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GG】D/S-05

Photo by Paulo Janela from Pexels

***

  一直到Gellert離開,Albus才下樓去和酒保確定Gellert的全名,確定他來自德國,他難以置信地將今日遇見的Gellert和記憶中的少年合為一體。他就是那年夏天和他擁有相同美好記憶的少年。

  時間果然會改變一切,Albus幾乎不敢相信那是Gellert,除了那傲氣的性格,Albus不敢太刻意去刺探Gellert是否還有和過去相似的地方……

  「他沒有做出什麼無禮的舉動吧?」酒保問Albus。

  「那是Grindelwald,像他那樣的人,即使要挑釁老闆也不可能做出太無禮的行為。」侍者反駁說。

  「啊,真的是Gellert Grindelwald……」Albus把玩糖罐,不敢相信他真的再次見到Gellert。

  「您現在才真正意識到對方是Grindelwald嗎?」侍者意外Albus的態度,不可置信地問。

  「是啊,真是太讓人意外了。」Albus嘆息。

  「您也很讓人意外呀,老闆。」侍者說。

  已經過了這麼長遠的時間,Albus以為他再也不會遇到Gellert。

  他有許多理由可以和Gellert解釋,他不是故意拋下他不管。可是Albus他在那年夏天結束之後,他沒有即時找到Gellert,他曾試著向Gellert的姨婆要來他的地址,但寄出去解釋的信件沒有回音,他就不再做任何努力。Albus說服自己有更多必須要做的事情等著他,因此很快就決定放棄尋找,他從未全心全意的去找Gellert,他放任自己和記憶中那個甜美金髮男孩失去聯繫。

  他當然記得那個甜美的夏天,在那段時間他幾乎忘記一切苦惱,忘記他必須成為一個好學生,一個好哥哥,一個家庭的支柱,他忘記他的父親被關在牢獄裡直至死亡,所以他必須肩負照顧家庭的責任。

  在那年夏天認識Gellert,讓Albus決定滯留在鄉下的故居,Albus一再推後返家的時間,和Gellert待在一起的時光如此珍貴,直到他接到弟弟的電話,告訴他的母親和妹妹行走暗巷遭遇意外。

  處理她們的後事如同惡夢。他可以向Gellert的姨婆要Gellert的電話,但他沒有這麼做。他必須照顧最後一個血親,他要照顧弟弟,即使他的弟弟永遠不能原諒他曾短暫地拋棄他的責任、拋棄家庭,導致意外發生……

  如果有他的看顧,他的母親和妹妹不應該出那樣的意外。

  Albus背負著愧疚成長,漸漸地接受現實,他失去了他的家庭,失去那年夏天的初戀。他成長成一個大眾認可的好人,成為一個成功的劍橋教授,受到學生歡迎,他的事業非常順利,也順利的經營了自己的生活。他放任自己擁有嗜好,在圈內成為一個頗有名氣的Dom,他重複那年夏天學會的遊戲,扮演一個成功的木匠,引領每一個農夫的身心,他懷念這樣的遊戲。現在他再次和Gellert相識……

  他不確定Gellert願不願意和他重新開始。

  但是他已經不再是年輕得過份,不願意低頭認錯的年輕人,他有許多想彌補的遺憾,也許不會刻意的去追求,但是當目標出現在眼前的時候,Albus想,他應該試著去接觸Gellert,至少和他重新維繫友誼。對於他們曾經擁有的過去來說,重新成為朋友也是一個不錯的結果。

  想是這麼想,但Albus並沒有立刻向人打聽Gellert的聯絡方式。他從酒吧裡拿了一支紅酒,回家配巧克力喝光了酒,直到天亮才小睡了一會兒。好在上午沒有課,他可以舒服地睡到中午。

***

  Gellert重新翻閱Albus的資料,他在來英國之前就已經把他查得清清楚楚,但是紙上的描述還是沒有本人立體。

  Gellert真正認識到Albus已經成為一位非常稱職的Dom,在他來英國之前,本來是想將Albus調教成自己的Sub,Gellert覺得這樣才能把Albus牢牢握在手心……

  他現在還是想將Albus調教成Sub,可是昨日Albus已經表現出他身為Dom的氣勢,要懾服他並不容易。雖然Gellert至今還難以忘記那年夏天所有的細節,包括將麻繩捆上紅髮少年手腕、收緊繩索的力道……

  將Albus壓在身下,讓他發出甜美喘息的記憶宛如昨日一樣清晰。但現在的Albus好像從嬌嫩的紅狐長成狡猾的狐狸,甩著蓬鬆的尾巴打著壞主意,雖然還是很吸引人,卻更難制服了。

  即使如此,Gellert不願意放棄這樣的挑戰——要讓Albus成為自己的所屬物,為此他願意付出努力好完成目標。

  雖然在英國度假,但他仍然有許多工作需要完成,一大早他的助理Vinda就親自上門向他匯報工作,諸多庶務需要他決定。他耐著性子處理了一部分,直到午餐時間,他決定撒手不管,反正真有什麼急事Vinda會通知他處理。他讓Vinda去為他查Albus的課表,他想去劍橋一趟,好參觀Dumbledore教授工作的樣貌。

  「這是Dumbledore教授的課表。」Vinda將平板遞給他。

  Gellert打開課表,很高興Albus下午恰好有一堂課要上,「準備好車,我要去一趟劍橋。」

  「但是緬甸兵工廠的訂單您還未過目……」

  「很急?」Gellert抬眼看她。

  「……我可以在路上和您彙報。」Vinda回答。

  Gellert打了一個響指,很滿意她的安排。

  「那很好,我等妳彙報之後,再做決定。」

  那年夏天,回到德國的Gellert進入了地下世界,並沒有花費太多時間就從下層往上爬,成功站上金字塔的頂端,轉變成訂立秩序之人。

  現在德國,甚至其他國家的德語區都是他的勢力範圍,他擁有一個龐大的地下王國,他在其中過得非常自在。沒人能夠挑戰他的地位,他的權威,在他工作的領域如此,在BDSM圈同樣如此。

  他以為自己早就遺忘迷戀Albus是什麼樣的感受,他認爲自己對Albus只剩下厭惡和惡意,但他錯了,大錯特錯。

  即使Albus已經長成男人的樣子,失去青年俊秀的姿容,Gellert仍然被他吸引,他擁有令人著迷的特質。現在Albus是英國名校的教授,包裹在書香和整齊西裝下的軀體一定一如預想一般迷人吧?

  Gellert迫不及待想再看到他,再次擄獲對方的身體和心靈。Gellert對自己有十足的自信,相信Albus不會從他的手掌心脫逃。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