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GG】D/S-04

Photo by Paulo Janela from Pexels

  感謝Albus的指教,接著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離開鳳凰會酒吧就已經耗盡Gellert所有的力氣。面對比過去更加成熟,更加引人注目的男人,Gellert幾乎要開口質問Albus為什麼不記得那年夏天,不記得一起度過整個夏天的德國男孩……

  那是什麼事情都讓人感覺不太順利的年紀,雖然被學校退學,但Gellert認為自己沒有犯錯,錯的是把他開除了學校,還有定下愚蠢規矩的人,他們永遠都不會知道自己錯過了什麼。

  Gellert年少時期遠不像眾人所知的那樣順利,即使表面上光鮮亮麗,但他備受非議,喜歡的人和討厭他的人幾乎一樣多。不過那又怎麼樣呢?他一點也不在乎。

  失去學生身份的他擁有一段清淨的時光,卻在夏天迎來為數不少的訪客,熟識他的人們希望他打起精神,做出傑出事業——他當然做得到,但他厭惡所有人圍著他,七嘴八舌地給他建議,朝他伸手好像拉他一把有多慷慨似的……

  他討厭這種矚目,所以他在收到親戚的邀請,馬上決定離開德國到英國度假。

  英國鄉間確實安靜多了,他擁有許多閒暇能夠用在閱讀上面,他的姨婆除了烘焙小蛋糕要他嚐嚐味道之外,幾乎不會打擾他做任何事。他可以心平氣和地描繪他的未來,比如考慮接受邀請,進入能夠實現他野心的組織。

  鄉間大多是姨婆那樣年紀的老人家退休居住的場所,夏天是年輕人最多的時候,老人家的親戚小孩會來鄉間陪伴他們一段時間,屬於青少年的活動多了不少。他的姨婆就曾詢問他是否要參與青少年們的泳池派對,或者夜間舞會,他遠遠地看過那些青少年騎著腳踏車呼嘯而過,實在對接近他們一點興趣也沒有,因此直接拒絕姨婆的提議。

  按照他的規劃,他會在這裡度過一個安靜的夏天,然後安安靜靜地回到德國,開始他的事業。

  如果Albus Dumbledore沒有出現在他面前,在某著炎熱的下午和他的姨婆討論艱澀的哲學,他不會對這兒任何一個和他差不多年紀的青少年產生興趣……

  他堅信若不是Albus出現在那個下午,引起他的注意,他人生的軌跡本來應該如預期一般整齊,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意外。

  是那個男孩故意招惹他的,用德語和他打招呼,和他討論黑格爾、康德和尼采,帶著播放搖滾樂的錄音帶和君主論邀請他一起踏青,在山坡上的胡桃樹下討論政治……

  是Albus先和他搭話的。

  但他們非常契合,所以Gellert一點排斥也沒有就接受Albus親暱的吻,Albus是第一個讓他感受到活在世界上不那麼孤獨的人。

  所以即使他討厭社交,還是跟著Albus四處拜訪鄉間小屋,和年長的人們閒聊。大多數時候,這種社交非常無趣,但少數時間他們可以獲得更多新知,和年長自己四五十歲的民俗學家討論十二到十六世紀獵巫的微末枝節,或者學著唱幾乎失傳的鄉間小調。直到Gellert開始和Albus一起四處拜訪人家,Gellert才知道自己的姨婆是一個頗有名氣的歷史學家。

  從來沒有人能和他如此契合,他們熱情地親吻,用雙手撫慰彼此的慾望。這是一個甜美的夏天,如果他們沒有看到同居一處的木匠和農夫在穀倉的遊戲,那會是一個普通的夏天。

  但他們看見了。

  Gellert清楚地看見健壯的農夫被麻繩綁縛雙手,吊在穀倉的橫樑上,木匠用皮帶抽打農夫,然而被虐打的對象卻露出既歡愉又苦悶的表情,發出低沉卻甜美黏膩的悶哼,似乎一點也不痛苦,雙方都享受這樣古怪的遊戲。

  他不覺得這副畫面可怕,反而被他們吸引住所有的目光,他們的關係看起來很緊密,這讓Gellert感到羨慕,Gellert緊緊盯著木匠和農夫,又回頭看Albus,他們都在彼此的眼裡看見躍躍欲試的火光。

  他們用整個夏天圍觀木匠和農夫的遊戲,在一處廢棄的老房子裡清出空間,一邊播放搖滾樂,一邊在彼此身上生疏地實踐木匠和農夫的遊戲。

  他們公平地「玩」這個遊戲,輪流扮演木匠和農夫的角色,他喜歡在Albus留下痕跡,喜歡固定住Albus讓他無處可逃,但Gellert也不介意將自己交託在Albus手上,由他操縱自己的身體,給予他疼痛或歡愉。

  Gellert幾乎以為這個夏天沒有結束的一天,他眷戀兩人相處的默契,和能夠使得靈魂放鬆的愉快遊戲,所以Albus忽然消失的那天,他沒有任何心理準備,也不明白為何Albus會沒有一聲交代就擅自離開。

  他不明白自己被拋棄的理由,他想找到Albus向他尋求一個解答,但他找不到,沒有人可以告訴他Albus的下落,除了留在廢棄老房子的卡式播放機和裡面的搖滾樂團錄音帶,Albus什麼也沒留下,就這麼消失的毫無痕跡。

  那年夏天真正結束他的青少年時期,所有如氣泡飲料鼓脹的情緒都漸漸退冰,他不再天真,然後他找到玩木匠和農夫遊戲的群體,他成為一個很好的木匠,他可以輕易操縱農夫的歡愉,但他心裡知道那些人永遠都不是Albus。

  他以為他永遠失去了Albus,直到某一天他聽說英國有一個擅長遊戲的木匠,他的名字叫Albus Dumbledore,是英國圈裡最好的Dom……

  他感到憤怒,他想報復Albus,到英國、接受Credence成為自己的Sub,刻意將他改名Aurelius Dumbledore都是他想到報復的方式,他想要羞辱Albus,但他沒做到。

  Gellert回到飯店休息,精神無比的疲倦,看到Credence跟隨在自己的身邊,只覺得可笑。

  他的作為沒有任何意義,Albus根本不記得他。

  「主人。」Credence站在床腳,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勾勾的望著他,「我可以睡在你的腳邊嗎?」

  這男孩什麼都不懂,但Albus卻願意對他很溫柔。

  Gellert曉得自己若要維持一個成熟主人的風範,他就不應該遷怒對方,但他做不到。

  「滾出去。」Gellert冷冷地指著門讓他走。

  Credence眨眨眼睛,聽從他的話,退出臥室,Gellert訂的飯店足夠寬闊,他可以在起居室的沙發上睡覺。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