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Lie, Love-07

  索爾已經接近一週沒有看到洛基,他到處問別人洛基在哪裡,但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在乎。

  甚至有人勸他放心,反正洛基殿下想通了,就會自己出來了。或者說洛基殿下一定覺得航程很無聊,自己先偷偷離開了。

  問到女武神頭上,她灌了一口酒,醉眼朦朧地說:「他離開不是很好嗎?」

  怎麼可能好。

  索爾第一次發現洛基在阿斯嘉是不受歡迎的,不止阿斯嘉人,洛基和角鬥士們的關係也不怎麼樣。即使這次他與眾人站在同一陣線,一同戰鬥,但結束危機之後,沒一個人在乎他,沒人認可他。索爾不明白,他明明看過阿斯嘉人入迷地看那齣洛基導演的戲碼,他以為洛基為了拯救他而赴死——即使這件事是假的——已經足夠讓所有人對他改觀。

  沒想到那只是索爾自己一廂情願。

  ——洛基是我的弟弟,他雖然有點小壞,但他那麼好,你們怎麼能不喜歡他?

  索爾覺得委屈,他是全阿斯嘉最厲害的神祇,也是復仇者聯盟裡面最出色的英雄,還是阿斯嘉的王,他可以用榮耀來為洛基擔保,他會好好看顧洛基不讓他變壞……但是當他告訴所有人,洛基和他們大家已經是同一隊的隊友,索爾看得出他們不以為然的態度。

  他甚至聽見好些人聚起來竊竊私語,說洛基是謊言與欺騙的神祇,洛基又耍了什麼詭計,才讓王又相信他……

  無論是阿斯嘉人或者角鬥士們、女武神或班納博士,如果洛基離開了,他們都不會牽掛他。索爾赫然發現洛基留在這艘飛船上,唯一的理由好像只有自己。那是當然的,他們是兄弟,當然要待在一起。

  過去索爾到哪裡,洛基必然會跟到哪裡……

  但那已經是過去了。

  索爾想其他人不相信洛基,其實他自己也不信洛基,他從心底覺得弟弟是滿嘴謊言的傢伙,擅長欺騙,總是很難相信他說話是真是假。

  連他都不相信洛基,要怎麼要求其他人相信。這麼想著,索爾越來越沮喪。

  索爾躺在床上睡覺,翻來覆去好半天才睡著。

  他睡在全飛船最好的房間裡,只不過那張曾屬於宗師的床有點故障,有時候會自顧自地開啟情趣功能,不只會突然震動,還會撒玫瑰香精,有一次還噴出幾千個保險套,直接把索爾埋在套套堆裡面。

  帶著愁緒入睡的索爾做了一個噩夢,阿斯嘉竟然前所未有地下起大雨,天空堆積著不祥的烏雲,他夢見洛基頭也不回地走開,他喊了好幾聲,但洛基就是沒有回答。他感覺全身越來越濕,越來越冷,冷到骨子裡,不知為何他好像跌落沼澤中,滿身粘膩的泥濘,那些泥濘弄得他難以呼吸,於是他醒來——

  臉上身上床上整個黏噠噠的,整個床都濕透了,索爾緊張了一下,發現不是尿床,才鬆了口氣。

  「搞什麼東西?」索爾抹掉臉上的粘膩,往周圍一看。

  床的兩邊還不是噴出透明粘膩的潤滑液,就像水舞噴泉似的,一閃一閃散發七彩光芒。

  他沮喪地倒回床上,試圖把身上黏噠噠的液體蹭掉,可惜一點效果都沒有,他的床已經被潤滑液給浸濕了。搞不懂這張床的機關設計在哪裡,從上次噴保險套他就很想拆掉這張床了。

  他不得不去洗澡,不洗澡他就沒辦法忘掉那個關於洛基離開和沼澤的夢境,阿斯嘉明明沒有沼澤,他千年來早就逛遍整個阿斯嘉……

  現在阿斯嘉沒有了。

  父親也沒了,突然出現的姐姐被他殺了,他的家人只剩下洛基。索爾猶豫地想,是因為他已經失去太多,才對洛基這麼眷戀嗎?

  他最初明明覺得洛基不可能真正上這艘飛船,和他們一起走,但洛基沒有消失,他跟來了。

  床根本不能睡,洗完澡之後,換了一身衣服,他可憐兮兮地站在房間裡,看那張床沒完沒了的噴潤滑液,他敢打賭隔天潤滑液搞不好會淹沒整層地板,流到房間之外,看來明天得拜託懂得飛船的人來看一眼,比如班納博士,不知道他懂不懂怎麼修好這個。

  現在索爾一時也找不到房間睡覺,雖然房間很多,但他不清楚哪些有住人哪些沒有。大半夜又不能亂闖,如果可以去找洛基一起睡就好了。

  索爾滿心覺得委屈,他一時想弟弟怎麼能不理我,又想他都沒跟洛基計較他開那種爛玩笑。

  ……如果不是玩笑呢?

  這個念頭像一道閃電,索爾覺得晴天霹靂,身體微微顫抖。不,怎麼會是真的。不可能是真的,難到我希望是真的?我希望我的弟弟愛我到願意親我?

  不管怎麼想都不對勁,他覺得自己的腦袋快燒壞了,都開始微微發熱起來。

  他必須和洛基好好談一談!

  索爾下定決心,也不管那張床怎麼了,在所有人都睡覺的時間,推開門直直往洛基的房間去。

  飛船舷窗是美麗的星空大海,無論星空有多摩美麗,站在星球底下,頭頂溫暖的陽光的感受比宇宙星空好幾百倍。如果可以在阿斯嘉和洛基好好聊聊天就好了,索爾回想過去,在洛基還是乖弟弟的時候,大多是他在說話,洛基在聽,他還沒聽過洛基講過心事。

  這會他開始覺得自己不是好哥哥,難怪落機會捉弄他。一時之間,沮喪得連腳步都邁不出去了。

  不過索爾有一個很好的優點,他很有毅力,雖然覺得沒底氣見洛基,但他不想改變和洛基好好談一談的決定。

  洛基住在比較偏僻的小艙房,周圍住了一些角鬥士和武力值比較高的阿斯嘉軍人,索爾也不管周圍的人都睡了,用暴力的方式破門而入。

  「洛基?弟弟?你在哪裡?」

  房裡一個人都沒有。

  索爾真的慌了,他到處亂翻,發現洛基的匕首還放,衣櫃裡也還有寥寥兩套替換的衣服。他不可能什麼都沒帶就離開,至少匕首洛基總會帶在身上。

  雖然這麼安慰自己洛基沒走,但索爾還是在飛船裡飛快地跑了起來,四處找人。

  他甚至不敢大喊弟弟的名字,就怕喊了洛基也不回頭,如果洛基真的不搭理他,那他絕對會產生一輩子的心理陰影——

  「洛基。」

  遍尋不著的人站在飛船最大的舷窗邊,抹掉在窗上呵氣寫的字。

  「你來了。」洛基仍然望向窗外,並不看索爾。

  索爾擔心那只是洛基的虛影,很想拿東西扔扔看,但他忍住了,他擔心洛基會生氣。

  「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

  「因為你不高興了,洛基。不管我為什麼惹你不高興,都對不起。」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