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yBorg|哨兵嚮導AU】Deep Love-04

Photo by S Migaj on Unsplash

  Uki很清楚,這是哨兵沒有放下心防的表現。按照Fulgur表現出的警戒心,Uki一點也不意外自己會遭遇這個狀況。

  「深呼吸⋯⋯你應該知道要怎麼讓自己放鬆。」Uki用嚴厲的語氣說。
  Fulgur沒有回答,只是努力放鬆自己的身體,他不指望這次精神梳理有什麼特殊的效果,但他並沒有打算為難Uki。
  感覺到哨兵的努力,Uki用更多精神觸鬚包裹他,就像給毛毛蟲結繭似的。那些觸鬚撥開Fulgur精神表層的硝煙,Uki沒有處理表層破敗的建築,比起由外往內一層一層復原,Uki更習慣由內而外,找到核心的問題解決它。
  揮去表層的迷霧和硝煙,血腥氣卻越來越濃。Uki的精神觸鬚搭在Fulgur厚厚的精神障壁上,他並沒有多溫柔,觸鬚像電鑽一樣,轟轟地把精神障壁粉碎。
  首席嚮導都這麼暴力嗎?
  Fulgur咬緊牙根,才忍住沒有發出悶哼。
  「很會忍耐,但是忍耐沒什麼好處,你應該叫出來。」Uki說。
  像Fulgur這樣把所有疼痛忍在心裡,不宣洩出來,反而會讓精神受到更大的負荷。所以Uki毫不留情地加大力度,他知道像這樣擅長忍痛的哨兵,粗暴一點反而能獲得奇效。
  彷彿被碾壓成粉末的徹骨疼痛,Fulgur發出低沉的嘶吼和喘息。
  「乖孩子。」Uki說。
  Fulgur感覺自己被拖曳到深海底下,沉重的水壓讓他無法動彈又痛徹心扉,嚮導說話的聲音彷彿隔著重重海水,太過遙遠而難以聽清。
  Fulgur從來沒有反悔接受生化改造,那時他剛從哨兵學校畢業,還是菜鳥就立刻被丟到前線,若不是他的小隊長拼命把他從戰場撈回來,他不可能活下來。Fulgur不只身上有傷,他還只剩下半截右手,和從膝蓋上方一齊切斷的雙腿。醫生沒有想到他能活下來,他也沒想到。
  Fulgur是接受塔的提議,第一梯次改造成生化哨兵的人,而那一批哨兵中,只有他撐過所有磨難,沒有神遊或狂化,用意志勉強支撐著活。他被視為異類,不過那些科學狂人一次又一次地幫他改造身上的機械義肢,造價昂貴的東西被放在自己身上,也許⋯⋯是因此產生了強烈的使命感也說不定,也或者他沒有其他選擇。
  成為唯一一個、成為最好的生化人哨兵,這是Fulgur現在還活著的理由。
  每天、每時每刻、每分每秒,由機械義肢製造的細碎聲響如夢魘般糾纏著他。那比疼痛更讓人發瘋,那代表Fulgur即使在睡夢中,也被時時刻刻地提醒他並不完整。
  Uki在厚厚的精神障壁震碎了一個破口,金黃色的細沙從縫隙流瀉出來,Fulgur的精神圖景只剩下一大片沙漠,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Fulgur的精神體回到精神圖景,黑羊用蹄子掘了掘細沙,低下頭想尋找新鮮的青草,然而底下什麼都沒有,不只沒有青草,也沒有泉水。
  這是一片乾涸的沙漠,Uki在遠方看到一個黑點,往前走了好一段時間,才看到被半埋在細沙裡,蜷縮成一團的青年哨兵。仔細看,對方的五官比Uki初見他的樣子還要青澀。Uki從細沙裡拉出青年,青年從睡夢中驚醒過來,露出懵懂的表情。Uki想,Fulgur應當許久沒有進自己的精神圖景查看了,或者說哨兵根本沒能力進自己的精神圖景。
  從Fulgur此時的狀態來看,他這副還沉浸在過去,好像什麼壞事都沒遇過的模樣,是他保護自己的方式。這是最後的防線,讓過去的自己沉睡,像鴕鳥一樣把頭埋在沙裡,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這也許是哨兵保護自己的方式。但是Fulgur不像是那麼懦弱的哨兵,也許有什麼環節是Uki沒有注意到的地方⋯⋯
  這個問題可以下次再釐清。
  現在,Uki可以利用自己的精神圖景,修補這個破布娃娃一樣的可憐傢伙。
  Uki抱著從精神圖景擄獲的Fulgur,帶回自己的海洋,Uki的精神體負責麻痹Fulgur的軀體,讓他不會從現在這個狀態掙扎脫離。
  只剩下本能的Fulgur發現自己被泡在海水裡,先是大口大口地喝水,隨後露出驚慌的表情,被海水嗆咳,隨時要被無處不在的海水溺斃。
  「你是第一次進到嚮導的精神圖景嗎?傻子,用你的心呼吸。」Uki捏著他的鼻子,摀住他的嘴巴。
  Fulgur漸漸停下掙扎,Uki查看他的狀態,哨兵露出溫馴的眼神,就像他的精神體黑羊一樣無害。
  「你是一個很好的哨兵。」Uki貼在他的耳邊說。
  嚮導此時的話語就像海妖的歌聲,蠱惑著Fulgur相信他說出的每字每句。
  「你很疼痛,但是泡在海水裡,所有的傷痛都能夠被撫平。」Uki的精神觸鬚環抱他,就像水母籠罩著自己的獵物,「那些讓人痛苦的聲響,沒有海水發出來的聲音動人。你應該聽海水的聲音。」
  Fulgur從嘴裡吐出一些泡泡,發出咕嚕咕嚕地聲響。
  「沒錯,就像這樣,你做得很好。」Uki不吝惜誇獎。
  Uki彷彿成功掌握了這個哨兵,太簡單了,甚至過於簡單。Uki提高警戒,試探著將精神觸鬚連接Fulgur在精神體的具現。
  Fulgur眼神一凜,他的四肢在海水中斷裂,鮮血染紅了海水。Fulgur已經清醒過來,他陷入狂躁,Uki不得不用精神觸鬚固定住他。
  「冷靜。」Uki呵斥他。
  「我在你的精神圖景?」Fulgur問。
  「是。」Uki盡可能精簡地指揮他動作,「現在控制你的手腳,讓它們接回你的身上,你的精神是完整的,所以你在精神圖景中的模樣也應該是完整的。」
  Fulgur覺得他無理取鬧。
  他早就不完整。
  在Uki略為驚訝的眼神中,Fulgur的四肢接上機械義肢,就和現實中的一模一樣。
  哨兵的狀態變得更糟了。
  Uki沉下臉,這個哨兵並不信任嚮導。

TBC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