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Kirk]Days-番外

  神力女超人回來了!

  貝卡回到瞭望塔的消息像颶風一樣襲捲全球,與她一同前往故鄉的盧瑟也回來了,他帶來無數外星科技和珍貴的宇航日記,地球在第一時間開始吹捧宇宙航行,新聞和相關知識的熱潮不斷,與宇航業有關的股票更是大漲,華爾街一片歡騰。

  不過瞭望塔底下的抗議群眾反而增加不少,貝卡的劍玩具模型一下子熱賣起來。

  埃爾南和柯克以貝卡不過出外旅行一段短短時間的平和姿態歡迎她歸來,彷彿一切都沒有改變,反而是貝卡敏銳地發現埃爾南和柯克與往常不同的地方。

  她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眼見的一切都證實超人和蝙蝠俠在她不在地球的一小段時間,演變成情侶關係!

  貝卡趁埃爾南看電視的時候,拉著柯克到旁邊去,小聲問他說:「埃爾南逼你了嗎?他強迫你了?」

  「不是。」柯克有些尷尬。

  不是因為貝卡曾經和埃爾南有過一段,柯克早就不介意那些了。主要是貝卡這麼緊張擔心他,讓他很不好意思,也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她。

  埃爾南晃了晃手上的紅酒杯,慵懶地靠在沙發上說:「我聽得見你們的對話,貝卡。別當我不存在。」

  「你閉嘴吧。」貝卡對埃爾南翻了一個大白眼,以保護性地姿態維護柯克,並詢問他說:「你可以誠實告訴我,是不是埃爾南糾纏著你不放?我幫你擺脫他!」

  「喂,不要挑撥我們之間的感情!」埃爾南抗議。

  貝卡諷刺埃爾南說:「感情?你確定你的腦袋不是長在下半身嗎?對了,你的心不會也靠下半身一起律動吧?」

  埃爾南想反駁,但太辛辣的話一時不好在柯克面前說,在他思考該怎麼回話,或乾脆用拳頭和貝卡交流一場之前,柯克拉著差點要抽劍砍人的貝卡說:「我沒事,我和他相處得很好,貝卡。」

  「好吧。柯克,有什麼需要幫忙的都可以找我。」貝卡悻悻然地收劍歸鞘。

  「謝謝你,貝卡。」

  埃爾南離開沙發,走到柯克身邊摟著他說:「別謝她,她回來當我們的電燈泡有什麼值得謝的地方。」

  「她只是關心我們而已,別這麼不友善,埃爾南。」柯克不想讓他們三人之間鬧得太尷尬。

  以往貝卡跟埃爾南更有話題可聊,畢竟柯克個性不怎麼外向,他也不太擅長和女性交友,除了與正義聯盟相關的事,柯克和貝卡幾乎沒怎麼聊過私事,普通的閒聊也幾乎沒有。

  但不常聊天並不影響他們之間的交情,他們認定彼此是夥伴,因著相同的理念或超乎常人的能力聚集在一起,行使正義。

  貝卡還不太相信埃爾南會認真的和某個正經人談戀愛,但她知道埃爾南有多會說甜言蜜語,她領教過了,幸好沒有被蠱惑。因此她格外擔心柯克沒辦法應付埃爾南,柯克是他的夥伴,不是路上隨便一個會被超人光鮮亮麗表象欺騙的仰慕者,加上她覺得柯克並不像是擅長處理感情的人,她擔心柯克會因此受傷。

  埃爾南問柯克說:「你都不會吃醋嗎?親愛的——要知道貝卡可能還很愛我。」

  貝卡立刻擺出被埃爾南噁心了一頓的表情,隨後擺出迎戰的架勢。

  「哼,愛?我們之間從來沒有產生過這種情感,而我一向對自大狂不感興趣,也許打你一頓能讓你清醒一點,知道該怎麼說話更恰當。」

  柯克看著火藥味十足的兩人嘆氣,放棄勸架,「如果真的打起來,別再瞭望塔裡打,有很多珍貴的儀器不能承受暴力對待。」

  「哦親愛的,我當然不會和剛從故國歸來的公主殿下打起來,畢竟我是這麼寬宏大量的男人,不會和無理取鬧的女人爭執。」

  聽到他這麼說,貝卡再次冷哼一聲,最後怒氣沖沖地離開瞭望塔。

  她好不容易才回家,一下子把他趕出去不好吧。

  柯克嘆氣,問:「你為什麼非要惹貝卡生氣。」

  「特雷弗上校會感謝我讓貝卡去找他。」

  「就因為這個?」

  埃爾南抱怨說:「我想念我們獨處的時光了,她回來的可真不是時候。」

  柯克拒絕埃爾南和自己在貝卡面前表現得太親暱,這大概是埃爾南會抱怨的原因,無故牽連到貝卡,讓他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以為你知道正義聯盟有多缺人手,我們兩個人根本不能夠應付所有的突發事件,貝卡能在這時候回來,幫了我們大忙。」

  埃爾南不認為缺了貝卡有什麼不好,「作為英雄,我們只要竭盡全力就夠了,貝卡不回來頂多少救幾個,難道少救一個人,就不是英雄了?」

  柯克很無奈。

  他清楚埃爾南其實心地不壞,和邪惡戰鬥也賭上性命竭盡全力,只是嘴巴壞,不怎麼會說話。

  「這種話最好不要公開說,否則正義聯盟的支持率又要下降了。」

  「又要下降?之前正義聯盟的支持者不是多了不少?」

  「只是不反對的人變多了,他們並沒有支持我們。」

  「那些愚蠢的人,我不在意他們怎麼想,只要你永遠知道我有多好就行了,柯克。」埃爾南啜飲一口紅酒,渡進柯克的嘴裡。

  「不……唔……」柯克狼狽地吞嚥從埃爾南嘴裡渡來的酒,但如鮮血般豔色的酒液仍然從唇角流出。

  舌頭在口腔內細細巡航,他仔細的舔過柯克的上顎內部,啃吮唇瓣發出格外情色的聲音。

  等埃爾南吻盡興了,放開柯克第一句話就是抱怨。

  「你沒有專心接受我的吻呢。」

  柯克還不太適應這麼熱情的吻,他想推開埃爾南,現在的埃爾南渾身充滿侵略性,像危險的猛獸。

  「親愛的,別抗拒我,我會受傷的。」

  明明有著比鈦合金還要堅硬的臉皮,哪可能因為自己小小的舉動受傷。雖然這麼想,柯克還是遲疑了。

  埃爾南摟著柯克,讓他靠在瞭望塔的落地窗上,當後背貼上冰涼的玻璃,他不安地掙扎。

  但埃爾南沒有給他逃開的機會,他迅速脫下柯克的襯衫,接著親吻他的耳垂。

  柯克慌張地避開,他赤裸的腰被埃爾南緊握著,所以他只能徒勞無功地掙扎。

  「別這樣,會被底下的人看到。」

  「他們的視力沒這麼好。」

  「不要在窗邊……」

  「但是你明明就很興奮。」埃爾南撕裂他的西裝褲,手熟稔且親暱地愛撫上那處,「都硬起來了。」

  柯克像快要哭出來似的,眼角暈紅,臉頰也紅透了。埃爾南怎麼可以這樣逼迫自己。

  「……我沒有。」

  「說謊,說謊的人需要懲罰。」

  埃爾南惡劣的捏著他的乳尖用力一拉,又用指尖揉碾。

  「唔……」

  「一下就紅了。」

  被欺負的乳突像紅寶石般散發熠熠光彩,埃爾南低下頭去吻,柯克抓著他的頭髮,無力的想要推拒他。

  「別這樣……嗯啊……」

  柯克睜著茫然的眼,神情迷濛,被吻的豔紅的唇和眼角的暈紅顯得豔麗非常。

  當他擺出這種表情的時候,埃爾南完全無法忍耐,他暴力的撕扯掉柯克身上所有的布料,抬起他的腿,讓柯克用雙腿環著他的腰,柯克光滑的背部貼在冰冷的落地窗玻璃上,除了盤在埃爾南身上的腿,他只有背作為支點支撐自身的重量。

  「再等一下。」埃爾南對柯克說。

  但這話更像說給自己聽,讓自己再忍耐一會兒似地,埃爾南先揉捏把玩他的兩瓣臀肉,最後像變魔術一樣掏出潤滑液替他擴張。

  柯克手撐在落地窗玻璃上,很難使力。

  「哈啊……」

  經過埃爾南以手指沾潤滑液耐心的拓展,後穴逐漸張開,變得柔軟,有足夠的彈性能夠容納埃爾南的性器。過多的潤滑液在手指抽出時滴落下來,和失禁的類似,讓柯克感到無所適從。但在對方的刺激下,隱藏在恥毛中,原本就半勃起的性器,更是精神煥發,前端的透明液體不時流出,沾濕了埃爾南的腹部。

  「已經準備好了吧?」埃爾南問。

  他沒有等待柯克回答,直接將自己的慾望深深埋入柯克體內。

  「……嗯、哈啊……」不管做了幾次,柯克每次還是在兩人合而為一的瞬間感到悸動。

  埃爾南也發出滿足的嘆息,柯克體溫總是很涼,但身體內部卻很溫暖。

  「親愛的,你真可愛,現在紅著眼睛要哭了嗎?」埃爾南問。

  「沒有……嗯、不要在這裡……」柯克壓抑著往後看的慾望,他擔心樓下的抗議群眾看到他和埃爾南,更擔心被政府派來的監視者看見他們正在做愛。

  「你裡面吸得好緊。」

  「回房間……求求你……」

  「不要。」埃爾南任性地拒絕他。

  柯克很可愛,沒有人能比他更可愛了,埃爾南這麼想著,不斷地親吻他。

  一個又一個的吻像雨點不間斷地落在他的身上,柯克再次感受到埃爾南充沛飽滿的愛意。

  貝卡回來了,埃爾南卻仍舊喜歡自己,只喜歡自己,埃爾南沒有騙人。柯克被自己的想法嚇一跳。

  因為他一直認定自己不會隨意吃醋,他不在意那些過往,依照那傢伙受歡迎的程度要是自己一個一個都介意得不得了,那肯定沒有安寧的一天,但埃爾南直接趕走貝卡的行為還是讓他感到安心。  

  明明不敢用全部的力氣喜歡埃爾南,不敢完全愛上他。

  「啊……埃爾南……」

  埃爾南緩緩地抽出又緩緩地頂入,每一次都準確地碰到柯克體內最敏感的位置。

  「乖,喊我的名字,你只要永遠注視著我,永遠都不要離開。」埃爾南的嗓音嘶啞性感。

  好舒服,舒服得要快要忍不住了。

  柯克銳利的指甲在玻璃窗上留下刮痕和尖銳刺耳的聲音。

  「小貓,你要是把窗抓裂了,那底下的人就真的知道我們在做什麼了。」

  柯克當然知道要是他不小心弄破窗戶會有什麼下場,他努力地放鬆身體,但太過緊張讓他無法放鬆。

  「還是這麼緊……真棒……」

  「混蛋……埃爾南……」

  他不斷搖頭想拒絕埃爾南,但羞恥的情緒和高漲的歡愉卻讓他暈紅的眼真正流出淚水。  

  「真的哭了。對不起,親愛的,我不是故意的。」男人吻去他的淚水。

  埃爾南抽插的速度加快,力氣猛得讓玻璃被撞出碰碰的巨響。

  「哈啊……出去……放開我……」

  他的性器在空氣中可憐的晃動著,被夾在兩人的腹部中間摩擦,快感讓他無意識的收縮後穴,引來埃爾南緊促的喘息。

  「不放,我永遠都不會放開你。」

  當被世人認定為神祇的男人擁抱著柯克,向他深情地訴說愛意,將自己作為唯一的愛人……總有一天,他會深陷埃爾南編織的情網中,就此被捕獲。

  如果到那個時候,他會失去自我嗎?柯克不知道。

  腦海被身體的愉悅佔據,意識越來越模糊,他身上每個細胞都因為快感而震動,身體順從本能迎合埃爾南的撞擊,不可思議的歡愉在體內流動。

  最純粹的歡愉爆炸,柯克感受到身體的快樂,抽搐著射出白濁的液體。  

  如果失去自我,那就認命吧。那是柯克最後一個閃過腦海的念頭。

★★★

  貝卡才坐上沙發,就馬上跳起來,從沙發縫隙裡拿出一瓶可疑的塑膠罐子,內裡流淌的透明稠液。

  「埃爾南!你這個混蛋!」她朝埃爾南投擲瓶子。

  那是埃爾南順手亂塞的潤滑液,他都忘記他放在哪裡了。

  他接過貝卡朝他臉扔來的罐子,朝她道謝說:「謝啦,我這幾天一直在想我到底放到哪了,原來藏在沙發裡啊。」

  「你給我收斂一點!要做就在房間裡!不要在亂七八糟的地方做愛。」貝卡怒斥他說。

  「哪有亂七八糟,這不就是我們的瞭望塔嗎?」埃爾南不以為然地回應。

  「對不起,貝卡。」柯克羞愧地說。

  女神大人斬釘截鐵地說:「我不怪你,那絕對是埃爾南的錯。」

  「又是我的錯?」埃爾南嘟囔著抱怨。

  貝卡是他們的夥伴,也是家人,最好別再造成她的麻煩。柯克告誡自己,不管有多愛埃爾南,都不能再縱容他亂來了。

  如果埃爾南還是這樣肆意妄為,那就不告訴他,自己有多愛他。

  就這麼決定了。

END.

結語

  哈囉,又到了廢話頁的時間!

  這次是我寫過最最日常的同人了,完全就是日常生活,日常到不知道在幹什麼(到底想表達什麼),雖然不知道在幹什麼卻非常難寫,也不確定最後呈現的故事有沒有達到我想要的效果。關於柯克的個性,仔細想想,他其實會講冷笑話自我調侃,雖然是科學宅但他的人際關係也不是差到不行,只是肯定缺了一點戀愛細胞,加上小自卑,希望有抓到他的一點個性。相較讓我頭痛的柯克,埃爾南簡直就是霸道總裁中的霸道總裁,第一次寫這麼霸氣的台詞,有時候寫著寫著在電腦前會噗哧地笑,簡直要嚇壞路人啦!

  雖然有點可惜沒寫到神與魔鮮血狂飆的部分,但能寫這一對超蝙還是超開心,不管哪一個世界的超人跟蝙蝠俠都是好CP啊啊啊。如果有機會還會考慮再寫一次埃爾南跟柯克,不過下次預定已經確定是蝙蝠俠和夜翼,這對是我的本命,還特別放在科幻背景,並且是超豪華的漫畫加小說合作,敬請期待。

  最後感謝繪者COO、插花的速水,還有校稿neko跟我在寫稿期間有煩到的所有人。

BY喜歡冬天但是冬天想窩在被子裡耍廢的安陵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