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陵婪

【置頂】同人誌列表、自我介紹及NC-17文章密碼

合作廣播劇——

❀​ 與廣播劇團〈聲音無限〉合作,BL改編R18廣播劇《在男友身上尋求霸道是否搞錯什麼》閱讀原文請點我。
  發布日期:2019年4月14日
❀​ 與廣播劇團〈降噪部落〉合作,BL改編廣播劇《我的初戀男友是怪人》閱讀原文請點我。
  發布日期:2019年8月24日
❀​ 與廣播劇團〈聲音無限〉合作,BL改編廣播劇《芋頭宗教戰爭》閱讀原文請點我。
  發布日期:2019年11月30日
❀​ 與廣播劇團〈配音什麼的才不喜歡呢!〉合作,BL改編廣播劇《雞排不切不辣》,閱讀原文請點我。
發布日期:2020年03月16日

這裡是安陵婪,同人發表僅使用安陵。
在自我介紹之前,先說一下網站鎖起來的密碼是「iamover18yearsold」,目的是給閱覽本網站未成年提供警示,如果已成年直接以密碼解鎖文章即可。
  PTT ID:dorisDC/AO3 ID:dorisDC/隨緣居:doris5350093 …

[MIU404│ibsm] 車を運転する-06

  「不對,你一開始跟我說,我們要去公路旅行,公路旅行的重點,不是在露營地燒烤吧?」
  「我其實也有認真想過公路旅行的行程。」伊吹揮舞著烤肉的夾子,流暢地說:「走東京灣跨海高速公路,中間到海螢休息站吃點東西,下午去千葉縣銚子市參觀『犬吠埼燈塔』,直接在車上過夜,早上看日出,隔天參觀『銚子電鐵』,在漁港吃完新鮮的握壽司之後,再開車回東京。」

[MIU404│ibsm] 車を運転する-05

  伊吹藍對哈密瓜麵包號的改造非常用心,不僅僅買了車用冰箱,買了露營用的卡式爐、烤肉架,甚至不知道怎麼做的,還塞進兩張折疊床和棉被枕頭等雜物,整個後車廂變得擁擠。真不知道那傢伙怎麼把東西都塞進去的。
  志摩一未提著行李,第一百零一次後悔自己答應和伊吹藍一起去所謂的「公路旅行」,休假的時候,在家休息不是很好嗎?為什麼還要出門旅行,把自己搞得那麼累?
  伊吹手上拿著哈密瓜麵包號的車鑰匙轉圈,嘴裡高高興興地喊:「公路旅行!公路旅行!」
  「吵死了。」志摩把行李丟進後車廂,懶洋洋地晃到副駕事座,打開門坐上車。
  伊吹蹦蹦跳跳的上車,繫上安全帶之後,第一件事就是按下〈整顆哈密瓜菠蘿麵包號〉之歌的播放鍵。

[MIU404│ibsm] 車を運転する-04

  雖然伊吹藍最近很執著搶勤務車的車鑰匙,在執勤期間開車,但是他的注意力很容易轉移,比如像這樣的狀況——
  陣馬看伊吹從自己面前走過,果斷把人喊住,「伊吹,等等,先把烏龍麵吃完再走!」
  「好啊!」伊吹停下腳步,像被飼料吸引的小狗,迅速衝向陣馬面前,九重穿著圍裙把烏龍麵放在桌上,伊吹低頭一看,驚嘆地說:「哇,今天是月見烏龍麵!看起來好豪華!」
  清湯烏龍麵上加入生雞蛋,就是所謂的「月見烏龍麵」,這是因為雞蛋蛋白像漂浮在天空的雲朵,蛋黃像月亮,因此稱作月見烏龍麵。
  「志摩也來吃吧。」陣馬說。
  志摩先拿了車鑰匙,鑰匙收進口袋裡,才往盛放烏龍麵的餐桌走,「好。」

[櫻桃魔法][黑安] 鎖-END(2021.3.20 刪除肉的版本)

  安達磨磨蹭蹭洗了很久,直到手腳泡得發皺了,才擦乾身體,穿上睡衣。
  「⋯⋯我洗好澡了。」
  黑澤換上整齊的衣服,沙發中央的茶几上,放著一套乾淨的魔法袍,安達一眼就認出那是之前去掃蕩疾風狼時,遺落的行李,沒想到衣服被黑澤好好收起來,清洗乾淨了。
  「換好衣服,我送你回魔法塔吧,安達。」黑澤說。
  安達舔舔乾燥的嘴唇,「我不回去。」
  黑澤發出溫柔地嘆息。

[櫻桃魔法][黑安] 鎖-21

  黑澤看出安達反常的樣子,但他沒有馬上詢問安達發生了什麼事,只是和往常一樣,一起和安達進了訓練場。
  每次進訓練場,因為要讓黑澤幫忙脫下貞操鎖的關係,安達都會很害臊,今天安達和往常一樣通紅著臉,但是卻有些心不在焉。
  「安達。」黑澤試著呼喚他。
  「嗯?怎麼了?」安達回過神來。
  「沒事,鎖已經拿下來了。」
  黑澤亮出貞操鎖,透明的水晶牢籠被他握在手上,安達臉一紅,低聲道謝,「⋯⋯謝謝。」
  「不會,這是我應該做的。」黑澤說。

[櫻桃魔法][黑安] 鎖-20


  互相告白之後,黑澤和安達還來不及規劃約會,就先恢復每週在月、水、金三個曜日的訓練。
  因為魔獸潮就要來了。
  魔獸潮來臨的日子並非固定,但有一定的規律可以依循。魔獸潮通常二到三年一次,魔獸森林會誕生大量的新生魔獸,因為魔獸森林的空間不夠他們發展,競爭失敗的魔獸被趕出魔獸森林,這些流亡的魔獸將席捲王國全境。魔獸們飢餓又凶殘,牠們希望從人類手中爭取地盤,然而人類生存的空間也非常珍貴,無論是魔獸或者人類,雙方都為了生存而努力。
  按照最近魔獸出現的頻率,魔獸潮大約會在一個月後到來,魔法塔和所有職業學院或工會都在奮力準備戰鬥,無論是戰鬥物資,或者是為新生的魔法師和其他職業者做訓練,所有人都付出所有,爭分奪秒地努力著。
  面對即將到來的魔獸潮,黑澤和安達兩人的組合備受關注。不只劍士學院給黑澤特訓,安達的導師也帶著他的戰鬥搭檔,特意抽時間出來給兩人特訓。

[櫻桃魔法][黑安] 鎖-19

  用魔法火爐煮水需要時間,水壺在火爐上發出咕嚕咕嚕地聲響,黑澤拿出綠茶茶葉,又在廚房翻找了半天,切了一個蘋果,端到餐桌上遞給安達。
  「不好意思,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招待你。」黑澤愧疚地說。
  黑澤真心對沒有辦法好好招待安達感到很抱歉。
  沉默片刻,兩人一同開口。
  「那個——」
  「安達——」
  黑澤說:「你先說。」

[櫻桃魔法][黑安] 鎖-18


  安達以為黑澤會來找他。
  但是整整兩週,黑澤都沒有消息,沒想到黑澤留給他「慢慢思考」的時間這麼長。
  安達原先以為無論黑澤繼續來跟他吐露心意,或者檢討這次出城掃蕩疾風狼都好,他以為黑澤會主動找他,但黑澤沒有。
  安達悄悄打聽黑澤的動向,聽說黑澤幾乎每天都有去訓練場,偶而會接受任務出城狩獵,日子過得和往常幾乎沒什麼不同。
  他們明明約定每週在月、水、金三個曜日,進行戰鬥夥伴的配合練習,一開始安達逃避心理,不太想去,沒想到黑澤沒有來找他,配合練習就直接暫停了兩週。
  按照現在的情況,安達猜黑澤在等自己去找他。
  黑澤大概願意給予他充裕時間思考,但是無論多少時間過去,安達都沒辦法自己想通,他無法坦然接受黑澤的喜歡。
  安達不討厭黑澤,所以安達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去找黑澤把話說清楚,但是要把什麼說清楚呢?
  不想當魔法師?內心的自卑感?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