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我們結婚了,霜花夫婦 Act 1-3&4

  榮獲全球最帥的男人美譽的金泰亨,當然知道自己的容貌有多大的殺傷力。被讚美眼型好看或者睫毛很長、鼻子挺直、嘴唇性感,這些讚美的話,他聽過無數遍。

  不過當他坐在客廳敷面膜,聽到鄭號錫在節目裡稱讚他的時候,金泰亨下意識揪緊了懷裡的抱枕,非常不好意思地紅了臉頰。

  號錫哥當模特的才美得特別漂亮,時尚界需要有辨別度的美貌,相信在時尚界的人眼中,號錫才是那個真正好看的人。被美麗的人稱讚了……而且對方還是他名義上的丈夫,金泰亨揪著抱枕在沙發上愣了半天,直到播完節目才慢騰騰的起身去倒了一杯熱水泡熱可可讓自己鎮定。

  鎮定啊。

  才剛開始,還沒搬進兩人的新家,就算對鄭號錫充滿好感,他在外人面前表現出來的樣子應該是「靦腆害羞又充滿保護慾望的丈夫」,而不是「嬌羞又主動的變態」,他得維護自己身為當紅演員的尊嚴。

  雖然這麼想,但他沒辦法控制自己打開私人推特,開始在網路上尋找鄭號錫的照片,一張一張存進私人手機裡。

  ——號錫哥在國外時裝周的街拍照怎麼這麼好看啊!穿著綠色恐龍連身睡衣的樣子也可愛透了,從來沒見過像號錫哥這麼可愛的人!

  金泰亨一張一張保存照片,欣喜地哼起歌來,自己也沒發現。

  再一次見面,節目組直接選擇了一個靠山新建的別墅區,人煙稀少正好適合拍攝。

  山坡種了許多楓樹,秋天楓葉都紅了,景緻非常美麗。倚山而建的美麗洋房外牆漆得五彩繽紛,無論從山腳或山頂望去,都是一片童話小鎮的景致。

  鄭號錫結束時尚雜誌拍攝,往目的地趕去,車上工作人員開始訪問對入住結婚新居的期待。

  「你問我對新居有什麼期待呀?」鄭號錫翻出自己的包,從裡面掏出好幾本有著垂涎欲滴美食照片的食譜,「我知道這個節目以後,就很期待搬入新居的這天。我特別買了很多食譜,之後和泰亨一起住,應該會有一起吃飯的時候吧?我希望自己可以煮給泰亨吃,泰亨也可以煮給我吃。雖然我不是很擅長料理……就是因為不擅長才買了食譜不是嗎?」

  他不知道泰亨和他想得一樣,也準備了和吃有關的東西。

  金泰亨捧著裝著電飯鍋的紙盒,站在保姆車旁邊接受兩人見面進入新居前的訪問。

  「這是電飯鍋,媽媽說入新居的時候,帶一個電飯鍋寓意很好,很有福氣。」金泰亨靦腆地抱著電飯鍋不放。

  節目製作人遠遠地在鏡頭外吐槽他,「不是因為你特別喜歡吃米飯嗎?」

  「是啊,我也很喜歡吃米飯,我們韓國人本來就是一個習慣吃米飯的民族,帶電飯鍋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其他家電的話,等之後請朋友來『溫居』的時候,他們就會送過來了。」金泰亨說:「咖啡機、吸塵器、洗衣機……」

  「洗衣機和烘衣機節目組都已經準備好了,連洗碗機都有。」工作人員說。

  「這麼好啊?我還以為吃完飯都要自己洗碗。」金泰亨很高興。

  他的公寓由經紀人請的家政人員打理,從來不需要自己洗碗,不過他成為練習生、成為一個演員之前,在家裡要幫忙做家事,他雖然會洗碗,不過金泰亨對家事的感覺是不討厭也不喜歡。有洗碗機省事多了,他喜歡便利的家用電器,就和他喜歡電飯鍋一樣。

  在金泰亨開始覺得手上捧的電飯鍋很重以前,製作人就通知大家開始撤離,讓出場地。鄭號錫的經紀人來電話通知了,他們再五分鐘就抵達,拍攝一下金泰亨等待丈夫的畫面。

  工作人員手腳俐落地收拾雜物,保姆車撤離移到山腳下售屋場所的停車場,化妝師為金泰亨檢查臉上的妝容,最後為他補上清淡的唇彩。在五分鐘完全過去之前,金泰亨捧著電飯鍋,站在楓樹下,望著道路的另一端等待他的丈夫到來。

  載著鄭號錫的車沿著蜿蜒的山路上山,來到半山腰處,司機在距離金泰亨還有三十公尺遠的地方停下,鄭號錫抱著食譜,大長腿踏著堅定的步伐走向金泰亨。

  「泰亨!」鄭號錫騰出手來和他招手。

  金泰亨笑容滿面地迎向自己的丈夫,「號錫哥!你拿著什麼啊?」

  「食譜。」鄭號錫驚奇地看著他捧著的紙箱,「你帶了電飯鍋啊?」

  「對,我媽媽告訴我的。」金泰亨說。

  「哎呀,我也應該問問媽媽搬入新居應該帶什麼。」鄭號錫有些懊惱。

  「沒關係,你帶了食譜,我帶了電飯鍋剛剛好。」金泰亨覺得兩人隱隱有著默契很好。

  工作人員等兩人說完話,遞來任務卡,由還空著一隻手的鄭號錫從牛皮信封裡倒出兩支鑰匙和任務卡,任務卡上畫著一棟房子,上面寫著甜蜜的新家,還有大大的門牌3-6號。

  「我們要找到掛著3-6號門牌的房子。之後我們一人一支鑰匙,我先幫你收著。」鄭號錫說。

  金泰亨兩手得捧著電飯鍋,爽快地同意說:「好。」

  「楓葉好漂亮呀。」鄭號錫一邊尋找他們的新家,一邊往上走。

  大概是捧著電飯鍋,覺得肚子有點餓,金泰亨有點分心,聽到楓葉下意識聯想到楓糖,「我想吃加楓糖漿的鬆餅……」

  鄭號錫立刻回頭看他,噗嗤地笑了,「怎麼突然想吃鬆餅?」

  「因為號錫哥突然說了楓葉。」他無辜地眨眨眼睛。

  「我知道了,那我們改天去買了楓糖漿再來做鬆餅吧。」

  「號錫哥真好!」金泰亨一想到鬆餅就甜蜜地笑開了。

  「3-4、3-5、3-6……找到了!3-6號就在這裡!」鄭號錫立刻用鑰匙打開新家,招呼金泰亨說:「快進來吧!」

  3-6號是一棟漆著亮黃油漆的房子,就像溫煦的陽光閃耀柔和的光芒,裝修以藍與黃兩色為主,客廳裡掛著向日葵形狀的時鐘,芥末黃的沙發和藍色的地毯,廚房也盡是藍色或黃色的琺瑯鍋和造型可愛的湯勺鍋鏟,顏色特別鮮豔,給人活潑的感受。

  金泰亨放下電飯鍋,唰地打開淺藍色的遮光窗簾,屋外楓紅美景盡入眼底。

  「哇!」

  接著他又打開一樓給客人用的廁所,對著裡面的裝修大大地哇了一聲。對著木製質感樸拙的扶手哇了一聲,最後又回到客廳旁邊的開放式廚房,打開水龍頭又哇了一聲。充分表現了他對新家的喜悅之意。

  和活潑的金泰亨相比,鄭號錫也不遑多讓,他直接跑上樓梯,攝影機追上來,二樓有主臥、主臥附設的浴室和一間大大的書房兼琴房,鄭號錫站在二樓對工作人員說:「太酷了吧!這裡總共有幾層?三層?最上層是閣樓?」

  「對,樓上閣樓特別佈置了秘密基地。」

  發現鄭號錫不在一樓,金泰亨三步併作兩步上了樓,剛好聽見關於閣樓的說明,興奮地問:「閣樓有秘密基地?」

  男孩子們不管年紀大小,都對秘密基地有著極大的憧憬,他們兩人也不例外。

  秘密基地有兩頂小巧的白色帳篷,軟綿綿的抱枕和蓬鬆的空調被,地面上鋪著有著類似印地安部落圖騰的地毯,一面是三角形的窗戶,一側放著玩具槍、樂高、帶軌道的電動火車,玩具們滿滿地填滿方格櫃,另一側則有一整片塗鴉牆,底下擺放了各色粉筆和兩個嶄新的板擦。

  不過兩人都直奔帳篷,一人鑽進一頂白色帳篷,曲著腿躲在裡面,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

  「這裡好棒啊!」鄭號錫從地上撈起一個抱枕,又把棉被拖到身邊,開開心心地把自己纏成蟲繭。

  「你們怎麼想到要佈置秘密基地的?」金泰亨也撈了好幾個抱枕把自己圍起來,半躺下來露出稚氣的笑容。

  節目製作人跟上來,站在樓梯口回答金泰亨說:「因為你不是說,希望新家裡有『男人才懂的浪漫』嗎?」

  「這真的超浪漫!」鄭號錫扭啊扭的,從帳篷內扭出帳篷外,打量四周又露出傻笑的表情。

  他可以在這裡耗上一整天都不覺得煩。

  「這裡是誰佈置的啊?我得請他吃韓牛燒烤。」金泰亨慷慨地說。

  「是啊,這麼用心地佈置了我們的新家,不請對方吃韓牛沒辦法表達我們心裡的謝意。」

  「這是場佈組的工作人員佈置的。」節目製作人酸溜溜地問:「你們只請他們吃飯,不請整個節目的工作人員一起吃飯嗎?」

  「等溫居的時候一定請大家吃飯,但秘密基地不一樣,要另外請一頓。」金泰亨非常較真地解釋。

  節目製作人看凹不到韓牛,嘆了一口氣,把另一張任務卡遞給兩人,不過沒人出來接任務卡,只好讓工作人員親自把工作卡和一台單眼相機和腳架送到手還沒被棉被纏上的金泰亨手上。

  金泰亨把相機連腳架隨手放到一邊,抽出任務卡,懶洋洋地唸說:「和你的丈夫一起在秘密基地玩耍,留下美好的記憶。括弧,並拍攝照片發到節目組的推特上,括弧完畢。」

  「玩什麼都可以嗎?我們可以只待在帳篷裡聊天嗎?」鄭號錫問。

  「塗鴉牆和玩具都不想玩了嗎?」節目製作人反問。

  鄭號錫繼續纏著棉被扭來扭去,像白白軟軟的蠶寶寶,頭髮在柔軟的枕頭和棉被堆裡蹭得有點亂,「沒有,只是帳篷真的太棒了。」

  「我可以跟號錫哥一個帳篷嗎?」金泰亨坐起來,頭髮亂蓬蓬的,看上去非常有童心。

  「來呀!」鄭號錫慷慨地招呼弟弟來和他一起待在帳篷裡。

  兩個大男孩熱熱鬧鬧地湊在一起,假裝夫妻的那一點違和感在自然的相處中消失無蹤,雖然只是普通的帳篷和以他們收入可以輕易購得的玩具,但是宛如夢想般的秘密基地給人的感覺還是不一樣的。

  「記得拍照!別忘了拍照!」工作人員再三提醒玩瘋的兩人,鄭號錫才勉強自己回神,操縱相機給自己和泰亨拍了幾張照片。

  擔任模特的鄭號錫比一般人懂得更多拍攝構圖的知識,就算有些心不在焉,拍出來的相片也很好看,更何況兩人本來就非常上相,怎麼拍都好看。

  他們一邊玩一邊拍,先是在塗鴉牆上為彼此畫上肖像畫,泰亨還畫了喜愛的愛心人偶TATA,鄭號錫看了,也畫了自己喜歡的小馬人偶MANG上去。畫滿了塗鴉牆,放下粉筆拍掉身上的粉塵,鄭號錫和金泰亨又從玩具櫃裡找出玩具列車,在地毯上鋪滿軌道,使列車在高高低低的軌道上自由行駛,等鐵道完成,兩人又用樂高裝飾列車周圍的建築和景緻,打開樂高桶的兩個人幾乎停不下手,拼個沒完,連拍攝結束了也沒辦法停下手。

  鄭號錫的經紀人無奈地親自爬上閣樓,對趴在地上拼樂高建築的大男孩說:「號錫,你待會還有拍攝。」

  「現在幾點了?」鄭號錫停下手上的動作,依依不捨地問。

  「晚上六點半,七點半開始拍,我準備了便當可以在車上吃。」經紀人回答說。

  雖然還有些不捨,不過鄭號錫非常敬業,放下手上的樂高站起來。

  比起不能繼續玩,鄭號錫還有另一個非常介意的地方,「晚餐又是蒸番薯和水煮蛋?」

  聽到他們的對話,金泰亨主動問:「我的車上有雞胸肉沙拉,號錫哥要不要拿蒸番薯和我換?」

  「真的嗎?」

  「嗯!我願意和號錫哥交換。」泰亨說。

  「泰亨啊,你真疼老公,我好高興啊。」他太高興了,主動擁抱泰亨,還開玩笑說。

  雖然只是一個擁抱,但擁抱引起的漣漪還在金泰亨的心裡盪漾。

TBC

Leave a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