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GAD】檸檬雪寶(萬聖節賀文)

  凱爾特人相信十月的最後一天是夏天的終結,冬天的開始,萬聖節也許起源於這樣一個節日——為了迎接冬天來臨。

  天氣已經變得非常冷了,完全讓人失去夏季讓人到小山丘或小溪一遊的慾望,偶而下起雨來濕冷得比下起雪的感受更教人厭煩。Albus沒有過節的心情,但霍格華茲的節日氣氛濃厚得讓人無法忽視,坐在教授餐桌上,餐廳的佈置一覽無遺,四處都是漂浮的南瓜燈,扮裝的學生帶著歡聲笑語。Albus即使滿懷心事,精心製作萬聖節特餐以喚醒他味蕾的方式大喊大叫,告訴他今天是萬聖節。

  Albus和Gellert討論過萬聖節,在夏日裡展望未來的幾個節日,萬聖節、聖誕節,他們該怎麼過。

  他在畢業離校前就確定要留任變形學教授,到時候活米村是方便他們會面的地方。Albus認為他們一定得去一趟蜂蜜公爵糖果店,他在校期間就十分喜歡蜂蜜公爵,他很希望Gellert能嚐嚐他喜歡的糖,蟑螂串、酷酸果、嘶嘶咻咻蜂,或者柏蒂全口味豆,雖然他討厭柏蒂全口味豆,但是對從沒吃過蜂蜜公爵糖果的Gellert來說,柏蒂全口味豆確實值得一試。

  ——不給糖,就搗蛋。嗯?

  Gellert靠在Albus的耳邊說,氣息吹得他耳朵發癢,但那帶著笑意的嗓音仍然在Albus的腦海迴盪不已,他幾乎有一瞬間動心想扣留糖果,看Gellert要用什麼把戲搗蛋。

  Albus花了一整個下午向Gellert描述霍格華茲的萬聖節和各種口味的糖果,說得自己都嘴饞了。他們跑到高錐客洞賣糖的商店裡——那是一家麻瓜商店,糖果只是普通的麻瓜糖果,雖然樣式繽紛,不過糖果就僅僅是糖果——買了一桶檸檬雪寶,那是一種檸檬口味的麻瓜硬糖,裡面填有碳酸粉,酸味和碳酸粉在舌尖發揮他的效果,刺得舌頭滋滋響。

  平時Gellert不怎麼樂意嘗試麻瓜的東西,但他那天嚐了一些檸檬雪寶。Gellert評價碳酸粉是麻瓜的把戲,雖然有點兒太酸,但這種糖能有近似魔法的特殊效果倒是值得稱讚。

  吃完檸檬雪寶,兩人還有些意猶未盡。最後Albus帶Gellert回家,把家裡翻了一遍,偷偷拆了阿波佛買給Ariana的巧克力蛙,因為只有一隻,他們規定不用魔法,誰空手逮到巧克力蛙,巧克力蛙就歸誰。他比Gellert更擅長玩抓巧克力蛙的遊戲,畢竟這是他吃慣的甜點,全套畫卡也都蒐集齊全,最後巧克力蛙歸他,畫卡送給Gellert。

  Ariana知道巧克力蛙被他吃掉,連畫卡都被送給Gellert幾乎要馬上哭出來,他只能保證改天去蜂蜜公爵買糖果就補給Ariana兩隻,還有糖絲羽毛筆,他說了好幾樣Ariana喜歡的甜點,Ariana才原諒他。但是他始終是不合格的哥哥……

  他沒有讓Ariana吃到他承諾的那些糖果。

  南瓜布丁淋的焦糖醬讓他嚐到一絲絲苦味,愧疚讓苦味放大,他大口吃掉布丁,近乎失態地離開餐廳,回去自己霍格華茲城堡裡屬於他的房間。他需要靜一靜。

  當他說出口令,打開房間門的那一霎那,房間裡的甜香撲面而來,他望向香味的源頭,他的那張桌子已經被糖果盒完全堆滿,有些甚至堆在地上。

  他不用打開那些糖果盒就知道送糖果來的是誰。不會是他的新學生,即使他們從開學到現在相處近兩個月的時間都頗愉快。也不會是他的新同事們,他已經不是孩子,早就脫離討糖果的年紀。只有一個人會送糖給他,他們說好了。

  但Albus沒赴約,他想Gellert也不可能赴約,他以為他們的約定會因為「那件事」自然而然地作廢,顯然對方不這麼認為。

  他心情複雜地拿起其中一個糖果盒,赫然發現重量不對,打開一看,糖果只剩下包裝,還有一張紙,一看他就知道那是Gellert的字跡。他用德文寫下評語,Albus想Gellert恐怕不想讓他看懂這些,但打從他們認識開始,Albus就開始學德文,現在他能看懂一些簡單的德文,搭配字典這些評語難不倒他。

  Albus拆一個糖果盒就讀完一張羊皮紙片的評語,大部分以批評帶過,酷酸果和柏蒂全口味豆那兩張上面寫了些髒話——他猜那些是髒話,他聽Gellert罵過幾次,查字典證明了他沒猜錯。雖然一顆糖果也沒吃到,但Albus不自覺地微笑起來,他幾乎可以靠著這些文字想像出Gellert說話的語調、他會有什麼表情。

  他們只認識一個夏天,但對彼此的熟稔像不只認識了一個夏天。

  最後一個明顯不是蜂蜜伯爵的包裝盒,Albus想這大概是其他人送來的禮物,但他還是拆了。檸檬雪寶的酸味從糖果罐飄出來,剩下大半罐的檸檬雪寶,還有寫著吃起來比之前更酸的評語。

  Albus捻了一顆檸檬雪寶,放進嘴裡,被酸得流出眼淚,但他笑了起來,自言自語說:「檸檬的味道就是這麼酸啊。」

  檸檬雪寶果然是他最喜歡的糖,他又吃了一顆,剩下的妥善地收進他放糖的抽屜,那些紙條壓在裝檸檬雪寶的糖罐底下。

  他想天氣這麼冷,Gellert也許還沒離開活米村,他可能待在村裡的酒吧裡喝酒避風,或者準備在旅館裡小住一晚。Albus在霍格華茲無數個週末去過活米村,他幾乎踏遍了整個活米村,想像Gellert在活米村出沒對他來說一點都不困難。

  現在他成為教授,不需要夜巡的時候,他隨時可以到活米村去。他可以去見Gellert,他想見他、想念他,夏天發生的事那麼近,又那麼地遙遠。

  他可以想像得到Gellert在等他,等他去找他。

  Albus有一堆事要做,七個年級的論文需要他批改,低年級的論文還得糾正他們的文法錯誤,改起來特別花時間,他的變形咒研究到了關鍵的時刻,他想將蘋果派變成蘋果,新鮮的蘋果,但變了好幾次變形的嚐起來仍然是蘋果派的味道。他有那麼多事要完成,實在沒空去活米村一趟。

  他坐在桌子前,像生了根的植物在原地一動也不動,他知道時間越來越晚,再過不久村子裡大部分的店家都會休息,他猜Gellert可能在吃完糖、給他寄完這些包裹就離開了。Gellert不是會耽溺過去的人,Gellert會給他寄這些紙條和糖果包裝已經超出他的預期……

  沒錯,Gellert怎麼可能還會留在活米村?

  Albus想自己還是可以去活米村看看,萬聖節的活米村一定很吸引人,蜂蜜公爵每年都會推出的限定的萬聖節禮盒,或許可以買些一兩盒當作學生明天的課堂獎勵?

  ——叩叩。

  他的房門響了,他的心狂跳起來,拖著沉重的腳步去開門。Gellert不可能進霍格華茲,他不可能偷溜進來……

  雖然早就知道不可能是他,但Albus看到葛萊分多一年級學生的笑臉,還是有那麼一丁點遺憾。

  「晚上好!鄧不利多教授!」

  孩子們朝氣蓬勃地和他問好。

  「晚上好,這麼晚了,你們怎麼還在外面?」

  「因為——」孩子們互相望了一眼,臉頰紅撲撲的,鼓起勇氣朝他喊,「不給糖,就搗蛋!」

  孩子們喊得零散,甚至有些吵鬧,但Albus扎扎實實地鬆了口氣,他從抽屜裡拿出許多酷酸果分給學生們,看學生們皺起臉顯得對酷酸果不是太滿意,卻還是勉強收下它。

  「萬聖節快樂,你們快回寢室吧。就要到宵禁時間了。」Albus溫和地微笑說。

  「晚安!萬聖節快樂,鄧不利多教授!」

  Albus站在門口,目送學生離開,然後輕輕地關上門,時間晚了,他還有許多事要做。

  萬聖節快樂,Gellert。

  雖然我不能親口祝福你快樂,但我由衷地希望你吃那些糖感覺到快樂。

END

預定收錄在CWT50新刊《Die Sommerferien》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