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實用主義的無用憂鬱(2016-1-30)

氣球鼓脹著
鼓脹著沒有打結
捏在手中
放手會飛走
一戳就爆炸

「我不是故意的。」
氣球說

它並不想說
已經沒有什麼值得敘述的
它已經印刷金色的心型花紋
適合各種派對
在派對開始前被挑剔結束之後丟掉
已經可以想像了

破掉的氣球是否和破掉的
保險套一樣毫無意義
用過的
無用的
好沒用

樂觀地想破掉的保險套可以製造新生命
破掉的氣球已經完成使命
或沒有
這已是一生
(那我寧願鼓脹著
鼓脹的飛走)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