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Die Sommerferien(暑假)-Ch03

  Albus剛剛從霍格華茲畢業,在來自異國的德姆蘭學生面前,仍然充滿展現自己魔法實力的慾望,既然Gellert要求了,那麼他也不吝嗇展示自己。

  青年抽出魔杖,一手抱著兔子,接著用慣用手將魔杖轉了數圈,在手指間耍了一個花招,一束玫瑰花順勢變了出來,Albus遞給Gellert,帶著笑意說:「看麻瓜魔術師空手變出花束,就一直很想這麼做一次看看。」

  本來要接過花束的Gellert愣了一下,剛才自己才表達過厭惡麻瓜的言論,對方是沒聽懂還是沒聽進去?

  Albus沒管Gellert的表情,直接把花束塞到他的手心,魔杖指著兔子,念出自創的咒語,Gellert注意聆聽他的咒語,觀察魔杖迸發的光束射在兔子身上,那隻棕色的兔子被變成一塊棕灰色的花崗岩。

  「讓我看看。」Gellert擱下花束,迫不及待地向他要走那塊花崗岩。

  「小心,它有些重量。」Albus提醒說。

  它摸起來冰涼、光滑、堅硬、沉重。最重要的是它沒有心跳,剝離原本的型態,兔子被完美的轉換成一塊光滑的橢圓花崗岩。

  「讓人大開眼界。」Gellert將石頭遞到Albus面前,「你的魔力能讓它維持幾天?」

  「通常可以維持一個月,或者更久,但我不需要帶一塊石頭回去。」Albus輕輕用魔杖在花崗岩上一點,花崗岩以肉眼可見的方式變回一隻兔子,兔子懵懂地四處張望,大力一蹦從Gellert手上逃脫,跳進草叢逃之夭夭。

  Gellert拍掉手上殘留的兔子毛和塵土,禮貌地鼓掌,「非常傑出的變形魔法,你有強大的魔力。」

  「謝謝。」Albus誇張地憑空做了一個脫帽答謝的動作。

  雖然Albus大方接受了少年的讚美,不過被Gellert用居高臨下的姿態稱讚了一番,讓Albus覺得好笑又滑稽,他哪來的自信對不怎麼熟的人賦予評價?

  Albus從野餐籃裡,挑出一個三明治,這次是醃鮭魚芥末口味的三明治,他大大了咬了一口,等吞下嘴裡的食物,他換了一個話題說:「你有帶德姆蘭的變形學課本嗎?我能跟你借嗎?」

  「我沒有帶變形學課本,只有帶黑魔法的書。」Gellert垂下眼睛回答。

  雖然這是一位擅長變形魔法的青年巫師,但按照英國魔法界對黑魔法的排斥,他明天恐怕就見不著這位鄰居了。

  這樣也好,他可以繼續黑魔法實驗——

  「那可以借我黑魔法的書嗎?」

  意外地,Gellert聽到對方充滿興趣的回應。

  「你真的想看?」他認真地審視眼前的Albus。

  「當然!德姆蘭真好啊,不用教授的簽名就能借閱黑魔法的書吧?」

  「書店裡就有賣了,為什麼要借?」Gellert反問:「霍格華茲借閱黑魔法的書還需要教授簽名?」

  「對啊,必須有教授簽名才能借閱那些『危險』的黑魔法讀物。」Albus做了一個鬼臉。

  Gellert冷笑,淡淡地說:「黑魔法並不危險,危險的是無知。」

  「哈哈,你說得真好,不過霍格華茲更傾向讓學生遠離危險。」

  「這樣的思想太過陳腐,要是霍格華茲對黑魔法的態度如同封閉的英國魔法界,那麼英國巫師遲早要被淘汰。」

  Albus聳肩,「如果可以的話,希望你沒忘記我是個英國巫師。」

  「你不一樣。」Gellert無意將無能英國巫師的標籤貼在對方身上,「英國教的是黑魔法防禦術吧?我們可以交換課本看。」他站起來,拿起野餐藤籃,立刻想回去取自己的黑魔法書籍。

  「等等,我們的野餐還沒結束呢。」Albus阻止他。

  「已經看完玫瑰花了。」

  「今天的天氣多好啊,很適合作日光浴不是嗎?」

  「……好吧。」

  雖然浪費時間,不過只多待一會兒,他晚上可以多花一點時間把浪費掉的補回來。

***

  黑魔法防禦術是垃圾。

  他忍住直接對Albus發表感想的衝動,把書還給對方,禮貌的道謝。不過在Albus問起他對黑魔法防禦術的感想時,他一句「垃圾」還是衝口而出,毫無保留。

  Albus愣了一下,「有這麼糟?」

  「霍格華茲把英國巫師的旅人札記當成課本使用是否欠缺考慮?」Gellert指著《黑暗力量:自衛指南》說。

  「旅人札記?」Albus眨眨眼睛。

  他覺得Gellert看書的方式似乎和他不太一樣。

  「內容大量提及作者曾在某地遇上某種危險生物,又該如何應對。如果以一篇旅人札記來說,文筆不夠優美,以一本黑魔法防禦術課本來說,防禦咒語又太過分散。」來自德國精通黑魔法的少年刻薄地評價說。

  「那這一本呢?」Albus拿出N.E.W.T.級測驗的參考書《對抗無臉敵人》,好奇地問Gellert的意見。

  「標題聳動,內容無趣,都是人盡皆知的普通黑魔法,能夠抵禦一般黑魔法又有什麼用?真正精通黑魔法的人,不只會使用不赦咒。想想看吧,每次都只用蠻橫咒、酷刑咒、索命咒?花樣太少,一點意思都沒有。」談起不赦咒,Gellert一點也沒有對黑魔法的敬畏和恐懼,他彷彿在談論隨便一個烤蛋糕的家庭魔咒似的。

  Albus沒想到對方會這麼直接地批評黑魔法防禦術,將它看得毫無價值,「在英國,精通這些防禦術已經足夠。不如我借你另一本《實用防禦魔法及其對抗黑魔法之使用》?」

  「不了,我想這樣的防禦咒只在和平的英國適用。」Gellert說:「別討論黑魔法防禦術了,你試過書上的黑魔法了嗎?那本《尖端黑魔法揭秘》——」

  那是Gellert帶來黑魔法書裡面少有的英文讀本,被率先借給了Albus閱讀。

  「裡面談論的分靈體概念很有意思,不過實用性不大。」Albus說。

  「沒錯,分靈體製作的方式雖然很邪惡,但是毫無用處。還不如後面介紹的變形拷打咒在戰鬥中更有實際使用價值,你覺得變形拷打咒的效果和變形咒的魔法運作方式有什麼相似的地方嗎?」Gellert迫不及待地問。

  Albus以前從來沒有縱向比較過黑魔法和變形學,從這個角度思考倒是新奇。他回憶昨天利用變形拷打咒在蜘蛛上實施的效果,與施展變形咒的差別,和Gellert詳細探討了一下午,連天黑了都沒發覺。

TBC

]]>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