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GG】D/S-06

Photo by Paulo Janela from Pexels

  Gellert不知道Albus在教室看到他有多驚訝,以前不是沒有人做過類似的事,來他的教室堵人,但是在Albus慎重警告對方並且在圈內宣告過一次禁止任何Sub做這樣的事,否則他一律黑名單處理之後,他就沒有在擔心過會在教室裡看到不該出現在課堂上的對象。

  驚訝和一瞬間的不悅過去,Albus說服自己Gellert是外國人,他不知道自己的忌諱,然後心平氣和地忽視出現在教室裡特別突兀的身影,專心上課。學生們雖然對Gellert有側目,但他們很快就把精神放回課堂上,不再關心課堂上的陌生人。

  Gellert一點也沒覺得自己造成騷動,他專注地看著Albus的身影,像欣賞節目表演似地觀賞他上課,享受Albus說話的嗓音和他在講台上的姿態。

  在Gellert的心目中,沒有人能比Albus好看。

  他的專注力放在Albus腳上的那雙牛津鞋上,鞋跟敲在木地板發出沉沉的響聲,在他行走間,芥黃色的棉襪包裹他的腳踝,在鐵灰色的西裝褲底下若隱若現,西裝褲貼和他筆直的長腿,包裹挺翹的臀,同色系的西裝外套恰好環繞他的腰線,鮮紅的領結裝飾在襯衫領上,讓他更加注意領結上方的性感喉結,修剪得宜的鬍鬚,櫻桃般鮮豔水潤的嘴唇,挺直的鼻子和湛藍色雙眼,向後梳得整齊、用髮蠟固定的紅色短髮……

  Gellert想抓著他的頭髮要他跪下,扯下他的領結,扔掉他的西裝外套,撕開包裹他的襯衫,卸下皮帶和西裝褲……最好只穿著內褲和棉襪跪在自己的膝下,他要讓高高在上、對他視而不見的男人俯首稱臣,他會用皮鞋踐踏他的肩膀,在他雪白的襯衫上留下羞辱的鞋印,如果能逼他親吻自己的皮鞋尖端那就再好不過……

  Albus感覺到他赤裸的視線,但他裝作沒有任何感覺,繼續他的課堂。

  他知道Gellert來了,絕對不是單純的和他敘舊,一同回憶往昔,回憶那一年,那個夏天香甜如香草冰淇淋一樣甜蜜的往事……

  不,這是他一廂情願的希望,Gellert明顯帶著惡意,從他帶一個Sub來挑釁他就知道事情不可能那麼簡單。

  但Albus不希望牽扯到旁人,如果Gellert真的願意帶領Credence,那他無話可說,若Gellert只是把Credence當作玩物,一個用來刺激他的籌碼,他會讓Gellert放對方自由。畢竟Sub不只是Dom的玩具這麼簡單,經營D/S關係需要更多信任,就像接納一個新的家人,雖然Albus一直以來都沒有擁有固定的Sub,但他心裡清楚真正的建立關係絕對不比結婚簡單。

  課堂在兩節課之後順利結束,最後一個向他詢問問題的學生也收拾好書包離開教室,只剩下Gellert坐在那兒,雙腳跨上前排的課桌椅背,囂張得毫無道理。

  「Dumbledore教授。」Gellert歪頭看他,咧嘴露出惡劣的笑容。

  「Grindelwald先生。」Albus禮貌地回應。

  「你可以直接叫我Gellert,我不介意讓你直呼我的名字,Albus。」

  「那麼我想我也應該不介意你直呼我的名字,Gellert。」

  「是的、是的,我當然不介意,我喜歡聽你叫我的名字,當然喊我Grindelwald先生也很棒,但是叫名字顯得更加親近了,不是嗎?親愛的Albus?」

  「是這樣沒錯,Gellert。」

  「那麼親愛的Albus,你願意和我一起共進晚餐嗎?我知道有一家很棒的餐廳,我的助理提前定好了位置。」

  「那家餐廳的甜點怎麼樣?」

  「棒呆了,你一定會喜歡他的杏桃鮮奶油戚風,既新鮮又濕潤柔軟,就和你一樣又軟又甜。」Gellert曖昧地笑。

  「哦?你覺得我很柔軟?我就把這句話當作稱讚收下了。」Albus面不改色,並不生氣,笑盈盈地說:「我們走吧,這間教室之後還有人要用呢,我們得快點讓出空間來。」

  「當然,我不會讓你困擾,畢竟待會的晚餐是我們初次約會,我不希望搞砸它。」Gellert刻意這麼說。

  「我以為是老朋友聚會。」Albus輕輕地回應。

  「……噢。所以你記得我。」Gellert笑了一聲,有些憤怒,覺得自己遭到戲耍。

  「我記得你。」

  「我還以為你沒認出我呢。」Gellert以鋒銳的目光橫掃他。

  「一開始確實不敢確認那是你,畢竟我們已經這麼長一段時間沒有見面了。」

  「是的,已經過了很久很久,如果不是你的名字很特殊,我也不能確認是你。」Gellert試著武裝自己。

  他不希望在Albus面前趨於弱勢。

  Albus希望Gellert可以暫時放下過去,好讓他們可以重新認識彼此,「我很高興你還記得我。但是那些匆匆溜走的時光已經過去了,Gellert,從前對我們太遙遠。」

  「遙遠的應該忘記,我猜?」Gellert諷刺說。

  「不,我不是這麼意思。我只是沒想到還能夠再見到你,Gellert。」Albus解釋。

  「哼嗯,你覺得我是個大麻煩。」

  「別這麼說,Gellert,你從來不是麻煩,你很重要。」

  Gellert想忍耐,卻忍耐不了,繼續用尖酸刻薄的方式說話,「重要到十幾年從來沒見過一次面。」

  「你就像夢一樣,Gellert。我以為你不記得我,你會再消失不見。」Albus凝視著他。

  「是誰先消失不見?所以是我的錯嗎?」Gellert憤怒地質問。

  「是我的錯。我有事離開,卻忘記留話給你,我向你的姨婆要了地址,卻只寫了一封信。」Albus低聲解釋。

  他寫過信?Gellert從來沒收到信,他突然想知道那封信寫了什麼。

  算了,這已經不重要了。

  「所以晚餐還要吃嗎?」Gellert問。

  Albus溫柔地反問:「為什麼不?我們應該好好聊一聊。」

  「既然你吃得下飯,那我就不取消訂位了。」

  「我有開車,你要搭我的車嗎?Gellert?」

  Gellert盡可能保持平靜,維持風度,他不希望繼續露出失態的模樣,讓Albus看他笑話。不管Albus打什麼主意,Gellert都不會讓他太過得意。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