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男友身上尋求霸道是否搞錯了什麼

※ 希望是個會讓人高興可愛的短篇。

※靈感來自女版討論串,[討論] 如何在霸道與溫柔間取得平衡

  程驛城是方乙之有著理科腦的男朋友兼同班同學,目前交往三年,長得斯文帥氣,戴金屬框眼鏡顯現出高知識青年的菁英帥,剛認識的時候還以為是個高冷霸氣的高嶺之花。

  但這都是方乙之以為。

  交往之後程驛城溫柔體貼,隨call隨到,很好溝通也很尊重他的想法,但他心裡還是有點小小遺憾。

  其實方乙之一直希望他的男朋友可以再霸道一點,讓他們之間增添一點激情。

  為了感情和諧,他決定向程驛城提出建議,要他改善。

  「欸,程驛城。」

  正在寫研究所模擬習題的傢伙筆沒停,頭也不抬地問:「怎樣?」

  「你可不可以對我霸道一點?」

  「……什麼?」

  「霸道啦!你就不能強勢一點嗎?」

  程驛城深深的凝視他一眼,於是方乙之滿心期待地回看他。

  他從書桌旁邊抽出另一本習題本,啪地丟到他的桌上說:「去算2-4,沒算完不准吃飯。」

  誰想要這種霸道啦!

  「好爛,換一種霸道啦。」方乙之抱怨。

  覺得方乙之又撒嬌了的程驛城放下筆,耐心地伸手摸摸他的頭,然後溫柔地問:「你乖乖等我算完好不好?我等一下去幫你買飯,你要吃什麼?」

  「要吃一巷的泡菜飯捲,還有鳳梨蝦仁炒飯,跟你分一人一半。」

  「好。那你先看2-4好不好,乖乖?」說完程驛城微笑,眼睛漫出溫柔的水光,「有問題問我。」

  程驛城笑起來好帥。

  尤其是沒表情看起來很嚴肅的臉,對著自己笑起來的時候,就算只有微微的彎度,也會讓人覺得與全世界人相比,程驛城只會對他一個微笑。

  「好。」方乙之暈乎乎地答應,默默地翻開習題冊,抓起自動鉛筆,開始算2-4的題目。

  擲一均勻骰子乙次,若已知出現的點數為偶數,事件……

  等等。

  他被敷衍了。

  而且還被成功敷衍過去了。

  側頭看隔壁的男朋友又認真算題目,方乙之猶豫半天,決定不鬧他,拿手機line密友群組騷擾他們。

三八阿草一顆草(6)

            下午3:28  我好想要程驛城霸道一點 

        下午3:28 你不覺得男朋友霸道一點比較帥嗎?

              下午3:29  太溫柔會缺乏激情啦

Proof

你就作吧,賤人就是矯情 下午3:33

壞不是π

是太久沒做欲求不滿,想來點不一樣的玩法喔? 下午3:35

Proof

阿壞你思想骯髒 下午3:35

壞不是π

哪有這是正常生理需求 下午3:35

       下午3:36 滾!我是說真的我想要一點霸道的港覺

method

放閃可恥燒燒燒  下午3:36

method

你是想要乘一乘怎樣霸道? 下午3:38

      下午3:38 啊我不會形容啦,但是霸道一點更帥吧! 

method

你像要乘一乘邪佞一笑說:乙之,我這輩子放不開你了 下午3:38

Proof

M哥你可以去寫小說了 下午3:39

壞不是π

好雷,跟我媽看的韓劇一樣 下午3:39

          下午3:40 我家乘一乘邪佞一笑肯定超級帥

壞不是π

滾,我不跟花癡講話。 下午3:41

  誰花癡了。

  方乙之是真心覺得程驛城邪佞笑一定很讚。

  「欸,程驛城。」

  「怎麼了,想要喝水嗎?我去幫你倒。」

  「我沒有要喝水。」

  「那怎麼了?肚子餓了要吃餅乾?」

  「你覺得我只會吃和喝嗎?」

  「……」

  「程驛城!」

  「乖乖,你今天怎麼了?」

  「程驛城,我認真覺得你要是能少一點溫柔,多一點霸道就更完美了。」方乙之雙手搭著他的肩膀要求說:「來,試試看霸道一點。」

  程驛城想了想,然後僵著臉說:「該死的!你一定渴了,給我乖乖去喝水!」

  為什麼一直叫他去喝水啊。

  「算了,你這樣太奇怪了。」

  聽起來不太對勁。

  肯定是缺乏某種元素,難道是著裝問題?

  方乙之決定去關心男友的衣櫃。

  他馬上行動,放棄算題目,跑到臥室去開程驛城的衣櫃。最右邊是一排白襯衫,由左到右除了一件黑色的西裝外套,則是由深到淺的牛仔褲,中間有幾件白底花紋T恤。整個衣櫃裡顏色鮮豔的只有兩套替換的籃球衣褲、兩套晨跑穿的運動服,和壓在衣櫃底部的一件色彩繽紛的扶桑花襯衫,那還是上次去海邊玩買的,回來以後就基本沒穿過了。

  風衣外套、兩件不同色的運動外套掛在門口的衣帽架上,程驛城所有的衣服都在這個衣櫃裡了,底下抽屜裡收著冬衣,用膝蓋想除了長短袖變化,衣服款式大致上不會有什麼變化。

  天天穿白襯衫都不會膩嗎?方乙之翻來翻去,不情願地承認,雖然這些都是白襯衫,不過款式不同,穿起來也不會太單調無趣,而且程驛城整個人萬分適合白襯衫,感覺非常乾淨清爽……唔,如果有黑襯衫或者酒紅色、灰色的也不錯,其實程驛城應該也穿得住紫色或粉色的襯衫,應該去幫他挑一挑……

  不對!

  如果以霸道男友這個設定來買衣服的話,粉色絕對不行,深墨綠和鐵灰色就沒問題,也許關鍵是領帶,程驛城的領帶放在哪裡?

  在這個布箱子裡吧。

  方乙之打開布箱,裡面有二十四個小方格,右邊上面放由深至淺的總共六條領帶,右下方白襪與黑襪各半,然後左邊是一打內褲。

  黑色子彈內褲、豹紋子彈內褲、褲頭是亮銀色的CK四角內褲,每一件款式都不一樣。

  不知何時出現在方乙之身後的程驛城問:「乖乖,你也想要跟我同款的內褲嗎?」

  「誰要跟你買一樣的內褲!白痴!你是笨蛋嗎?」

  「我記得上次你看黑色這件看很久。」

  方乙之激動得語無倫次,「那是因為你穿著太貼身了,沒事穿這種三角緊身內褲很色你知道嗎?你不覺得壓得很蛋痛嗎!」

  「不會痛啊,這件彈性很好。」程驛城寵溺地看著他,拿起黑色子彈內褲,放到方乙之手上。

  「來,你拉拉看,如果你喜歡的話,我幫你買粉紅色的好不好?」

  「我才不喜歡!而且誰要粉紅色的啦!」

  程驛城有些失落地問:「真的不要嗎?你穿的話一定很好看。」

  這時候就算程驛城用霸道男友的口吻說:乖乖,你給我穿上粉紅色子彈內褲。方乙之也絕對不會買帳。

  「……誰會穿粉紅色內褲啊。有事嗎?」

  「那我們一人買一件好不好?」

  「才不要,要買你自己買。」

  「乖乖,我想跟你一起穿情侶內褲,可以嗎?」

  情情、情侶內褲是什麼概念……

  他默默腦補了一下兩個人都一起穿粉紅色子彈內褲的畫面,臉瞬間爆紅。

  不不,這太超過了,他絕對不會妥協。

  「你覺得不好的話,買馬卡龍綠色的也可以。」

  方乙之不知道馬卡龍綠比較糟,還是粉紅色比較糟,自暴自棄道:「隨便你啦,你愛怎麼買就怎麼買。」

  「你真好。」程驛城親了他臉頰一下。

  屈服情侶內褲這件事有什麼好的。

  方乙之不好意思,粗聲粗氣地催他說:「快點去算題目,不要跟我胡鬧,你不是想考研究所嗎?」

  程驛城摸摸他的頭,安撫他說:「跟乖乖在一起哪有胡鬧,我們要一起考上同一間研究所,不是嗎?」

  「好啦,我回去算題目總行了吧。」

  「你真棒。」程驛城對方乙之微微一笑,身上彷彿自帶花朵盛開的特效和柔和白色光暈。  

  「這沒什麼吧,我想跟你考同一間,就要比你認真啊。你會罩我吧?」

  「當然會,你有不會的都可以問我。」

  「我也沒那麼笨,2-4我都會啦,這節很容易。」

  「乖乖真聰明。」

  方乙之抱怨道:「你這樣誇超沒誠意的。」

  程驛城好脾氣地沒有回嘴,他們一起回到書桌前,繼續認真K書。

  等到方乙之吃完泡菜飯捲,和程驛城一起分享鳳梨蝦仁炒飯,看新聞政論節目的時候,方乙之才突然想到——

  他明明想要從衣櫃尋找霸道元素,結果完全被程驛城那傢伙用子彈內褲糊弄過去了。

  方乙之有點生氣,可是他又有點不好意思,讓男朋友霸道一點好像很無理取鬧。

  可是那是他的夢想欸。

  讓他這麼快放棄,實在有點不甘心。他決定做點最後努力,至少嘗試以後,不會有後悔。

  嗯,這就是青春嘛。

  他吃完飯之後,難得放棄和程驛城一起去打球的休閒活動,趕走程驛城讓他去找球友,然後一個人在家裡寫劇本。

  寫霸道程驛城和方乙之戀愛故事的劇本。

  他打開文檔,發呆半天,才打開瀏覽器,GOOGLE一下霸道風格的台詞。

  乖乖,你一定渴了,給我乖乖去喝水……

  方乙之黑著臉delete一整句話。

  可惡,程驛城叫他去喝水這句話太洗腦了。

  他想了很久,還是一個字也生不出來,乾脆再度上Line騷擾朋友。

三八阿草一顆草(6)

         下午8:38  欸,幫我想一下霸道一點的台詞 

             下午8:38 我想要讓乘一乘唸給我聽

           下午8:39  但是我超沒梗,快點救我啦

Proof

朕知道了,但朕幫不上忙 下午8:40

              下午8:40  廢物,你可以退下了

壞不是π

你真是磨人的小妖精~~這句怎樣? 下午8:41

Proof

阿壞我起雞皮疙瘩了啊 下午8:41

壞不是π

哈哈哈,那我就成功啦 下午8:42

method

乙之,你知道嗎?就算你沒考上研究所

也無所謂,我會養著你,寵你、愛你。 下午8:42

method

乙之,我這輩子放不開你了 下午8:42

Proof

M哥,後一句你下午已經講過一次了 下午8:42

         下午8:43  M哥你是神!再幫我多想幾句!

壞不是π

你真的不考慮「你真是磨人的小妖精」嗎?

我覺得這句真的很符合霸道總裁的風格啊   下午8:43

       下午8:43 我家乘一乘是霸道男友,不是霸道總裁

壞不是π

嘖,是有什麼差別 下午8:44

  在method的幫助下,方乙之順利整理出來霸道男友的台詞集錦,滿滿A4一頁。

  方乙之跑到便利商店把台詞印出來,滿心期待,等程驛城回家,他就馬上拿給他看。

  讓程驛城至少每天說一句給他聽,應該不算太過分吧?

  程驛城回家的時候,帶了超好吃的皮蛋瘦肉粥,那家皮蛋瘦肉粥外帶很專業,油條會另外裝,所以油條就不會在粥裡泡得爛爛的。

  方乙之一看到乖乖粥的白色塑膠袋,就暫時忘記他那張精心準備的台詞,眼睛盯著塑膠袋不放。雖然這家很好吃,可是騎車過去都要三十分鐘,所以他們很少特別花時間去買外帶,或者去他們店裡吃。

  「趁熱吃。」程驛城說完,放下包包跟外套、鑰匙,就進浴室去洗澡了。

  他打開塑膠袋,發現裡面只有一碗粥。「你只有買一碗?」

  程驛城隔著蓮蓬頭的水聲回答:「你吃不完我再幫你吃。」

  「那我吃一口,剩下都是你的。」

  方乙之理智上記得自己今天沒有運動,最好不要吃宵夜。

  但等到他回過神來,皮蛋瘦肉粥已經剩下三分之一了,而且兩小塊油條都被他吃掉了。

  對不起,程驛城,我吃太多了。

  要是變胖都是你害的。

  在心裡怪完程驛城,對方剛好沖完澡出來,正用毛巾擦拭濕淋淋的頭髮。

  程驛城問:「已經吃飽了嗎?」

  「早就吃飽了,剩下都留給你。」方乙之欲蓋彌彰地說,「裡面還有很多肉喔!」

  他喜歡把粥裡的肉絲留到後面吃,所以皮蛋配粥都吃光了,肉絲剩得比較多。

  「謝謝乖乖。」

  沒有皮蛋的皮蛋瘦肉粥根本是邪魔外道。

  心虛的方乙之去翻冰箱,然而冰箱裡的皮蛋早在星期一的時候就已經吃掉了。

  有點想要道歉,可是等他猶豫完,程驛城也吃完了。方乙之主動搶走洗紙碗放進回收桶的工作,程驛城跟到小廚房,倒了兩杯牛奶放進微波爐裡熱一分鐘。

  「晚上想做的事情做完了嗎?」

  「差不多吧,你等一下。」

  方乙之擦乾手,跑去拿那張台詞紙。

  「……這是什麼?」程驛城可疑的沉默了一會兒。

  「霸道男友的台詞啊,你要演給我看。」

  「乖乖,你真的很希望這樣嗎?」

  「對啊!我想要你霸道一點!」

  「原來如此,但是你很確定要我照這張唸嗎?」

  「超確定,無敵肯定,你快一點試試看啦程驛城——」

  程驛城沒給他反應時間,把方乙之推到冰箱上,手撐著冰箱,將他困在小小的空間裡面,難得冷著臉說:「你這個該死的笨蛋,我喜不喜歡你,你感覺不到嗎?」

  方乙之感覺全身血液都湧到臉上,心跳加速,程驛城漂亮五官像藝術品一樣精緻,這樣的程驛城真的帥爆了。

  但是程驛城講錯了,是你這個該死的乖乖,不是笨蛋。程驛城亂改。

  他來不及抗議,程驛城也沒管微波爐叮一聲熱好的牛奶,緊緊捉著他的手臂,將他拉到臥室去,推倒在床上。

  方乙之緊張地問:「等等,為什麼要到床上?」

  程驛城整個人壓在方乙之身上,狠狠地威脅他說:「你敢離開床上一步,我就打斷你的腿!」

  又說錯了,是你敢跟我分手,我就打斷你的腿。方乙之分心想。

  「信不信我上你三天下不了床?」

  台詞紙上根本沒寫這句,程驛城根本不會說這種話。

  他害羞得無以復加。

  「程驛城!」

  「呵呵,不要動,再動我不知道會發生什麼。」

  方乙之被笑得渾身發毛。「程驛城你認真一點,不要開玩笑。」

  「我沒開玩笑。」程驛城勾起唇角,邪魅一笑。

  很帥,帥得他腦袋一片空白,但違和感也超重,方乙之用驚悚的表情瞪視陌生的程驛城。

  程驛城不會被髒東西附身了吧。

  「喝!何方妖孽,速速退散!」

  「……乖乖,我該拿你怎麼辦?」

  「程驛城,你今天是不是有被球打到頭?」

  「別忘了你的身份,你是我的小男朋友,永遠都逃不走。」

  方乙之紅著臉喃喃道:「好像還蠻清醒的嘛。」

  他脫掉家居服,露出修長好看的身形,渾身上下除了一件……粉紅色的子彈內褲,什麼都沒有。

  等等,這件新內褲是什麼時候出現的?粉紅襯得他的大腿更白了。

  「滿意你現在看到的嗎?」

  方乙之被問傻了,羞澀的點點頭,連內褲的事情都忘了。

  程驛城像變魔術一樣,又拿出一條小一號的粉紅子彈內褲,扔到方乙之臉上。

  被粉紅色布料遮蔽住視線,眼前是粉紅色的世界。

  「你要自己穿,還是我幫你穿?」

  「我……程驛城你什麼時候去買的內褲。」

  「真不乖,看來是要我幫你穿了。」

  「程驛城你夠了喔!」

  「笨蛋,全世界只有我可以欺負你,你給我記住了。」

  方乙之被霸道台詞狂轟濫炸,滿足了粉紅少男心腦袋一片糨糊,他被剝得光溜溜的,連小雞內褲都被扔到床底下。霸道版本的程驛城簡直讓人無法招架。

  方乙之暈乎乎地開口說:「程驛城,你今天特別帥。」

  程驛城愣了一下,眼神一暗,周身出現莫名可怕的氣場。

  「看來你還學不夠教訓,是我太寵你了。」

  什麼教訓,程驛城到底在說什麼。方乙之下意識感到不妙,轉身爬走想要逃開,但是他醒悟得太晚了。

  他被抓回去,粉紅內褲被塞進嘴裡,兩腿被大大的拉開。

  「嗚嗚嗚!」

  「開口求我——算了,跳過這個。」

  程驛城先制住他的雙手,撈起方乙之的長袖T恤綁住他的手,不顧他嗚嗚亂叫,以堪稱粗暴的方式完成擴張,然後在確定他不會受傷的情況下,狠狠地進入他。

  「你這麼傻沒關係,我會看著你,在你犯錯之前抓著你,在你犯錯之後保護你。」

  好燙,程驛城性器的溫度熨燙著他,他抽插的速度前所未有的快,力道一下比一下重。方乙之漸漸忘記掙扎,他想擁抱程驛城,挺起身體想要靠近他,可是手被綁住了,他感覺一絲委屈。

  程驛城舔了舔他的耳朵,吹了一口氣。「我要你眼裡只有我一個人,我的眼裡也只有你,你是我的唯一。」

  方乙之耳朵發麻,後面又痛又爽,被情話轟炸得暈眩。

  程驛城問:「你做得到嗎?」

  他胡亂點頭。

  程驛城大發慈悲解開他的手,方乙之連忙把內褲從嘴裡挖出來,程驛城那個混蛋塞的有點深,尾端布料都壓到舌根了,想吐掉都吐不出來。

  「咳咳……」

  「滿意了嗎?」程驛城恢復溫柔的微笑,原本大開大闔的動作又變回他最習慣的溫柔輕碾研磨的方式。

  快感一層層堆積,方乙之卻有些悵然若失。

  他隨口抱怨說:「你至少在床上霸道一點吧。」

  程驛城臉一黑。

  方乙之被抱著換了一個體位,他坐在程驛城身上,被肉刃狠狠得貫穿,「啊啊!程驛城,你……哈啊……」

  好深。

  程驛城溫柔地笑,扶著他的腰說:「想要?那你自己動!」

  那一天,方乙之根本不記得他是何時睡著的。

  在睡夢中,他變成一條小船,在狂風巨浪中搖搖晃晃。

  他暫時滿足的關於霸道男友的幻想,因為太傷腰又傷腎,方乙之決定忘掉那張台詞,繼續愛護溫柔貼心的男朋友。

  偶而在夢中,他會回味一下那天在床上這樣那樣的情節,偶而發展還會更激烈一點。

  「乖乖,起床吃早餐。」

  「不要,我再睡一覺。」方乙之把自己埋進棉被裡。

  他要回味一下夢境。

  「再不起床就要變成小豬了,乖乖。」

  「誰會變小豬啊。」他將腦袋埋得更深了。  

  「還是你想讓我吃你?小笨蛋?」

  方乙之霍然坐起問:「程驛城你剛才說了什麼!」

  「說你是小豬。」程驛城拿了一條熱毛巾,幫他擦臉。

  「裝什麼傻。」方乙之碎碎念說。

  他沒有繼續逼問程驛城。

  總覺得程驛城最近有點不符合原來的個性,好像有某一面被開發出來了。

  唔,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程驛城收起毛巾,摸摸他睡得亂翹的頭髮,「好了,醒來了吧?去刷牙,早餐吃起司香腸飯糰。」

  方乙之望著程驛城離開的背影,決定把煩惱丟到一旁。

  管他的,反正程驛城不管怎麼變,都一直是他的程驛城,沒什麼好擔心的。

  ……應該吧。

END

聲音無限廣播劇團出品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