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hur/Orm 無差]Fairy tale-08

  他太過沉迷,以致於浪費的睡覺的時間,等Orm來叫他起床的時候,Arthur才躺下三個小時不到。

  他雖然沒睡著多久,還在短暫的時間裡做了一個夢。

  夢境是這樣的,亞特蘭提斯有一位兇悍的公主Ormi,她有一頭亮麗的黑髮,明亮的藍眼睛,態度高傲又難以伺候,但是實際上很愛冰淇淋,於是威脅Arthur給他買下商店裡的冰淇淋冰櫃,把冰櫃搬回燈塔,接下來一個月每天Ormi都會來吃冰淇淋。Arthur很歡迎來自亞特蘭提斯迷人又性感的Ormi公主,會主動補充不同口味的冰淇淋誘使Ormi公主來拜訪他,就在Arthur打定主意開口求婚的那一刻,Orm冰冷低沉的嗓音喚醒了他。

  「你該起床了,Arthur。」

  「再讓我多睡一會——」Arthur用棉被把自己捲起來,「拜託你了,親愛的Ormi。」

  Orm瞪著床上睡得死沉的男人,沒想到剛見面沒多久的兄長已經給他取好暱稱,他一點都不喜歡Ormi這個稱呼,感覺太過甜美可愛。Orm沒時間和Arthur瞎耗,他剛剛回到亞特蘭提斯,有諸多公務要處理,來找兄長之前他就打定主意把巡邏的工作和帶兄長逛一逛亞特蘭提斯這項任務結合在一起。

  「起床!」Orm不耐煩地彎下腰,拍打Arthur的臉頰。

  「Ormi?」Arthur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想把Orm拉到床上,Orm重心不穩跌到兄長的懷裡,Arthur咕噥,「晚點再買冰淇淋給你吃。」

  Orm一點都不想吃該死的冰淇淋。他的脾氣並不好,於是Arthur著實被Orm三叉戟夾雜雨點的龍捲風洗禮了一頓,體驗到滾筒洗衣機裡的衣物是什麼樣的感受。

  「咳……」Arthur本來想和Orm打一頓,想到夢境裡性感的Ormi公主,又看看Orm不高興緊抿起來的性感薄唇,耳朵莫名地發熱,委屈地抱怨,「我嗆到水了。」

  「亞特蘭提斯人不應該嗆到水。」Orm給出冷酷無情的答案。

  Arthur抹掉臉上的水珠,故意挑釁Orm說:「唉,嚴格的小Ormi,怎麼可以這麼兇?」

  「給你三分鐘換好衣服。」Orm甩給他一套鱗甲戰袍,這是Atlanna特意吩咐亞特蘭提斯的裁縫師專門趕製給Arthur的王服,因為時間緊急,所以Arthur少了Orm身上華麗的披風。

  Arthur花了五分鐘才換上亞特蘭提斯風格的服裝,雖然少了披風,但橙金色和綠色搭配在一起的鱗甲在他身上顯得特別華麗,Orm覺得和自己紫黑配色的鱗甲相比,裁縫師準備給Arthur這一套更襯他金色的頭髮。

  Orm在某一瞬間又嫉妒起兄長和母后相仿的金色頭髮,但它們的色澤其實有些微差異,母后的髮色更偏白金色,而Arthur的髮色則像金子鑄造的樣子。

  他的兄長是耀眼的,一如陸地的旭日,在充滿各式各樣奇特顏色的海底也一點都不遜色。

  「我們要去哪裡?」Arthur不自在地活動肩膀,他覺得這套鱗甲有點兒太貼身了。

  「去巡視我們的國家。」Orm回答。

  如此正氣凜然的答案讓Arthur啞口無言,他望著Orm帶路的背影,恍惚間看著Orm強壯的背肌、結實的臀和修長的雙腿一點也不比性感的Ormi公主遜色,甚至更讓人心動。把性感兩個字放在Orm身上一點也不違和,他的弟弟確實是充滿魅力的男人。

  Arthur知道自己應該停止思考這些不該存在腦海中的黃色垃圾,但他才見到Orm一天,一點也沒有這傢伙是自己兄弟的真實感,然而Orm的魅力卻是實實在在的影響到他。

  巡視的過程讓Arthur更接近亞特蘭提斯獨特的美景,然而妄念陰魂不散地糾纏著他的腦海,他大部分的注意力都落在Orm身上,明明應該更專注在巡視王國上,但他卻觀察出Orm身上更多的優點——這是一個美麗的男人,同時是他的弟弟,即使他男女通知都不應該對他有任何妄想。可是思維總是比海風自由,它能穿透一切,並促使Arthur接近Orm,炫耀自己身上閃耀的鱗片,就像天上的鳥兒會炫耀羽毛一般。

  Arthur忽左忽右地圍繞著Orm游,其他巡邏的士兵根本無法干擾他對Orm的注視。

  「是這樣做的對嗎?」Arthur操縱三叉戟旋轉,玩出花樣,試圖用動作吸引Orm的注意力。

  「你會打壞路邊的裝飾海草。」Orm責備他說。

  「哦,對不起。」Arthur沒話找話說,「等會兒巡視會經過亞特蘭提斯的市集嗎?有什麼特別的名產可以讓我見識?」

  「你現在就在見識亞特蘭提斯的偉大。」Orm回答。

  海下建築的城市顯得鬼斧神工,在水底穿行的航行器和騎著海馬的巡邏士兵都讓人移不開眼睛,Orm對亞特蘭提斯感到驕傲,它是如此的美麗,這個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座城市能夠勝過亞特蘭提斯。

  巡邏結束之後,Orm帶Arthur回到王宮,覲見正在處理王國事務的女王陛下Atlanna。

  「怎麼樣?亞特蘭提斯很棒吧?」Atlanna從王座下來,摟著Arthur的手臂親暱地問。

  「亞特蘭提斯很好。」Arthur誠實地回答。

  「那就留下來繼承亞特蘭提斯。」Atlanna說。

  「但是這裡屬於Orm,他比我更愛亞特蘭提斯,媽媽。」

  「……Orm,你不願意承認你的兄長擁有王位的繼承權嗎?」

  「不,母后,兄長當然有權力可以繼承亞特蘭提斯。」Orm心想,等母后離開亞特蘭提斯到陸地生活,他可以透過挑戰奪回王位,反正Arthur還打不贏他。

  當然,如果他的兄長有贏過他的實力,他自然誠心誠意地願意讓出王座。

  Arthur不合時宜地想,如果Orm是沒有血緣關係的王室,他可以接受因為迎娶Orm而必須接受一個王國。

  「我不願意,母親。我喜歡亞特蘭提斯,但我寧願留在陸地上,當一個燈塔守塔人,和我的父親一樣。」

  「……和你的父親一樣。」Atlanna嘆息,「好吧,那麼就為Orm準備繼位典禮吧,我已經決定遜位,將王座交給我優秀的王儲繼承,親愛的Orm,你願意接受亞特蘭提斯,為它獻上所有嗎?」

  「我願意,母后。亞特蘭提斯是我的家。」Orm回答。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