柔軟些,她想她的確是雙性戀,不管和誰享受親密的時光,她都擁有了美好回憶。

  楚音只和唯一一個從小一起長大的閨蜜透露過感情的煩惱,在感情上她一向低調,趙子弦也低調,七年來知道他們交往的朋友屈指可數。而她的模特身份,讓莫沄箏願意體諒她對不得不對她們交往保密。

  這對楚音劈腿時間拖過兩年有天然的優勢,連楚音自己都不相信可以同時瞞過兩邊這麼長一段時間,但這樣的日子還能持續多久?她不知道。她一直對和趙子弦、莫沄箏分手有心理準備,不管和其中一個分手,甚至同時和兩人分手,但至今她沒辦法做下決定,也還沒找到契機。

  也許是不夠愛吧,才會兩邊都無法割捨。

  拋卻一團亂麻的生活不說,楚音的職業生涯倒是如她規劃按部就班,順風順水得可以撐得上幸運。

  她現在可以對人自稱是一個攝影師,雖然她還沒真正在攝影圈闖出名聲,前一份平面模特身份累積出的名氣,讓她成功獲得許多婚紗攝影或拍孕婦寫真的工作機會。

  雖然靠名氣吃飯,但楚音確實有點天賦,憑著攝影書自學累積的一本攝影作品集,她成功向攝影大師沈宥辰自薦,幸運地拜在大師門下。拋開沈宥辰的名氣不說,她已經出師的師兄已經在情色攝影方面在國際上闖出了名聲,楚音相信自己未來一定會越來越好。

  不用擔心收入,可以追求夢想,還有讓許多人夢寐以求的男朋友和女朋友,她的生活已經好得過份……

  她仍然覺得少點什麼,還感到匱乏,她覺得自己感受不到愛,想知道愛是什麼。可是這些煩惱她完全說不出口,連最好的朋友都不行,她覺得說出來太丟臉了,沒有人會分給她一丁點同理心。

 

  客廳有一個漂亮的魚缸,裡面有許許多多游動的小魚,那是前兩年還在當模特,一個粉絲追到一間網拍店家包下拍攝秋裝的咖啡廳來,硬是送了一缸魚,說要是拒絕就把魚沖到馬桶裡。如果是食物或其他小東西她可以拒絕,但魚是無辜的。楚音換了魚缸,扔掉藏在魚缸造景裡的攝錄鏡頭,魚一隻沒死,一齊養到現在。

  打開魚飼料瓶,灑了一點進魚缸裡,楚音盯著魚缸發呆。

  未來……

  很難想像她和趙子弦或者莫沄箏再一起一輩子的畫面,那樣的未來想必還非常遙遠。

  楚音關掉燈,回到房間準備洗澡睡覺,明天一早她還有工作,不能太晚睡。

TBC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