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Orm 無差]Fairy tale-07

  她的願望並不那麼容易滿足。

  不管怎麼說,即使Arthur和Orm是擁有血緣關係的親兄弟,他們僅僅只見面了兩天不到,要一下子變成好兄弟並不容易。

  在Atlanna的要求下,Orm被命令好好帶Arthur暢遊亞特蘭提斯,完成這個命令對Orm來說並不容易。

  作為一個盡責的王位繼承人,他每一天都有許多課程和訓練需要完成,極少在亞特蘭提斯閒晃,他熟悉亞特蘭提斯的議院,熟悉亞特蘭提斯的軍隊駐地,但這兩者都不是什麼適合遊覽的觀光名勝。

  Orm帶Arthur在王宮遊覽一圈,接著兩人又在訓練室打了起來。一方面是Arthur火氣未消,另一方面是Orm也想提升未來王儲的戰鬥力,Orm以指點的方式教Arthur使用三叉戟——三叉戟是亞特蘭提斯王室的武器,兩人都拿了訓練用的普通三叉戟,但是殺傷力還是有很大一段的距離。

  Arthur許久沒有這麼認真的戰鬥,他暫時遺忘了燈塔的工作,竭盡全力和Orm戰鬥,吸收每一個三叉戟的使用技巧,在水裡行進或躲避的步伐,很快海水對他不再像是阻力,變成助力,他超乎尋常的體能也被發揮出來。

  和久經訓練的Orm相比,Arthur顯得格外狼狽,他不知道的是Orm內心對他的學習能力和進步的速度感到驚訝。Orm在內心讚嘆不愧擁有王室血脈,他的兄長即使混有陸地人血統,仍然非常的強悍。

  再一次被擊倒在地,Arthur躺在地上,感覺自己這段時間流出的汗水已經讓周圍的海水變得更鹹,他累得連一隻手指都動不了,「我餓了!」

  「站起來。」Orm不想讓他耍賴,用三叉戟鈍的那頭戳戳躺在地上的Arthur。

  「我餓得動不了了!我要吃飯!」Arthur任憑他戳,他是真的沒力氣打了,看來今天是沒辦法打得過Orm,偷偷逃離亞特蘭提斯,現在他至少要吃飽。

  Orm打開訓練場的門,毫無意外看到母后手下的得力助手,「Vulko,準備餐點,大王子餓了。」

  「好的,Orm殿下,現在立刻準備,請您和大王子殿下到餐廳稍後。」

  「走,吃飯。」Orm將兩把練習用的三叉戟放回架子上,站在躺倒不動的Arthur,低下頭嚴肅地看他,「兄長,你必須學習王室規矩,好糾正你的儀態。」

  「別,我得回去看燈塔,禮儀訓練就算了吧。」Arthur一點也不想知道禮儀訓練是什麼鬼,他用最後一絲力氣站起來,慣性拍拍衣服上並未存在的浮灰,「先吃飯!」

  亞特蘭提斯的食物以冷食為主,不過就算是住在海邊的Arthur,他也不敢說完全認出餐桌上放了哪些食物。

  王宮的餐廳富麗堂皇,Orm和Arthur坐在餐桌的兩端,桌面上的食物由桌邊的侍從分菜到碗盤裡,大約是為了以示尊重,Vulko一個母后身邊的得力助手主動來代替了侍從的工作。

  「這是什麼?」Arthur看著卷在紫色海帶裡面的不明軟肉,狐疑地問。

  「吃。」Orm微笑,他記得Arthur要他吃那些他不明白的陸地食物,現在他也要他吃吃看海底的美食。

  「請問這是什麼?」Arthur問Vulko。

  「『埃羅科威』拌海洋香料和藤壺汁。」Vulko回答。

  「『埃羅科威』是什麼?」Arthur問。

  「我想陸地人應該叫它海蛞蝓。」Vulko有問必答。

  Orm有點不高興,他覺得Arthur應該不敢吃了。

  「哦,海蛞蝓。」沒想到Arthur只是這麼說了一句,就拿起未知的食物放進嘴裡咀嚼。

  「好吃嗎?」Orm忍不住想問。

  他自己很喜歡這道菜,所以他很好奇Arthur的感想。

  「原來海蛞蝓是這個味道,我以為會有黏液。」Arthur說。

  有黏液的活海蛞蝓Orm也不吃。

  「桌上料理中不適合食用的部分廚師都已經處理過了,請大王子不用擔心。」Vulko解釋。

  也許是得知這是新王儲在亞特蘭提斯的第一餐,廚師竭盡全力地料理出一大桌美味的食物,用餐到半途,Arthur突然想到Atlanna,「我的媽媽、呃,女王陛下吃飯了嗎?」

  「陛下已經吃飽了,她一定很高興大王子關心她。」Vulko回答。

  「吃飽就好。」Arthur不太好意思地笑。

  「你可以退下了,Vulko。」幾次Orm要替兄長解釋都被Vulko搶先,Orm不大高興地斥退母后的得力助手。

  「祝兩位王子用餐愉快,那麼我先退下了。」Vulko鞠躬完,恭敬地退下。

  「再見,Vulko。」Arthur禮貌地道別。

  「兄長,吃吃看這個。」Orm站起來,主動從長長的餐桌拿起桌上的盤子,親自把白色盲蝦放進Arthur的盤子裡,「小心燙。」

  難得桌上有熱食,Arthur小心翼翼地叉起白色盲蝦咬了一口,「唔,味道有點嗆。」

  「它營養豐富,許多海底人都喜歡。」Orm說。

  「如果能配上啤酒就好了。」Arthur覺得這道蝦很適合當下酒菜。

  享用過愉快的一餐,Orm帶Arthur去Atlanna準備給他的房間,海底難得乾燥的房間,用魔法隔絕水氣,但仍然可以交換氧氣,一個小小的亞特蘭提斯發明,最初是用來保存偵查陸地人所得到的資料所用,這回被Atlanna用來為Arthur安排房間。  房間的面積不大,甚至只有Orm寢宮的三分之一不到,畢竟要支撐隔絕水的魔法需要額外的能源。房間是Atlanna親手佈置,給人溫馨的感受。

  Orm有點嫉妒,但是他已經是成熟的大人了,Atlanna對Arthur的這點特殊待遇還在他容忍的範圍內。

  雖然房間隔水,但是浴室還是經典的亞特蘭提斯款式,Orm帶著Arthur進入浴室, 好教導他該如何使用亞特蘭提斯的盥洗用具。對Arthur來說,亞特蘭提斯的沐浴方式很像是全身潛到浴缸裡的泡泡浴,先搓洗乾淨之後,作為浴缸的浴室會再換上乾淨的水。

  Orm耐心地等Arthur洗完澡,再和他道晚安。

  「晚安。」Arthur不抱期望地問:「你明天能送我回家嗎?」

  「我們今天還沒真正逛過亞特蘭提斯。」Orm回答。

  「好吧,那麼明天見啦?」Arthur說。

  「明天見。」

  Arthur睡不著,這不是他的睡覺時間,何況他在睡前還已經被Orm打昏休息了一段時間。雖然他渾身痠痛,急需休息,但他就是睡不著。

  他在房間裡面逛了一圈,憑窗眺望,外頭是對陸地人來說十分魔幻的場景,四處飛舞的螢光水母、魚群、大叢生長的珊瑚,螢光藍、螢光綠、螢光橘、螢光紅、螢光粉,五彩繽紛的色彩堆疊在一塊,珊瑚攀爬在海水中的建築物上,魚群和水母在建築物間穿梭。

  他從沒想過他媽媽的家是像這樣的,亞特蘭提斯原來這麼美麗。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