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Orm 無差]Fairy tale-05

  他們還一起看了日出。

  日出之前,Arthur再次煮了咖啡,這次他順手給Orm熱了牛奶,還加了滿滿一勺糖,Orm狐疑地嗅了嗅乳白的液體,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喝。

  這時候天空已經變成淡紫色,雲彩漸漸的發亮,從深藍、淺藍、淡紫轉變成橘黃……

  「太陽要出來了。」Arthur說。

  他不知道Orm有沒有看過日出。Orm確實沒有,深海是不夜城,那些該發光的水母珊瑚總是泛著螢光,沒有停歇的時刻,一直照亮整個亞特蘭提斯,Orm知道陸地上擁有白天和黑夜,但這是他第一次體驗日落到日出,他沒有看見日落,但他在燈塔頂端看完了日出的景色。

  Orm決定接受兄長的好意,喝下牛奶,他覺得味道有點奇怪,不過並不讓他討厭。

  Arthur關掉燈塔大燈泡的電源開關,現在運作一整晚的燈塔可以暫時休息,白天是守塔人的睡覺時間。Arthur本來想讓Orm睡在自己的房間,他去睡在主臥室,但他想到那淒慘的浴室,很快改變了主意。

  「你跟我睡,睡飽了下午我就給你買冰淇淋。」Arthur洗好咖啡杯和牛奶杯,對尾隨在身後的弟弟說。

  「你得和我回亞特蘭提斯,兄長。」Orm提醒他。

  Arthur把杯子晾好,「我在這裡過得很好,就不跟你一起回去了。」

  「你的決定並不妥當,母后在亞特蘭提斯等你。」

  他打了一個哈欠,制止Orm繼續說話,「不管怎麼樣,先等我睡一覺再說。」

  主臥室只有一床棉被,好在還算寬大,蓋在兩個大男人身上也沒什麼問題。Arthur躺上床之後有些懊悔,他的決定是否太過草率?即使對方自稱是自己的兄弟,但是兩人同睡一床仍然太過親密。

  Orm躺得筆直,他的睡眠習慣很好,即使睡不著,也好好躺著閉上的眼睛。Arthur翻來覆去一會兒,總是感覺到Orm身上有股海洋的味道,不是海鮮的腥味,而是海風吹進窗戶裡的味道。那股味道陌生又熟悉,Arthur以為他沒辦法習慣另一個人睡在自己身邊,但他很快就睡著了。

***

  Orm也睡著了,他不應該在陸地上睡著,也許睡前那杯白色的飲品有特殊的魔力,或者綿軟乾爽的床鋪施有魔法。睡到一半的Orm感覺自己好像被八腳章魚纏身,他並不害怕八腳章魚,只詫異對方膽敢把觸手放在自己身上,更奇異的事他感覺到熱,除了到海底火山附近,他很少感覺到熱。除了熱,還有乾燥。

  他睜開眼睛,清醒過來,終於回過神想明白他現在正在陸地上,在他兄長繼承的燈塔裡,糾纏他的不是八爪章魚而是自己的陸地人混血兄長。

  他的兄長毫無警覺心地熟睡著,陸地人混血的兄長比亞特蘭提斯人體溫略高,連棉被一起緊抱著他像抱著大玩偶毫不像樣。

  他掙扎著擺脫Arthur的手腳,等他跳下床的時候,Arthur被他吵醒了。

  「……現在幾點了?」Arthur閉著眼睛問。

  「我不知道。」Orm站在床邊,居高臨下地等待Arthur起床。

  Arthur睜開眼睛,瞥了他一眼然後又閉上,抱緊了被子翻了個身,「哦,你還在。弟弟,等我再睡一會兒,我就去買——」冰淇淋這個詞被他囫圇吞在嘴裡。

  Orm眼睜睜地看著Arthur翻個身繼續睡懶覺,他感到不可置信,想拿出三叉戟敲醒他,又擔心兄長承受不了三叉戟的力量,於是他決定忍耐,然後再去洗一個澡當作補償。對於亞特蘭提斯的王族來說,待在乾燥的空間並不是太痛苦的事,但是這不妨礙他喜歡水。

  雖然洗澡的聲音並不吵雜,但是Arthur因為Orm製造出來的聲音醒來,Arthur躺在床上,感受家裡有其他親人正在「家」裡活動,這讓他少有的心情愉快了起來。

  他習慣習慣孤獨,習慣在父親過世之後一個人守著燈塔,但這不代表Arthur不喜歡有人陪伴他。

  睡飽了之後,他突然真正意識到他有了一個弟弟,一個有血緣的親人,雖然他們外表並不相像,但那是他親愛的兄弟。Arthur有過對於兄弟的想像,在兒時,他想要擔任一個稱職的兄長,有一個跟屁蟲弟弟,他可以用零用錢請弟弟吃糖、吃冰淇淋……

  「得帶他去吃冰淇淋,兩球,都要大的。」Arthur起床,換了一身衣服,打開抽屜抓了一把零錢塞進口袋裡。

  Orm也洗好澡,在自己的衣服上套上Arthur給他的衣服,走出浴室。

  「早啊,弟弟。」Arthur對Orm微笑。

  「早安,兄長。」Orm挺直的背脊,直接提及他來陸地的目的,「我們可以回去亞特蘭提斯了嗎?」

  他們是血緣兄弟,但他們又是如此不同,Arthur看得出來即使他穿著自己的衣裳,周身的氣質仍然和普通扯不上邊。  

  「恐怕不行。」Arthur說。

  Orm沒有問為什麼不行,早在睡前Arthur安排他們行程的時候他就明白要把兄長帶回亞特蘭提斯恐怕沒有那麼容易。

  他猜他的兄長和他一樣都有著固執的品德,要讓他們聽命行事比什麼都還要難。

  他比他預期的要早尋找到他的兄長,這代表他還有時間可以浪費,直到他確實讓Arthur願意和他回到亞特蘭提斯為止。

  Arthur沒有詢問任何關於亞特蘭提斯的事,他帶Orm出門,讓Orm坐上副駕駛座,發動他那台老舊的貨卡車,帶弟弟去了鎮上。

  下午是鎮子裡最不熱鬧的時候,漁船的收穫早在清晨盡數出售完畢,市場空空蕩蕩,只殘留著海貨的魚腥味。

  路上有人和Arthur打招呼,Arthur都朝對方點點頭,沒和他們介紹自己的兄弟。他想他的弟弟、亞特蘭提斯的小王子恐怕不會在地表上停留太多天,只待一會兒時間,不向鎮子裡的人介紹弟弟也不算什麼。

  他們到鎮子裡唯一一家有賣冰淇淋的商店,讓店員挖兩球冰淇淋,「要什麼口味?」

  「香草和巧克力。」

  「紙杯裝還是餅乾甜筒裝?」

  「餅乾甜筒。」Arthur毫不猶豫就為Orm選了小朋友都愛的選項,然後給自己選了像大人的選項,「再給我一球紙杯裝的萊姆葡萄。」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