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perBat]童貞殺毛衣兩三事(白色情人節賀文)

  起初,克拉克根本沒在意推特上的流行衣飾話題,他忙得很,一方面超人得拯救世界,另一方面他很期待布魯斯收到情人節禮物的反應。

  二月十四號那天,當他小心翼翼捧著親手製作的情人節禮物,火紅色的禮物和綁著金色緞帶,雖然有點俗氣,但他對裡面的禮物很有信心,那是一個小小的水晶球音樂盒——他挖空透明的水晶球,球內放著親手製作的鮮紅玫瑰不凋花,音樂盒的部分在網路上訂製,雖然沒辦法親手製作音樂盒的零件,但他親自把氪星流行情歌金曲記成簡譜——從大都會趕到高譚,時針已經要指向午夜。工作沒辦法脫身,主編又以為他是很好使用的單身人士,在情人節加班也無所謂。天知道他有多急!

  穿戴紅披風的人間之神推開韋恩宅邸二樓窗台的落地窗,興匆匆地舉著手中的禮物盒子,衝進戀人的臥室,「布魯斯!雖然電話裡道歉過了,但對不起我——」我遲到了。

  克拉克看見趴在床上好幾個枕頭上,用手機的小小螢幕檢查高譚各處的監控,但那不是重點。

  「你來了?」布魯斯側頭看他,騰出手指指床頭櫃上敞開的巧克力盒,「紅酒,還有你的巧克力。」

  巧克力盒五乘五的格子已經空了數個,但克拉克完全不想追究布魯斯怎麼吃了作為禮物的巧克力,那無所謂,真的無所謂。

  「噢,拉奧啊……」

  克拉克艱難地嚥下唾液,眼睛捨不得眨。

  先不說那長及臀部的米白色露背高領毛衣完全不保暖,也不討論那美好得令人嘆息的肌肉紋理,或是那件穿在內裡的蝙蝠縷空內褲框住渾圓的臀瓣,半遮半掩的樣子太誘人了…… 

  布魯斯看不過去戀人愚蠢的反應,他從床上爬起來——這個過程中縷空毛衣完全下垂,克拉克完全能看見布魯斯鍛鍊結實的胸肌,他還記得它們揉起來的手感,還有頂端的小突起有多敏感——在克拉克全程發呆的狀態下,走到他的面前。

  布魯斯昂起下巴嘲諷:「所以看見驚喜,你的反應是發呆?認真的嗎?」

  克拉克過了一個難忘的美好夜晚。

  難忘的程度讓他覺得自己準備的情人節禮物根本不值一提,雖然布魯斯似乎很喜歡,最近都放在床頭櫃上,還向他要了那首氪星流行情歌金曲的完整版。

  如果等到明年情人節再回報也太久了,今年的聖誕節也還要很久,在復活節回禮也很怪。克拉克捧著日曆,在全世界各大節日裡,發現東亞流行在三月十四日過白色情人節!白色情人節通常由收禮物的一方回禮,這節日的寓意更合適了。

  他硬是磨著布魯斯空出三月十四日的晚上,拜託正義聯盟的夥伴在這一天注意高譚和大都會的安危,最後為了避免打擾,他還將人帶到孤獨城堡去。

  布魯斯很不高興,他根本沒答應克拉克的要求,他早就穿戴妥當,作為黑暗騎士在高譚巡邏。這蠢貨沒徵求他的意見,直接把他抓到孤獨城堡到底有什麼毛病?

  「偉大的人間之神、鋼鐵之軀,你把小小的凡人我帶到你的領地到底想做什麼?」

  「我不是早就說了嗎?我想給你情人節的回禮,而且我們已經一個月沒有約會了,從情人節到現在,我覺得一個月夠久了。我很想念你。」

  布魯斯覺得完全沒辦法和對方溝通,「我回高譚了。」

  他打算利用萬能腰帶把他的戰機從蝙蝠洞叫來,把他從這個鬼地方帶回去。

  克拉克急忙說:「等我一下!五秒鐘!不,三秒鐘!」

  他用上從整套西裝換上超人制服的速度,把身上那身紅藍黃三色的制服換成精心準備的裝束。

  超人情趣內褲,和黑色的高領縷空毛衣——雖然有考慮開胸毛衣,不過那是前幾年流行的款式,克拉克一併買了,等下次有機會穿——它們都在eBay上買的,全新,但是他很肯定沒收到超人情趣內褲的LOGO權利金,他稍微查了一下,才發現情趣內褲是正義聯盟旗下組織和國際名牌合作的周邊商品,盈餘作為慈善款項。這不重要。

  克拉克很緊張,他緊盯的布魯斯看,布魯斯的反應太重要了。

  他希望布魯斯會喜歡。

  「怎麼樣?滿意嗎?」

  高譚甜心雙手環胸,意味深長地從正面打量克拉克,最後簡潔命令說:「去臥室。」

  氪星人柔韌的軀體包裹在人類發明的柔軟布料裡,在孤獨城堡偏冷調的光源下,黑色的毛衣和雪白的肌膚非常相襯。克拉克主動趴在床上,布魯斯看出他脖子和耳朵都紅透了。

  「布魯斯?」他不安地撐起上半身回頭看站在床尾的戀人。

  「趴好,不要亂動。」

  布魯斯緩緩走到床沿,他脫下手套,隨意扔在地上,略冰冷的手掌輕撫克拉克裸露的後背,氪星人就像小太陽散發熱度。

  克拉克有些忐忑,頻頻回頭看布魯斯,這讓布魯斯覺得自己在安撫一隻躁動不安的大型犬。

  「噓。躺好,別亂動。」他強硬地壓制克拉克的肩膀,氪星人順從他的力道,通紅的臉埋入蓬鬆的枕頭。

  他的聲音悶悶地透過枕頭傳出,「所以你喜歡?我擔心你覺得——」

  布魯斯一掌拍在克拉克挺翹硬實的臀,手掌與臀肉相碰的聲音清脆。

  「你就不能安靜一會兒,哪怕一分鐘就好?」

  他沉浸在驚訝中,連幼年時,強納森和瑪莎都不曾用打屁股來懲罰他。強烈的羞恥感襲捲而來,同時伴隨著難以抑止的興奮,下身完全硬了,情趣內褲根本沒辦法包覆著賁張的器官。

  「我……好。」

  布魯斯的手還在他的臀上來回撫摸,緩慢卻帶著強勢,克拉克身上的衣服無法造成任何阻礙。布魯斯不常這麼愛撫他,大多數時候,克拉克總是作為取悅人的一方,賣力地變花樣討好戀人。相反布魯斯隨便撩撥他一下,比如用腳掌不輕不重的踩他調情,他便欣喜若狂。

  噢不,這麼一想,自己真是遜透了。克拉克挫敗的想。

  下一秒他就沒有空閒想東想西。

  布魯斯跨坐在他的大腿上,雙手掰開他的臀瓣,在布魯斯低頭在他裸露在空氣中的後穴吹了一口氣時,他感受到強烈的威脅,倒抽了一口冷氣。

  克拉克翻身,輕輕鬆鬆和布魯斯調轉位置,男人仰躺在床上,輕佻地笑著吹了聲口哨。

  「你要主動自己坐上來?歡迎。」布魯斯朝上頂胯暗示他。

  一不小心好像挖坑給自己了,布魯斯虎視眈眈的眼神讓克拉克有些後悔。

  他不敢回話,只討好地親吻戀人的喉結和線條堅毅的下頦,一下又一下細細密密的親吻,最後在下巴凹陷之處舔了又舔,直到布魯斯壓著他的後腦勺,兩人親吻。

  克拉克扯下蝙蝠俠隱藏機關的長靴,緊得要脫不下來的長褲,豹紋的內褲被他猛力撕破,只留下男人腳上雪白的襪子。

  「你得賠我一件內褲。」

  「好。」

  他們再度親吻,彷彿只有唇舌交纏才能表達激烈的愛意,布魯斯半勃起的分身和毛衣料子摩擦,廉價的毛料讓他敏感的性器又刺又癢,布魯斯推高毛衣下襬,明顯嫌棄。「你哪裡買的破毛衣?這料子太差了。」

  「你分心。」

  他沒搭理他裝可憐,沒有毛衣遮掩,克拉克早就突破情趣內褲薄薄的陰莖左搖右擺,耀武揚威。

  「你這個怪獸,內褲都被你撐壞了。」他的語氣仍舊帶著嫌棄,一把逮住小克拉克,粗魯的擄了兩下。

  克拉克背脊一僵,快感交織湧現,他閉上眼睛。「哼嗯。」

  「童子軍。」

  「我早就不是了。」

  他們在柔軟的床上翻滾,像戰鬥一般愛撫對方敏感點,連親吻都如同撕咬。

  克拉克強硬卻溫柔地開拓他的身體,潤滑液因為匆忙傾倒了大半瓶,他們下半身都是濕漉漉的,沾黏滑膩的透明液體。手指帶進滑膩的潤滑,兩指在熾熱絲滑的穴內曲張,克拉克耐心探索,同時隔著蝙蝠俠那身厚厚的上衣啃咬他厚實的胸肌,克拉克以牙齒隔著布料輾壓胸口的突起,上頭蝙蝠標記被拉扯變形。

  「別咬,那上面沾過多少髒東西。」

  「你不是都洗乾淨消毒了嗎?否則你怎麼敢穿在身上。」他忙碌中含糊地回應。

  那不一樣,就算洗淨上頭沾黏的血液、火藥的塵灰,消去所有細菌,他也不覺得衣服可以上口咬。

  氪星人無視他的抗議,就像聽不懂人話似的頑固,胸口燃起火焰,他不甘示弱,手從他結實的腹部上滑,摸索到他的乳頭,報復地扭動扯拉。

  「你得溫柔點,親愛的。」

  「少來,這種程度你根本不會痛。」

  克拉克恰好尋到歡愉的開關,布魯斯全身血液都要集中到他食指碰觸到的點,男人輕喘著,喉嚨冒出甘美的呻吟。

  「嗯……」

  克拉克備受鼓勵,揉按了好幾下,之後抽出手指,挺著兇惡的野獸,猛然插入。

  他收緊掐著克拉克肩膀的手指,指關節隱隱泛白,被侵入填滿的瞬間,他忍不住繃緊身體,後穴因為緊張咬緊那可怕的兇器。

  「放鬆。」克拉克啞著嗓子哄他,被包裹緊絞的舒適和快感令人無法忽視,他只能以超人的自制力,克制自己不立刻挺腰撻伐他。

  布魯斯能感覺到埋入體內的可怕碩大像是有脈搏,在他體內顫動,熟悉的觸感帶他想起曾經狂亂的性愛。

  「囉唆,別拖拖拉拉的,要做快點——」布魯斯努力放鬆,裝作有餘裕的樣子。

  氪星人毫不客氣,突然抽出又狠狠頂進最深處,克拉克以極快的節奏幹他,摩擦的快感強烈,他想和令他迷醉的男人融為一體,他要佔有他,在他的身上留下標記。

  「你好熱。」

  布魯斯的身體隨著克拉克的索取,他緊抓床單,被抵著往床頭的方向移動,他的腦海一片混沌,克拉克用手墊著他的後腦,免得他撞上床頭。兩下之後他乾脆抱起布魯斯,掉轉姿勢,讓布魯斯雙腿大張,跨坐在他身上,這種姿勢使得他被貫穿得更深。

  「啊……克拉克……」

  「我在。」

  漂亮的藍眼睛熱情地凝視布魯斯,視線火熱地舔遍他全身,身體狂烈的歡愉使他如發燒發熱,疊加的快感使他全身滾燙且綿軟無力,只能隨著慾望起伏,昏昏沉沉無法思考。

  「哈啊……」

  克拉克貼著他的耳朵,叨叨細碎的愛語,燒得他更熱了。這發情的蠢大個兒,雖然挺能幹,但是未免也太能幹了。

  他們做了很多次,直到布魯斯無法支撐,羞怒地想把人踹開,可惜他一點力氣都沒有,踹人像調情一樣。

  等布魯斯睡醒,已經是下午三四點的時候,他雖然習慣在白天睡覺,但從來沒睡這麼久。  

  「早午餐準備好了,還是熱的,來杯咖啡?」

  克拉克費盡力氣才向主編請好假,趁布魯斯熟睡的時候,輕手輕腳的替他清洗,換上乾淨柔軟的睡衣,連床單也一併換好了,最後把空調換氣開到最大,散去填滿整個臥室精液氣味。

  他覺得自己昨天過分了些,布魯斯臉上看不出喜怒,但當他看過來的時候,克拉克心虛地移開目光。

  布魯斯說:「你做得不錯。」

  這番話讓他不敢相信他的耳朵,才高興了一瞬,打擊就來了。

  「我們這段時間就不要見面了。」

  「為什麼!」

  「沒有為什麼。」

  「因為毛衣的料子不好?我已經丟掉了。」

  「很好,如果你敢讓那種東西留著,我們四月也不必見面了。」

  「……因為你想在上面?」

  布魯斯抿緊唇,不想回答這個愚蠢的問題。

  因為你這蠢貨做得比情人節還要過分,他不高興。尤其他現在腰痠得令人煩躁,下半身還隱隱有被填滿的怪異感受。

  這天下午,正義聯盟的夥伴在瞭望塔看著螢幕上趴在蝙蝠戰機上的超人,感到萬分不解。

  受傷了?還是超人搭乘蝙蝠戰機的新姿勢?

  不過他們註定得不到答案了。

END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