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切分音-第四章

  決定去歐洲好像解決了楚音一樁壓在心底的事,即將在歐洲發生的一切,讓楚音覺得懸在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即將墜下,一直以來左右為難的戀情,終將得出一個結果。

  她仍然對目前擁有愛難以抉擇,也從未帶來的嚴重後果作好準備,但是現在終於有了期限,時間順著沙漏一點一滴落下,逼迫她做出選擇。

  在此之前,楚音讓自己什麼都不想,享受當下。

  她下班後搭公眾交通工具往莫沄箏去,經過蛋糕店的時候,她停下腳步,為莫沄箏帶了一塊她會喜歡的蛋糕。以前楚音經過蛋糕櫃會記得莫沄箏喜歡什麼蛋糕,但未必停下來買。她突然想對莫沄箏更好一點,因為她覺得自己並不配得到如此多的愛,但這不妨礙她多佔有一會兒這樣豐沛的愛。

  楚音按下莫沄箏家的電鈴,等她開門。

  「你來了!」莫沄箏一開門就和她交換一個吻,她總是這麼熱情。發現楚音手上的蛋糕盒,她眼睛閃過一絲驚喜,「你買了什麼?」

  「之前聽你說這家蛋糕很好吃,今天剛好經過那家店,就選了一塊蛋糕帶過來。」楚音微笑說。

  莫沄箏很高興,但她故意不高興地說:「你想要餵胖我嗎?」

  「嗯,胖點好抱,你太瘦了。」楚音順著她的話說。

  「胖起來就不好看了。」莫沄箏嘟嘴,拉著楚音到客廳沙發坐下。

  客廳開著燈,電視正在播某位音樂大師演奏會的DVD,桌上放著一杯沒喝完的紅茶,楚音知道莫沄箏靠這些打發時間,專程守在透天樓下客廳等她來。

  楚音的內心柔軟得像水,她親莫沄箏的臉頰一下,「你怎麼樣都好看。」

  「嘴甜。」

  她們親暱的抱在一起,在客廳沙發上,在古典音樂聲中溫存了好一會兒,一起分食那塊蛋糕。

  吃完蛋糕,楚音提出心中盤桓許久的念頭,她想將莫沄箏放進她關於愛的展覽中,不只莫沄箏,去歐洲的時候,她也會拍趙子弦。

  她想留下一點什麼證明愛情,也許她同時和兩人相愛這件事很糟,但那仍然是愛情。

  「我用蛋糕收買你,當我的模特好不好?」楚音問。

  「你想拍我?」莫沄箏很詫異,她不是專業模特,不知道為什麼楚音會有這樣的念頭。

  楚音從包包掏出文件,「我想辦攝影展。你看,我合約都準備好了。」

  「這麼正式!」莫沄箏接過文件,拿在手上開玩笑問:「那你怎麼不去聯絡我的經紀人?」

  莫沄箏是鋼琴家,有經紀人負責管理她的公關和接下的工作,包括演奏會到採訪、拍攝訪談等等,全都由經紀人處理。

  「我要走後門求你直接答應我呀。」楚音半真半假地說。

  「關於愛情的攝影展?」莫沄箏只看了標題和一點文案,隨意翻了文件,根本沒仔細看合約條件就拿了一支筆簽下名字,一邊寫一邊和她說笑,「那你要把我拍得漂亮點,我看照片就知道你是不是真的愛我。」

  楚音在拍照方面有一定的自信,她相信最終的成品能讓莫沄箏滿意,但是讓其他人滿意是一回事,她自己能對自己的作品滿意嗎?她不知道。

  這取決於楚音自己是否能真正拍出「愛」,她對這麼大的課題感到迷惘,但她只能不斷向前。

  「你等著看照片。」楚音完美地笑著,叫人一點也看不出她心裡的徬徨。

  「很有自信嘛。」莫沄箏朝著她笑。

  「就跟你一樣有自信。」楚音放下擔憂,專心和女朋友說起話來。

  楚音和莫沄箏說笑間在沙發上打鬧,互相搔癢對方的腰,玩得頭髮和衣服都亂了,一不小心楚音還從沙發上摔下來,莫沄箏笑得停不下來,好心伸手去拉楚音,楚音坐在沙發下的地毯上,與莫沄箏相視而笑。

  莫沄箏笑完了,擦掉笑出的眼淚,溫柔地幫楚音整理頭髮,一邊整理一邊問:「我要自己準備衣服嗎?平常表演穿的那種禮服?」

  楚音親吻她的手心,隨意地回答說:「好啊。」

  「還是穿平常的衣服就好了。」莫沄箏繼續問。

  「都可以。」楚音漫不經心地回答。

  莫沄箏惱了,捏楚音的鼻子說:「你既然要拍我,就出一點認真的意見啦!」

  「好啦!好啦!那我們去看你的衣櫃,我幫你挑。」

  「欸?不好吧……」莫沄箏卻步了。

  「為什麼不好?你的衣櫃很亂?」楚音問。

  「你真的想看我的衣櫃啊……」

  「嗯,我想看你穿我挑的衣服拍照。」楚音凝視她,開始憑空想像該如何拍攝她,眼神專注而深邃。

  拗不過楚音的堅持,莫沄箏很不好意思領楚音到自己的衣帽間,雖然之前楚音會睡在莫沄箏的房裡,但是沒有莫沄箏邀請,她從來沒有主動去探查莫沄箏家的其他房間。

  莫沄箏的衣帽間和楚音自己的房間衣櫃相比其實算得上整齊,只有一部分看起來常常動用的地方顯得有點兒亂。莫沄箏試圖把那邊弄得更整齊一些,但短時間沒什麼效果。

  「別管那裡,我看看妳的禮服。」楚音朝她招手。

  「要穿禮服嗎?」莫沄箏有點失望,她穿禮服拍照作演奏會海報拍習慣了,想拍點特別的。

  「你穿禮服的時候最漂亮了。」楚音順了順莫沄箏的頭髮,溫柔地說。

  她永遠記得第一次看見莫沄箏盛裝的模樣,像盛放的夏日玫瑰。

  「平常不漂亮嗎?」莫沄箏嘟起嘴。

  「再挑幾套平常穿的。」楚音並不堅持,她覺得莫沄箏的意願也很重要,常服也有常服的優點,更何況莫沄箏的常服都是高級時裝,相信她穿著拍照會另有一番幹練的美感,「你平常就很漂亮,箏箏。沒有人比你更耀眼。」

  這句誇獎誠心實意,她是真的認為莫沄箏耀眼的過分,比怒放的玫瑰還要豔紅,就想跳躍的火焰一樣,讓人目不轉睛。

***

  為了拍攝莫沄箏的照片,楚音租借有美國七零年代裝潢風格的鋼琴酒吧,裝潢風格奢迷又華麗,大量使用鮮豔的色彩。好在莫沄箏的氣勢凌厲,不怕被過於花俏的裝潢壓過,正好適合這處場景。

  楚音特地挑了兩件禮服裙讓莫沄箏帶來替換,化妝沒有另外請瑞琪姐來幫忙,兩個人商量著解決,這次拍攝也帶有約會的成分。

  莫沄箏表演得穿禮服,都穿得麻木了,她不怎麼樂意穿著禮服裙拍照,換好衣服出來,看楚音架起相機對著她,她終於忍不住抱怨,「感覺像要拍演奏會的海報。」

  「你以後演奏會的海報都我包了。」楚音安撫她說。

  「哇,真的嗎?我好開心!」莫沄箏很好哄,聽見她這麼說就高興起來了。

  楚音悄悄鬆了一口氣,趕快對她保證說:「真的。來,看我,這跟海報照片不太一樣,你得誘惑我。」

  「誘惑?像這樣嗎?」莫沄箏背靠著鋼琴,手肘頂著鋼琴蓋擺出誇張的性感姿勢,對楚音拋媚眼

  楚音沒忍住,放下相機抱著肚子,掩不住笑意:「不合格,動作太誇張了。」

  被笑了莫沄箏也不羞惱,她自然地站直了,雙手抱胸大大方方等楚音笑完。

  「笑完了沒有?你說要怎麼擺,你幫我。」

  楚音努力挖掘莫沄箏作為模特的天賦,收起相機,過來幫莫沄箏調整姿勢,甚至親自示範,莫沄箏偶而會故意搗亂做怪表情,楚音拿她沒辦法,只好使出絕招搔癢莫沄箏作為懲罰,兩個人黏膩的擠在一塊,動作親密,嘻笑打鬧,最後摟著彼此的腰親吻。

  楚音額頭抵著莫沄箏,親暱地問:「不然試試看配合音樂怎麼樣?」

  「什麼音樂?」

  「卡門。」

  「為什麼是卡門啊……」莫沄箏喜歡這齣歌劇,但是對這齣歌劇的劇情不滿意,「我們之間的愛情又不像卡門有第三者。」

  楚音心裡知道她們之間還有趙子弦在,不過她不可能和莫沄箏透露,她只覺得莫沄箏特別適合《愛情是一隻自由的鳥兒》這首曲子。

  「因為你是和卡門一樣傾倒眾生的美人啊,箏箏。」楚音說完,開始播放手機裡存的歌單,卡門歌劇裡的《愛情是一隻自由的鳥兒》。

  這首女中音的詠嘆調旋律改編自古巴哈巴涅拉舞曲,帶有強烈的舞蹈氣氛,莫沄箏被楚音說服,配合著音樂旋轉,拉著裙擺擺姿勢,還跟著哼起歌來。

  「愛情是一隻不羈的鳥兒,任誰都無法馴服。如果它選擇拒絕,對它的召喚都是白費,威脅或乞討都是惘然。一個多言,另一個不語;而我愛的那個,他什麼都不說,卻打動了我——」

  莫沄箏的專業不是聲樂,但她的歌聲好聽,唱得很有水準,楚音眼底帶著滿滿的欣賞,抓著相機對準她猛拍。

  一首曲子循環播放,換了兩套衣服,楚音拍出滿意的照片,在在夜晚降臨前結束拍攝,歸還了鋼琴酒吧給老闆,好讓它能夠開業進行晚上的生意。

  離開的時候楚音開車,坐在副駕駛座的莫沄箏在她沒注意的時候,拿了她的相機翻看照片。

  等紅綠燈的時候,莫沄箏舉著相機給她看,「這不是那個麻豆甯甯嗎?你們從以前關係就很好。」

  「只是表面關係好,我們以前很常一起拍照。」楚音不太高興,不過她不想為這個和莫沄箏在車上吵架,楚音不喜歡吵架,很多時候不高興能忍則忍,她找了藉口說:「箏箏,在車上看螢幕對眼睛不好。」

  「以前當麻豆的時候?不管過去還是現在,你拍的照片都很好看。」莫沄箏沒發現她在不高興,繼續翻看相機裡面的照片,等看到寧寧和霏碧的婚紗照,興奮地說:「這是婚紗照?這是甯甯跟誰?她們也是女同性戀情侶?我們也拍婚紗照好不好!」

  楚音告訴自己忍耐,但莫沄箏開始說婚紗照要去哪裡拍,拍什麼樣式,吱吱喳喳說個沒完,還一邊翻看相機評比各個婚紗照的景點。

  等到下一個紅綠燈,楚音停下車,板著臉不高興地提高音量,「箏箏!把相機還我。」

  「我看一下又不會怎麼樣。」莫沄箏訕訕然放下相機,有些不服氣。

  「我不喜歡你這樣做。」楚音語氣硬梆梆地說。

  被她這樣的態度惹惱,莫沄箏有點惱怒地質問:「裡面有什麼我不能看的嗎?不然你為什麼那麼緊張?」

  「箏箏,你再這樣我就生氣了。」楚音直言。

  莫沄箏放下相機,把自己摔回座位,撇開臉嘟囔說:「小氣。」

  雖然這麼說,但莫沄箏沒有繼續鬧,她幫楚音把相機收回相機包,繼續氣鼓鼓望著車窗窗外,一直到到莫沄箏家之前,還有莫沄箏下車之後,兩人都一直沒再說話。

  莫沄箏大概覺得委屈,瞪了她一眼連再見都沒說就回家去了。  

  楚音因為和莫沄箏吵架,心情不好,沒有馬上開車離開莫沄箏家,反而熄了火,深呼吸平復心情。

  愛情就是這麼一回事吧?下午還恩恩愛愛不分離,晚上吵起架來翻臉不認人。

  趙子弦就是在這時候打電話過來的,他用Line打網路電話,楚音實在沒心情接電話,看著手機螢幕等鈴聲響到停止。本來想趙子弦會等晚一些再打來,沒想到趙子弦又再打了第二通電話。

  嫌鈴聲響得煩人,楚音最終還是接起電話,「我在開車,有事傳訊息給我。」她沒等趙子弦說話就掛了電話,這樣的行為實屬遷怒。

  趙子弦脾氣好,習慣她偶而耍脾氣,過了幾秒,趙子弦主動傳訊息說:你快來吧,我準備好驚喜了。他接著發了一個撒花的貼圖,楚音已讀之後,心煩地把手機丟在副駕駛座上,啟動引擎離開這裡。

  好好的一天,心情就毀了。

  回到家的楚音坐在沙發上什麼事都不想做,她摸到放在茶几上的CD音響,按下播放,裡面是莫沄箏錄的蕭邦鋼琴曲集,正好播得是蕭邦的夜曲。

  伴隨著鋼琴聲,楚音閉上眼睛,開始想談戀愛這件事是否從一開始就是個錯誤。怕寂寞可以找朋友,並不是非得找個伴侶不可,她是喜歡莫沄箏的,也因此特別在乎莫沄箏和她鬧脾氣的事。

  除此之外,這是楚音第一次為了莫沄箏對趙子弦撒脾氣,她知道這樣做不對,所以心情更糟了。

  她就應該快點做個了斷,不管是決定繼續和莫沄箏在一起,或者和趙子弦結婚,她都得盡快做下決定。

  楚音重新拿起手機,打開通訊軟體看著趙子弦傳來的訊息發呆,直到整片鋼琴CD播完,她才拿著手機去餵她養的那缸魚。

  不能再猶豫了。

  餵完魚,楚音回覆Line給趙子弦:我現在就訂機票,過兩天就去。

***

  結束一天的工作,楚音回到家洗了澡,換了一身柔軟的睡衣,端坐在沙發上喝剛煮好的咖啡,因為疲倦,腦袋放空什麼都沒想,只緩慢地淺嚐咖啡的香氣和味道。

  她的手機響了一陣,隔著包發出悶悶的鈴聲,但楚音實在不想接電話,一動也不動地坐著等電話鈴聲響完。

  等電話鈴聲結束,她正想鬆口氣,接著幾乎都沒在使用的電鈴就響了起來。

  楚音穿著睡衣,走到對講機旁邊按下通話鍵,「是誰?」

  管理員回答說:「有一位韓小姐待在樓下不肯離開……她說她是您的朋友。」

  「韓小姐?」大概是韓嘉魚,楚音想剛才的電話多半也是她打來的,「不好意思,麻煩你讓她上樓。」

  「韓小姐喝醉了,我不確定她能自己上樓。」管理員說。

  「……我馬上下去。」

  喝醉了還找到她這裡來,看來問題很嚴重,楚音披了一件外套就拿鑰匙下樓。

  電梯門一開,楚音就看到韓嘉魚穿著套裝,渾身散發酒氣,倚著牆痛哭。

  韓嘉魚大哭撲抱過來,抓著她哀嚎,「楚音啊啊——」

  喝得有夠醉了。

  楚音無奈抱住朋友,對管理員說:「對不起,給你添麻煩了。」

  「不會,你需要幫忙嗎?」管理員熱心地問。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帶她上去,謝謝。」

  「不客氣,有需要幫忙就說一聲!」

  管理員幫忙楚音按下電梯上樓按鈕,她拖著韓嘉魚進電梯,困難地抱著朋友按下樓層按鈕。

  好不容易到了自家所在的樓層,楚音把韓嘉魚靠著牆,確定她雖然搖搖欲墜卻暫時不會一頭栽倒在地,就趕緊掏鑰匙開門。

  「你怎麼搞的,喝成這樣?」她一邊開門一邊無奈地問韓嘉魚。

  「主管要跟我分手……他最近都在跟新人曖昧……嗚啊啊……」韓嘉魚說著說著又大哭起來。

  楚音被韓嘉魚說話的音量嚇了一跳,怕打擾鄰居,她趕緊拖著人進門。

  「好了好了,先進來再說。」

  看來今晚不用睡了,楚音無奈地把韓嘉魚扔到沙發上,去倒了煮咖啡剩下的熱水,調了一些蜂蜜,把熱蜂蜜水遞到韓嘉魚手裡。

  好在韓嘉魚雖然醉了,倒還拿得穩馬克杯,她握著馬克杯小聲啜泣,哭得停不下來。楚音幾乎沒看過她這樣情緒失控的模樣,有些頭皮發麻,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你冷靜點,把所有的經過都跟我說。主管為什麼突然說分手?」楚音試著釐清問題的重點。

  「我也不知道,但我不想分……」韓嘉魚啜泣著回話。

  楚音坐到韓嘉魚旁邊,拍拍她的肩膀給她安慰,絞盡腦汁找話安慰她說:「那你換一個人喜歡啊?」

  反正主管已婚,你跟他也沒未來。韓嘉魚何必吊死在一個人身上?

  「但我最愛他啊!其他人都比不上他。」韓嘉魚很執著。

  「你可以試著愛愛看其他人啊!」楚音回想了一下,舉出一個對象問:「上次約你去看畫展那個男的後來怎麼樣了?」

  「我們還有在聯繫,最近有去吃飯……」韓嘉魚哭得打嗝。

  「那不是很好嗎?跟主管分手,你就專心跟新認識的男人交往。」楚音說。

  韓嘉魚突然激動起來,放下馬克杯雙手抱頭大喊,「可是那不是愛情!」

  愛情。

  韓嘉魚要說和新對象約會不算愛情,楚音也沒轍。  

  「不然什麼是愛情?」楚音很無奈。

  韓嘉魚抓住楚音的肩膀,搖晃楚音,激動地說:「所以說你不懂啦!我也不太懂,但我只想找到一個愛我的人啊,為什麼那麼難?」

  楚音不明白為什麼韓嘉魚非得去喜歡一個沒有未來的對象,不過她一個腳踏兩條船的傢伙也沒資格說別人不好,她想了半天,只能伸出雙臂擁抱韓嘉魚好安慰她。

  「不要哭了,我懂你。」楚音想即使自己不懂,也要說懂好安慰朋友,「你會找到真正愛你的人。」

  楚音慢慢地拍韓嘉魚背安慰她,韓嘉魚哭了好一陣子,驀然推開楚音,再次大哭出聲,「別管我,主管不喜歡我,全世界都不喜歡我,沒有人願意愛我。」

  韓嘉魚自怨自艾了起來,哭得淒楚,真正覺得自己沒有人喜歡,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楚音的感情沒有韓嘉魚外放,這會兒被她哭得頭皮發麻,手足無措。

  「我愛你啊!」楚音說。

  楚音當然愛她的朋友,她們認識了這麼久,對彼此的熟悉如同手足一般親密無間。韓嘉魚是楚音擁有最像家人的朋友,她當然愛她的朋友。

  韓嘉魚擦乾眼淚,乾巴巴地開了一個玩笑,「……我們是朋友,所以我不會愛你,別想趁虛而入。」

  總算不哭了。楚音鬆了口氣,「我說愛是朋友之間的愛,誰會喜歡你啊,笨蛋。」

  「我這麼漂亮,你沒有理由不愛我!」韓嘉魚理所當然地說。

  「是是,我超愛你,全世界的人都會愛上你好不好。」楚音翻白眼說。

  「也沒那麼誇張啦。也就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程度。」韓嘉魚傻笑著撥弄自己的瀏海。

  「還跩起來了,是誰又哭又笑,還流鼻涕?」

  「你才流鼻涕!」韓嘉魚推了她的肩膀一下,喝了一大口蜂蜜水,挺起胸脯說:「讓我這種知性美女,肯定比妳受歡迎啊!」

  總算讓韓嘉魚控制住情緒,看她也像酒醒的樣子,乾脆指使她去洗澡好早點睡覺。

  「話都你在說。我去找睡衣給你,你去洗個澡,待會早點休息,你明天還要上班嗎?還是待會傳簡訊跟主管請假?」

  「……去上班,我還要全勤。」韓嘉魚鬱悶地說。

  「那我找衣服給你。」

  作為模特的楚音有很多衣服,她能找一套可以讓韓嘉魚穿的襯衫和正式一些的長褲去上班。

  「楚音最好了!」她歡呼一聲。

  「別狗腿。」

  雞飛狗跳的夜晚過去,韓嘉魚吹完頭髮就在床上睡熟了,只剩下喝了咖啡的楚音還睡不著。她關掉大燈,躺在雙人床上,睡在自己旁邊的韓嘉魚已經睡到打呼,但她還是瞪著黑漆漆的天花板了無睡意。

  連韓嘉魚在情場縱橫的人都有這樣狼狽的時候,楚音對於自己的感情世界越加沒有信心,但她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有許多事情都讓人難以抉擇,包括愛,包括人生。

TBC


訂閱非白⋯⋯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