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Orm 無差]Fairy tale-03

  「至少它很亮,是一座合格的燈塔。」

  這句話有點像諷刺,不過Arthur覺得對方大約沒有諷刺他的意思,大概真心覺得燈塔很亮很好。

  「好吧,我姑且當你稱讚了我的燈塔。」

  Arthur在燈塔門口放下Orm,掏出鑰匙開門,然後拽著他進屋。

  屋裡暖烘烘的,就像在海底火山旁邊的感覺,Orm突然想到海底火山旁邊充滿礦物質的白色盲蝦,味道有點嗆,但是營養豐富,海底人都喜歡。

  「茶?咖啡?或者啤酒?」

  「不用了,謝謝。」Orm不太想喝陸地人的飲料,他擔心那會有陸地污染。

  「那就喝水吧。」Arthur擅自決定,用手沖壺燒了熱水,沖了一杯咖啡,剩下的水倒進馬克杯裡送到Orm手上。

  Orm看著清澈著水,喝了一口之後,用發現新大陸的語氣說:「這水一點都不鹹!」

  「當然!這是淡水,燈塔雖然在海邊,也有通自來水系統。」Arthur為古里古怪的客人解釋,不過他猜對方多半沒聽懂。

  Orm確實不明白什麼叫做自來水系統,他喝了半杯水,覺得皮膚有些乾燥,於是把剩下的水從頭頂澆灌到身上,一些水濺到沙發上,多餘的水被柔軟的布沙發吸收。

  Arthur剛剛做好龍蝦三明治,一轉身就看見客人用飲水洗澡的衝擊畫面,他開始懷疑對方不是想自殺,是打從一開始腦袋就有毛病。

  「我還需要更多水。」

  「……我等下帶你去洗澡,我們先吃飯。」

  Orm聞得出煮熟龍蝦的味道,但他對另一股焦香的氣味很陌生,除此之外,Arthur還端了一杯黑色散發苦味的水喝了一大口,讓Orm看得皺眉。

  把餐盤放到Orm面前,Arthur大口地咬下龍蝦三明治,黃芥末和煎烤龍蝦的奶油、微微融化的起司、生菜、小黃瓜、番茄、煎得焦糖化的洋蔥、還有烤得酥脆的吐司片,他做龍蝦三明治的手藝很好,吃過的人都讚不絕口,他有自信眼前穿著古怪的黑髮青年會喜歡上他的龍蝦三明治——直到Arthur看見Orm專門把龍蝦挑出來吃掉,剩下三明治剩餘的部分。

  「喂,你不能這麼挑食,其他部分也很好吃,你為什麼不好好嚐一嚐?」Arthur問。

  「這是陸地人的食物。」Orm嫌棄地說。

  「龍蝦也是陸地人的食物。」

  「龍蝦是海洋生物。」

  Arthur忍耐著拿海帶甩他一臉的慾望,動手捏緊缺了龍蝦的三明治,遞到Orm嘴邊,「你吃看看。」

  Orm看了一眼三明治,又看了一眼混陸地人血的兄長,決定給對方一個面子,降尊紆貴地張嘴,咬了一口三明治……

  「你把食物含在嘴裡做什麼,咀嚼啊!」Arthur催促他。

  勉為其難地嚼了兩口,那是Orm從來沒有嘗過的滋味,清甜爽口的生菜、小黃瓜、酸甜的番茄,一點都不嗆的甜洋蔥、柔滑香醇的起司,和吸飽黃芥末的酥脆吐司片,又甜又鹹的豐富口感不比他嚐過的海地盛宴差。

  看來他陸地人兄長的伙食沒有他想像的那麼差。

  Orm又咬了一口,Arthur把三明治和盤子一起遞給他,「你自己拿好。」

  他動手捏住三明治,一手端著盤子,但是再咬下一口的時候,三明治的配料不聽指揮更不受控制的拼命往下掉。

  Arthur回廚房拿多餘的龍蝦肉加熱,打算再次填滿Orm的三明治,那著龍蝦肉回來就發現Orm茫然地拿著兩片麵包,盤子裡堆滿了三明治配料。

  「你鬆手了?」Arthur笑著問:「怎麼散成這樣哈哈哈哈……」

  「它自己往下掉。」Orm緊皺眉頭。

  而且越用力捏緊三明治,掉得配料越多,連黃芥末醬都弄得他的手都是,Orm覺得三明治比他想像得要難駕馭。

  Arthur撥了一點龍蝦肉到Orm的盤子裡,然後遞給他一支叉子,讓他拿著餐具吃。

  接著找了一包衛生紙讓他擦擦手。

  不過不明白衛生紙用途的Orm抽了衛生紙咬了一口之後就放棄了,在Arthur教他用衛生紙擦手之前就親自把手上的黃芥末醬舔得乾乾淨淨。

  好吧,隨便他。Arthur抱持著寬闊的心胸包容陌生人的餐桌禮儀,他和Orm分食掉剩餘的龍蝦肉,填飽了肚子,精神也變得懶洋洋的。

  「我需要更多的水。」Orm對他要求說。

  「哦對,你要洗澡。等等,我去找一套乾淨的衣服給你。」

  Arthur站起來,上樓到自己的房間裡找一套乾淨的衣服,Orm一點作為客人的意識都沒有,他跟在Arthur身後,像國王巡視領地一樣巡視著燈塔內的空間。

  這裡真小,恐怕還沒有他寢宮的一半大,而且非常乾燥,這讓Orm的皮膚感覺緊繃,不太舒服。

  「我需要水。」Orm再次強調。

  Arthur埋頭在雜亂的衣櫃裡找乾淨的衣服,隨意指著臥室旁邊的門說:「浴室就在那裡。」

  他知道浴室是什麼,亞特蘭提斯人也需要清潔,他跨進浴缸裡,蹲坐在窄小的浴缸裡,塞上浴缸的塞子,他感覺到水龍頭裡有水,但他不會使用,於是他用魔法破壞了水龍頭。

  驟然變大的水聲讓Arthur嚇了一跳,他打開浴室門,發現水龍頭連著一小塊水泥掉在地上,水管裡噴出大量的水,而他的客人蹲坐在浴缸裡,臉衝著水管好像想淹死他自己。

  一時之間Arthur不知道該生氣還是該阻止對方淹死自己的決心,他拉起Orm,無奈地咆哮,「你到底做了什麼?」

  「我需要水。」Orm重複說。

  現在Arthur百分之百清楚他的要求了,他也被水濺得一身濕,不過這間浴室已經無法使用,他想辦法關掉水管的控制閥,暫時堵上水管,帶Orm去另一個客人用的浴室,只有淋浴間的那種,替他開了熱水。

  「我不知道你怎麼做的,但是別拆掉我的蓮蓬頭。」Arthur把濕掉的頭髮往後撥,以防萬一地叮囑Orm。

  Arthur沒看到水龍頭壞掉的瞬間,他懷疑是Orm弄壞的,但是對方看起來不像是大力士,擁有扭下帶水泥水龍頭力氣的莽漢,也許是他浴室的水龍頭不堪他自己長期暴力的使用,終於在陌生人來訪的時候直接壞掉也說不定……

  Orm終於用熱水淋濕了自己,他覺得熱水很好,雖然溫度有點太燙,不過很舒服,他能感覺到肌肉被熱水催化得放鬆。

  沒想到這座燈塔擁有最基礎的科技,不需要海底火山或者其他亞特蘭提斯的高科技也能洗一個熱水澡。看來Orm不需要擔心他的兄長在又冷又乾燥的地方長大了。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