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等醒來了隱約覺得出發過(2015-6-22)

我在等待某種契機
扛著鋤頭上山挖泉水
直到清澈咕嘟咕嘟的湧出
周圍的植物翠綠鮮活
鳥兒爭相歌唱
但我似乎還要
點燃了一截時間尋找
往其他方向看了看第一次發現口渴的
不只我一人

我在迷路
其他也還沒有正確的路線圖
雖然甲聲稱他發現了寶藏
即使乙第一個發現吸食葉子上的露珠,可以解渴
大部份人學習
連露珠裡的蚜蟲一起吃下去了也
沒什麼好介意

我看見有人扛著鐵楸
似乎比鋤頭更適合一些
或帶著一隻打獵的狗
狗咬死了一隻尋松露的豬
狗和豬的主人打架不死不休
直到夜深
看熱鬧的許多人,經過時把松露被撿走了
尋松露的豬也被撿走了
他們誰也沒有得勝

我也沒有得勝
我還在找正確的位置
地下暗河會轟隆隆地響
我覺得我聽得見它
就像血液流過心臟的轟隆隆地震耳欲聾
悸動的節拍
猛然醒來發覺其實我從未出發
紅色的塑膠鋤頭擺在床尾
幼兒不可食用的警語模糊不清
刷牙十分鐘洗臉十分鐘
我在等待某種契機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