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ep Love

Deep Love

【PsyBorg|哨兵嚮導AU】Deep Love-06

  Uki不是來聊天的。他睡了一覺,簡陋的房間並沒有影響他的睡眠品質,他在睡前想了一個絕妙的主意,他會利用哨兵擺脫靈魂伴侶的影響,順便保住眼前不聽話哨兵的性命。

  像Fulgur這樣,不把自己的命當命的哨兵他見過太多了。Uki清楚即使自己是首席嚮導,但是一個哨兵沒有珍惜自己的性命,那他再怎麼努力,也只是幫對方和死神拖延些許時間。  
  「總而言之——」Uki說:「哨兵,你必須配合我的治療。」
  「可以。」Fulgur乾脆地答應。
  雖然昨夜精神疏導的過程不算順利,但是Fulgur獲得了久違的、無夢的睡眠,時間不太長,但是已經夠用。
  「答應得這麼乾脆?」Uki挑眉。
  「這不是什麼壞事。」
  「嗯哼。」
  對話告了一個段落,Fulgur和Uki站在原地好一會兒,誰也沒說話。
  Uki雖然想要讓自己習慣對方的費洛蒙,但是回憶昨天體驗被費洛蒙影響,難以控制的悸動,他實在不敢把臉上透明小巧的防毒面罩拿下來。等等。
  嚮導倏然轉頭看向哨兵,哨兵臉上乾乾淨淨,什麼都沒帶。
  雖然Uki現在沒有刻意散發自己的費洛蒙,可是昨天他們兩個初見也是普通的情況,兩個人都沒有胡亂散發自己的費洛蒙,但仍然瞬間被對方影響。
  嚮導上前幾步,繞過辦公桌好貼近哨兵,觀察Fulgur的反應。哨兵有一瞬間想往後退,但他沒有,只是喉結動了動,他不是無動於衷。
  哨兵比他先一步開始試圖擺脫費洛蒙的影響,Uki感到微妙地不高興。明明對哨兵沒有興趣,不打算和對方結合,可是哨兵比他更快擺出對他不感興趣的樣子,讓他心生不快。
  Fulgur只是忘了帶那個該死的面罩,他忍耐了一會兒,不想示弱,但是嚮導實在離得太近了。「首席嚮導,您還有什麼指教?如果沒有什麼事,我該去——」辦公了。
  「直接叫我Uki。」嚮導拇指柔軟的指腹碰觸到哨兵的嘴唇,Uki捧著他的臉,掀開面罩在他的耳邊吹了一口氣。
  呼。
  溫熱的氣息搔過耳朵,Fulgur掙脫Uki的手,直接帶著辦公椅往後滑了一大段。
  「您在做什麼?」Fulgur黑著臉,現在他的耳朵變得不像自己的東西,又熱又癢。
  Uki滿意地看著哨兵通紅的耳朵,幼稚地愉快起來,只要哨兵感到不開心,他就開心了。
  「嚮導的費洛蒙對哨兵有安撫的效果,而按照你我的狀況,我對你來說,就像是救命良藥。」Uki自得地笑。
  「我不覺得這是好主意。」Fulgur說。
  太容易引火上身。
  「你害怕被影響?這是最快的方法。當然,如果你愛上我,我不會負責。」Uki朝他眨眨眼睛。
  嚮導打算為自己找樂子,畢竟505區偏僻得要命,似乎沒什麼好玩的地方。
  「我相信首席嚮導有其他更高明的手段。」Fulgur說。
  「恭維我沒用。」
  「我只是陳述事實。」
  Uki承認自己有被成功討好,「好吧。我會考慮用其他治療方案。」
  Fulgur發覺嚮導沒打算離開,可是他必須開始辦公了,把那些公務辦完,他打算出門去巡邏一圈。除此之外,作為505區的最高官員,他能做的事情太多了,他不能把時間浪費在嚮導身上。
  「您要吃早餐嗎?」Fulgur問。
  「要。另外,不需要對我用敬稱,聽起來很像諷刺。」Uki說。
  Uki厭煩Fulgur一直用您、首席嚮導和其他十分官腔的方式對他說話。
  聽起來很沒意思。
  「我沒有諷刺您⋯⋯你的意思,抱歉。」哨兵覺得嚮導很難討好,但還是順著他的意道歉。
  毫無誠意的道歉,Uki懶得再糾正他,只要表面上聽起來不讓人生氣就好。
  「知道了。先讓人帶早餐給我,我餓了。」Uki說。
  「我請人帶你去餐廳吃。」Fulgur立刻準備送走嚮導。
  「不用這麼麻煩,讓人把早餐送來這裡,我不挑剔。」
  Fulgur無聲地嘆了口氣,看來嚮導短時間不打算離開了,「⋯⋯我們這裡的早餐很簡陋,還請多包涵。」
  「我沒那麼嬌生慣養。」

  Uki親耳聽見Fulgur打通訊讓人送來一份適合嚮導的早餐,豐盛一點,還問了他有沒有什麼忌口。
  他知道哨兵不可能怠慢他,他手下的人也不會隨便怠慢一個嚮導,送來的早餐種類不少,只是當他看到那些食物,他難以評價。
  堅硬地可以當武器的麵包切成片、抹上奶油,還是硬得難以下嚥,火腿鹹的過分,唯一的亮點大概是麵包裡的生菜足夠新鮮。熱羊奶有一股腥味,他喝了一口就放下了。奶茶是廉價茶葉和奶精做成的,勉強可以接受,敗筆是加了太多的糖,喝下去感覺喉嚨要黏住了。最後最好吃的竟然是一碗的燕麥粥,雖然口感黏糊糊的,但至少鹹度適中,裡面一點泡開的乾燥蔬菜,咬下去有些許甜味。
  這些食物在505區已經稱得上奢侈。Uki看來辦公室收拾的人臉上的表情,因為看到他吃不完的那些食物,露出的些許心痛,也知道自己浪費,他大概得承認自己嬌生慣養了。
  Fulgur沒有多說什麼,似乎早就預料到他的表現。
  嚮導覺得有點丟臉,但他不想表現出來,只是繼續端坐在Fulgur辦公室的沙發上,裝作忙碌的樣子查看通訊器,用斷斷續續的破爛網路查詢505區的相關資料。 
  Fulgur的文件早就看完了,不過他還是坐在辦公桌前,考慮要怎麼安排嚮導。
  他感覺到嚮導不太開心。這種感覺產生得很突然,嚮導表現得很自在,游刃有餘的樣子,悠閒的姿態無懈可擊,就算用哨兵敏銳的五感去觀察,也看不出什麼問題,畢竟對方是擅長精神控制的嚮導,控制自己的表現不算太難。
  但是Fulgur確定Uki就是不太開心,也許是接收到嚮導費洛蒙的緣故。因為哨兵發覺自己為嚮導的心情,也開始不開心了,看來所謂的靈魂伴侶能夠影響得比他以為得還要多。
  「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幫我們505區的哨兵做精神疏導嗎?」Fulgur試著開口問。
  他得先讓嚮導離開,否則他很難確定自己能繼續控制,不被對方影響。
  「可以。但是我不會為討厭的傢伙做精神疏導。」Uki慢悠悠地回應。
  「你對於『討厭的傢伙』有什麼樣的定義?」
  「看我心情。」Uki說。
  「你討厭你剛才見過的那幾個哨兵嗎?」Fulgur問。
  Uki想了想,微笑起來,「不討厭,他們很活潑可愛。」
  嚮導願意幫忙,他應該開心,可是Fulgur發現自己有些嫉妒。不妙,看來被費洛蒙影響得太深了。
  「那他們就拜託你了。」他裝作冷淡地說。

TBC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