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頭宗教戰爭-BB-Love版活動文 [食神]

大B版活動文 [食神]

  葉槐春是從小住在傳統台式烘焙坊隔壁的孩子,他從小是吃塗滿鮮奶油上面鋪滿水蜜桃塊的蛋糕長大的。

  離鄉多年,葉槐春一直懷念著傳統的生日蛋糕,他小時候最喜歡的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一層層散發著雞蛋香味的海綿蛋糕搭配淺紫色冰冰涼涼的芋泥,再夾上一層香甜軟滑的黃色布丁片,一層一層又一層層,外頭再裹上雪白如雲朵的鮮奶油,用新鮮頂級鮮奶油打發,口感濕潤而不油膩,海綿蛋糕、芋泥、布丁、鮮奶油的組合就像是神一樣的巨作。

  當葉槐春和他的男朋友趙寒秋分享對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的懷鄉之情與濃濃的思戀,趙寒秋卻罕見地發了怒。

  「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是邪教!」趙寒秋大力拍桌。

  葉槐春被他難得大發脾氣震驚得懵了,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什麼?」

  「世界上不應該存在甜的芋頭!」

  「你沒去吃過逢甲大甲芋頭城嗎?」葉槐春問。

  「廢話,我怎麼可能去吃甜芋頭!」趙寒秋不屑地撇嘴。

  事關甜芋頭的名譽之戰,葉槐春就算再怎麼喜歡趙寒秋,他也不能在甜鹹芋頭之戰退讓。

  「那是你不懂甜芋頭的美好!芋頭西米露是全天下最棒的甜點之一!由此可證,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是全天下最棒的生日蛋糕!」

  「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才是正統的台式生日蛋糕!」趙寒秋大聲說。

  「完全沒吃過,是黑森林嗎?」葉槐春也跟著大聲嗆回去。

  「錯!黑森林有櫻桃和巧克力碎片、沒有布丁,跟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一點關係都沒有,你這個孤陋寡聞的傢伙!讓我們用蛋糕決鬥吧!」

  「好,就讓我用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讓你這個天龍人了解它的美妙之處!」

  「好,現在要開始戰南北是吧,你這個可惡的台中人!」趙寒秋語無倫次地回應,「等著吧!我會拿出最棒的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

  自交往以來一直有商有量、生活和和美美的兩人,陷入了美食的宗教戰爭。

  葉槐春一氣之下,買了高鐵票回台中準備帶回家鄉的超美味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而趙寒秋找上有法國藍帶甜點證書的高級甜點師夏至。


  趙寒秋直接按開夏至家的門鈴,「我要訂做一個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

  「不要,你沒看我的臉書專頁嗎?」穿著睡衣的夏至脾氣很壞的拒絕趙寒秋,「我只提供巧克力磅蛋糕、抹茶磅蛋糕、藍莓磅蛋糕和檸檬輕乳酪塔的訂單。」

  「身為一生一世的朋友,你就不能為我做一個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嗎?」趙寒秋問。

  「不能。」夏至雙手抱胸,「除非你告訴我為什麼你想要一個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

  趙寒秋義憤填膺地敘述了和葉槐春吵架的經過,他吃鹹的芋粿巧、水晶芋籤粿,就是不吃甜的芋頭。

  這世界上喜歡甜芋頭的傢伙通通都是邪教!

  「你是白痴嗎?」作為葉槐春和趙寒秋的共同朋友,夏至對趙寒秋翻了一個白眼,「芋頭當然可以做甜點,而且我支持你男朋友,我去吃火鍋都會把火鍋料裡面的芋頭挑掉,鹹芋頭有什麼好吃的。」

  「給我跟全世界的蒸芋頭沾醬油道歉!」趙寒秋氣噗噗地說。

  「再見。」夏至面無表情地關上門。

  沒辦法了。看來趙寒秋只能自己踏上尋找蛋糕的旅程,在偌大的天龍國裡面找到真正美味的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被夏至拒之門外的趙寒秋沒有聽見夏至的冷笑,和那句詛咒——像趙寒秋這種忘記男朋友生日的笨蛋,活該分手,孤單寂寞和右手度過一生。


  說起來葉槐春的生日其實接近夏末,之所以叫做槐春,只是他媽媽在言情小說上面找的男主角名字,從小背負著霸道總裁名字長大的葉槐春,同樣運氣很好的在東海別墅的巷弄內找到那家熟悉的烘焙坊,買到一個九吋的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

  「是槐春啊。但我記得槐春生日在後天啊?」守著烘焙坊的阿姨熱情地

    招呼了葉槐春。

  「現在在台北工作,後天上班不好回家裡這邊買蛋糕,所以就提前過來

    了。」葉槐春說。

  「槐春果然還是喜歡我們家的蛋糕,給你打六折!」阿姨很阿莎力地

    說。

  「不用,我現在有工作了不用打折——」

  「打折就當作阿姨請你吃蛋糕,提前祝你生日快樂!」


  提著九吋蛋糕回到家,槐春的媽媽熱情地迎接他,「你怎麼今天回來都沒有先說?我都沒有多買菜。寒秋呢?」

  葉爸爸彆扭地假裝認真看新聞,聽到妻子提到趙寒秋,偷偷望了兒子一眼。

  「他沒回來,我回家買生日蛋糕。」葉槐春說。

  「齁你這個貪吃鬼,台北買不到芋泥蛋糕哦。」槐春的媽媽說。

  「還是沒有隔壁做的好吃。」葉槐春說。

  葉爸爸憋不住問:「你和那男的吵架了?他怎麼沒來?」

  「他說芋頭必須是鹹的!」葉槐春說到這個就覺得生氣。

  「他沒吃過逢甲大甲芋頭城的芋頭冰嗎?」葉爸爸問。

  「沒有。」

  「兒子,你應該跟他分手。」葉爸爸語重心長地說。

  「等我們比完哪種蛋糕好吃再分手。」葉槐春說:「我高鐵票買待會回去,我還要趕回台北。」

  槐春的媽媽碎碎念說:「下次記得帶寒秋一起來吃飯,平常讓你回來都不回來,只有生日才記得蛋糕——」

  「媽,謝謝你生下我。」葉槐春拎著蛋糕,抱抱自己的媽媽。

  「三八。生日快樂,蛋糕吃完不夠我再買,現在不是有冷凍宅配了嗎?下次回家記得叫寒秋一起回來,知道嗎?」槐春的媽媽說。

  「知道了。」


  跑了十五家蛋糕店,只買到兩個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趙寒秋各挖一口,對兩個蛋糕都不太滿意,只好拎著蛋糕去找夏至。

  夏至不能放發瘋的趙寒秋在外面一直敲門,那太難看了,他放趙寒秋進門,還是按計畫做他的烘培作品。

  「夏至,你身為甜點師的勝負心呢!」趙寒秋想靠強者朋友一決勝負。

  「餵貓吃了。」夏至面無表情地說。

  「你怎麼能這麼狠心。」趙寒秋指控說。

  夏至嫌趙寒秋煩,終於忍不住提示他,「我如果做了好吃蛋糕是在害你。」

  「怎麼可能害我。」趙寒秋反射性地說。

  「後天是什麼日子?」夏至反問。

  「後天是禮拜二啊?為什麼突然問我是什麼——」日子。最後兩個字驟然消音,趙寒秋終於想起來後天是男朋友的生日。

  趙寒秋勉為其難地對夏至說:「好吧,我允許你做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

  「帶著你的蛋糕滾。」夏至冷冷地說。

  夏至才不幫朋友客製,幫一個朋友等於以後要幫一百個朋友,他怕以後沒完沒了,得做那些他沒興趣的甜點。更何況葉槐春肯定更喜歡熟悉的味道,夏至才不想跟家鄉味比賽。


  在男朋友生日的前夕,趙寒秋把兩個巧克力蛋糕送給街友。回家乖乖認輸,並且在葉槐春的逼迫下吃了一口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

  雖然不難吃,可是芋頭不該是甜的。趙寒秋固執地這麼認為。

  但是當葉槐春問趙寒秋說:「是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好吃,還是巧克力布丁鮮奶油蛋糕好吃?」為了討男朋友開心,趙寒秋一邊在心裡對火鍋裡的芋頭、芋粿巧、芋籤粿道歉,一邊回答說:「……芋泥布丁鮮奶油蛋糕好吃。」

  葉槐春和趙寒秋再度恢復成一對和和美美的超甜蜜情侶,除了他們對芋頭的看法仍然不太一致。


END

p.s. 雖然紅葉的芋泥蛋糕也很好吃,不過文中推薦的店是東海巷子裡的東佳麵包店裡販售的芋泥鮮奶油水果蛋糕(總記得有一層布丁)
東佳麵包|粉絲專頁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