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Lie, Love-02

  洛基沒有欺騙索爾,他去找索爾之前,確實到餐廳享用了義大利麵和烤火雞腿,他心知自己在阿斯嘉人之中並不受歡迎,獨自坐在餐廳角落優雅用餐。

  當時他還和前阿斯嘉女武神有一番對話。

  「你吃這麼好,良心不會痛嗎?」她端著超大杯啤酒坐到他的斜對面,隨性地抹掉沾在嘴唇上的啤酒花問。

  她直接包辦飛船上所有啤酒,執意用啤酒灌飽自己,一點也不怕酒精中毒。

  「還好,我吃的不算多。」洛基意有所指地指著不知為何變身浩克的班納博士。

  浩克坐在餐廳正中與角鬥士比拼胃容量,身邊是疊成人高的大碗,周圍的角鬥士改不了賭博習慣,大聲吆喝著下好離手。

  她毫不留情地說:「浩克比你有用多了。」

  洛基微微一笑,隨便她怎麼說。被其他人討厭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他早做慣惹人嫌的角色,她的嫌惡不會傷害他半分。

  捧著酒杯的前女武神又灌了一口酒,以挑剔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洛基,「你和索爾一點都不像,你們怎麼會是兄弟?」

  「我是被收養的孩子。妳沒聽說嗎?」洛基回答。

  「你是大名鼎鼎的冰霜巨人之子,對此我有所耳聞。但你和海拉像極了,真不敢相信你們沒有血緣關係。而索爾那個愚蠢一根筋的傢伙仍然把你視作兄弟,他竟然是阿斯嘉的王,我真為阿斯嘉的未來感到憂慮。」

  「至少兄長挺討人喜歡,所有人都願意相信他。」

  「你願意相信他嗎?謊言之王、惡作劇之神,你相信他嗎?」她咄咄逼人地問。

  洛基放下刀叉,優雅地用餐巾輕按唇角,才慢條斯理地回應:「我若說我信任兄長,你會相信我說的話嗎?」

  「不會。」

  「那麼這個問題就一點意義都沒有,何必問出來浪費口舌?」

  「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他有多愛你。」前女武神說:「你能影響他,你能影響掌握阿斯嘉未來的王——」

  「歡迎妳盯著我,一刻不放,確保我不會動任何手腳。」

  「我沒那麼閒。」她意興闌珊地擺擺手。

  他和前女武神相處不來,洛基本來在阿斯嘉人之中顯得格格不入,和一根筋的角鬥士也相處不來,他很意外自己還留在這艘飛船上,同意和兄長一同前往中庭,儘管中庭人不會放過他,洛基很清楚自己有多不受歡迎。

  只是現在離開,還能去哪兒?

  洛基可以欺騙所有人,唯獨不能欺騙自己,在他心中阿斯嘉是他的家,諸神黃昏的預言成真,他失去他的家園——所有阿斯嘉人都失去他們的家,他能從他們的臉上觀察到劫後餘生的慶幸,以及對家鄉的深刻思念與哀傷。

  唯獨洛基不能,他不只一次對阿斯嘉下手,又有什麼資格思念?

  他先失去他敬愛的母親芙蕾嘉,又眼睜睜看著又愛又恨的父神奧丁消散,和索爾一起殺死姐姐海拉,現在他只剩下唯一的兄長索爾。

  如今一切看似塵埃落定,洛基卻還沒想好他該做些什麼,繼續嘗試統治中庭人?

  噢,算了吧。這種遊戲玩過一次就夠了,嘗試第二遍就沒意思了。但是和哥哥一起參與中庭人拯救世界的遊戲又太蠢了,沒有人會歡迎他的。

  他無處可去。可惜薩卡星毀了,否則那個地方真的挺適合他,不需要去考慮任何未來,只要在意當下就好,每一天最重要的事情就只有享樂……

  認真地活著太無趣,洛基完全不能想像那一天到來。

  然而至少在決定要去哪兒之前,耍弄愚蠢的兄長顯然是不錯的消遣。

  「洛基!」

  金色短髮沾著瓜果皮、麵條和肉醬汁,索爾狼狽地出現在洛基面前,透徹的藍眼睛惡狠狠地瞪著他。

  「天啊。」洛基故作詫異地掩嘴,也遮去他因為愉悅而微微翹起的唇角,享受惡作劇成功的甜美果實,「兄長,身為阿斯嘉的王,你應該注意儀表、去清洗一下自己。」

  「那是通往垃圾處理區塊的入口!你竟敢欺騙我!」

  天真的索爾相信洛基煞有其事的說詞,相信洛基說安裝在房間內某個窄門其實通往隱藏能源的秘密基地,裡面有宗師藏在飛船上的珍寶,對阿斯嘉的未來發展可能有極大的幫助。

  但那其實只是一個飛船的垃圾處理通道而已。

  「我不是說了嗎?你不應該相信我,兄長。」洛基笑得幸災樂禍。

  「我這麼愛你!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索爾滿臉控訴。

  「愛?」

  愛這個詞彙就像蠍子尾巴的毒針般扎了洛基一下,洛基不自覺地退了一步,他從不相信愛。

  「難道你沒有感受到兄長對弟弟深沉的愛意嗎?」索爾振振有詞。

  「沒有。」洛基一秒回答。

  索爾以關愛的眼神注視洛基,伸手想擁抱他。

  「你一向口是心非,這樣彆扭不行,弟弟。」

  洛基立刻閃身躲過臭兮兮的兄長,「在你把自己洗乾淨之前別碰我。」

  「你不該嫌棄你的兄長,更不能嫌棄你的王。」今年不知道幾千歲的索爾張開雙手,和洛基玩你追我逃的遊戲。

  「你幼不幼稚?」

  「不幼稚。」

  兩人在飛船裡彎來繞去的通道裡玩躲貓貓,洛基數次利用魔法,才險險閃躲開索爾充滿氣味的懷抱。

  「真不敢相信,阿斯嘉王者的氣度就這麼狹窄嗎?」

  「阿斯嘉王者的氣度寬宏,所以快來接受王賜予的愛的抱抱!」

  索爾一把抱住洛基,但他只抱到虛影,用錯力道讓索爾腳步踉蹌,差點跌倒。

  「永別了兄長。」見事態不妙,洛基決定不再和索爾玩鬧。

  「你以為可以輕鬆地消失在我面前嗎?」

  憑著直覺,索爾從眾多洛基虛影中,找到自己的弟弟,死死抱住他,將他撲倒在地,黏稠的番茄肉醬滴在洛基的額頭上。

  索爾就像發光的太陽,熱呼呼的暖意透過懷抱源源不絕地傳遞過來,洛基不自在地掙扎。

  「快放開我,你髒死了。」

  「我髒成這樣也是因為你,弟弟。」索爾笑著蹭洛基,故意把身上食物汁液都抹到洛基身上。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