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2

  晚餐要吃什麼是一件需要慎重考慮的大事。

  阿茲拉婓爾注意到已經注意到新開的泰國菜約莫一週有了,目前社群軟體上沒有什麼差勁的評價,有一個他關注的美食評論家給了一個中等偏上的評論,他仔細看過評論內容了,但他仍然不確定那家泰國菜好不好吃。在自己親自去品嚐之前,他永遠不知道他是否能品嚐到合心意的美食。或者再去拜訪曾消費過數次以義大利料理為主的米其林餐廳是不錯的選擇,那家餐廳按照季節調整菜單,他還沒完全嚐過主廚的所有手藝……

  當然,去麗池酒店的話,是永遠不會出錯的選項,但是沒有訂位要臨時去麗池恐怕需要行奇蹟……

  克羅里再次上門之前,阿茲拉婓爾已經把方圓百里的餐廳都考慮過一遍。

  「出去吃?」克羅里倚著門問。

  他通常讓天使決定去哪裡吃飯,雖然惡魔也熱愛美酒美食,但是和天使的熱情相比,他遠遠不如。

  「哎,還是泰國菜吧。」阿茲拉婓爾小心穿上心愛的大衣,和克羅里一起出門,「就在下一條街,不用開車。」他對往賓利走的惡魔說。

  「新開的餐廳?」

  「對,還沒嚐過新餐廳主廚的手藝,不過評價不錯,不一定多道地,畢竟要配合英國人的口味……」阿茲拉婓爾明白許多美食在不同國家都會有小小的變化,他欣賞這些小變化,這讓料理的滋味變得更加豐富多彩。

  「不好吃就客訴那家餐廳就是了。」克羅里說。

  「那會讓對方不好做生意。」阿茲拉婓爾不想這麼做,這也是他雖然嚐遍美食,卻沒有在網路上發表食記的重要原因,他不希望記錄不好吃的餐廳,但是只記錄美味的餐廳又有失偏頗,不像個合格的美食評論家。

  「他害你吃了一頓不合心意的晚餐,你還擔心對方能不能做好生意?」

  「我們都還沒嚐過,就先別討論要客訴的事了。」

  新開的泰國菜離阿茲拉婓爾的舊書店很近,到下一條街走到街角處,目的地就到了。

  服務生滿面笑容地帶位讓兩人入座,拿到菜單之後,阿茲拉婓爾沒有太訝異,畢竟他早就在網路上看過評論,知道這是一家配合在地口味的泰式料理餐廳,混合了泰國所有菜系,菜色也做了一些改良,「雖然不是道地的泰式料理,不過我一直很想品嚐月亮蝦餅、椒麻雞還有打拋豬肉。」

  「再來一菜一湯,還有一樣主食?」克羅里建議說。

  「青木瓜沙拉、椰奶湯和泰式炒金邊粉。」阿茲拉婓爾沒有猶豫太久就決定了菜色。

  「需要點甜點嗎?」服務生問。

  「有什麼推薦嗎?」

  「我們最近香蘭葉粉條冰和椰奶甜湯還有芒果糯米糕都賣得很好。」

  「我要香蘭葉粉條冰。」阿茲拉婓爾看向克羅里,他希望惡魔可以點芒果糯米糕,因為已經有鹹的椰奶湯了,甜點他希望來點別的花樣,不過他尊重克羅里的自由意志,不管他選什麼都可以。

  「你想吃什麼?」克羅里問阿茲拉婓爾。

  「我已經點了香蘭葉粉條冰了。」他矜持地回答。

  「但是你會和我分食甜點吧?所以我得問問你的意見。」克羅里理所當然地說。

  「哦,你真好。」天使甜蜜地笑了,向服務生點了心心念念的另一道甜品,「那再來一份芒果糯米糕。」

  和天使相比,惡魔的心思比較沒有放在食物上,他更期待吃完飯之後的預定行程——他終於可以看到阿茲拉婓爾的臥室。成為朋友幾千年以來,他們很少涉足對方的私密領域,畢竟即使他們交往密切,表面上還是不可妥協的敵人,多半擔心被「上面」或「下面」的上司發現。現在他們沒有這層顧慮,要怎麼親近都無所謂。

  克羅里想像過阿茲拉婓爾的臥室可能的模樣,可能和舊書店一樣在各個角落放滿了書,窗戶的窗簾在日光好的白天會被拉開,床上放著蓬鬆又柔軟的抱枕,抱枕、枕頭和柔軟的棉被都是柔軟的絲綢,保養良好的絲織品經久不壞,仍然呈現淡淡的米白色,和他的房間不同,一定暖活又舒適……

  天使沒注意惡魔走神,他拿起筷子把大盤子裡的泰式炒金邊粉分到兩個碗裡——阿茲拉婓爾當然會用筷子,他忽略了餐廳同時放在桌上的刀叉,選擇用筷子解決這一餐——其中一碗遞給克羅里。

  「快嚐嚐看味道怎麼樣。」阿茲拉婓爾熱衷和朋友分享美食。

  由蒸煮米漿製成的粉條噴香又彈性十足,以羅望子汁、棕櫚糖、魚露及丁香炒至入味,加上橙黃色的蝦膏提味,多了河鮮的美味,口味酸甜,清爽不油膩。

  克羅里還未評價,阿茲拉婓爾已經為嘴裡鮮活的美味驚喜,他興奮地說:「哦!光是為了炒金邊粉來這一趟就值了!」

  剛炸好的月亮蝦餅上桌,克羅里夾了一塊切分好的蝦餅沾上淡紅色的泰式甜辣醬放近阿茲拉婓爾的碗裡,「趁熱吃。」

  「謝謝。」阿茲拉婓爾微笑。

  月亮蝦餅改版自傳統的金錢蝦餅,和蝦泥裹麵包粉油炸的金錢蝦餅不同,將兩片潤餅皮上下包裹蝦泥,下鍋油炸,除了彈牙的蝦餅內餡之外,多了酥脆的餅皮,咬下瞬間酥脆的喀滋聲悅耳,與酸甜帶辣的醬料在嘴裡交織成絕佳的美味。

  好吃得讓阿茲拉婓爾感動地捧著臉頰,看他的表情克羅里就知道天使對餐點有多滿意,他也嚐了月亮蝦餅和泰式炒金邊粉,確定這些帶甜味的料理很符合天使的口味。

  惡魔猜天使只有一床棉被,他們一起蓋一床棉被不曉得夠不夠用,但他不想和天使分兩個被窩,所以他放下對天使臥室的想像,全心投入進眼前的美味中。

  清爽的青木瓜沙拉讓他們更開胃,椒麻雞炸得酥脆,打拋豬肉讓阿茲拉婓爾決定多要兩碗飯來搭配,椰奶湯的香料調配得剛剛好,下午茶填滿腹部的蘋果派沒有成為晚餐的阻礙,他們吃光了桌上所有的食物,迎接甜點。

  香蘭葉粉條冰是以香蘭葉為原料做出的淡綠色香蘭粉條,配上波羅蜜果糖水,淋上椰漿,冰冰涼涼的沁入心脾,阿茲拉婓爾舀了一勺自己嚐過,立刻又舀一勺遞到克羅里的嘴邊,「你一定要嚐嚐它。」

  「好吃。」克羅里說。

  他們共用一隻湯匙吃到一半,服務生才注意到他們,多送了一支湯匙過來。

  克羅里覺得服務生多事,剩下的香蘭葉粉條冰他讓阿茲拉婓爾自己吃完,然後他用刀叉切分芒果糯米糕送到天使嘴邊,要他張嘴,「啊——」他喜歡親密的互動,這能讓他更接近朋友。

  天使一口含住叉子上的芒果糯米糕,專注品嚐甜點的滋味,克羅里聽到服務生在小聲打賭他們兩個是情侶,證據是克羅里好幾次直接叫阿茲拉婓爾「天使」,他不討厭這個誤會,決定待會離開之前多給服務生一些小費。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