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TS/主國旻、副霜花、南碩】 Dream High-09

  重要的期中考核就在學生們期待又害怕的心情下到來。

  學生們都明白這場考核的重要性,如果想要出道成為歌手、成為明星,那麼至少要先站上大黑藝高的期中發表舞台,讓自己被更多人看見。

  期中考核在歌唱教室舉行,金碩珍老師搬來一台卡拉OK機作為考核助手。雖然機器會為學生的表現評分,不過據說金碩珍並不會按照機器的分數評分,而是另有評分標準,這點智旻和其他學生們都向學長姐打聽過了。不過金碩珍老師的評分確實公正,能獲得學生們的肯定。

  雖然很好奇金碩珍老師的評分標準,但比起探尋老師打分數的方式,好好的表現更重要。

  即使像智旻和柾國決定以雙人組合出戰,但兩人的表現仍然分開計分,金碩珍老師在最開始講考核規則就已經說明清楚了,組合並沒有什麼優勢。決定以組合參加考核的其實只有智旻和柾國兩人而已,畢竟在黑大藝高內,學生們的競爭意識強烈,決定同組合作必須有強烈的信心和絕對的實力。

  由於他們兩人已經確定能夠和金泰亨一起組成一組上,在期中發表上台表演,因此有些嫉妒的人在班上說了一些兩人過於看輕期中考核的閒言閒語。

  甚至有人刻意等舞蹈課結束,智旻和柾國在更衣室將運動服換回制服的時候,隔著一道門故意高聲說些難聽的話。

  「跳舞第一和歌唱第一以組合參加考試,不會是想互相扯後腿吧。」

  「畢竟這是歌唱考核,跳舞跳得好,對唱得好的人有什麼幫助?」

  「不能這麼說,人家成績好,搞不好有什麼秘訣可以通過考試。」

  田柾國霍然打開更衣室的大門,冷冷地掃視站在門外講閒話的人,「說夠了沒有?」

  他兇悍的眼神瞪退了周圍想看熱鬧的人,與柾國相反,智旻並不被流言蜚語所擾,仍舊掛著笑容,從容換好制服才打開更衣室的門。

  但柾國擔心地看向他,「智旻哥,你別聽他們亂說話。」

  「我聽他們得做什麼?和我一組的是你又不是他們,難道你嫌棄哥了?」智旻反問。

  「沒有!」柾國激動地否認。

  「那就沒事了,乖,我們練習那麼多次,一定沒有問題的。」智旻摸摸他的頭,安撫他的情緒。

  一定沒有問題的。

  智旻原本的緊張都因為柾國焦慮的表現飛走了,他想作為兄長,他得扛起天空,讓柾國不會感到緊張害怕。

  他們練習的足夠充分,選擇的歌雖然訴說著別離,但是又充滿眷戀。智旻相信以他和柾國的關係,一定能好好表現歌曲裡頭的對彼此關係的惋惜和不捨。

  兩人一起進了考核的教室,先坐到平時的座位上。卡拉OK機被放在鋼琴旁邊,機器本身的彩球燈光讓這場考核多了一絲輕鬆的氣氛,學生們坐在座位上,金碩珍老師則坐在鋼琴椅上,拿著卡拉OK唱本,按照學生報上來的考試曲目一一輸入歌曲號碼。

  「待會按照我報到的名字,一個一個上來。」金碩珍說。

  「是。」緊張的學生們齊聲回答。

  黑大藝高的學生素質極高,歌唱的特別好的人多得不得了,就算有學生想專心複習背誦歌詞,注意力也時不時會被台上的表演者吸引走,金碩珍老師對表演的評分,才又拉回學生們的注意力和緊張感,不至於把考核當作演唱會欣賞。

  等到臨近他們上台考試的時候,柾國終於沉下慌亂的心,專心地回憶他和智旻的練習,他們準備得很完美,合唱了不知道多少遍,絕對不會出錯。他不想搞砸這場考核,讓那些說閒話的人得逞,他們會表現得非常傑出,讓所有人都閉上嘴巴欣賞他們的表演。

  「下一組,田柾國和朴智旻。」金碩珍拿著評分版,叫學生上台,「兩人一組合唱Charlie Puth的We Don’t Talk Anymore,請上台吧。」

  這首歌非常紅,底下的同學們聽到曲名都小小的騷動了一會兒,想知道柾國和智旻會怎麼表演。由清唱開始,接下來木吉他和其他樂器音效才會加進來,所以一開口就知道歌手會不會唱砸這首歌。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We don’t love anymore

What was all of it for?

Oh,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兩人並沒有採用原唱與負責唱女聲的歌手的方式分配需要唱的歌詞,第一段柾國主導,智旻只負責唱「like we used to do」,每當唱到這段副歌都是這樣的分配方式。而原本男歌手的歌詞則分配為一人一句,兩人流暢的銜接,若不是隱約能分辨兩人的嗓音音質差異。不過這首歌仍然以柾國為主,其中女歌手獨唱在第一遍完全由柾國負責,智旻則幫忙和聲。

  柾國漂亮的聲線暫且不提,智旻的表現讓全班同學感到驚訝和讚嘆。

I just hope you’re lying next to somebody

Who knows how to love you like me

There must be a good reason that you’re gone

Every now and then I think you

Might want me to come show up at your door

But I’m just too afraid that I’ll be wrong

Don’t wanna know

If you’re looking into her eyes

If she’s holding onto you so tight

The way I did before

I overdosed

Should’ve known your love was a game

Now I 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Oh, it’s such a shame

  第二段重複的時候,又再度以一人一句的方式銜接,轉換得非常流暢,最終原本原唱與女歌手合唱的部分則由柾國唱原唱的部分,智旻唱女歌手的部分。

That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we don’t)

We don’t talk anymore (We don’t, we don’t)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We don’t love anymore (We don’t, we don’t)

What was all of it for? (We don’t, we don’t)

Oh, we don’t talk anymore, like we used to do

We don’t talk anymore, oh, oh

(What kind of dress you’re wearing tonight)

(If he’s holding onto you so tight)

The way I did before

We don’t talk anymore, oh, woah

(Should’ve known your love was a game)

(Now I can’t get you out of my brain)

Ooh, it’s such a shame

That we don’t talk anymore

  這首歌的音域十分高,沒人想到柾國和智旻能輕鬆駕馭,雖然大多數同學都知道柾國唱得很好,但他們在這次考核中,所有人都為智旻的嗓音感到驚豔。他們成功吸引了全班同學的注意力,在歌曲結束的時候,同學們雖然羨慕兩人的表現,卻也發自內心地為他們鼓掌,對他們完美的表演感到欽佩。所以當金碩珍老師給他們兩人滿分的時候,沒有人有意見。

  最終,柾國和智旻就佔走了兩個單獨表演的名額,而隨後在考核中以個人獨唱獲得九十五分的金泰亨奪走了最後一個名額,這證明了三人平時的好成績沒有作偽。

  剩下的學生們雖然可惜沒有機會在期中發表上單獨表現,但至少期中考結束了,他們可以暫時放鬆一下。

  下課時,學生們四散離開,泰亨跟在柾國和智旻身後,搭著兩個人的肩膀,誇獎他們說:「幹得好。」

  「你也幹得不賴,恭喜你獲得單獨表演的機會。」智旻微笑回應。

  「同喜同喜。」泰亨笑得燦爛。

  金碩珍推著卡拉OK機回到辦公室,金南俊看他推得吃力,幫了他一把,又忍不住唸他。

  「你評分又不靠這個機器,為什麼非要把事情搞得這麼複雜?」

  「我覺得這個方法很好啊,可以隱藏我真正評分的方法。」金碩珍得意洋洋地說。

  「你真正評分的方法是什麼?」金南俊問。

  「哼哼,不告訴你。想知道就猜啊?」

  「我其實知道是什麼方法。」金南俊笑了笑,並不搭理金碩珍故作神秘。

  金碩珍認為自己才不會上當,被金南俊的激將法探聽出自己的評分方式,他悠悠哉哉地回應:「那就說出來告訴我聽聽。」

  「但是學生會聽到啊,我不能讓他們知道。」金南俊指著不知怎麼擠在辦公室門口的學生們。

  發現老師注意到他們存在的學生們一哄而散,就怕老師找碴。

  「你嚇到學生了。」金碩珍笑著看學生散去,轉頭對他說:「你可以悄悄告訴我,傳簡訊給我也可以,我再回答你有沒有猜對。」

  「那我悄悄告訴你。」金南俊摟著金碩珍的肩膀,嘴唇貼著他的耳朵說:「看有多少學生注意聽台上的人唱歌?」

  「你怎麼知道?」金碩珍睜大眼睛,追問他說。

  「不告訴你。」這回換金南俊得意的仰起頭。

  「你告訴我的話,我就一週不講大叔笑話。」金碩珍保證。

  「你做不到。」

  金南俊沒有告訴他,自己在路過歌唱教室時,看到金碩珍睜大眼睛一個個觀察學生們表情的專注模樣非常可愛。

  好成績鼓舞了柾國的勇氣,柾國想也許自己可以趁這個機會告白?但他又患得患失的想,現在是正確的時機嗎?

  智旻沒察覺到他的心事,只高興地拉著他到校外找炒年糕的老闆,一人一大盤炒年糕慶祝今天的考核高分通過。老闆聽說他們考了好成績,可以在期中發表上台表演,也將他們狠狠地誇獎了一番。

  「你們兩個都做得好!看來下次看到你們,就是在電視上看到你們的出道訪談了!」老闆說著說著,激動得連方言都說出來了。

  聽到方言,智旻和柾國都倍感親切,「原來老闆不是首爾人啊。」

  「是啊,特地來首爾討生活,你們也是呀?」老闆問。

  「是的啊!」智旻用方言回答。

  「哇,是同鄉的啊,都是釜山男子漢!」老闆興沖沖地說:「好,這樣好,今天我請客!」

  「這怎麼好意思?」柾國連忙推辭。

  「是男人就接受我的好意!」

  拒絕不了老闆的熱情,只好接受老闆的熱情款待。這回老闆再度要求合照,兩人也照辦了,智旻還承諾將合照和炒年糕的照片發上推特為老闆超好吃的炒年糕宣傳,絕對不會讓老闆請這一頓吃虧。

  回到宿舍,柾國自然而然拉著智旻進了自己的房間,智旻自己找了一塊椅墊坐下來,興奮地誇獎柾國說:「你今天唱得超棒!」

  「嗯。」柾國坐到智旻的對面,兩人隔著一張小矮桌,他滿心想著告白的事。

  智旻發現他心不在焉,手在他面前揮了揮,「國國不高興嗎?」

  「沒有,我很高興,智旻也唱得很好。」

  「又不叫我哥了,真是的,沒禮貌。」智旻碎碎念一句,但他其實沒生氣,也沒繼續追究柾國怎麼喊他,只問說:「國國想好期中個人表演的曲目了嗎?」

  「還沒想過。」柾國說。

  「唔,這次唱英文歌的結果還不錯,個人表演的時候也唱英文歌怎麼樣?」智旻徵求他的意見。

  「好。」柾國簡短地回應。

  「真得覺得好?總覺得你在敷衍我。國國,你有在專心聽我說話嗎?」智旻狐疑地看他。

  「當然有啊!智旻怎麼能一直懷疑我不專心呢?」柾國手撐著矮桌,氣勢十足地俯視智旻。

  「是我錯了。」智旻小聲嘟囔,片刻才抬眼看著他問:「國國想唱什麼?」

  柾國坐回原位,恢復無害的樣子回應,「還沒想好。」

  「我也還沒想好,啊,好多好聽的英文歌,到底要選哪一首呢?」智旻苦惱地撐著下巴。

  「別忘了我們還得跟泰亨哥一起練習《八道江山》。」柾國提醒說。

  「真忙碌啊,不過忙碌是好事!」智旻長嘆一聲,又高興起來,繼續和他閒聊。

  這天柾國猶豫了好久,好幾次都沒有抓到告白的時機。等送走智旻,他下定決心等期中表演之後,兩人都不忙了再一鼓作氣地告白。

  兩人在期中表演擁有兩次上台機會,一次是個人舞台,一次是小組表演,接下來剩下短短一週的籌備期自然忙碌無比,不過忙碌是黑大藝高學生的甜蜜煩惱,只有優秀的學生才能感受得到。

  泰亨也忙得要命,他本來以為可以靠《八道江山》纏著鄭號錫多說說話,多相處一會兒,沒想到自己會忙得暈頭轉向,還好個人表演的歌他很快就選好了,是他很喜歡的一首抒情歌,他打算當天就直直盯著台下的鄭號錫唱。

  由於泰亨對鄭老師的企圖太明顯,柾國忍不住去和泰亨那兒敲敲試探戀愛煩惱,但泰亨不管他的試探,爽快地地坦承他對鄭號錫有意思,還反問他不是喜歡朴智旻嗎?打算什麼時候告白?

  柾國被他嚇了一跳,抓著他到四下無人的角落,小聲追問他:「你已經告白了?」

  「早就說過很多次『我喜歡你』了。」泰亨得意地說。

  「但鄭老師沒有當真吧?」柾國說。

  泰亨告白的話說得太多次,聽柾國這麼一問,他才想到也許他一直說「我喜歡你」被鄭號錫當成開玩笑的話。

  「說了這麼多次喜歡,這樣不算告白嗎?」泰亨很無奈。

  「當然不算,要認真的、找準時機,好好向對方說清楚才行。」柾國認真地回應。

  說的也是。泰亨覺得柾國說得很有道理,兩人聚在一塊兒,認真的討教對方與準戀人相處的方法,以及準備告白的方式,互相糾正,就為了找出最完美的告白方式。

  加上準備告白,泰亨和柾國忙得黑眼圈都出來了,時間也一下子到了期中發表的那一天。

TBC

國兒跟智旻合唱的那首歌希望我聽他們分歌詞的方式沒聽錯,總而言之兩人甜蜜的合唱就對了XD
另外Jin的評分方式是向電視劇Dream High致敬,這點在文末向大家註明~雖然Dream High是比較久以前的電視劇,不過真的蠻好看的,推薦大家去看那齣電視劇~


2018-12-08 已出個人誌,會參與CWT場次、2019-03-09韓流only,在pchome個人賣場提供通販,包含未公開的部分,給各位讀者參考。
【同人誌】Dream High BY 安陵(BTS同人小說,主國旻、副霜花、南碩)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