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第一章

  陽明山是北部婚紗拍攝的熱門地點,山巒、湖水、天光盡收眼底,以往當模特拍網拍商品照片通常不是在攝影棚,就是租咖啡廳,楚音一直到開始接婚紗攝影才開始常常跑陽明山,也是這一陣子才掌握太陽對外拍人像的影響。

  為了避開人潮和正午的陽光拍出最美的照片,楚音早早預約好車,拜託化妝師瑞琪辛苦一點早起,楚音和待會要拍照的霏碧與甯甯約定好五點半在捷運站集合,一起乘車上山。

  霏碧是楚音以前合作過、關係不錯的網拍服飾店店長,甯甯是模特,以前常常和楚音打照面,也常常一起合作,許多請模特的商業邀約活動上都會碰到對方。霏碧和甯甯這對拉子情侶和楚音相熟,意外碰到楚音和莫沄箏約會,之後霏碧就對楚音更熱情,時常照顧她生意,包括拜託她拍商品照。

  最近霏碧向楚音透露她和甯甯已經規劃要出國登記結婚,因為甯甯模特半公眾人物的身份,特別拜託她這個能夠保密的熟人拍婚紗照。

  七人座的廂型車,楚音坐在第二排,閉著眼睛在腦內模擬待會要拍攝的構圖,楚音不擔心霏碧和甯甯不會擺姿勢或者緊張,她們一個習慣在鏡頭裡,一個看慣了拍攝狀況,不會因此而緊張。所以楚音希望做一些嘗試,拍出比較不常見於婚紗照的構圖,更藝術性、更張揚與真實……

  「要喝水嗎?」霏碧溫柔地問。

  「不要,你都喝冰水。」甯甯推開她手上的水瓶,嘟著嘴抱怨。

  「那我幫你拿礦泉水。」霏碧寵溺地摸摸甯甯的頭髮,輕輕吻她的嘴角。

  楚音不用回頭都可以想像她們兩個相處的甜蜜畫面。在知情人面前,她們從不吝惜展示她們的感情有多融洽。

  莫沄箏也喜歡高調,熱愛撒嬌。楚音時常在想,要莫沄箏陪她低調實在太委屈她了。但要楚音打破舒適圈高調公開她和莫沄箏的交往,她覺得她們的感情還沒到能讓她心甘情願做這件事的程度,更不要說公開就要捨棄趙子弦……

  雖然楚音早就做好哪一天劈腿事跡敗露的心理準備,但她還沒準備好主動做出選擇。楚音厭惡優柔寡斷的自己,但她就是沒辦法改變。

  上了山,甯甯很快讓化妝師瑞琪上好妝,在等霏碧上妝的時候,叫楚音給她拍幾張獨照,待會用來發粉絲專頁。

  楚音給甯甯拍了幾張幾張獨照,甯甯和楚音都是平面模特出身,習慣擺拍,不用楚音指揮,每次按快門她都會自然而然換動作。照理說楚音應該覺得滿意,但她覺得甯甯在照片裡的樣子說不上來的假,和平時在網頁上呈現的服裝模特沒什麼差別,更像穿著白紗拍藝術照,缺乏新人拍婚紗的幸福感。

  「我看看怎麼樣。」甯甯湊到楚音旁邊,下巴靠在她的肩膀上看相機螢幕,手自動伸過來按按鍵,切換檢視剛才拍的照片,「你拍得很好欸!楚音,你怎麼把我拍得這麼美?」

  楚音對甯甯的自來熟很不自在,她不喜歡別人動她相機,僵著臉想從甯甯手裡收回相機,但甯甯的力氣太大,楚音試了幾次,心裡暗自焦急。

  「我看看。」霏碧上好妝,也湊過來看,看完摟著甯甯親她臉頰,「甯甯最漂亮了。」

  和這對甜蜜情侶距離太近,楚音很不自在,呆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霏碧大概察覺她的僵硬,帶甯甯退開一步,楚音這才鬆了口氣。

  「待會把我們拍漂亮一點。」霏碧說。

  「一定拍得很漂亮!」楚音打包票說。

  甯甯和楚音不同類型,楚音開始在平面模特圈打出名氣之後,她的頭髮再也沒有長過肩膀,常常是只到耳下,髮尾一刀剪齊,顯得幹練又時髦,常有人稱讚她的氣質像霜花一樣凜冽動人。而甯甯與楚音完全不同,走甜美路線,長長的棕粉色及腰捲髮和齊眉瀏海,加上又挺又翹的鼻子和圓眼睛、長睫毛,讓她像洋娃娃可愛。

  霏碧五官雖然沒那麼出色,但她懂得打扮自己,而且身高夠高挑,上挑的凌厲眼眉搭配得體妝容,即使穿著職業套裝,完全不會被錯認成剛上班沒多久的小業務,一眼就讓人看得出她是事業有成的女強人。

  氣質不同的兩人站在一起非常相襯,楚音舉起相機,對著她們拍個不停。

  「霏碧看我,下巴稍微抬高一點……再往左邊看,對。」

  霏碧眼底的愛意幾乎要滿溢出來,甯甯自在地靠在她的身上撒嬌,兩人合拍極了。霏碧這時不曉得和甯甯說了什麼,甯甯燦爛地笑了起來,笑容比陽光更明媚,幾乎奪去周遭所有景色的風采。

  想來甯甯獨照會顯得虛假,只因為那是獨照的緣故,她和霏碧在一起十分幸福,兩人萬分相愛。

  真好。

  楚音對她們羨慕得很,盡全力從相機鏡頭中捕捉兩人的「愛」,她內心感受到飽脹的感動,愛真的不分性別,不被古老的道德限制、不被陳舊的禮俗束縛,她們也擁有熱熱烈烈的愛與幸福。

  楚音忍不住想問自己,她和莫沄箏也可以像她們一樣幸福嗎?

  中途休息,楚音讓霏碧和甯甯到車上換一套衣服,再請瑞琪給她們調整妝容。她坐在樹下檢查方才拍的照片,靈感如泉水般潺潺不絕,她在心裡想構圖,待會和甯甯溝通著做,並不知道在她沒看見的時候,霏碧和甯甯之間的氣氛有些冷凝。

  趁瑞琪下廂型車到幾步遠的地方去接電話,霏碧小聲問甯甯說:「妳最近在忙什麼?好幾天都不在家,電話都不接,簡訊也不回。」

  「沒忙什麼啊,妳怎麼什麼都要管。」甯甯冷淡地回。

  霏碧不喜歡她的態度,語氣變得急躁,「我在關心妳。」

  「妳那不是關心。」甯甯看霏碧還想反駁,但瑞琪已經掛掉電話往回走,她臉上掛著甜美的笑,語氣卻非常冰冷,「我現在不想跟你吵架。」

  連瑞琪都沒有發現兩人之間的暗潮洶湧,過了五分鐘才找過來的楚音更不會發現了。

  「你們好了嗎?我們換個地方拍。」楚音說:「現在正好是繡球花季,不去拍很可惜。」

  「我們好了。甯甯,我幫你拿包。」霏碧以甜蜜的笑臉,拿走甯甯的小小手拿包。

  「你們感情真好。」楚音真的很羨慕她們。

  甯甯親暱地像好姐妹,勾著楚音的手臂,「你不用羨慕我們啊,你跟那個鋼琴家也是感情很好的情侶啊!」

  「我和莫沄箏還沒有妳們有默契。」楚音誠實地說。

  「默契培養就好啦!不用擔心啦!」霏碧說。

  哪有這麼簡單。

  楚音想,她連她到底愛莫沄箏,還是更愛趙子弦一點也不清楚。她無論如何都無法想像,未來和他們哪一個在一起,能和甯甯和霏碧一樣甜蜜。

***

  距離幫霏碧和甯甯拍完照的日子已經過了好幾天,楚音也連續好幾天沒有休息,咖啡和茶可以提振她的精神,但無法拯救她的黑眼圈。

  楚音仍然保有零星的平面拍攝工作,其他日子排滿孕婦寫真、婚紗攝影等等工作,就算離開工作地點,她的工作也還不算結束,不能馬上休息,那些拍好的照片需要經過修飾完善,楚音認為盡可能還原拍攝當時的光影是最好的,最能夠牽動人們的記憶。

  因為答應早點讓霏碧和甯甯先看第一次拍攝的樣片,早點替她們趕急件出成品,在兩人來工作室挑照片之前,楚音忙著趕著把其他案子的照片修飾完成,不得不天天待在工作室,搭最晚一班公車回家,早上又搭最早的公車出發。

  工作室在中山北路上公車每天都會經過台北市立美術館,這條路上有好幾家婚紗攝影、喜餅店家,附近還有著名的晴光商圈。楚音刷悠遊卡下了公車,拐進巷子裡,攝影工作室在一棟電梯華廈的六樓。

  這是楚音老師沈宥辰的攝影工作室,他很大方把工作室分享給小徒弟楚音使用,讓楚音省了很多工夫和金錢,楚音為此感到萬分感激。在工作室楚音可以隨時接受沈宥辰指導,已經出師的師兄蘇良梁雖然有自己的工作室,但他和老師沈宥辰關係好,時常過來拜訪,也時常指點楚音,讓她受益匪淺。

  走出電梯門左轉到底,工作室門邊有一塊原木切割的木片,上面燙著小字:沈宥辰工作室。

  楚音最近都第一個來,她負責把沉重的木門大大敞開,用門檔把辦公室門卡住,木門內側還有一個玻璃拉門,從玻璃拉門就可以窺見工作室內的景象。以藍色、白色和淺色木頭傢俱組成的辦公室時尚又輕鬆,藍白色很容易呈現地中海的度假風格,而門口的巨大的海水魚缸更讓人直接聯想到海洋。

  海水魚缸是老師的寶貝,不可輕忽對待,楚音把帶來的包包、手上提著裝早餐的塑膠袋放到辦公桌上,先替魚缸檢查一下狀況。魚缸內色彩斑斕的海葵,貼在玻璃缸壁的海星,不同品種不同花色的小丑魚自在地在海葵間穿梭。

  測定魚缸的酸鹼值和鹹度,確定沒有異常,楚音小心灑了一點點魚飼料,手指貼在魚缸壁上逗一會兒魚,發了一會呆,在魚缸壁上看到時鐘投影,她才想起來還有很多事沒做完。

  老師沈宥辰並沒有在技巧上太多指引楚音,他直接提供書目、甚至讓楚音替他準備他在大學推廣部兼課的投影片教材,任由她自行吸收技巧。但楚音仍然很感謝沈宥辰的指導,沈宥辰會一再問她:「妳想拍什麼?」

  楚音一開始很討厭用說的解釋自己的作品,擔任平面模特的她更多時候只需要聽指示動作,或者直接用肢體語言來表達自己,她起初認為拍攝出來的照片就可以代表她的所有。直到沈宥辰以平淡卻堅定的語氣,一而再再而三地問她,和她討論她所拍攝的照片,楚音發現透過一來一往的過程,楚音開始更有意識的拍攝。她想等哪一天在釐清自己所思所想後,不僅僅使用直覺,才能將想要呈現的「感受」更實在的框在畫面裡……

  在接受沈宥辰指導兩年半之後,沈宥辰要求她準備一個攝影展,從要求她訂出一個展覽期限、盯著她訂下場地,但距離展覽剩下不到一年,楚音仍然沒什麼頭緒……

  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頭緒。楚音在沈宥辰緊迫盯人式的關懷下,她很快決定籌措一個以「愛」為題的攝影展。

  ——但我真的了解愛嗎?

  楚音惶然,不知道自己是否真能駕馭這個龐大的主題。

  她必須用她所有的人生經驗、張大她的雙眼,想盡辦法去看透愛是什麼。

  那實在很困難,沈宥辰要楚音向他闡述理念,在楚音絞盡腦汁用各種角度講述愛時,沈宥辰大多會點一支菸,拿在手上聽楚音說,也不說她說得好不好,菸偶而才拿起來抽兩口,不抽了菸就放在煙灰缸裡面,等楚音結結巴巴語不成句之後,便要她坐在柔軟的白沙發上,繼續思考,等到整支菸燒完才放她離開。

  沈宥辰的伴侶維克多看他教學生,常常會在旁邊笑沈宥辰誤人子弟,說他教得這麼抽象,徒弟恭恭敬敬拜師了卻只能得到兩三句空泛的話,一點用也沒有。沈宥辰不反駁,笑著任由他說,反正維克多只是開玩笑。維克多是髮型設計大師兼造型設計,楚音有一次見過工作室迎來大明星,沈宥辰和維克多一起工作的場景,兩人非常有默契,維克多能夠配合沈宥辰想拍出的效果,做出最好的設計,兩人合作相得益彰。

  楚音羨慕沈宥辰和維克多,不僅羨慕他們無言的默契和感情,還羨慕他們之間感情堅定。沈宥辰和維克多每年同志遊行都會一起參加,還已經在國外登記過結婚,也在台灣登記過伴侶身份註記了。

  為什麼可以果決的認定一個人,認定非對方不可呢?

  她沒辦法想像和趙子弦或莫沄箏在一起會過什麼樣的日子,戀愛還可以想像,他們兩個都是浪漫份子。趙子弦浪漫的安安靜靜,喜歡溫柔體貼的送上驚喜,三不五時寫明信片、手寫厚厚一疊情書給楚音,在這年代手寫信已經變成一種老派的浪漫。莫沄箏浪漫得高調,她會約楚音跨年,在摩天輪轉到最高處接吻,一起在夏夜到海邊放煙火,不管東西方情人節都會送上一捧鮮紅的玫瑰花,會為楚音買給她的小鋼琴擺飾、有人那麼高的熊寶寶玩偶感動萬分。

  楚音忙著處理照片,時間一下就過去,十點霏碧和甯甯準時過來看照片。

  她們手牽著手,感情很好,坐下來之後肩膀貼著肩膀,黏得像連體嬰分不開,親親密密地擠在一起,看楚音點開資料夾給兩人看電腦螢幕上顯示的照片,由她們一張一張慢慢挑選。

  「妳真的很會拍欸!」甯甯喜孜孜地誇獎楚音,說完也不等她回話,扭頭又問霏碧說:「妳喜歡哪張?」

  「這張表情很好,我很喜歡。」霏碧操作滑鼠,點開另一張照片:「這張也不錯。」

  「之前妳接霏碧的工作拍的那組照片我就覺得很不錯了,那時候我不是還拜託妳幫我拍私服讓我上傳粉專嗎?沒想到妳沙龍照拍得更好,這種風格我超愛的!」甯甯說。

  「妳喜歡就好。」楚音不好意思地笑,她有點不習慣甯甯誇她。

  依照她以往和甯甯的工作經驗,楚音繃緊了神經,就怕甯甯突然丟出一個「不過我覺得哪裡哪裡還有修正的空間耶!」諸如此類的話。

  「我們還想去最近新出的熱門景點拍一套照片,妳什麼時候有時間?」

  有錢賺楚音當然樂意,她連忙説:「看妳們可以的時間,我都能配合。」

  「那妳下禮拜四有空嗎?那天我早上拍完一組照片就沒事了。」甯甯問霏碧。

  楚音還沒時間說她下禮拜四已經有約,霏碧就接過話。

  「我不確定,我看一下……」霏碧拿出手機,點開行事曆,為難地否決甯甯的提議,「那天不行,我的網店要上一批新裝,攝影師場地跟麻豆都約好了。」

  「怎麼這樣!」甯甯抱著霏碧手臂撒嬌。

  「我跟甯甯確認時間再跟妳說好嗎?」霏碧問楚音。

  「好啊!」楚音同意,她猶豫了幾秒,主動問說:「我最近在準備一個攝影展,主題是『愛』,可以用妳們的照片嗎?我可以付妳們授權費……」

  她想將這兩人之間的甜蜜愛意放進自己以愛為名的攝影展中,她們絕對能夠以「愛」這個主題,作為女同志之中的絕美代表。

  「沒問題啊!不用給錢啦,妳不要收我們拍照的錢就好。」甯甯眼睛閃閃發亮,抱著情人撒嬌,「霏碧,妳也同意吧?攝影展欸!」

  「當然沒問題。」霏碧微笑同意。

  楚音鬆了一口氣,「那就謝啦!」

  她已經想好哪幾張照片合適用在攝影展裡,只不過修照片的時候要稍稍改變一下光影色調。

  「時間也差不多了。」霏碧先站起來,離開座位,「我們先選好這幾張照片,妳先修完,之後看要跟其他組照片一起做成相簿,選一張做大尺寸的掛在家裡——」

  「妳要掛在床頭,每天早上都看到自己有多帥嗎?」甯甯笑話她。

  霏碧捏了捏甯甯的鼻子,「對啊,還要每天看妳超美超正的樣子。」

  楚音跟著笑,她單純為兩人感情好感到高興,主動把人送到工作室門口。

  「那我們先走了。」霏碧說。

  「期待成品喔!」甯甯說。

  「好,掰掰。」

  楚音和她們揮揮手,目送她們坐電梯離開。

***

  下午,工作室就熱鬧起來了。

  師兄蘇良梁、沈宥辰和維克多一起進工作室,蘇良梁嚷嚷著說:「快來拿走快來拿走!吃豆花了!楚音妳要吃什麼口味的豆花?」

  「謝謝良梁師兄。」楚音趕快接過裝豆花的塑膠袋,放到沙發中間的淺色木頭茶几上。

  因為師兄蘇良梁說好想來看看老師、師丈還有師妹,所以今天下午沈宥辰和楚音都沒排定拍攝工作,不會有客人打擾。話雖然這麼說,但沈宥辰才掛掉蘇良梁打來的電話,就和楚音說他師兄多半有決定不了的事想找他們一起商量。

  「老師好。」楚音乖巧地和沈宥辰還有維克多問好,「師丈好。」

  「你好。」維克多不冷不熱地回她。

  楚音最近覺得維克多對她比以前冷淡許多,暗自反省了很久她到底做錯什麼,還沒忍住偷偷問過老師,沈宥辰笑這說她想太多,讓她放寬心別胡思亂想,她也只好盡可能放平心態,用平常心面對維克多。

  蘇良梁和老師夫夫倆關係好,實際上和兩人也差不到十歲,這時候沒大沒小,直呼對方的名字,「維克多,你要哪種口味的豆花?」

  維克多也不在意,他雙手抱胸,挑剔地說:「不是跟你說不用每次都買這些嗎?雖然你老師愛吃,但他吃這麼多甜的會胖。」

  他顯然不怕蘇良梁心生不滿,足見彼此之間的關係融洽。

  楚音站在旁邊,覺得自己在這裡特別格格不入,尷尬地退後給他們讓出空間,恨不得消失不見。

  「吃一點又不會怎麼樣。」沈宥辰手摟著維克多肩膀。

  「吃一點你就會比現在更胖。」維克多橫他一個白眼,狠狠捏捏沈宥辰的小肚子,沈宥辰其實不怎麼胖,保養得當,所以維克多這樣一捏他腰間軟肉,讓他頓時痛到不行,哀哀叫了起來。

  「啊啊,嘶……輕一點,很痛欸!」沈宥辰鼓起臉頰生氣。

  沈宥辰和維克多都長得好看,兩個年紀都四十幾接近五十的人,保養得很好,看上去才三十幾歲,穿著打扮都很時尚得體。沈宥辰留著長髮綁馬尾,看起來一點也不邋遢,留著小鬍子修得整整齊齊,今天穿著一件花襯衫,米白色的短褲,胸前口袋夾著一支墨鏡,時髦又霸氣,像剛剛從巴里島度假回來似的,又像義大利街頭上隨處可見特別會打扮又穿得花俏的帥大叔。楚音早就發現她的老師特別喜歡戴墨鏡,如果穿西裝加上那身墨鏡,看起來特別像黑社會老大,氣勢十足。

  維克多的好看和沈宥辰完全不同方向,他是就算細細化妝,修了眉毛塗口紅也不會突兀的好看。恰恰好的貼身訂製的襯衫,顯得腿長的長褲,縷空的手工牛皮腰帶,一看就很舒適又有派頭的經典款小牛皮鞋,春季天氣偶而還會涼,在脖子上戴鮮豔色澤的絲質小領巾也不突兀,外面罩著一件顏色活潑的淺杏色西裝外套,頭髮梳得光滑,隨時處於被抓拍都可以好看到登上時尚雜誌的經典打扮。

  蘇梁良等楚音選好豆花,摟著她的肩膀說:「來來,最近拍了什麼好照片給師兄看。」一邊說就一邊把人扯到辦公桌那邊,逼著楚音開電腦給他欣賞她最近拍了什麼大作。

  維克多也拿了一碗,坐下來吃豆花,沈宥辰鬧著要搶維克多的豆花吃,兩個人打打鬧鬧半天,才願意坐好乖乖吃他自己的。

  維克多皺著眉頭往楚音那邊看,他悄聲問:「你說你學生有一個遠距離的男朋友,後來又交了一個女朋友?以前沒看出她這麼花……」

  「早知道不跟你說了。你態度變太快了,最近楚音還很怕是不是哪裡惹你不開心。」沈宥辰說。

  沈宥辰沒覺得楚音這樣有什麼不好,這還是楚音因為沈宥辰想幫她釐清她想拍什麼樣的「愛」,最近才和老師提到自己的感情狀況。沈宥辰以前雖然沒有同時劈腿兩個,但他以前最高紀錄是同時維護和一打砲友的良好關係,在沈宥辰心中和保持曖昧和劈腿也沒什麼兩樣,劈兩個有什麼關係。他想維克多以前也很會玩,某次聊天才會不小心和維克多提到,沒想到維克多這麼反感。

  「我也沒不開心……」維克多反駁。

  「你就是不開心了,還擺臉色了。」沈宥辰說。

  「誰叫你學生和你一樣花。」

  「我現在只對你花。」沈宥辰嘻皮笑臉。

  「吃你的豆花!」維克多用塑膠湯匙,連湯匙裡的豆花一起堵住沈宥辰的嘴巴。

  另一頭蘇梁良一邊用電腦翻看楚音的照片,一邊誇她,「進步很多啊!構圖、光影都沒什麼問題,最近在練習拍風景照嗎?風景照和拍人像的技巧很不一樣,但妳也掌握得很好。」

  「沒有。我覺得我進步太慢了。」楚音不好意思,用手去遮螢幕畫面。

  「可以一步一步進步就很好了,妳有事沒事就拿過去自己拍的作品出來哈哈大笑一次,就知道自己進步多少了。」蘇梁良說一說,自己就哈哈大笑起來。

  「我才不要。」楚音說。

  楚音才不像蘇梁良這樣心臟很大顆,她很討厭看過去拍的爛照片,覺得過去的自己簡直留下太多黑歷史。

  「妳不是說妳要弄『愛情』的攝影展嗎?」蘇梁良問。

  「對。」

  「妳要不要跟我一起拍?最近有一個很不錯的提案,我覺得也很適合妳的主題。」蘇梁良主動邀請。

  然而楚音覺得有些為難,蘇梁良以情色攝影著名,他即使拍不裸露的人像也拍得出軟調色情的感覺,但蘇梁良氣質一點也不猥瑣,雖然長相普通,個性大剌剌的讓人覺得神經大條,真正拍出來的東西卻細膩得可怕,楚音覺得他是天生的天才。

  「你拍的那種可能不太適合,我覺得情色藝術太赤裸了……」

  蘇梁良不苟同她的想法,「那也是愛情的形式好不好,妳來我還可以帶妳,不來就算了。」

  確實如此,性也是愛的一部分。

  對於身體的美感,楚音想她不能否認有由性慾產生的愛意,但她不確定她是不是真的能捕捉浮動的情色氛圍中,捕捉那珍貴的愛……

  「讓我考慮一下,學長。我會好好想想。」

  「妳快點想,我不打擾妳,妳慢慢想,先去跟老師聊了。妳想清楚了也過來跟我們聊天啊。」

  「……好。」

  能讓蘇梁良覺得適合她的提案一定很不錯,她的師兄不會隨便把爛主意丟給她,她必須好好想清楚,他到底想讓自己的展覽呈現什麼樣的樣貌。

  她一直在構想呈現百花齊放、萬花筒一般多元的愛情。楚音將愛這個主題限定在愛情,不是親情的愛或友情的愛,僅限於愛情,但她自已的愛情都處理不好,她的攝影展真的能順利辦成功嗎?

  楚音自己都很懷疑。

TBC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