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GG】D/S-10

Photo by Paulo Janela from Pexels

  Albus不知道Gellert正懷念那年夏天的回憶,對他來說,那樣單純的日子已經遠去,遠得只能看見淡淡的影子。

  他遭遇了許多,經歷和時間使他成長,成為一個更好的人……至少他是這麼認為的。

  在經過好多年之後,還能遇到Gellert,他想這對他自己或者Gellert來說都是意外,好的意外,能夠給人驚喜感。表面上Gellert變了很多,但Albus實際接觸過對方就知道,比起自己Gellert更純粹、更忠於本心。

  Gellert的日子過得更順心,可以讓他肆意妄為,Albus打從心底為他高興。

  不過就算為他感到高興,Albus再也不會讓出權力,他會掌控主導地位,他是不輸給Gellert的Dom,希望Gellert可以認清他如今是什麼模樣——即使他不再只是過去那個夏天的單純少年,他仍然對Gellert難以忘懷,現在他所擁有強烈的支配慾都在Gellert身上,確切地說,只在Gellert身上。

  Albus一向不喜歡強迫他人,他雖然是Dom,但他與其他注重權威的Dom風格不同,他更希望D/S之間保有友誼和大量的協調,雖然在這個圈子內,Dom和Sub都是透過協商好盡情遊戲,不過沒有人能像Albus既優雅又讓人不自覺產生尊重的情緒。

  走進遊戲間,Gellert主動把西裝外套吊到衣帽架上,他自然而然地坐倒床上,手拍拍自己的大腿問:「來試試看拍打屁股怎麼樣?我力道練得不錯,不比你差,絕對能打得紅腫透亮。」

  Gellert主動提起那天Albus對Credence的調教,Albus成功用鞭打折服一個Sub,Gellert認為自己也做得到。

  可是Albus怎麼會給他機會?

  他以溫熱的手掌輕撫Gellert的臉頰,稍稍用力抬起他的臉,「不行,Gellert,你不能這麼做。」

  「為什麼不?」他挑釁地瞪視。

  「因為這是我的遊戲間,我來主導。」Albus手往下滑,解開他領口的鈕扣,手指描繪他鎖骨的陰影,「你同意,我們再繼續。」

  「你沒有辦法控制我。」他並不害怕,歪著頭自信地笑。

  「讓我做給你看。」Albus低下頭吻他額頭,這回他愣住了,額頭上方還殘留著吻的溫潤感。

  「……那你就試試。」

  Gellert退讓一步,他仍然坐在床上,不打算站起也不打算跪在Albus腳邊,他想知道Albus有什麼樣的本事能夠折服他。

  Albus開始吻他,一邊脫掉他身上的衣服,到此為止沒什麼特別的地方,就像普通的性愛開場,他本該諷刺Albus沒本事,但他說不出話,他們像這樣親近久遠的好像上輩子發生的事。

  「Gellert,放鬆。」

  「我很放鬆。」Gellert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你的肩膀很僵硬,最近沒有休息好嗎?」Albus沒有拆穿他,只是貼在他的耳邊低語。

  「也許吧。」他覺得渾身都不對勁。

  Albus取出麻繩,翻身爬上床,用粗糙的麻繩在他的身上巡迴,「你現在還可以喊停,或者告訴我你的安全詞,讓我停下來。」

  安全詞在遊戲中非常重要,如果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Sub可以藉由安全詞真正喊停遊戲。有了安全詞,Sub可以在遊戲中隨便喊不要、住手、放開我、停下來,但是Dom可以繼續,因為沒有喊出安全詞,Dom明白這些想要停止遊戲的話都是假的。

  過去Albus和Gellert不知道這個小規則,他們遊戲是基於模仿,有很多危險的地方。但現在不同,他們已經對遊戲非常熟稔。

  「我不需要安全詞。」Gellert說。

  「你需要。」Albus主動提議說:「檸檬雪寶怎麼樣?那是一種很好吃的糖果,我在遊戲間有一個糖罐,正好可以讓你嚐嚐……」

  「不,太幼稚了。」他嫌棄地說。

  「那……『黑魔王』怎麼樣?你的稱號,喊它我就停下來。」

  「我絕對不會喊。」

  那可說不定。Albus想,不過他只是微笑,開始用麻繩摩擦Gellert的身體,「那開始吧,小腿放到床上,我要把你的大腿和小腿綁起來。」

  「開腳縛?你喜歡這種姿勢?」Gellert問。

  「我覺得你會喜歡。」

  「我喜歡綁Sub,但是——」

  Albus搶先打斷他,「很有趣,你會願意嘗試看看的。」

  「我不這麼覺得。」雖然Gellert這麼說,但他沒有反抗,配合地收起腳,讓大腿和小腿靠在一處,方便Albus動手。

  這是一個雙柱縛衍伸的綁法,Albus不只打算綁開腳縛,還用剩下的繩綁固定手腕在腳踝的位置,改成蟹縛的形式,讓Gellert手腳靠在一塊,動彈不得地敞開自己。

  「會太緊嗎?」Albus一向關懷Sub的感受,一邊動作還一邊貼心地問。

  「不,剛剛好,你很擅長繩縛?」

  「我更擅長用鞭子。」

  「那怎麼不用鞭子?」

  「因為你太狡猾了,不固定你會讓你逃跑。」

  「我不會逃跑——」Gellert說到一半,挑起眉頭指正說:「手腕這邊有點緊了。」

  「抱歉。」他調整繩索,最後將麻繩尾端收進大腿的繩圈,顯得俐落清爽,「好了,感覺怎麼樣?」

  「只有這樣?」

  「你會後悔挑釁我,Gal……」Albus咬了他的耳垂留下牙印,下床挑選皮鞭。

  被放置在床上的感覺讓Gellert開始有些不自在,他想說點什麼,但開口又不知道說什麼適合現在的氣氛。Gellert本來打算好好調教Albus,讓Albus後悔過去曾經失聯,可是等Albus強硬的索取Dom的身份,他下意識沒打算反對。

  意識到自己不小心屈從了Albus,放棄Dom的身份嘗試當Sub,Gellert開始有些慌張,他不覺得自己可以做好Sub,他原本打算用不動搖的姿態好嘲笑Albus的技術,可是……他發現自己已經不對Albus感到生氣,他想要繼續遊戲,無論是作為木匠或者農夫,他都希望他們的遊戲可以繼續下去。

  Gellert壓抑慌張的情緒,用淡漠的表情武裝自己問:「你打算用哪一種鞭子?像流蘇皮鞭那種小玩意對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

  「你想要疼痛?」

  「我沒有,我只是說流蘇皮鞭對我沒用。」

  「你想要疼痛。」這次Albus用肯定句,「我會獎勵你疼痛,因為你很乖的讓主人固定了你的形態。」

  「你還不是我的主人。」

  「你總是嘴硬,Gellert,這不是好習慣。」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