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or/Loki】Lie, Love-08

  「你不需要為你不明白的事道歉,兄長。」洛基倚著舷窗,雙手環胸望向他,他碧綠的眼睛像一潭冰封的湖,看不出情緒。

  弟弟又要把自己推開了。這樣的認知讓索爾焦躁起來,為什麼洛基總是不願意把話直說,他們是最親密的手足,為什麼要推拒彼此?即使有任何誤會爭執,洛基也永遠是他的弟弟啊!

  索爾大步逼近洛基,不希望他再逃避,雷霆之神一拳搥向洛基耳邊的窗玻璃上,「我當然得道歉!為什麼不對我發脾氣?洛基,我不明白你在想什麼,你難道不在乎嗎?你為什麼不把話說清楚?」

  洛基感到失望,但這不出他的預料之外,他天真的兄長永遠不會動腦去想清楚吻的含義,他只會像被摸著屁股的兇猛動物大吼大叫,洛基拒絕和這樣的索爾溝通,這沒有意義。

  「和你歇斯底里地吵架?你確定這麼做有任何幫助?」洛基說。

  「我只是要你把話說清楚而已,你明明做得到!」索爾十分焦躁地吼他。

  「隨便你說什麼。」洛基別過臉。

  洛基還沒想好之後要怎麼做,至少現在他不希望繼續和索爾糾纏,他想一個人靜一靜,反省自己天真地以為親吻就足夠讓愚蠢的兄長理解自己的意思。我愛我的兄長,想要佔有他的一切,這樣的情感仍然存在在他心裡不斷發酵。但洛基想,他總能夠重新振作起來,到時候也許能鼓起勁,用狡詐的手段設下陷阱,誘捕他愚蠢的、只會用肌肉思考的兄長,他逃不出他的掌心。

  但他急性子的兄長顯然等不及了。索爾難以克制地不斷往壞的方面思考,他擔憂洛基又打算毀滅世界,對這整艘飛船惡作劇,或者……他再度離開,消失不見……

  阿斯嘉已經不存在了,現在人民所立足之地才是家,這艘在宇宙漂泊的飛船就是他們臨時的家,若是洛基離開,如果有一天他想回家卻找不著,那該怎麼辦?

  「我不想和你吵架。」索爾緊緊抱住洛基。

  「放開我。」感受到索爾的身體緊貼著自己,如太陽灼熱的溫度從肌膚相貼的地方傳到心底,洛基的體溫略低,這時候越覺得索爾灼熱的嚇人,他不自在地掙扎,「你什麼時候這麼肉麻噁心……」

  「你得先說『我原諒你』。」索爾進一步過分地要求他。

  「我才不說。」

  「你不說我就不放開你。」

  洛基乾脆地按照他的話說:「好吧,那我原諒你。」

  「……你說了我也不放開你。」洛基妥協得太快,索爾只好把洛基抱得更緊。

  他的弟弟不喜歡也不樂意妥協,怎麼可能隨便威脅一兩下就乖乖聽話……

  「索爾,你以為你幾歲了,你現在撒嬌一點也不可愛。」洛基很無奈,按照平常的狀況,他同意原諒索爾之後,索爾就愉快地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去做他自己的事,現在索爾還黏著自己不放,一定還有什麼事想說想做,「你還有什麼話沒說?」

  「不愧是我的弟弟,你真聰明。」索爾誇獎他,覺得自己和弟弟的默契依舊好得沒話說,並說出自己目的,「我要和你一起睡。」

  「我的房間太小了,你去找復仇者聯盟的好同事,他一定很樂意收留你。」

  「那我以阿斯嘉王的名義命令你跟我睡。」

  洛基想諷刺兄長他這一套行不通,但索爾殷切地看著自己,他似乎隱約看見他背後有尾巴在晃,就和毛茸茸的獵犬似的。傻得可怕,卻又讓人無法拒絕他。

  回到房間的時候,索爾正好把那間豪華套房發生的悲劇講述完畢,被潤滑液雨浸濕整張床的災難故事滑稽可笑得要命。只有索爾在這種時候,會不動腦袋更不去思考他們之間發生的……小插曲,死賴皮臉過來找他一起睡。

  就算放著索爾不管,拒絕他的提議其實沒什麼關係,以兄長那空空如也的腦袋,恐怕不存在記恨他這個選項。就算之前懷疑他,也不過是真正流血受傷幾次,暫時有了肌肉記憶。到現在為止,他們不曾真正想要殺死彼此,這恐怕是他們能夠維持最好的關係了。

  洛基不覺得他們可以維持好兄弟的關係到永遠。永遠對阿斯嘉人來說太長久,他們是中庭傳說的神明,擁有極長久的生命,因為擁有漫長的光陰,讓阿斯嘉人對於時間並不如中庭人急切,但時間向來一視同仁,對萬物造成各種深遠的影響,未來他們或生或死,都難以預期。

  他難以想像索爾會去「思考」,遑論愛情這種亙古謎題,如果真有那麼一天,恐怕不單純只是某個世界的末日,而是全宇宙都要毀滅。

  一旁的索爾怕洛基逃走,經過幾番慎重考慮後,站在床邊對洛基宣布說:「我睡外面,你睡裡面。」

  洛基沒有意見,他換了睡衣,跨過已經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索爾,平穩地躺下。

  躺在狹宰的床上,索爾不禁回憶過去年幼時和洛基相處的時光,那實在太過遙遠,記憶模糊地蒙上一層薄紗,隱隱約約閃爍著阿斯嘉皇宮的金碧輝煌。那時小小的洛基身上總有一股奶香,因為母親告訴他多喝牛奶可以長高長壯,小索爾更加喜歡弟弟身上的甜香,聞起來很好吃,他曾趁弟弟睡覺咬過他一口。

  無論如何,他絕不會放任洛基不管,讓他一個人到處亂跑……

  夜晚,索爾夢見了群星環繞的阿斯嘉,多麼美麗靜謐,時光不曾留下痕跡,更不曾帶來毀滅。

  行走在城外,花園也充滿生機,開滿了不知名的花,踏在青草上能聞見新鮮的草汁氣味,夜鶯婉轉地歌唱,如清脆的鈴鐺,清涼的夜風像河水流淌。

  他覺得他該往前走,往前走有一個小小水潭,他在心裡隱隱有種預感,他會遇到某個特別的對象,與眼前的美景相配的對象——他看見洛基,背對著他坐在水潭邊,濕潤的長髮貼在他的頸、背上,索爾良好的視力讓他看見水珠不規則地從光滑雪白的背脊落下。

  「洛基?」索爾不確定地出聲喊他。

  他跳進水潭裡,回頭看索爾,什麼話也沒說,只伸手作勢邀請。

  那指尖雪白,在瑩瑩月光下如宛如虛影,看似隨時都要消失,明明沒有碰觸到他,卻勾得索爾不管不顧地跳進水潭,他抓住洛基的手,洛基的手指像冰霜,不過很快就被索爾的手溫暖。

  索爾想呵斥他手腳冰涼就別待在河裡洗涼水澡,只是還沒開口,洛基又再度吻上他。

TBC

快結束了⋯⋯

這是短篇,大概最後含番外三萬字~

祝大家新年快樂~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