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第三章

  楚音偶而會去莫沄箏家過夜,那是郊區一棟漂亮的雙層透天厝,在大台北地區寸土寸金的地方很稀有。莫沄箏的家人很少在國內,基本都長住在加拿大,所以整棟房子只有她和莫沄箏在。

  因為這樣,楚音偶而會在莫沄箏家過夜。否則楚音怎麼樣也不會喜歡到別人的家裡拜訪,感覺很拘謹,沒辦法好好休息。

  她甚至有些衣服直接放在莫沄箏家,包括一套莫沄箏買的火鶴睡衣,兩個人一起挑的,他們有一套一模一樣的情侶睡衣。

  但睡在莫沄箏的床上,不會讓楚音產生歸屬感,她手搭在莫沄箏腰上,想莫沄箏這麼好,為什麼自己不能為她放棄什麼。也許是自己太自私,比起在愛情裡二選一,她更想維持現有的安穩生活。

  莫沄箏感覺到楚音的手在她的腰上滑動,睏得打了一個哈欠,「怎麼不睡?」

  「現在就睡。」楚音小聲回答她,要求她說:「靠過來一點。」

  「嗯……」莫沄箏聽話地靠近楚音。

  緊緊摟著莫沄箏,楚音想著隨身包裡關機的手機,覺得心裡安定多了。

  不管怎麼樣,她現在和莫沄箏待在一起,一起窩在溫暖的被窩裡,肌膚貼著肌膚的感覺好極了,楚音感覺自己被需要著。

  不需要管過去發生了什麼,不去思考未來有什麼可能性,只享受當下。放過自己吧。妳沒辦法處理這個難題,這麼勸過自己,楚音覺得好多了。

  她睜著眼睛,藉著月光看著莫沄箏床頭櫃邊的迷你鋼琴擺飾,緩緩閉上眼睛。

  睡吧,睡吧。別想了,那些都是未來才要煩惱的事,別在現在就開始憂慮。

  隔天早上,楚音先醒來,她想了想,決定到樓下做點吃的。

  楚音雨莫沄箏很少動手煮吃的,但今天她突然很想想為莫沄箏做點什麼。

  她在餐桌上找到一包吐司,決定早餐就用吐司當主角。莫沄箏的名字雖然古典,但她的口味偏西式,冰箱裡都是起司、培根一類的食材。她把吐司的中心挖空,用刀子刻出愛心的形狀,在鍋裡放上一塊奶油,一邊煎吐司,一邊在吐司的中心打了一個荷包蛋,荷包蛋完美的鑲嵌在吐司中間。她之前只在網站上看過食譜,沒想到第一次就輕易成功了。煎鍋其他空隙被她擺上幾條培根,煎培根的香氣和吐司的麵包香揉合在一起,終於驚動了本來還在睡懶覺的莫沄箏。

  等楚音把吐司和培根擺進盤子裡,莫沄箏踩著柔軟的絨毛脫鞋下樓,她把全身的重量靠在楚音身上,看著她用番茄醬為吐司做最後裝飾。

  「聞起來好香。」莫沄箏說。

  「去洗洗手就可以吃早餐了。」楚音放下番茄醬,回頭對她說。

  莫沄箏指著盤子里的愛心驚奇地問:「這怎麼做的?你好厲害!」

  「你喜歡就好。」楚音不自在地說。

  她不習慣被誇獎,覺得渾身都不對勁,但莫沄箏沒發現。

  莫沄箏親親她的臉頰,「只要你做的我都喜歡,你想要什麼獎勵?」

  「還要要給我獎勵?」楚音要求自己微笑,裝出輕鬆的樣子反問。

  不過是一時興起給莫沄箏準備早餐而已,她覺得這沒什麼特別,不過莫沄箏不這麼認為。

  「當然!妳這麼厲害,我一定要給妳獎勵!」

  既然莫沄箏執意如此,楚音也不會掃興,她隨口提了一個條件。

  「那給我彈首曲子,我喜歡聽妳彈鋼琴。」

  莫沄箏考慮一會兒,回答她說:「我最近在練蕭邦的練習曲,彈練習曲好不好?」

  「妳還記得我喜歡蕭邦呀。」

  楚音伸手去捏莫沄箏的鼻子,正好捏個正著,她捏了兩下才放手。

  莫沄箏嘟著嘴躲開她的手,一撩一頭鬈髮,驕傲地說:「當然,你第一次跟我搭訕不就是因為我蕭邦的夜曲彈得很好?」

  「自誇都不會臉紅。」楚音笑她。

  「我本來就彈得超好!」

  「那快點吃早餐,吃完就聽你表演。」

  她們甜甜蜜蜜,妳一口我一口用完了早餐,楚音忍不住想,她和趙子弦很少這樣分享同一份食物,這好像是女孩子們更喜歡做的事。

  不過她和莫沄箏待在一塊時,很少想到趙子弦,因為莫沄箏永遠有話題和她說,好像話有永遠說不完似的,明明只是兩個人待在一起,氣氛卻特別熱鬧,她喜歡聽莫沄箏說話,覺得特別有意思。

  吃完早餐,莫沄箏和楚音一起分工合作收拾好廚房,她們都喜歡保持乾淨,在做家事這方面沒什麼分歧。等收拾好了,她們一起到樓上莫沄箏的琴房。

  不大的琴房有敞亮的落地窗,落地窗邊有一整排書櫃,書櫃裡滿滿的琴譜。

  巨大的三角鋼琴佔滿琴房的中心,琴譜架放著一本敞開的資料夾,裡面是幾張影印下來做滿記號畫上繽紛顏色的琴譜。琴譜的標題寫著肖邦的英文和Op. 25, No. 4字樣,莫沄箏有和她解釋過,這是蕭邦作品編號二十五第四首練習曲的意思。莫沄箏很喜歡和楚音分享自己喜歡的音樂,和她待在一塊,楚音覺得自己成為更專業的古典音樂迷。

  琴房除了鋼琴皮椅外,還有一張單人椅,是莫沄箏平常帶學生家教用的椅子,楚音拉著椅子坐下,看莫沄箏開始彈琴。

  莫沄箏認真起來,就不再和她玩鬧了,逕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一邊彈還一邊小聲數著拍子,「一又二又三又四又……」

  「你在算拍子嗎?」楚音好奇問。

  「對啊,在算韻律跟重拍,切分音的重拍和原來不太一樣,是對正常強弱拍的干擾。中間的音會走向後面的拍子,但前面的音也很重要。」莫沄箏看楚音一臉茫然,忍不住笑,「我示範給你看!」

  她用實際的例子彈出切分音的不同之處,讓楚音可以用聽的聽出剛才那一大段話的意思。

  「欸——」楚音一直覺得彈琴的莫沄箏和她平常的時候完全是兩個人,莫沄箏彈鋼琴那種全神貫注真正喜歡著什麼的模樣,特別讓楚音著迷,「你好厲害啊,箏箏。」

  「哪有厲害。」莫沄箏被誇得不好意思了。

  「妳彈得很開心,就和我拍照的時候一樣享受,真好。」楚音由衷地感歎說。

  「享受嗎?我不覺得,有時候練得真的很煩,但是還是得忍耐,忍耐著忍耐著,時間就過去了。」莫沄箏回應,含著一句話沒說,但她真的覺得楚音學拍照輕鬆多了。

  莫沄箏沒有輕視楚音喜歡的攝影,但在她心裡認定練琴更苦。

  從小開始日日夜夜長時間的練習,長達六小時坐在位置上,就為了琢磨一小個段落,不到一頁的幾個小節,時間就這麼過去了。而上台表演時,人們只會聽到整首曲子那完整的幾分鐘,曲子以完美優雅地訴說著故事,讓人聽見時,完全不會感受到那些練息時間積累的汗水。

  莫沄箏想要是楚音知道她的想法,多半會和她吵嘴。她享受兩人相處溫馨氣氛,不想提這些不合氣氛的話。

  「你很棒。」楚音不吝惜莫沄箏給一個擁抱,還誇獎她說。

  她們繼續膩在一起一會兒,快到中午,楚音想起她的工作安排,才向莫沄箏告別。

  「我能和妳一起去嗎?」莫沄箏問,隨後保證說:「絕對不會惹麻煩!我保證!」

  楚音記得老師沈宥辰的拍攝安排在早上,如果吃完午飯過去,老師也許不在……

  最重要的是維克多在幫忙老師的工作之後,肯定就會離開。他是忙碌的造型師,不會一直待在老師的工作室。她總覺得維克多好像特別不喜歡她,帶女朋友去工作室這種事,最好不要在維克多面前做。

  她在心裡盤算,能避開維克多的話,帶莫沄箏去工作室倒沒什麼關係。

  「那我們出去吃個午飯,吃完我帶你進去,你可以帶本書去看。」楚音答應她,還許諾說:「等我修完圖,就開攝影棚幫你拍美美的照片!」

  「耶!」莫沄箏歡呼,「就這麼說定了。」

  吃過午飯,楚音開莫沄箏的車,帶她去工作室,她們花了一些時間找地方停車。等搭電梯到了工作室的樓層,敞開的工作室大門說明了裡面還有人在工作。

  糟糕,老師多半還在工作,這麼說起來師丈維克多肯定也在。

  但楚音還是硬著頭皮,帶著莫沄箏進工作室。

  維克多站在攝影棚入口,隨時等著幫忙補妝,聽到有人進門的聲音,一抬頭就看到楚音和一個陌生的美麗女人。

  「你來了?你老師還在用攝影棚。」維克多主動過來和楚音打招呼,

  「維克多老師好。」楚音趕緊打招呼,「沒關係,我來工作室用軟體修照片,不用攝影棚。」

  「你好。」莫沄箏跟著楚音向維克多問好。

  維克多不客氣地打量她們,盯著莫沄箏挽著楚音手臂的樣子,眉頭一皺,問楚音說:「這是你客人,還是朋友?或者說女朋友?」

  「是我女朋友。」楚音爽快地承認。

  直到這時候,楚音才隱約察覺維克多最近看她不怎麼順眼的原因。沒想到老師會把她的事情跟師丈說……不過情侶本來就什麼都聊。知道她感情一團亂麻的人屈指可數,除了韓嘉魚,就是老師了。

  現在多了師丈,楚音頂著維克多的目光頭皮發麻,有點怕他説些什麼。

  「哦,是她。」維克多意味深長打量莫沄箏,讓莫沄箏忍不住低頭檢視自己是否有什麼打扮失當的地方,才引來這樣的關注,「你們自便,不過現在攝影棚不能參觀。」

  「好,我知道工作中不能打擾。」楚音小聲回應。

  「知道就好。」維克多不客氣地回應。

  維克多說完就回到攝影棚房間口,繼續守著沈宥辰的工作進度,看有什麼要幫忙的地方。

  楚音等他走遠,才躡手躡腳帶莫沄箏到攝影工作室辦公區域,屬於自己的電腦桌邊,楚音拉了一張椅子給莫沄箏坐。

  莫沄箏靠近楚音小聲問:「那是誰?怎麼怪裡怪氣的?」

  「那是我老師的男朋友。」楚音也小小聲地回答。

  她們沒有一直往維克多那邊看,但楚音能感覺到維克多站在攝影棚房門口,一直往楚音這邊打量,實在太明顯了,連莫沄箏都察覺到不對勁。

  莫沄箏小聲對楚音説:「他好像不喜歡我待在這裡,一直往這邊看。」

  楚音心裡明白維克多會這麼表現的原因,但她不能跟莫沄箏解釋,只好找藉口搪塞,「因為他不喜歡我,所以才會這個態度,不是針對你。」

  「可憐的音音。」莫沄箏摸摸楚音的頭,心裡體諒她,主動拎著包包站起來,「那我先回去好了,下次再來。」

  楚音跟著站起來,把人送到門口。

  「對不起,本來想說攝影棚空著,可以幫妳拍張照,還讓妳白跑一趟。」

  莫沄箏親了她的臉頰一下,「又不是妳的錯。回見!」

  等楚音回到座位,也不知道維克多怎麼想的,他主動朝棚內喊:「喂!沈宥辰,小徒弟來了!」

  沈宥辰的聲音從攝影棚裡傳出來,「楚音來了?讓她進來幫忙!」

  楚音很訝異,沈宥辰很少指使她做什麼,通常叫要她做事都是在教她,難道今天的工作有什麼特別的地方?楚音很配合,走進攝影棚幫忙,看到棚內她才知道是什麼狀況。

  那是一個特別眼熟的男歌手在拍照,身邊跟著一大群助理,沒拍多久都要擦汗、喝水架勢十足,楚音當平面模特,也有配合過幾次拍歌手MV,知道難搞的明星真正端起架子有多難搞。

  她知道怎麼應付這種狀況,伏低做小開始扮沈宥辰的小助理,也開始端茶送水,拿手拿式電風扇幫老師吹涼,狗腿的做派讓本來耽誤進度焦躁起來的沈宥辰都忍不住笑了。

  「小心被人家記恨。」沈宥辰小聲笑她模仿對方助理的方式太拙劣,看起來更像在諷刺對方,沈宥辰幼稚地指使她說:「去幫我舉打光板,等一下故意用反光板閃一下人家眼睛。」

  有些大牌攝影師遇到這種難搞明星會刻意把人拍得難看,讓對方有苦說不出,平常沈宥辰不喜歡砸自己的招牌,照片是照片,做人歸做人的問題,不過遇到這種討厭的傢伙,他不使手段覺得出不了氣。

  「老師你就是故意要讓我被記恨啊。」楚音小聲他說笑。

  「去去去。人家看你長得漂亮,才不會為難你。」沈宥辰趕她去做事。

  楚音真的拿著打光板故意朝著燈的位置去刺人家歌手的眼睛,對方眯眼幾次,頻頻往她的方向看,沈宥辰這才裝模作樣地罵她說:「欸,徒弟,打光板舉穩啊,你到底會不會舉啊!」

  楚音忍著笑道歉,「對不起。」

  憋著笑聲音特別小,像真的覺得委屈。對方也不能說什麼,不過這回他不在讓助理關照東關照西,按沈宥辰的意思拍完整組照片。

  等到沈宥辰檢查完相機裡的照片,說好,已經拍好了,他們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

  那歌手大概知道自己礙眼,離開前讓助理提了好多珍珠奶茶過來,說一聲請客,大家不要客氣,就離開了。

  「誰要跟你客氣。」沈宥辰請來的燈光師也受不了人家的擺架子,碎碎念了一聲。

  「大家今天辛苦了!」沈宥辰拍拍對方肩膀,一切盡在不言中。

  「晚上讓沈哥請你們吃飯,旁邊的海霸王。」維克多說完,大家歡聲鼓譟。

  沈宥辰笑說:「少出壞主意,吃海霸王還不吃窮我?我們晚上去吃熱炒,待會把地址發給你們。」

  從海霸王到熱炒,有人發出噓聲,不過也只是開個玩笑。不管怎麼說,有人請客都是值得高興的好事。今天工作太折騰了,得好好吃一頓。

  「你要訂哪一家熱炒?」維克多走過去問沈宥辰。

  「給你選,你上次不是說哪一家的海鮮很新鮮?」沈宥辰回答。

  「新鮮是新鮮,但是餐廳離這裡有點遠——」

  旁邊有人插嘴,「維克多哥,吃大餐沒有人嫌遠的。」

  「那就給我決定了,待會我把地址發在Line群組,晚上七點,大家不見不散啊。」維克多提高音量,把話撂下了。

  楚音在一旁羨慕地看維克多和沈宥辰的互動,手上忙著收拾,沈宥辰看到她,朝她招招手,「楚音,你收好了就去把電腦打開,我這邊結束就去幫你看。」

  「好,謝謝老師。」

  沈宥辰這回想起當老師的職責,準備好好調教學生,旁邊的工作人員們都知道楚音是沈宥辰的學生,其中一位好心,乾脆接過楚音手裡還拿著的一綑電線,讓她先去做自己的事。

  「謝謝。」楚音感激地說。

  「不會。」對方揮一揮手,表示不介意。

  維克多還有自己的髮廊沙龍要顧,很快就走了,他晚上負責訂餐廳,到時候再跟沈宥辰匯合。

  楚音去辦公區域,打開自己最近拍的照片,刪掉自己覺得完全不行的照片,留下滿意、還有不夠滿意但自己覺得有亮點的照片,打算讓沈宥辰幫她看一下是哪裡還不對勁。

  等人都走光了,沈宥辰過來找她,不知不覺時間已經接近下午四點。

  楚音站起來,想讓出位置,但沈宥辰自己拉了一張椅子,示意她自己做好。楚音把椅子往旁邊挪,讓出位置給沈宥辰,沈宥辰今天仍然綁著小馬尾,他把裝飾用的墨鏡架在頭頂上,把落下的頭髮都推上去,接著移動滑鼠,一張張切換楚音拍的照片,偶而停下來講解幾句。

  她邊聽邊在筆記本上紀錄幾個重點,打算晚一點再仔細思考還能怎麼改進。

  沈宥辰看完全部的照片,肯定她的努力,誇獎她說:「最近的照片都很不錯,構圖很穩,看得出想法,商業攝影工作也都拍得很棒,進步很多,已經快可以出師了。」

  楚音搖搖頭,覺得沈宥辰太樂觀了,她對自己的作品心知肚明,她的照片還不能說有靈魂,看起來總覺得還缺點什麼。

  「還不行,我覺得我還沒有找到我的風格。」她有些喪氣。

  「但你很清楚你的問題在哪裡不是嗎?風格可以慢慢建立,不要急,多練習多拍,你有一天就會找到你要的風格。」沈宥辰的話不是安慰,他比她看得更遠,更能看出她的潛力。

  「好,我會多練習。」楚音打起精神說。

  「對了,你最近準備攝影展準備的怎麼樣了?」沈宥辰問。

  「和上次跟老師提過的一樣,想拍不同種類的情侶。」

  楚音想好了主題,卻對自己訂下的題目沒有什麼把握,她一開始想得太簡單了,真正開始拍照片,越拍越覺得迷惘。

  「我還是問妳一樣的問題,你覺得拍不同種類的情侶,能表現出什麼樣的愛情?」沈宥辰問。

  楚音從上次到現在都沒想到答案,她不太自信地說:「我想要表達的愛情,是沒有界限、沒有條件的那種愛,但我不確定這樣可不可行?」

  沒有界限的愛是什麼?不分性別?不分性向?不管倫理道德?只要能讓人沉浸其中的都算是愛?她想不通想不透,因此格外沮喪。

  「給我看你打算放在展覽上的照片。」沈宥辰要求說。

  楚音戰戰兢兢地選了幾張她覺得不錯,但這會兒卻覺得一文不值的照片,太沒有重點了,很多還是她幫客人拍的沙龍照,先前都取得對方的同意,或者為了照片的肖像權付款,這時看這些照片又覺得拍得格外刻意沒有生命,要說刻意的有藝術感,又顯得不夠精緻。

  左看右看都覺得不對勁,楚音慌慌張張地握緊拳頭,低下頭等沈宥辰挑剔。

  沈宥辰卻不置可否,看完之後也沒給什麼評語,「你可以先試試看,有什麼問題給我,或者給你學長蘇良梁看,我們都會幫你。」

  「好。」楚音點頭。

  到這裡課程應該到了一個段落,楚音等著沈宥辰下結語。

  沈宥辰沉默半响,卻提起另一個話題,「還有楚音啊,你今天是不是帶了女朋友過來?」

  「對。對不起,我不應該隨便把她帶來工作室。」楚音覺得很不好意思。

  「不是這個意思,我上次沒說什麼,但是——」沈宥辰猶豫沉默了一會兒,「照理說,我不該多管閒事,但我是你的老師,所以多嘴一句……雖然男朋友不在台灣,你可以盡情體驗愛情,但妳要記得別玩過頭。」

  楚音覺得有些尷尬,眼神左飄右移。

  「我知道了。」

  沈宥辰自嘲說:「算啦!我也沒資格說你。你一定有聽你學長說過我過去的豐功偉業。」

  「良梁學長什麼都沒說!」

  她當時向蘇良梁保證過,絕對不會出賣他。

  「你當我還不清楚蘇良梁那個大嘴巴。」沈宥辰只是笑,他才不信楚音的話,他更清楚蘇良梁的為人,「他肯定在你開始跟我學沒多久就跟你講過過去的事。」

  沈宥辰以前的感情史和韓嘉魚比不遑多讓。

  「可是老師現在跟維克多的感情很好,以前的事就不重要了。」

  「是我運氣好,能碰上他……」想到維克多,沈宥辰溫柔地笑了笑,「算了。你早點收心就是了,不然碰到真正喜歡的人會吃大苦頭。」

  「老師在說你跟維克多過去的經驗嗎?」楚音打趣說。

  沈宥辰笑著敲她的腦袋,「還八卦到我身上了,你想聽八卦去找蘇良梁,我有聽他提想帶你拍,你可以去一次試試,從情色攝影角度拍愛情,也能增加攝影主題的廣度。」

  「好,不過老師你在迴避話題嗎?」楚音再接再厲說。

  她想既然想不到主意,那跟著學長去拍拍不一樣的東西也是一條路。

  「不說了不說了,我回家換衣服,等下去熱炒店,換一套輕鬆一點的便裝。你要不要也過來一起吃?」沈宥辰問。

  「不用了老師,我繼續修照片,晚飯我會去買便當。」

  「一個人吃便當太可憐了啦,等下你也過來吃飯!就這麼定了!」沈宥辰不容她反對。

  去熱炒店聚餐,老師給她介紹很多業界的人,楚音很感激老師,她喝了不少酒,等飯局結束,只能叫車回去。

  回到公寓樓下,正好看到韓嘉魚,她拎著一手啤酒,和兩個大披薩站在樓下和警衛聊天。

  「怎麼突然過來?」楚音覺得奇怪。

  韓嘉魚拿漂亮的眼睛瞪她,「小姐,是妳約我好不好,我剛到沒多久,結果警衛竟然跟我說妳還沒回來,本來想說等下馬上打電話報警。」

  「……我都忘了。我們是約今天?」

  楚音一拍額頭,才想到他們約今天睡衣趴,等聊完天,韓嘉魚還會在她這裡睡一晚上。

  「不然你以為呢?」韓嘉魚白了她一眼。

  她們一起上樓,楚音想幫她拎啤酒,結果韓嘉魚遞披薩過來。

  「是有沒有這麼愛喝酒。」楚音忍不住挖苦她。

  「等下妳就不要喝。」

  因為關係好,兩人在電梯裡鬥了幾句嘴。見到朋友總是讓人放鬆,心情愉快。

  一到楚音家,韓嘉魚沒有廢話直接拿著包包沖到浴室去洗澡,楚音只好把批薩盒打開,把啤酒拿到冰箱冰,找衣服等韓嘉魚出來,等下也洗個澡。

  等兩人都換好衣服坐在沙發上開吃,韓嘉魚關掉電視,灌了一口啤酒,爽快地嘆息。

  「哈。披薩配啤酒讚啦!」韓嘉魚腳很不優雅地架在茶几上,「還是在家裡喝酒比較自在。」

  在家裡喝酒比在酒吧放鬆多了,不過那是兩種不太一樣的感覺。

  「欸,我們來聊八卦吧。」楚音提議說。

  「唉,就是要跟你抱怨我跟主管的事情。我最近訂了去美國的機票,年底要去洛杉磯一趟——」

  她說到一半就被楚音打斷,「我定好機票,過幾天也要去歐洲找趙子弦。」

  「什麼狀況!」

  韓嘉魚馬上從抱怨模式轉到八卦模式,眼睛炯炯有神盯著她看。

  「他約我去,我就去了。」楚音回答。

  「那傢伙終於要求婚了嗎?」韓嘉魚感歎說:「你們也終於到了這個階段了啊。」

  「可能是求婚吧。我猜。」楚音回答。

  她想趙子弦這次叫她去德國,應該有順便求婚的打算。畢竟他們兩個戀愛期間就很常談到未來,預想結婚成家的打算。

  「你也太不肯定了。你要跟他結婚嗎?還是要跟他分手,專心跟那女的談戀愛?」韓嘉魚問。

  楚音拿了一塊披薩,咬了一口,遲疑很久都沒說話。

  韓嘉魚也不在意楚音沒回答,自顧自喝酒。

  過了好久,楚音才低聲說:「你說跟莫沄箏?我不知道。」

  「不知道哪招。」她翻了白眼。

  「我喜歡他,不過我也喜歡莫沄箏,我覺得現在這樣很好。」楚音不想改變,只想維持現狀。

  韓嘉魚斷定說:「說白了,你誰都不喜歡。」

  「我都喜歡,所以才很難決定。」她反駁說。

  「切,少跟我裝情聖。」韓嘉魚才不信她的話。

  楚音想也許她是更愛自己,更喜歡被愛的感覺,才貪婪地抓著兩邊,不肯放手?誰知道呢?她放下吃到一半的披薩,拿起啤酒瓶,打開啤酒。

  「不說我,說你主管的事。你最近跟他怎麼樣?」楚音轉移話題。

  韓嘉魚撐著臉嘆氣,「我最近一直去刷他老婆的臉書。」

  「你還再看主管老婆的臉書啊?自虐嗎?」

  「你才自虐。」韓嘉魚拿手機出來秀給楚音看,「主管老婆真的很漂亮,她臉書也不曬小孩,看照片她常常自己去看展覽、看電影,還有跟朋友喝下午茶,生活也豐富。我感覺她過得很好,看起來不像已婚婦女。」

  楚音直接對著啤酒瓶口喝了一口。

  她心不在焉地回答:「那很好啊。」

  「她沒有主管陪也過很好……」韓嘉魚顯然很失落,她抓著抱枕揉捏,「我也知道心態不對,但我就是嫉妒她過得很好啊!這樣真的超蠢的,天天一直跑去偷看臉書,超變態。」

  「你也知道自己很變態。你快點轉移目標啊,主管有什麼好的。最近都沒有遇到別的男人嗎?」

  「有是有,一個出去吃飯幾次,人蠻溫柔的,但感覺只想約砲。另一個怪怪的,我最近把他拉到黑名單了。我還是最喜歡主管。」

  「那你加油。」楚音隨口敷衍說。

  她實在不知道要怎麼幫韓嘉魚豐富的感情生活出意見。

  韓嘉魚倒在沙發上,拿抱枕蓋臉哀嚎,「哎呦——好煩——」

  「不然聊別的。」

  韓嘉魚做正,拿著抱枕說:「我們公司現在在徵旅遊攝影照片,你要不要試著投稿看看?」

  「你說仔細一點,沒頭沒尾的——」

  聊到專業領域,楚音總算打起精神,在那之後他們又聊了一些輕鬆的話題,和朋友聊天時間總是過得很快,直到凌晨一兩點,兩人才睏得不得了,刷牙洗臉睡覺。

TBC

Share 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