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Lie, Love-03

  依照他們的年紀,他們實在不適合這樣幼稚的打鬧了,兩個身體健康、適齡可婚配的男性,摟在一起很容易擦槍走火。洛基惱火地察覺自己硬了,但索爾那蠢蛋還想伸手到他的腰間搔他癢癢。

  「你夠了沒有!」洛基沒控制力道,啪地響亮地賞了兄長一個巴掌。

  阿斯嘉的王頂著鮮紅的巴掌印,藍眼睛含著委屈,「我都還沒打你……」

  索爾想他還沒給耍他的弟弟教訓呢,洛基竟然敢這麼張狂,還有沒有天理?

  「你想打我?」洛基才不要繼續和索爾在地上打滾,他居高臨下瞪著索爾冷笑,「你可以試試。」

  「我是說,我都還沒打你,你為什麼打我!」索爾跳起來,高聲問。

  「我叫你不要抱我了。」

  「為什麼不行抱你,你是我弟弟。」

  「因為你很髒。」

  真不知道索爾的腦迴路長什麼樣,普通成年男性的兄弟,才不會沒事黏糊糊地抱在一起。

  「但這是誰的錯?」指著自己身上一片狼籍,索爾挑眉問。

  洛基毫不猶豫地回答:「當然是你自己的錯,只有蠢蛋會被騙。」

  一直被騙還不願意記取教訓的也只有索爾了,有索爾在,阿斯嘉人整體的平均智商都會被拉下一大截。

  「那你就是蠢蛋的弟弟。」

  「沒有血緣關係的弟弟,用中庭人的說法——」洛基傲慢地打量他,「你愚蠢的基因和我無關,所以我不介意你承認自己蠢。」

  說不過洛基,索爾有點惱怒,他找來找去,找不到可以扔弟弟洩憤的小東西,深吸一口氣,試圖和洛基講道理。「你太注重以口舌辯出勝負了,洛基。真正的勝負靠的是勇氣和力量。」

  「伸手。」洛基說。

  他可以證明給索爾看,會說話會動腦有什麼好處。

  「為什麼要伸手?」索爾半信半疑。

  洛基不耐煩地問:「你要不要伸手?」

  「伸就伸!」索爾對洛基攤開手掌。

  「剪刀石頭布。」洛基比了剪刀,「好,你看我贏了。」這個玩法他在六歲就耍過索爾無數次,顯然年紀徒長的雷霆之神完全沒有記取教訓。

  「這次不算!再來一次!」索爾嚷嚷說:「剪刀石頭布!」

  索爾再次出布,洛基也繼續出剪刀。

  依照洛基目前對人心對兄長個性的掌握,他根本不需用六歲的辦法,也能夠完勝愚蠢的兄長。

  「剪刀石頭布!」

  索爾出剪刀,洛基就出石頭。索爾出石頭,洛基就出布。每次出拳都沒有間隔,索爾不相信洛基有足夠的時間可以猜測他會出什麼,但偏偏洛基就能一次不落地猜到他會出什麼。

  「我就不相信我連一次都贏不了!」索爾惱怒。

  「智慧啊,兄長,你需要多動動你那快要生鏽的大腦。中庭人認為核桃和銀杏對頭腦頗有幫助,你要不要多吃一點?」佔據上風讓洛基心情很好,還有閒心噙著笑諷刺索爾。

  「所以你為什麼生氣?」索爾突然問。

  他不覺得洛基只是因為被弄髒而感到不高興,洛基沒有潔癖,幼時他們玩在一起,洛基就算在森林裡跌得渾身是泥,也會拼命地跟在他身後當小尾巴。

  索爾覺得他和洛基現在已經和好了,即使不能恢復到過去,不能再完完全全地信任洛基,但……他們是兄弟啊。他愛洛基,他和洛基不該如此彆扭。

  「我已經不生氣了。」洛基迴避他的問題。

  雖然索爾的腦袋裡恐怕填滿肌肉,但他宛如野生動物的直覺常常讓他挖掘到問題核心。可是對索爾的擁抱產生生理反應這種話又怎麼能告訴他?在洛基釐清自己真正想要什麼之前,他選擇策略性閃避。

  於是他轉身離開,用魔法消去他的行跡。

  索爾對著他即將消失的身影喊:「你要知道我愛你,洛基。」

  他真的愛我,就像愛手足兄弟。

  但這怎麼足夠?

  在這個世界上,縱橫九界也只有索爾願意愛他,只有手足之愛太薄弱了。

  洛基貪婪地想要索取更多,但他得想清楚要怎麼做……

  班納博士坐在人群中,眼神放空,用勺子撥弄餐盤裡的豌豆。

  索爾一屁股坐到他的對面,張口就說:「太陽下山了——」

  「停。」

  班納博士聽到索爾開口就很頭痛,他不太擅長和索爾這樣活潑過頭的神相處。

  他摸摸後腦勺,咧嘴傻笑,過了半响才想起他找班納博士是有問題想問。「你對黑寡婦怎麼看,你喜歡……你們互相喜歡嗎?」

  「你為什麼這麼八卦?」他很排斥回答索爾的問題。

  班納博士不回答,索爾只好繼續問:「你覺得『太陽下山了』的安撫效果怎麼樣?」

  「對浩克有效。」班納博士說:「但只要說一次就可以了。」

  阿斯嘉的王若有所悟。

  他撫摸下巴,喃喃說:「那我應該對洛基說一次試試。」

  班納博士看見索爾身後不遠處,洛基悄然出現,他朝索爾使眼色,但索爾一點反應都沒有。「我覺得這不是好主意。」

  「為什麼?最近洛基有點暴躁,我覺得我應該試試看……」

  「我建議不要。」洛基出聲。

  索爾沒發覺是洛基在說話,反問:「為什麼不?」

  「那一點用也沒有。」

  「洛基?」索爾回過頭,不高興地說:「你怎麼偷聽我說話。」

  「噢,我懂了。」洛基手指比向班納博士又比向索爾,「所以你和你的……好同事說悄悄話,都這麼大聲?」

  「這不關我的事。」班納博士舉起雙手投降,主動離開,他可不想被牽扯到阿斯嘉兄弟的爭執裡。

  「你不高興,洛基。我很擔心你。」索爾說。

  「你還是多擔心你自己就好,還有阿斯嘉,你打算就這麼把所有人帶到中庭去?你那些小夥伴絕對不會高興的。」

  「我覺得地球還有很多空地可以安置阿斯嘉人。」索爾樂觀地說。

  「天啊。你真是九界裡最蠢的笨蛋了。」

  「如果我想不到辦法,史塔克會幫我解決麻煩。」

  「他會恨你。」洛基嗤笑,「算了,我何必替他們擔心,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而且你會幫我想辦法,洛基。」索爾篤定地對洛基微笑,他相信洛基的智慧。

  「我沒有答應你,別把你自己的責任推到我的身上。」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