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BL

【PsyBorg|哨兵嚮導AU】Deep Love-06

  Uki不是來聊天的。他睡了一覺,簡陋的房間並沒有影響他的睡眠品質,他在睡前想了一個絕妙的主意,他會利用哨兵擺脫靈魂伴侶的影響,順便保住眼前不聽話哨兵的性命。

  像Fulgur這樣,不把自己的命當命的哨兵他見過太多了。Uki清楚即使自己是首席嚮導,但是一個哨兵沒有珍惜自己的性命,那他再怎麼努力,也只是幫對方和死神拖延些許時間。  
  「總而言之——」Uki說:「哨兵,你必須配合我的治療。」
  「可以。」Fulgur乾脆地答應。
  雖然昨夜精神疏導的過程不算順利,但是Fulgur獲得了久違的、無夢的睡眠,時間不太長,但是已經夠用。
  「答應得這麼乾脆?」Uki挑眉。
  「這不是什麼壞事。」
  「嗯哼。」
  對話告了一個段落,Fulgur和Uki站在原地好一會兒,誰也沒說話。
  Uki雖然想要讓自己習慣對方的費洛蒙,但是回憶昨天體驗被費洛蒙影響,難以控制的悸動,他實在不敢把臉上透明小巧的防毒面罩拿下來。等等。
  嚮導倏然轉頭看向哨兵,哨兵臉上乾乾淨淨,什麼都沒帶。
  雖然Uki現在沒有刻意散發自己的費洛蒙,可是昨天他們兩個初見也是普通的情況,兩個人都沒有胡亂散發自己的費洛蒙,但仍然瞬間被對方影響。
  嚮導上前幾步,繞過辦公桌好貼近哨兵,觀察Fulgur的反應。哨兵有一瞬間想往後退,但他沒有,只是喉結動了動,他不是無動於衷。
  哨兵比他先一步開始試圖擺脫費洛蒙的影響,Uki感到微妙地不高興。明明對哨兵沒有興趣,不打算和對方結合,可是哨兵比他更快擺出對他不感興趣的樣子,讓他心生不快。
  Fulgur只是忘了帶那個該死的面罩,他忍耐了一會兒,不想示弱,但是嚮導實在離得太近了。「首席嚮導,您還有什麼指教?如果沒有什麼事,我該去——」辦公了。
  「直接叫我Uki。」嚮導拇指柔軟的指腹碰觸到哨兵的嘴唇,Uki捧著他的臉,掀開面罩在他的耳邊吹了一口氣。
  呼。
  溫熱的氣息搔過耳朵,Fulgur掙脫Uki的手,直接帶著辦公椅往後滑了一大段。
  「您在做什麼?」Fulgur黑著臉,現在他的耳朵變得不像自己的東西,又熱又癢。
  Uki滿意地看著哨兵通紅的耳朵,幼稚地愉快起來,只要哨兵感到不開心,他就開心了。
  「嚮導的費洛蒙對哨兵有安撫的效果,而按照你我的狀況,我對你來說,就像是救命良藥。」Uki自得地笑。
  「我不覺得這是好主意。」Fulgur說。
  太容易引火上身。
  「你害怕被影響?這是最快的方法。當然,如果你愛上我,我不會負責。」Uki朝他眨眨眼睛。
  嚮導打算為自己找樂子,畢竟505區偏僻得要命,似乎沒什麼好玩的地方。
  「我相信首席嚮導有其他更高明的手段。」Fulgur說。
  「恭維我沒用。」
  「我只是陳述事實。」
  Uki承認自己有被成功討好,「好吧。我會考慮用其他治療方案。」
  Fulgur發覺嚮導沒打算離開,可是他必須開始辦公了,把那些公務辦完,他打算出門去巡邏一圈。除此之外,作為505區的最高官員,他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他不能把時間浪費在嚮導身上。
  「您要吃早餐嗎?」Fulgur問。
  「要。另外,不需要對我用敬稱,聽起來很像諷刺。」Uki說。
  Uki厭煩Fulgur一直用您、首席嚮導和其他十分官腔的方式對他說話。
  聽起來很沒意思。
  「我沒有諷刺您⋯⋯你的意思,抱歉。」哨兵覺得嚮導很難討好,但還是順著他的意道歉。
  毫無誠意的道歉,Uki懶得再糾正他,只要表面上聽起來不讓人生氣就好。
  「知道了。先讓人帶早餐給我,我餓了。」Uki說。
  「我請人帶你去餐廳吃。」Fulgur立刻準備送走嚮導。
  「不用這麼麻煩,讓人把早餐送來這裡,我不挑剔。」
  Fulgur無聲地嘆了口氣,看來嚮導短時間不打算離開了,「⋯⋯我們這裡的早餐很簡陋,還請多包涵。」
  「我沒那麼嬌生慣養。」

  Uki親耳聽見Fulgur打通訊讓人送來一份適合嚮導的早餐,豐盛一點,還問了他有沒有什麼忌口。
  他知道哨兵不可能怠慢他,他手下的人也不會隨便怠慢一個嚮導,送來的早餐種類不少,只是當他看到那些食物,他難以評價。
  堅硬地可以當武器的麵包切成片、抹上奶油,還是硬得難以下嚥,火腿鹹的過分,唯一的亮點大概是麵包裡的生菜足夠新鮮。熱羊奶有一股腥味,他喝了一口就放下了。奶茶是廉價茶葉和奶精做成的,勉強可以接受,敗筆是加了太多的糖,喝下去感覺喉嚨要黏住了。最後最好吃的竟然是一碗的燕麥粥,雖然口感黏糊糊的,但至少鹹度適中,裡面一點泡開的乾燥蔬菜,咬下去有些許甜味。
  這些食物在505區已經稱得上奢侈。Uki看來辦公室收拾的人臉上的表情,因為看到他吃不完的那些食物,露出的些許心痛,也知道自己浪費,他大概得承認自己嬌生慣養了。
  Fulgur沒有多說什麼,似乎早就預料到他的表現。
  嚮導覺得有點丟臉,但他不想表現出來,只是繼續端坐在Fulgur辦公室的沙發上,裝作忙碌的樣子查看通訊器,用斷斷續續的破爛網路查詢505區的相關資料。 
  Fulgur的文件早就看完了,不過他還是坐在辦公桌前,考慮要怎麼安排嚮導。
  他感覺到嚮導不太開心。這種感覺產生得很突然,嚮導表現得很自在,游刃有餘的樣子,悠閒的姿態無懈可擊,就算用哨兵敏銳的五感去觀察,也看不出什麼問題,畢竟對方是擅長精神控制的嚮導,控制自己的表現不算太難。
  但是Fulgur確定Uki就是不太開心,也許是接收到嚮導費洛蒙的緣故。因為哨兵發覺自己為嚮導的心情,也開始不開心了,看來所謂的靈魂伴侶能夠影響得比他以為得還要多。
  「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幫我們505區的哨兵做精神疏導嗎?」Fulgur試著開口問。
  他得先讓嚮導離開,否則他很難確定自己能繼續控制,不被對方影響。
  「可以。但是我不會為討厭的傢伙做精神疏導。」Uki慢悠悠地回應。
  「你對於『討厭的傢伙』有什麼樣的定義?」
  「看我心情。」Uki說。
  「你討厭你剛才見過的那幾個哨兵嗎?」Fulgur問。
  Uki想了想,微笑起來,「不討厭,他們很活潑可愛。」
  嚮導願意幫忙,他應該開心,可是Fulgur發現自己有些嫉妒。不妙,看來被費洛蒙影響得太深了。
  「那他們就拜託你了。」他裝作冷淡地說。

TBC

[LUXIEM|Rock Band AU] Threesome-07

未滿十八歲請勿閱讀

  他的身體渴望Ike,被喜歡的人進入的感覺是不同的,心跳加速,幸福感讓腦袋輕飄飄的。
  Vox要他輕一點,反而激起了他的逆反心理。Ike握著他的腰,狠狠地頂進他的體內深處,聽Vox發出大提琴般的悅耳呻吟。
  「Ike⋯⋯不行⋯⋯」
  體驗到這種過於激烈的快感,Vox不確定自己可以撐過整場性愛。
  Ike細細地吮吻他的耳垂,慢條斯理地說:「是你想要跟我做,現在又說不行?」
  「慢一點,Ike,我不習慣在下面。」Vox示弱。
  Ike緩下律動的速度,伸手去撫摸Vox胸口的凸起,他不只用手,甚至低頭去吸吮他焦糖色的乳頭,吸吮得嘖嘖有聲。
  酥酥麻麻的感覺從胸口蔓延到全身,他忍不住挺起胸膛迎合Ike的唇舌,還想要求更多,「另一邊也幫我舔一舔。」
  「你都不會覺得害羞嗎?」Ike忍不住問。
  熾熱燃燒的慾望稍緩,Vox又再度露出仍有餘裕的表情,他微微一笑,「比起害羞,我更想要讓我們更舒服的結合,Ike。」
  Vox自在的模樣既吸引人,又讓人感到不悅。
  「我用力幹你的時候,你不舒服嗎?」Ike問。
  「⋯⋯舒服,太舒服了,所以我承受不住。」
  Vox說出實話,這取悅了Ike。
  「很好,你知道你真正想要什麼。」
  Ike握著他的腰,將陰莖深深地插入最深,讓Vox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形狀,讓他產生了自己要被Ike貫穿的錯覺。Ike大開大闔的進出,燃燒的慾望使得血液都沸騰起來,Vox盡量放鬆,努力打開自己的身體,任憑對方索取。
  「Ike,我真喜歡你。」
  「⋯⋯我一直不懂,你喜歡我哪一點。」
  「你在舞台上閃耀的模樣、你吃魚子醬吐司心滿意足的表情,你的一舉一動都讓我無法移開目光。你太可愛了,可愛又迷人。」
  Ike聽他這麼說,還是沒辦法理解。
  「你還是閉嘴,讓我好好幹你就好。」Ike說。
  「只要Ike高興,怎麼做都好⋯⋯嗯⋯⋯」Vox享受地發出長長的呻吟。
  Ike動得又快又粗魯,陰莖下的囊袋拍在他的屁股上,發出響亮地啪啪聲。Ike每一下抽插都抵到最深的位置,這讓Vox感受到從沒有過的快感,強烈的歡愉幾乎要把Vox逼瘋。
  「嗯啊⋯⋯太深了⋯⋯」
  汗水蒸騰,高溫讓Vox難以思考,也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Vox攀附著Ike的肩膀,咬住他的肩膀避免發出聲音,在他的肩膀上留下齒印。
  所有的感官都被性慾調動,不斷地邁向高峰。每當Vox覺得自己已經不能夠再承受,卻又被拋到更高的位置,歡愉變作大量的蜂蜜浸潤他,他幾乎要被甜美的慾望溺斃。
  「哈啊⋯⋯嗚嗯⋯⋯啊⋯⋯」
  身體變得不像自己的東西,好像要壞掉了。
  Ike還是不清楚他對Vox是什麼樣的感覺,但他們的身體確實契合。Vox濕熱柔軟的甬道彷彿能夠攝取人的靈魂,Ike低下頭看陰莖進出帶出魅粉色的穴肉,畫面煽情。
  不管怎麼說,Ike確認自己動搖了。
  他沒有成功拒絕,和Vox滾到了床上,進行負距離的接觸。他們未來會變成什麼樣的關係呢?Ike無法想像。
  Ike將複雜的情緒,傾注在每一下抽插,他加快頻率狠狠地貫穿Vox,最後深深地埋入Vox的體內。灼熱的精液射進Vox的體內,燙得他一顫。
  「嗯⋯⋯你射了好多。」Vox說。
  這傢伙開口說話,真讓人火大。Ike這麼想著,低下頭吻他,讓他閉嘴。

***(Chapter 4)

  Ike確定Mysta知道他和Vox做了。
  不過Mysta的表現跟Ike預期的不太一樣——不,Ike心裡其實對自己和Mysta、Vox一團亂麻的關係毫無頭緒,更說不上對未來有什麼預期,Ike根本不曉得該用什麼態度面對他們。
  Ike感覺到Mysta在悄悄觀察他。他不知道Mysta觀察到什麼,或者還想繼續觀察什麼,才會總是一有閒暇,就直直地面向他發呆。與Mysta相比,Vox的態度沒什麼改變,原本怎麼和他相處,現在也一如往常,反而讓人有一種安心感。
  Shu找Vox談話過一次,比起什麼都不知道的Luca,Shu很明顯地注意到他們三個相處時,不同尋常的氛圍。在那之後,Shu有一天沒頭沒腦地和Ike說:辛苦了,那兩個傢伙就拜託你了。
  他不用猜就知道Shu指的是Vox和Mysta,雖然Shu只找了Vox談話,但似乎認為他是三個人之中,更能夠控制場面的人。他覺得Shu太高估他的本事了。與其說自己能影響另外兩個傢伙,不如說Vox和Mysta做出的事,讓他不得不小心應對。
  ——他們是什麼關係呢?

  某個LUXIEM在其他城市宣傳的晚上,Vox和Mysta一起敲開Ike的飯店房門,Ike又想起來他存在心底的那個問題。
  自己和這兩個傢伙有什麼樣的關係,才會讓他們選擇在這個夜晚來到他的房間?
  「我帶了一支紅酒來。明天是假日,終於可以休息了。」Vox舉起手上的酒瓶晃了晃。
  「我們今天可以玩到天亮都沒關係。」Mysta手裡提著從外面餐車買的塔可餅,興高采烈地說:「經紀人說可以睡到傍晚再退房,如果真的要待到後天再回去,也不是不可以。」
  「你們把我的房間當什麼地方了?」Ike無奈地問:「要打牌的話,也去把Shu和Luca叫來。」
  「沒有要打牌啊,我們要打砲。」Mysta無辜地眨眨眼睛。
  Mysta語氣自然,講得像難道你不知道晚餐菜單是什麼這種語氣。
  「別擔心,我和Mysta會給你最好的享受。」Vox將Ike抱進懷裡,這麼說著。
  Ike沒有被Vox的話語動搖,即使肌膚相觸的感覺很舒適。
  「我們愛你。」Mysta說。
  聽見Mysta這句話,Ike忍不住笑了出來。
  他們確實有性,但是愛?輕易說出口的愛太廉價了,Ike和以前的交往對象,也不曾說出:我愛你。代替「我愛你」的「我喜歡你」已經是Ike表現愛情的極限。
  他從未有說我愛你的衝動。
  「打炮歸打炮,我不想玩感情遊戲。」Ike說。
  「你不相信嗎?」Vox又說了一次, 「我愛你。我們都愛你,只要我們待在一起,心裡就有滿足和幸福的感覺,這就是愛情。」
  「聽起來愛情也不是多貴重的事物。」Ike評價之後,回應他們:「我沒辦法理解你們之間的愛情,也沒辦法理解你們對我的愛。」
  「你只要放輕鬆,接受我們就好。」Vox說。
  「要做愛就做,別說太多廢話。」Ike說。
  「Ike想要,我們當然樂意奉陪。」Vox回應。
  「怎麼做都可以嗎?」Mysta眼睛閃閃發亮。
  「隨便你們。」Ike承諾。

TBC

[LUXIEM|Rock Band AU] Threesome-05


未滿十八歲請勿閱讀

  Ike回房間洗了一個熱水澡,打開空調捲著被子睡午覺。
  畢竟一大清早就起床練習,又花了很多時間動腦構思新歌,他幾乎躺在床上就陷入熟睡。
  不知道過了多久,他被一股莫名產生的快感喚醒。下午的陽光穿透透明的白色窗簾,讓所有東西都蒙上一層暖融融的光芒⋯⋯
  是春夢嗎?
  如果是夢,也未免太過真實⋯⋯
  那人跨坐在他的身上重量⋯⋯感受很真實。不,這不可能是夢,那種有人握著他的性器,陰莖前端被吞進窄小濕潤的肉穴,這種無比真實、刺激慾望的感受是真的——意識到這點,Ike立刻清醒過來,他瞪視跨坐在他身上的人,一點也不意外對方會這麼做。「Mysta!」
  「別急,我們還有一點時間。」Mysta注意到他醒來,露出愉快的笑容,「很少看你沒戴眼鏡的樣子,看起來很新鮮。」
  Ike從床上坐起來,握著Mysta的腰想推開他,但是Mysta的力氣也不小,兩人僵持住了。「停下來。你為什麼這麼做?」
  「Vox叫我來叫你起床。」Mysta露出惡作劇得逞的表情。
  用性愛當作叫醒服務的方式⋯⋯Mysta被Vox從睡夢中硬生生幹醒過,這正是他靈感的來源。
  Mysta很好奇Ike會露出什麼表情。
  他沉下腰,用力地一坐到底,Ike的性器筆直地深入他的體內,Mysta發出滿意的嘆息。
  剛從睡夢中醒來,他的身體還很敏感,Mysta堪稱惡劣的舉動和他不悅的心情都無法抵銷性愛可以給予他的快感。
  Ike努力嚥下喘息,沉著臉說:「⋯⋯下來。」
  這是不對的。
  Ike知道Mysta和Vox時常興致起來,也不看時間地點就顧著做愛,一點也不顧忌宿舍裡其他樂團成員的感受。
  那次意外之後,Ike偶而經過Mysta或Vox的房門,甚至偶而只是待在自己的房間裡,都能聽見他們鬧出來的動靜。大多數時間他只催眠自己不要鬧到自己的眼前就好。現在這個情況,已經不只是鬧到自己眼前這麼簡單,也許之前不制止他們亂來,也沒有對那一天的事情提早攤開來說明白,今天這樣的狀況就是早晚的事⋯⋯
  「不要。」Mysta乾脆地拒絕,他提腰再往下落,讓Ike的性器在自己的體內進出,「嗯啊⋯⋯」
  這樣不夠。Mysta因為Ike不配合,感到備受冷落。
  Mysta傾身貼向Ike,討要一個親吻,Ike不配合,Mysta的舌頭只好濕漉漉舔在他的臉上。
  「你動一動,Ike。」Mysta求他,發出甜膩的喘息,他知道如何以性感的鼻音挑逗對方,只是他的對象有些不給情面。
  「你下來。」Ike催促他。
  「我不。」
  Mysta緊緊抱著Ike,下巴靠在他的肩膀上。Mysta其實沒有表面呈現的那樣對Ike驅趕的言語毫無動搖,他害怕被Ike毫不留情地推開,他真的很喜歡Ike,也許不是戀愛的喜歡,但至少是願意肌膚相親的那種喜歡。
  Ike很好,Mysta知道Vox喜歡他,Mysta也喜歡Ike,誰會不喜歡呢?他那樣的好,Mysta不知道可以用什麼詞語形容,但是如果他害怕的時候,比起去找Vox,他寧願尋求Ike的幫助。
  可能會給Ike造成麻煩,Mysta當然知道這點,也有些介意是否會讓Ike很不高興,但是Vox隨口開玩笑讓他用這種方式喚醒Ike,他內心一點也不覺得討厭,甚至大著膽子做了。他知道Ike一定會生氣,可是他希望可以繼續和Ike這麼親密。不一定總是跟Vox一起和Ike有些什麼,他和Ike獨自一起玩也很好。
  「Mysta⋯⋯」Ike摟著他,把他放倒在床上,「你不應該這麼做。」
  「但你的身體很喜歡。」Mysta收縮了一下後穴,感覺到Ike的性器變得更大。
  「你會後悔。」Ike凝視他的眼睛。
  「你試試看,我想知道我會怎麼後悔——」Mysta話說到一半,被Ike頂得太深,他措不及防地發出聲音,「嗚嗯!」
  Mysta的腿還著Ike的腰,他沒想到這個姿勢也能進的這麼深。
  他盡可能放鬆,打開自己的身體,感受Ike的形狀。他近乎放縱地任由Ike反覆地進出,動作強硬所以有一絲疼動,但是Mysta一點也不依介意,他對Ike展現出對他的需要感到滿足。
  Mysta攀附Ike的肩膀主動親吻他,反覆呼喚他的名字,「Ike⋯⋯Ike⋯⋯」
  Mysta討好地舔吻Ike的臉頰、脖頸,像小狗小狐狸似的留下齒印。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有戀愛的情感,但是他希望Ike寵愛他,即使像寵愛一隻小狗也沒關係,只要Ike願意,他願意趴伏在Ike的腳下。他一點也不貪心。
  「嗚、啊⋯⋯就是那裡⋯⋯」
  他後穴內的敏感點被狠狠開拓,強烈的快感像浪潮席捲他,他放肆的喊出聲音,Ike嫌他太吵,捏著他的下巴讓他閉嘴。
  這個吻被Mysta當成Ike接受他的信號,他更主動地黏上Ike,向Ike討要更多親密的吻。
  Ike的慾望在他滾燙的密穴進出,他身下的穴肉一圈圈纏著侵入體內的陰莖,Ike抬腰從強力的吸吮中抽出性器,再狠狠頂到最裡面,每一下都帶出情色的水漬聲。
  「啊⋯⋯Ike⋯⋯好棒⋯⋯」
  Mysta扭動身體,享受Ike帶給他的快感,Ike每一下律動,都像在為他增添柴火,慾望的火焰在他的血液中燃燒。
  LUXIEM待會還有行程安排,他們不能做太久。
  Ike瞥一眼床邊的鬧鐘,確保時間還足夠做完之後,洗一個快速的戰鬥澡。
  「這是你自找的,Mysta。」Ike握住Mysta勃起的性器套弄,前列腺和分身同時被刺激,浪潮般的快感使得Mysta流出生理性的淚水。
  「唔⋯⋯太多了⋯⋯」
  汗濕的頭髮沾黏在額頭上,Mysta眼角帶著暈紅和水光,超載的歡愉使Mysta陷入情潮,墮入慾望的漩渦。
  「再忍耐一下。」Ike低頭親吻Mysta的額頭。
  太多的歡愉填滿他,Mysta被Ike釘在床上,只能抬高大腿,迎合著他的抽插。身體的快感讓Mysta腦海一片空白,Ike正在擁抱他,光是意識到這件事,就讓他感到滿足。雖然只有肉體的聯繫,但是他的心靈彷彿也受到撫慰。
  「呼嗯⋯⋯Ike⋯⋯」  
  Mysta神色恍惚,電流般的快感在他們身體裡竄動著,慾望浸入每一個細胞,他除了本能接受Ike每一次撞擊,已經失去思考的能力。
  Ike的動作一點都不生疏,要是Mysta事後回想,一定會詫異Ike竟然有這麼危險的攻擊性,被Ike征服的感覺太過刺激。
  「啊⋯⋯那裡不⋯⋯」
  Ike注意到Mysta的狀態,看他被慾望掌握的迷亂表情,距離他抵達高潮應該不用再花費太多時間。
  於是Ike放慢抽插的速度,每一下撞擊都顯得溫柔克制。除了不斷地刺激他的前列腺,Ike套弄Mysta的性器,時而把玩底下的雙球,確保每一處都被細緻地照顧。
  「Ike⋯⋯啊啊⋯⋯」
  體內愉悅的那處被Ike不段刺激,Mysta發出求饒般的泣音。
  被Ike細心照顧的性器終於被快感壓垮,Mysta的性器抽搐著射出一股又一股白濁的液體。
  「啊嗯!」
  確定Mysta沉浸在高潮之中,Ike不再忍耐。他握住Mysta的腰,猛烈地撞擊起來,彷彿要將自己嵌入他的體內,無論這一場性事是怎麼開始的,至少他要完美的結束它。
  雖然是Mysta誘惑他,但是說到底,是他的自制力不夠。Ike想。
  不過就算這樣,又有什麼關係。
  Ike不再迷惘,Ike加快貫穿他的頻率,最後深深地埋入他的體內,灼熱的精液射進Mysta的體內,燙得他一顫。
  「哈啊⋯⋯Ike⋯⋯」Mysta露出失神的表情。
  讓人很想再繼續欺負他。
  可惜時間不夠。
  Ike毫不留情地幫助Mysta離開床,幫他套上衣服,然後把人推出門外,「醒醒,回你的房間洗個澡,我們待會要出發了。」
  Mysta感覺有液體從下身流出來,順著大腿滑下來。
  Vox原本坐在沙發上,悠閒地翻閱雜誌,他看向Mysta,也跟著催促他。「快去把自己給洗乾淨,男孩。」
  嘖。Vox這個混蛋,在那邊說什麼風涼話。
  精液射進身體裡很不好清洗啊!
  Mysta快步回到房間,一邊在心裡抱怨。

TBC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