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Kirk】Hunter of Demons-04

  怎麼可能看著學就會?

  不過柯克並不怕埃爾南帶著他去闖槍林彈雨。他本來就想幫埃爾南的忙,能一起出任務就更好了,過去他數次想提出幫忙,卻總是猶豫著說不出口。之前擔心埃爾南會嫌他煩,所以柯克乾脆試著幫忙做派得上用場的小道具,沒想到他想跟埃爾南一起出任務的心願這麼快就達成了。

  柯克沒高興多久,埃爾南確實是帶他回家拿備用的槍和防彈背心,但試穿防彈背心完全沒辦法讓柯克高興起來。埃爾南不僅比柯克高還壯了許多,防彈背心穿在他身上顯得鬆鬆垮垮,完全失去防護的作用。

  「太瘦了。」埃爾南挑剔地說。

  「是你的身材太壯了。」柯克認為自己出糗了,很不好意思,原本的興奮感也被羞恥和難為情給淹沒,但更讓他不自在的是在換防彈背心的時候,埃爾南又對著他吹口哨。「我又不是女人,為什麼一直對我吹口哨?」

  「因為你好看。」埃爾南毫不猶豫地回答。儘管還穿著一層黑T恤,但緊身的材質將柯克纖瘦的身材完全勾勒出來,如墨般的黑與吸血鬼皮膚的白形成極為強烈的對比。埃爾南心裡突然湧生一個念頭:如果能再加點紅色就好了。

  「……你別耍我。」柯克心情低落。

  「我真的覺得你好看,等等,我拿束帶幫你固定防彈背心。」埃爾南從收納櫃裡找出一組全新的運動束胸帶,幫助柯克固定防彈背心,固定好上半部,埃爾南還有些不滿意,找了一條束腰把防彈背心的下半部也固定了才滿意,手還趁機不規矩地摸了幾把。「你的腰真細。」

  柯克實在不知道埃爾南是誇他還是損他,只好假裝沒聽見。

  因為埃爾南這句調戲,現在柯克根本沒辦法忽視放在自己腰間的那雙手,柯克只能暗示說:「我已經穿好了。」希望埃爾南能聽懂暗示收回手。

  「你穿著這身防彈背心挺好看。」埃爾南微微不捨地收手,在柯克的屁股上拍了一下,「好啦!換了衣服我們就走,不然貝卡那女人一定會唸個沒完。」

  柯克擋著被拍了一下的臀部,很擔心埃爾南還要繼續對他動手動腳,看他這樣謹慎,埃爾南又故意朝他吹了一聲綿長帶轉音的口哨。

  柯克剛申請好熱騰騰的獵魔人徽章在機場通關派上了用場,一行三人順利地帶著武器過海關,走特殊通道,一路暢通無阻。等飛機抵達目的地,一出機場中東乾燥又炎熱的空氣撲面而來,柯克這時候才有真正跟著埃爾南出了遠門的真實感。

  當地時間是傍晚,他們在飛機上吃了一頓早餐,現在直接吃晚餐,雖然有時差,不過搭飛機總讓人疲倦,他們今晚應該能睡個好覺。

  死了幾批獵魔人之後,他們是唯一一組肯接下任務的獵魔人,當地的獵魔人公會殷勤地派車來接,就怕人到了之後反而後悔。

  「真是太榮幸了,『超人』和『神力女超人』願意接下任務——」在飯店大廳,中東獵魔人公會的接待侷促地搓手,恭敬地喊埃爾南和貝卡在獵魔人公會的稱號,「幾位獵魔人大人還需要什麼武器裝備嗎?我們分會長願意把剩下的彈藥貢獻給諸位使用……」

  「不用錢的話就送來。」埃爾南直率地用一句話打發對方。

  接待人被他噎了一句,低頭唯唯諾諾地應話,「好……好的……那麼諸位何時出發?公會提供直升機……」

  「怎麼那麼多廢話?」貝卡看不慣對方膽小如鼠的樣子,不耐煩地回答,「明天落日之後出發!」

  邪惡的惡魔、吸血鬼等等生物萌芽於黑暗,在黑暗流竄、孳生,獵魔人們作息也和這些萬惡之惡一樣,在白日休息,深夜出行。

  「好!那、那我就不多打擾了!」接待人被貝卡兇惡的語氣驚了一跳,跳起來邊說邊退,一下就溜走了。

  「什麼人啊。」貝卡抱怨。

  「你管他。走了,放完行李就去吃飯。」埃爾南手上拿著剛才對方拿來的飯店房卡和餐券,雖然這裡的獵魔人公會似乎很不可靠的樣子,但提供給他們的食宿條件確實不錯。

  雖然柯克吃不出味道,但是看自助餐的樣子和食物的味道聞起來倒是香極了,他少少地吃了一點,雖然味同嚼蠟,不過他還是喜歡人類食物。

  埃爾南給柯克拿了番石榴汁和蔓越梅汁及一整盤的番茄,「餓得話我喂你血,先吃點紅色的食物墊墊。」

  「好。」柯克無奈地答應下來。

  「你認真的嗎?真的覺得喂柯克吃這些紅色水果有用?」貝卡問。

  「為什麼不行?」埃爾南反問。

  「哈,你還問為什麼不行?」貝卡鄙視地上下打量埃爾南,「像你這種不學無術的傢伙竟然還能當獵魔人,看來這個世界沒救了。吸血鬼喝血又不是為了喝紅色素,讓他吃這些帶紅色的食物有什麼用?」

  「我吃這些就好,不一定非要喝血。」柯克試圖打圓場。

  不過貝卡不領情,回頭又嘲諷柯克說:「我這輩子第一次見到吃素的吸血鬼呢!好像看見蚊子不吸血了一樣稀奇。」

  「其實公蚊子是不吸血的,公蚊子只吸食植物汁液。」柯克用認真嚴肅的學術態度說。

  貝卡翻了一個大白眼,覺得柯克傻得不得了,就直接不搭理他了。

  一開始柯克雖然嚐不出這些紅色水果蔬菜有什麼味道,但他還是很樂意品嚐。可是等貝卡離開後,原本畏懼於貝卡氣勢的人們一湧而上,埃爾南身邊更是自然而然聚集了許多美女,看著被女人包圍的埃爾南,在裡頭與她們調笑著,柯克頓時失去胃口。

  按照以往的習慣與異國美女交流一番的埃爾南沒發現柯克心情不好,他常常和異性說笑調情,有時候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情報。但那不代表他喜歡對方,美女們有的也知情識趣,不過逢場作戲。久而久之他就把這樣的行為當成一種偽裝,一個獵魔師公會招牌「超人」的設定,最後只是習慣了這麼做。

  回到埃爾南和柯克共同的房間裡,柯克洗了澡就準備上床睡覺,埃爾南還忙著和交換了通訊軟體帳號的女人們聊天。

  柯克看不下去,對埃爾南說:「坐了好幾個小時飛機,明天還有任務,你先洗澡休息吧?」

  「說的也是。」埃爾南輕易地被柯克說動,倒是出乎柯克的意料之外。

        埃爾南起身舒展一下筋骨,一把把手機塞到還因為埃爾南的好說話而怔愣的柯克手裡,「你跟她們聊聊天,我先去洗澡。」

  沒想到埃爾南會把聊天的任務交給他,柯克壓根兒不擅長和人交際,回了不超過三句話的訊息,對方就發現手機這端換了個人,有的美女脾氣大,沒有那麼有耐心的,直接把埃爾南和柯克大罵一頓,說他們玩弄感情,有些則對埃爾南和柯克冷嘲熱諷,不管怎麼回應,最終埃爾南的帳號都被拉進黑名單。只有少數幾個,看來也是遍經花叢,聳聳肩就下線了,帳號倒是還留著。

  一開始柯克還隱隱有些高興,雖然不知道自己在高興什麼勁兒。等到他發現自己全部搞砸了,反而慌張起來。

  等埃爾南出了浴室,柯克低著頭羞愧地交還手機,「對不起,我搞砸了。」

  「什麼搞砸了?」柯克垂頭喪氣。

  「我把你認識的新朋友都得罪了。」

  「我看看。」埃爾南低頭看手機,看著看著哈哈大笑。「你真的很不擅長和別人聊天啊,哈哈哈——」

  柯克看埃爾南沒生氣,總算鬆了一口氣,承認說:「我真的不擅長交際,不管男人女人都一樣。」

  「沒關係,反正只是剛認識的陌生人,她們不想跟我們聊天就算了。」埃爾南安慰他,再往下翻了翻,「你看,還是留了幾個的,這些或許可以成為情報來源,你幫我篩選,也是幫了大忙。」

        情報來源?柯克若有所思,原本在埃爾南好友名單裡的女子,有的看起來就是來度假的大小姐,有的個人信息看起來卻相當模糊,似乎特別注意不暴露過多個人資訊,但看其出現的地點,又時常發生一些不尋常的事情。就好像她們在循著危險走來⋯⋯

  但埃爾南並沒有多作解釋,隨意地把手機丟在床上。他其實也沒有非得要這些情報不可,貝卡以前就說過他:泡女人還找那麼好聽的理由做什麼。他沒反駁,只是覺得無所謂。但現在,他的寵物似乎因為這件事情不太高興⋯⋯

        另一邊的柯克卻是鬆了口氣,心想埃爾南不生氣就好。

  他也習慣了埃爾南的好人緣,更從未嫉妒過,或許比起嫉妒,他只是莫名在意埃爾南對自己的看法,他想給埃爾南好印象,卻總怕自己做錯什麼。在心底暗自下定決心,等出任務的時候一定要好好表現,柯克才躺在床上,陪著埃爾南睡了一覺。

  經過一晚休整,隔日中東獵魔人公會接待人信守承諾,拉來一車武器給三人挑選。埃爾南在中東獵魔人公會帶來槍彈裡挑出兩把昂貴的槍,收起所有子彈,在中東獵魔人公會接待人心疼的眼光裡,將槍和子彈全數裝備在身上。

  這些槍枝彈藥都是異端裁判所出品,異端裁判所出品的東西不管好不好,都貴得要命,不過能夠大量提供獵魔子彈和裝備的也只有異端裁判所,其他小工坊的子彈裝備雖然便宜,但是只要一拿進獵魔人公會販售,一定馬上銷售一空,所以目前中東獵魔人公會有庫存的槍和子彈,也只有異端裁判所出品的貨物。

  有中東獵魔人公會的傾情贊助,埃爾南原本為自己準備的改造槍和子彈就可以讓給柯克使用。貝卡雖然用劍,不過她也挑了一把槍和些許子彈,武器對獵魔人來說總是不嫌多。

  直升機預計在夕陽落山之時出發,柯克站在陰影處看向窗外,落日餘暉讓天空彷彿染上鮮血,頗為不祥。

  雖然太陽即將下山,但吸血鬼本能的懼怕陽光,如果被陽光直射,即使夕陽的光芒也會灼傷柯克。因此吸血鬼穿著黑色長袖連帽衫,戴上帽兜,長褲和長靴也黑的徹底,手上還帶著皮手套,墨鏡和口罩齊全,還撐著一把黑傘,做足了防曬準備才登上天臺直升機停機坪。直升機螺旋槳差點掀飛了遮陽傘和帽兜,柯克慌張狼狽地想控制傘又怕帽兜被吹掉,埃爾南按著柯克的帽兜邊緣,推著他上了直昇機。

  「坐好。」埃爾南說。

  總覺得自己表現得太糗,柯克原本陰鬱的心情消散了大半,他懊惱又羞慚,如果他還是人類,恐怕現在臉頰就會紅得發燙。

  「忘記給你準備防曬裝備了。」埃爾南登上直升機,檢查一會確定柯克沒受傷,繫好柯克的安全帶,才放開他繫上自己的安全帶,「我看過幹農活的女人帶過袖套和防曬兜帽,下次買給你。」

  「不用。」

  「噗!」貝卡笑出聲,「埃爾南難得一片好心,就別拒絕了,柯克,你會需要那些裝備的。」

  作為一個不能曬到陽光的吸血鬼,他確實需要防曬裝備,作為一個獵魔人,偶爾需要在下午趕路,才能在天黑前到達目標地點。

  直升機搖搖晃晃地起飛,穿越城市,橫越沙漠,等皎潔的月光落下,原本赤黃的沙漠鍍上一層銀白珠光,夜晚涼爽到有些寒冷的天氣更適合趕路,舉著火把的駱駝隊乘著夜色前進。在沙丘上駱駝隊如一行螞蟻遷移,柯克在夜晚裡優秀的夜視能力卻能將地上螞蟻般大小的駱駝隊看得一清二楚,蒙上沙塵的布蓋在貨物上,也不曉得這隊駱駝商人要往哪裡去。

  他們在沙漠中的一個古城廢墟降落,還未落地,柯克敏銳的嗅覺讓他聞到乾涸腐敗的血液腥味,他皺緊了眉頭,扯下口罩,味道變得更清晰了,也更令人反胃。

  「很多死人。」柯克低聲說。

  埃爾南聽到了,摸摸他的頭,笑著稱讚他,「狗鼻子。」

  貝卡也聽見柯克的話了,她轉頭對陪他們一起到任務地點的接待人說:「這裡應該沒有活物了。」

  接待人一臉緊張。

  直升機還沒完全落地,他們聽見直升機駕駛員驚呼,「那是什麼鬼東西?」

  數道黑影奔向預備落地的直升機,直升機駕駛員慌慌張張地提高直升機的高度,眾人重心後仰,除了貝卡、埃爾南和柯克,直升機上的人都發出害怕的驚叫聲。

  埃爾南迅速解開安全帶,手一揮腰間的銀鍊像活物一樣飛馳出去,銀鍊矛尖對準黑影,同時抽出手槍,朝黑影射擊。

  貝卡只比埃爾南晚了一步,舉著雪白的大劍跳下,劍鋒直直劈向黑影。

  柯克看埃爾南和貝卡落下的行李,一手一個提起來,也走到直升機的艙門邊,回頭對直升機內的人說:「你們先走。」

  凡是獵魔人公會的人都曉得超人和神力女超人有特殊異能,但眼前名不經傳的獵魔人憑什麼準備跳下直升機呢?

  直升機駕駛害怕但強作鎮定,「太高了,我這就放繩梯——」

  「不用。」柯克說完,跳下直升機,從衣服背後的空隙展開巨大的蝠翼,黑色薄膜罩在堅硬的骨翅上,迎風滑翔。

  接待人臉色丕變,催促直升機駕駛趕緊離開。「快走,那是吸血鬼獵魔人,不用擔心他!」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