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Lie, Love-06

  洛基知道索爾從不缺乏女人緣,阿斯嘉的王擁有俊美的樣貌和壯碩的身材,平易近人又陽光愛笑,喜歡身先士卒使索爾在軍隊、在平民間大受歡迎,即使洛基覺得索爾還沒有一個屬於王者的睿智頭腦,但那又有什麼關係?索爾有魅力讓所有人信服他,願意為他效力。

  扯遠了。

  現在他愚蠢兄長的胸肌就在他的眼前,他曾經在無數的夜晚想著該如何用匕首刺穿肌肉,最好能夠刺破他的心臟,讓索爾體驗到他有多痛,每次想到必須和索爾分道揚鑣,他都能夠感覺到心碎的疼痛,痛得難以忍受,可是除了疼痛,他又能擁有什麼?

  索爾苦惱地想了好一會,決定貫徹說故事的決定,「我重新講一個故事吧,保證好聽,絕對會讓你聽了還想再聽。」

  洛基以前找不到答案,現在他找到了。

  「如果會讓我睡不著,那不就失去睡前故事的本意了?」

  「你說得對。」索爾感到沮喪。

  「我有別的提議。」洛基說完,停頓一下,他不相信自己真的打算提出這個主意,這不像他的個性,太過莽撞,他喜歡冒險,但冒險應該經過籌劃……現在他別無選擇……

  「什麼提議?」

  洛基向後挪一挪,讓自己狹窄的床讓出一點位置,「躺到床上來吧,兄長。」

  索爾顯然對他的邀請很心動,可是又有那麼一點防備。

  「為什麼要躺在床上?」

  「你到底願不願意配合我?」洛基不耐煩了。

  「我先警告你洛基,不可以搔我癢,我會揍你哦。」

  洛基認為自己早就不做這麼幼稚的事了,為什麼愚蠢的兄長會認為他會想……玩搔癢癢?

  「……我不會這麼做。」

  「你把匕首藏在哪?也別拿匕首捅我……」索爾在床上扭來扭去翻找枕頭棉被底下有沒有藏兇器,看洛基面無表情地看他,他大大地嘆了口氣,「算了,你捅吧。我想試試看飛船上的治療艙,聽班納博士說那是很偉大的發明,不知道對阿斯嘉人有沒有用。」

  「上床,躺好,然後閉嘴。」

  受不了愚蠢兄長的豐富想像力,索爾等他一躺下,就跨坐在他身上,撐著他的胸膛,俯視被他壓在身下的繼兄弟。

  從這個角度看過去,索爾身上的衣料伏貼肌肉線條,使得索爾鍛練有素的身材一覽無遺,洛基滿意地看索爾茫然地眼眸,眼底的茫然讓他看起來可口極了,就像翻開肚子任人隨意撫摸的兇獸——

  「想玩騎馬遊戲嗎?我可以載你!」

  「閉嘴!」洛基氣急敗壞,他這會兒真的想拿匕首捅他愚蠢的兄長了。好不容易營造出一點氣氛,就被這不懂得看氣氛的白痴破壞殆盡。

  「那你騎我做什——」

  洛基直接吻他,以行動阻止索爾繼續胡言亂語下去。

  這確實出乎索爾意料,索爾驚訝地瞪大眼睛,手舉起來僵硬地擺動兩下,覺得這時候抱他也不是,推他也不是。

  他們靠得近極了。弟弟的睫毛又黑又長,他突然想起來小時候曾數過弟弟的睫毛,他現在突然很想數數看……可是根本沒辦法專心,洛基的舌頭很柔軟,靈活得像某種奇異生物……他和洛基在接吻,吻……

  等洛基放開他,索爾眼睜睜看著唇舌交接處有一絲晶瑩的唾液,隨著洛基揚起脖子拉長,崩到最緊然後斷裂。索爾看呆了,洛基臉龐微微泛粉,嘴唇水亮亮的,像阿斯嘉月輝照耀的酒液。

  洛基的樣子好色啊。

  「你……」索爾咽了咽口水,腦袋成了一團亂麻,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你睡前有刷牙嗎?」

  「你只在意這個?」洛基嗤笑,用舌頭舔舔嘴唇。

  「我是男的。」

  「我知道。」

  「我沒有大胸部。」

  「我覺得挺大的。」洛基意有所指地掃視他的上圍,這樣夠大了。

  索爾心煩意亂地補充說:「而且我是你哥。」

  「那你為什麼硬了?」洛基撐著索爾的胸膛,不懷好意地用挺翹的臀蹭蹭阿斯嘉王的胯下,柔聲喊他:「哥哥。」

  阿斯嘉的王的腦海裡閃過無數個藉口,例如說「接吻本來就會禮貌性的硬一硬」,或者是他「太久沒碰過那裡所以只是稍稍刺激就硬了」等等。就在他張口想胡扯時,洛基用食指和姆指捏緊他的嘴唇,捏得像鴨子一樣滑稽。

  「想好再說。」洛基威脅他。

  不可能想好。

  這個問題太難了,索爾想他該果斷地拒絕洛基,可是直覺告訴他拒絕會有不好的後果,更何況他並不想拒絕,他只是很詫異,太詫異了。因為他從來沒想過自己和洛基還有這個可能。這很可能是錯的,也許只是洛基另一個謊言,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洛基真的是那種意思嗎?還是在騙他……雖然騙他一點好處都沒有,可是誰知道洛基會不會真的就這件事開玩笑?

  一想到洛基可能在開他玩笑,索爾就慌亂得要命,他心煩意亂地揮開洛基的手,「別開玩笑了。」

  「……這樣啊,這是你的回答,我明白了。」洛基跳下床,站在床沿,抬高脖頸,擺出傲慢的姿態,「晚安。阿斯嘉的王,我感到無比的困倦,現在可否請您離開我的房間?」

  「洛基!」

  索爾從床上跳起來,伸手想攬洛基的肩膀,卻被他躲開了。

  「我厭倦你的睡前故事了,索爾。別假惺惺地令人作嘔。」洛基說。

  「洛基,你為什麼吻我?」索爾困惑地問。

  「你不是說了嗎?我在開玩笑。」洛基掛著假笑。

  「……我不喜歡這種玩笑。」他覺得胸口悶悶的。

  他不喜歡洛基給他的答案,他又猜中了,弟弟在耍他,這次的玩笑誇張了一些,他竟然用這麼親密的方法開玩笑。

  「我也不喜歡你的睡前故事,我們扯平了。」洛基面無表情。

  趁著索爾還在想事情,他一把把他推到門外,碰地一聲關上房門。

  「洛基!弟弟!我們好好談談!」索爾兇猛地捶洛基房門,「喂,快開門啊!」

  洛基開門,把故事書丟進索爾懷裡,又再一次關上門。

TBC

有人說上一回好像快上床了。我偏不(欸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