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1

Crowley/Aziraphale 無差

  席林克麗絲玲白葡萄酒產自德國納赫,藍色的瓶身搭配白色的酒標看起來就很清爽,金黃色的麗絲玲有著花香和水果蜜香的酒,適合搭配蛋糕、派、水果和甜點。它是一支平價的白葡萄酒,但是沒有人會討厭它。

  阿茲拉婓爾在聞到克羅里帶來的蘋果派香味之後,就決定開一支麗絲玲。因為克羅里吃蘋果派不會想搭配紅茶,即使他有昂貴的伯爵紅茶茶葉,阿茲拉婓爾確定克羅里會更喜歡麗絲玲。

  「你看,這是一整個完整的六吋蘋果派,從店裡剛出爐就被我買走了。」克羅里得意地炫耀,他把派從紙盒裡拿出來的時候蘋果派還熱騰騰的冒著煙,散發蘋果香氣。

  惡魔總有他的手段威嚇美食保持新鮮。

  「我準備了搭配蘋果派的酒。」阿茲拉婓爾倒出冰涼的白葡萄酒液,玻璃酒杯很快蒙上一層白色水霧。

  自從亞當和夏娃離開伊甸園之後,吃蘋果不再那麼禁忌,雖然阿茲拉婓爾之前總是悄悄的品嚐,很少大肆誇讚蘋果料理,但他清楚記得蘋果派的滋味,那是他很喜歡的一道料理。

  「麗絲玲,天使,你總是喜歡甜滋滋的東西。」克羅里舉起玻璃杯喝了一口白葡萄酒,他不討厭麗絲玲,不過這麼甜的酒不太像惡魔喜歡的飲料。

  「因為甜食令人心情愉快。」阿茲拉婓爾回答,「或者你想喝點紅茶?」

  「紅茶就算了。」

  葡萄酒比茶更讓惡魔感到精神愉悅。

  「我去拿切派的刀來。你怎麼知道這家蘋果派特別好吃?」阿茲拉婓爾問克羅里,他沒想到克羅里來找他會帶來這麼合心意的甜點。

  「之前在你的店裡聞到過同樣的香味,所以在經過那家店的時候就順手買了。」

  他們一起分掉六吋的蘋果派,雖然很大一份,不過這對天使和惡魔不算什麼。切成六片的蘋果派最後惡魔吃了兩片,第三片讓給天使,所以阿茲拉婓爾總共吃了四片蘋果派。

  四片蘋果派的份量讓天使恰好充滿了飽足感,撐得他小聲打了一個飽嗝,他摀著嘴巴,希望克羅里沒發現他的失態。

  「美好的午後時光。」阿茲拉婓爾總結說,他很滿意這一頓下午茶,直到吃完蘋果派,他才想起要問克羅里怎麼突然來拜訪他,「你來有什麼事?」

  「因為無聊啊……」克羅里懶洋洋地窩進椅子裡,像蛇一樣嘶嘶地抱怨,「不需要工作很好,但是很無聊,你不覺得嗎?」

  「我多了許多時間修補舊書,最近倒是很忙碌。」阿茲拉婓爾能打發時間的休閒活動比克羅里要多一些,音樂、藝術、舊書和美食,每一樣都接觸一會兒,他還沒有忙完的時候。

  「我昨天差點又癱瘓人類的網路,你知道的,我散步的時候剛好經過人類網路伺服器的機房,乾脆進去逛了一圈,在準備把咖啡倒進機器裡的時候,突然想起來我已經不需要這麼做了。」

  「哦,你做了一件好事。」阿茲拉婓爾誇獎他。

  「嘖,我沒有做好事,我頂多什麼都沒做。」克羅里一點也不想做好事,「雖然我不再為地獄服務,但我仍然不喜歡做好事。」

  「什麼都沒做也挺好的。」阿茲拉婓爾說。

  「不好,不曉得做什麼太無聊了。我們一起出去玩吧?」克羅里提議說。

  他早就想好了,自從他的黑色賓利復原之後,他就想約阿茲拉婓爾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去哪裡玩?」

  「哪裡都可以。」

  「我不知道『哪裡都可以』的話,要去哪裡。」阿茲拉婓爾可以在辦事的時候順便安排去某家知名的餐廳拜訪,或者專程為了可麗餅跑一趟巴黎,但是沒有目標和目的地的話,他也不知道該去哪裡。

  克羅里沒有什麼具體的目標,也許往熱鬧的地方去是好主意。

  「可以去參加嘉年華會、啤酒節、爵士音樂嘉年華、巨型花車遊行,哪裡熱鬧就去哪。」克羅里說完,又改變主意,「但是我不喜歡人多的地方,人多就會塞車。」

  塞車是全世界最無趣的事,只能在車上乾瞪眼睛,等著車陣龜速移動,搞不好用走的還會比較快。

  「但是人多的地方才熱鬧。」阿茲拉婓爾說。

  「或者我們可以待在一起,找點事做。」克羅里補充,畢竟和朋友待在一起總比一個人待著有趣得多。

  「我們已經待在一起了。」阿茲拉婓爾指出現狀。

  「我是說,你搬過來和我一起住。」

  「我不確定這是不是個好主意。」

  「為什麼不確定?」

  「因為——」加百列會發現。阿茲拉婓爾理由說到一半,才想到他已經不用管他的同僚了,他現在是自由的天使,想做什麼就做什麼。「你家有多一張床嗎?」

  「你可以和我一起睡一張床。」克羅里不介意和阿茲拉婓爾分享他的地盤。

  「這樣不會太擠嗎?」

  「我買的是雙人床。」

  「哦,這樣啊。那兩個人就睡得下了。」阿茲拉婓爾說:「但是我也有一張雙人床。」

  「那我們可以一天睡你那裡,一天睡我這裡。」

  「聽起來很不錯。」

  「那就這麼決定啦?」克羅里把藍色葡萄酒瓶裡的麗絲玲都倒進玻璃杯裡,愉快地向阿茲拉婓爾乾杯。

  「但是我們為什麼非得住在一起?」天使還沒搞清楚惡魔說要一起住的前因後果。

  「我不是說了嗎?我們可以一起找點事做,要一起做某件事,能夠待在一起更好。一直待在一起比我開車來書店拜訪你還要快多了。」克羅里解釋。

  「確實如此。」阿茲拉婓爾認同他的說法,「那就這麼辦吧,我們一起住。」

  「那太好了,我回家給植物澆完水,就過來找你吃晚餐。」克羅里彈一個響指,他很高興能夠解決得到自由之後反而感到無聊的問題。

  「我得想想晚餐要吃什麼。」雖然蘋果派還沒完全消化,但是每日三餐吃什麼可是頂頂重要的大事。

  事實上阿茲拉婓爾很高興現代有一日三餐的習慣,除此之外,甚至還有早午餐、下午茶和宵夜的選項,美食文化越來越豐富讓他感到無比的高興。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