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的愛|牧春牧】飛上海的前一天

※沒有糧的我好餓。

※建議電視劇1~7集全部看完再看。

  牧凌太最終放棄了那張機票、那趟旅程,因為他回家了。春田給他的家。

  儘管對於未來還是十足的不安,但是聽見春田說:「我喜歡你,我絕對要和你一直在一起,請你跟我結婚吧。」這輩子已經沒有什麼遺憾了。

  牧想他願意努力,努力去面對不安、不確定,面對對於這段感情的所有悲觀想法,面對遠距離戀愛,面對春田的母親……

  春田有特別的魅力,他雖然有無數的缺點,尤其是腦袋特別的蠢,不擅長思考,面對異性或者戀愛的EQ特別低。但他是真誠的人,和他在一起唯有這一點讓牧感到安心,同時也會擔心會不會有其他人——比如像黑澤部長——因此而看上春田前輩。

  上海是什麼樣的地方呢?

  「牧、牧、牧——」一大清早,還穿著睡衣頭髮亂翹,眼睛還睜不開的春田說:「你還有假吧?今天要不要待在家裡陪我打電動?」

  去上海的行李已經收好了,最終牧帶著春田去買了登機箱,才把剩下的所有行李都全部塞進去。春田前輩從來沒離開家過,第一次長期出差就讓他去上海,也不知道他能不能在上海好好吃飯……

  明天,春田就要出發去搭乘飛上海的飛機了。

  牧把甜的煎蛋卷切成好幾片,放在小盤子裡,送到春田面前。牧在圍裙裡還穿著西裝、打著領帶,「不要。」

  「欸?為什麼?」

  「就是不要。」

  「為什麼?為什麼?」

  春田在餐桌椅上扭成蟲賴皮,不過牧漸漸得可以抵抗這種程度的耍賴和撒嬌了。

  「既然沒有去度假,果然還是銷假回去上班比較好。」

  「上班哪有打電動重要啊,笨蛋牧。」

  「把電動看得比上班重要的春田才是笨蛋。」

  「哇,為什麼又說我笨蛋?我為什麼要說『又』?」

  「春田笨蛋。」

  「牧才是笨蛋!」

  圍著餐桌兩人追追跑跑好一會兒,上班時間已經要來不及,牧推開壓在自己身上喋喋不休又笨又遲鈍的春田,「我得去上班了,不然就要遲到了。」

  牧替春田拉了拉亂糟糟的睡衣,整理頭髮,然後才反過來整理自己的服裝儀容,春田試圖幫他整理領帶,卻一下子勒得太緊了,「咳,太緊了我要被勒死了,咳咳……」

  「欸?對不起!我幫你拉開!」

  「不用拉這麼開,啊算了我自己弄,你別碰。」

  春田實在太過笨手笨腳,牧撥開他的手,自己把領帶繫好,無奈地看著站在一旁一臉懵然的春田。

  「我出門了。」

  「路上小心——」春田跟著牧到門口,他對今天沒辦法變成電動之日感到非常遺憾,想找辦法彌補,「對了,今天晚餐我煮怎麼樣?」

  「駁回。不准糟蹋食材。」牧詳細地叮囑春田,「午餐我已經煮好了放在桌上,熱一熱就可以吃了,晚上等我回來煮飯。」

  「喔,好。」

  大門關上,站在門外的牧和站在玄關的春田一齊發出嘆息。  

  「去上海春田要怎麼辦啊?」

  「去上海沒有牧要怎麼辦啊?」

  不過答應了就不能反悔,春田也慎重地和同事們表示會好好在上海拼搏,最短一年,最長三年,去上海的時長還不確定,也許每年總部會讓春田回來匯報工作……不過牧還是希望春田不要去上海太久。

  來到辦公室,看見牧來上班的同事們都很詫異。

  「今天不用待在家裡陪春田嗎?」瀨川舞香一看到牧就丟出一記直球。

  「我覺得工作比較重要。」牧微笑回答。

  「創一會覺得很寂寞吧。」栗林歌麻呂說。

  這傢伙不知道何時和春田發展成互叫名字的關係,說實話牧有點嫉妒,如果可以,他也想叫叫看「創一」,只是一直找不到時機。牧看了一眼武川政宗,想想自己和前任交往明明就很輕易的喚出他的名字,為什麼春田就不行呢?

  是因為在同一個地方上班,平常叫名字叫習慣的緣故嗎?

  「牧,客戶已經在車站了,麻煩你去接一下。」

  「好。」

  這一日的工作十分忙碌,就和平時一樣,甚至更忙一些,接手了春田工作的牧,一整天頻繁聽到春田的名字。

  「雖然春田看起來大剌剌的樣子,可是意外的細心呢。」

  「春田走了果然有一點寂寞,以後就拜託你了,牧先生。」

  從大家的嘴裡聽到春田的名字,牧莫名的開心。

  「可惜,我幫春田找了另一個相親對象,他卻沒辦法見。上海在哪啊?」和春田交情很好的大樓管理員太太一臉可惜。

  「在中國。」牧回答,他本來不打算多說什麼,但他想了想還是忍不住對管理員太太說:「春田前輩現在已經有交往對象了。」

  「真的?那個春田找到對象了?是什麼樣的對象?長得好看嗎?」管理員太太接二連三地問。

  「是帥氣的對象。」牧臉不紅氣不喘地自誇。

  「欸,是帥氣的女孩子啊。也是,也許這樣才管得住生活態度散漫的春田。不過春田要去上海了吧?這樣不就是遠距離戀愛?」

  「是的,是遠距離戀愛。」

  「那真辛苦啊,不知道雙方能不能堅持住,才交往沒多久吧?之前都沒聽說。」管理員太太說。

  「對方很喜歡春田前輩,所以一定沒問題的!」牧微笑回答完,欠身鞠躬,「那麼我先離開了,以後就麻煩您了。」

  「彼此彼此。」管理員太太連忙客氣地回應。

  說出來的感覺真好啊。今天晚餐還是做炸雞嗎?還是特別做豬排呢?

  牧愉快地回到辦公室,做完剩餘的工作,準時下班到超市買菜,做炸雞和做豬排的材料都買好了,他今天打算做得更豐盛一點。

  途中他接到春田的訊息,說他媽媽突然回來了,讓他也快點回來。

  牧提著超市的袋子,渾身僵硬,不好的預感讓他感覺像全身浸在冰水中。冷靜,牧凌太,冷靜,你不是已經決定好要好好面對所有困難了嗎?

  話雖如此,但牧還是在附近的公園做了十分鐘的自我建設,才端起笑臉回到春田家。

  「我回來了。」

  餐桌前坐著母子倆,兩人相對無言,牧一回來,他們一起將視線放在牧身上。

  「伯母好。」牧打起精神,微笑問好。

  春田擠眉弄眼,試圖和他交流,不過根本看不懂他想表達什麼意思。

  春田母親站起來,走到牧的面前握住他的手,「牧,我家蠢兒子就拜託你了。」

  牧這才詫異地看向春田,他沒想到春田會說出他們的關係,更沒想到春田母親是這種反應。

  「……是!」他略遲疑地回應。

  「雖然有點意外,卻又不那麼意外,果然千鶴還是看不上我家的蠢兒子。」春田母親說:「啊,我沒有別的意思。」

  「我明白。」牧回應說。

  他知道一下子扭轉觀念不容易,千鶴是好女孩,她和春田還是青梅竹馬的關係,情份本來就不一樣。現在春田母親願意接受他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他不會因此感到不快。

  「希望你不會因為遠距離戀愛放棄我家蠢兒子。」

  「不會的,伯母。」

  春田母親深吸一口氣,鼓起勇氣說:「……你可以叫我媽媽。」

  「……媽媽。」

  「媽,你說完了沒有?」春田不耐煩地打斷兩人的交流。

  「大人講話,小孩子插什麼嘴!」春田母親回頭罵完兒子,笑盈盈地對牧說:「你買了煮飯的材料嗎?我一起幫忙吧?讓我告訴你春田家的料理秘方。」

  「請務必告訴我春田家的秘方!我很想知道!」

  「不會太難,聽說你很會做炸雞?我想吃吃看你炸的炸雞,我看看你買了什麼菜——豬排就交給我了。」

  「好,沒問題。」

  他們一起愉快地用過晚餐,春田的母親表示她明天還有事要忙,還是回到現在住的地方方便,把春田家留給了牧和春田。

  等春田母親離開,牧一下子鬆了口氣,「嚇死我了。」

  「欸?你有被嚇一跳嗎?我沒看出來。」

  「為什麼不在訊息裡面說清楚啊,突然在去上海的前一天出櫃你到底在想什麼啊?我還以為你不會說,我都做好演好室友的準備了,結果變成見家長。」牧難得一連串地發出抱怨。

  「我怕說我攤牌了,你太害怕就逃走了。」春田誠實地說出他的想法。

  「我才不會逃走呢。」牧報復地一拳砸向春田的肩膀,他收回手,千言萬語都化成一句簡短的詞,「謝謝。」

  「有什麼好謝的,這是報復。」春田做鬼臉,「誰叫你上次讓我去你家被你爸嚇了一大跳。」

  「對了,之前我爸還有問過一次,你怎麼沒來了。」

  「真的假的?你怎麼回答的?」

  「我就說分手了。」

  「欸?怎麼這樣!那這樣下次去你家,我的印象分不是更差了嗎?」春田哀嚎。

  牧抱著肚子笑,覺得春田的反應很有趣,「下次我會幫你。」

  「真的?」

  「真的。我和你一起陪爸爸洗澡刷背吧。」

  「別這麼做,你爸會被我們嚇死。」

  「才不會。」

  「就會。」

  「才不會。」

  春田和牧又在客廳裡打鬧起來,被絆了一跤的春田不小心將牧壓在沙發上,「今天我們一起睡好不好?」

  「床上沒有洋芋片的碎片吧?」

  「沒有,我才沒有在床上吃洋芋片呢。」

  「說謊。」牧攬著春田脖子吻他。

  會好的。

  未來,即使春田會去上海,他們必須分隔兩地好一段時間,但一切都會漸漸得好起來,不用擔心。

  「我們做吧,創一。」牧低聲說。

  春田的臉一下變得赤紅,他沒想到牧會喊他的名字,聽起來好奇怪,耳朵都癢了起來。

  「……好,凌太。」

END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