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8

  天使和惡魔都不知道人類曾經在情人節廣告將金莎商品打出「我愛你」和「我心屬於你」的廣告標語,雖然他們不曉得金莎代表的意義,不過榛果醬的甜蜜滋味已經向他們傳達了滿滿的幸福。

  吃完布列斯特,還有日本黃柚奶油閃電泡芙,阿茲拉婓爾拿著小木叉,有些猶豫不知道怎麼下手才能確實平分這塊泡芙。克羅里看不下去,接過他的小木叉,切成一大一小兩塊,拿了小塊的扔進嘴裡,然後大塊的用食指捏著湊近天使的嘴邊。「啊——」

  阿茲拉婓爾覺得不好意思,慢了半拍才張開嘴,吃下大半塊閃電泡芙,他免不了含住克羅里的手指,不過他已經沒精神注意這些,酥脆的泡芙入口即化,外層甜蜜的柚香淋醬搭得酸酸甜甜的內餡恰到好處,從來沒有品嚐過的新口味果然給他帶來萬分的驚喜。

  「真好吃!克羅里,你覺得怎麼樣?」天使興奮地尋求同伴的意見。

  「還不錯。」惡魔矜持地給了一個尚可的評價。

  克羅里還在回想手指被天使含在嘴裡的感覺,並不像天使一樣在乎吃了什麼進嘴裡……

  「克羅里是比我嚴格的美食家呢。」

  「我覺得我不算嚴格。」克羅里問:「接下來要吃什麼?」

  「我們還沒吃可麗餅!」

  「那就走。」

  離開公園長椅,雖然阿茲拉婓爾說了要吃可麗餅,不過巴黎身為法國首都,各式各樣的甜點出爐的香氣還是成功地抓走天使的注意力。

  「Pierre Hermé Paris!正好經過了,我們買一盒馬卡龍吧!」

  天使抬腳走進店裡,毫不猶豫地買下一大盒馬卡龍,十多種不同口味的馬卡龍,蛋白、細砂糖、細細篩過的杏仁粉經過細心烘烤,外殼酥脆、帶有嚼勁卻不會黏牙,在迷人的杏仁香氣中,各式水果、抹茶、紅茶、伯爵茶、巧克力、薰衣草等等不同的口味夾著不同內餡,甜點師反覆嘗試過後的不敗配方讓阿茲拉婓爾每一口都嚐到驚喜。

  因為太過興奮,阿茲拉婓爾連找刀叉切分馬卡龍的時間都沒有,每一顆馬卡龍咬一口吃掉一半,另一半就直接放到克羅里的嘴裡。和天使相比,惡魔根本沒注意嘴裡繽紛的滋味,他在思考和天使分食馬卡龍是否算是間接接吻。

  馬卡龍吃完,下一個是舒芙蕾,現烤蓬鬆、輕盈如雲朵的舒芙蕾吸引阿茲拉婓爾走進店裡,他點了兩份,克羅里免不了有些失望。

  不過出了賣舒芙蕾的店家,到下一家以蒙布朗出名的甜點店,惡魔提前天使一步只外帶了一份,找地方坐下來分食這份以栗子為主題的經典甜點。

  擁有多層次的歌劇院蛋糕同樣可以外帶,由杏仁海綿蛋糕、咖啡糖漿、巧克力甘納許、咖啡奶油霜層層疊疊,最後再淋上鏡面巧克力,以豐富的層次展現咖啡、巧克力和杏仁蛋糕組合的細膩滋味。

  再下一家法式千層就得和舒芙蕾一樣內用,甜點師現場組裝烤好的千層餅皮和香草卡士達醬,千層才不會吸收水汽,如此一來餅皮酥脆得嚇人,和濕潤的香草卡士達搭配呈現強烈的反差,沒辦法優雅的食用,但是每一口都讓人嚐到宇宙爆炸般的美味。

  直到天黑,裝了滿肚子的甜食,阿茲拉婓爾才想起他還沒吃到來法國的首要目標可麗餅,吃多了甜點,他突然想嚐嚐鹹的可麗餅,不過甜的可麗餅也不用捨棄,他知道法國有專門的可麗餅餐廳,從前菜到甜點都可以用可麗餅呈現。

  「我知道一家可麗餅餐廳,接下來就去可麗餅餐廳吧!我帶路。」天使鬥志高昂地說。

  克羅里已經飽了,這一下午他跟著天使吃了比平時多太多的食物,他摸摸肚子,決定待會光看不吃,頂多喝點酒就好。

  「待會你吃就好。」克羅里說。

  「你不吃嗎?」他一愣。

  「要是覺得好吃,就分我一口就好。」

  過去克羅里坐在一旁看著阿茲拉婓爾吃的時間,比和他一起用餐的時間還多,所以他對克羅里的決定沒有太多意外。

  「好。」

  可麗餅餐廳上了餐前酒,搭配可麗餅最佳的餐前酒是蘋果酒,克羅里愜意地飲酒,看阿茲拉婓爾用比對不可言說存在更虔誠的態度面對可麗餅,就像他品嚐閃電泡芙、馬卡龍、蒙布朗、舒芙蕾、歌劇院蛋糕、法式千層時一樣的專注。

  前菜的可麗餅是蒜香干貝可麗餅,干貝放在可麗餅上,淋上蒜香奶油的可麗餅皮就像可食用的干貝殼,一口和干貝一起吃下去,因為蒜香奶油味道融洽,充滿海洋的鮮味。

  阿茲拉婓爾分了一塊干貝和一小塊可麗餅給克羅里,因為天使主動用刀叉把食物遞到他的嘴邊,惡魔很給面子的吃光了。

  「干貝很新鮮。」克羅里回應說。

  「沒錯,蒜香奶油也炒得恰到好處,蒜頭和奶油的香味都出來了,除了淋在可麗餅上,用餐前麵包沾蒜香奶油也一定很搭。」阿茲拉婓爾對這道鹹可麗餅的評價很高。

  主食是馬鈴薯起司奶油可麗餅。鹹的餅皮與甜餅皮不同,必然會加上蕎麥麵粉和麥粉,煎成煎成香脆的深褐色餅皮

裡面是煎得焦脆細碎的培根、煮熟軟糯馬鈴薯薄片、焦糖化的洋蔥末、起司和太陽蛋,圓形的可麗餅邊緣包覆內餡,變作方形的模樣。一刀下去太陽蛋液流淌,和其他食材交融在一起,每一口都能感受到不同的變化。

  「味道怎麼樣?」克羅里問。

  「這個好好吃!」阿茲拉婓爾說。

  「好吃就多吃一點。」

  「你也吃一口。」他切了一口給克羅里,克羅里接受了。

  在主食之後,甜點毫無意外是甜可麗餅,它的作法與鹹可麗餅完全不一樣,餅皮柔軟濕潤,內裡是融化的砂糖,融化微焦的糖漿在切開柔軟餅皮的瞬間流出,雖然是非常簡單的口味,但味道很好。

  「和我第一次吃可麗餅的味道一模一樣。」阿茲拉婓爾懷念地閉上眼睛,品嚐那簡單甜美的味道。

  「這麼多年都沒有進步?」克羅里狐疑地問。

  「不是,簡單的美味只要用好食材,不管多久味道都一樣經典美味。」他解釋說。

  「我以為可麗餅會有鮮奶油和草莓什麼的……」克羅里有點失望,他本來還想幫天使擦拭嘴邊沾到的奶油。

  「那不是正統的口味,不過也很好吃,如果你想吃,我們回英國的時候可以去有賣草莓鮮奶油口味的可麗餅。」

  不過很快克羅里就恢復精神,他發現天使嘴角的糖漿,好心伸手擦拭,如願碰到他柔軟的嘴唇,「你的嘴角有糖漿。」

  「哦,我沒注意,謝謝你。」阿茲拉婓爾覺得有點糗,不太好意思。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