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7

  「……你有話要說嗎?」天使被盯得不自在,連咬口香糖的速度都放慢了。

  「沒有。」

  「那你可以看那邊的影片。看,螢幕上的人正在講空乘安全宣導。」他指著上方的小螢幕。

  那些人類都沒你好看。克羅里想,他漫不經心地抬頭看了一眼影片,又將視線放回天使身上。

  空乘安全宣導的影片只要坐飛機就得看過一遍,內容總是毫無變化——請繫上安全帶、起飛和降落時請豎起椅背、關掉電子用品的傳輸訊號、手機請開啟飛航模式等等。還有機艙失壓時如何戴上從上方落下的氧氣罩,若要水上逃生如何穿戴救生衣……

  從飛機開始有這類宣傳影片以來,惡魔早就看得膩了。

  「你以前也看過,應該還沒忘記吧?」克羅里問天使。

  「但是仔細看總不會出錯,看了更安全。」阿茲拉婓爾認真地回答。

  「好吧,那我就看看。」

  這麼做很符合天使的作風,雖然覺得無趣,但克羅里還是陪著阿茲拉婓爾看完整個影片。

  等影片播放完畢,飛機也緩緩地滑行,準備起飛,阿茲拉婓爾嚴肅地咀嚼口香糖,確保它對抗耳鳴的效果,已經沒精力去管是否有人緊盯著他不放,克羅里盯著天使一動一動噘起的鴨子嘴唇,特別想動手去揪住它,不過他忍住了,他知道要是自己真的這麼做了,天使會不高興的。

  惡魔已經預想過了,他準備等可麗餅的奶油沾到天使嘴唇上,幫他擦拭的時候注意觸碰他嘴唇的手感。

  打從天使吃番茄的那一刻起……不,更久以前,和天使在麗茲酒店吃飯的時候,又或者天使第一次提及美味的牡蠣,克羅里不確定他在什麼時間盯上天使的唇,他的舌頭蠢蠢欲動,想要用蛇類的方式嘶嘶地品嚐他的目標:天使的嘴唇。

  為什麼過了許多年總是沒有親過一次的原因已經不可考了,一開始也許是擔心天使本身也帶有聖水的效果,畢竟惡魔能噴出地獄火焰,誰知道天使能不能噴出聖水呢?後來……後來總是抓不準時機。

  克羅里見過無數人類親吻,這一點也不令人詫異,甚至熱吻的場面在時代越加開放之後變得隨處可見。惡魔促使情侶當街熱吻已經不能當作促使人類墮落的政績。那已經不再象徵醜陋的慾望,而是愛的展現。關於愛,那是天使掌管的部分。

  克羅里覺得天使的嘴唇像布丁也像果凍,他嚐過布丁和果凍,甜蜜的滋味一如天使給他的印象。

  但他仍然沒有確切地親吻過阿茲拉婓爾,即使喝醉了也沒有——惡魔一直為此感到可惜,據說有些人會在喝醉的時候胡亂親吻見著的所有生物——親吻天使只是一個古怪的念頭,一開始被他棄置一旁,畢竟他們分屬於天堂和地獄,即使文學作品或者人類多麽愛把天使和惡魔湊成一對,或者拍個天使惡魔主題的色情電影,克羅里都刻意忽視自己想要親吻天使……不,確切地說,他只想要親吻阿茲拉婓爾,他一直忽視自己想親吻阿茲拉婓爾的慾望。

  這違反了惡魔的習性,畢竟連人類都知道惡魔是多麽愛即時行樂的生物。

  克羅里不反對人類給惡魔貼上的標籤,人類對惡魔的認知有一定程度的可信度,當然也有很多以訛傳訛的部分。惡魔不都是蝙蝠翅膀,像他這樣的墮天使也屬於惡魔的一種,擁有黑色羽毛翅膀,除了顏色,羽毛仍然和過去一樣豐滿光滑。

  不過比起自己的翅膀,他更喜歡阿茲拉婓爾的翅膀,沒有特別的原因,只是喜好問題,總覺得阿茲拉婓爾的翅膀手感一定很好。

  比起嘴唇,翅膀好像更難觸摸到了。他們在人類世界幾乎用不上翅膀,如果想摸到天使的翅膀,他得想想辦法。克羅里把這個待辦事項放在撫摸和親吻阿茲拉婓爾的嘴唇之後。

  阿茲拉婓爾完全不知道克羅里在想什麼,他對飛機上新奇的科技感到好奇,在一個半小時的航程裡認真地研究該如何用座位專屬的螢幕看電影、聽音樂和玩遊戲。

  他沒有問克羅里該怎麼操作,只是看著說明書一步一步的嘗試,雖然一部電影都沒看完、一個遊戲關卡都沒有通過,但他至少完整地聽完了蕭邦的《升c小調第十四鋼琴奏鳴曲》,又稱月光奏鳴曲。

  離開機場,抵達巴黎,溫暖的午後陽光灑落街道,天使可以聞到烘焙坊和各式甜點店的香氣,雖然有人類說巴黎每一家販售甜點的店都特別好吃,但阿茲拉婓爾還是分辨得出細小的差別。憑著甜點的香氣。

  天使領著惡魔找到一家有著日本學徒的閃電泡芙專賣店,因為這裡有利用日本食材製作的日本黃柚奶油閃電泡芙。天使大老遠就聞到柚子清甜和奶油融合在一起的甜蜜香氣,放在甜點櫃裡的閃電泡芙更泛著珠寶般的光澤。

  長條型的閃電泡芙上面的鏡面淋醬是它重要的特色,有一種說法是之所以稱呼為閃電泡芙是因為它太好吃了,好吃到人們會光速把閃電泡芙吃光光。另一種說法是閃電之名源自於泡芙表面淋醬的光澤。兩種說法都很有道理,阿茲拉婓爾沒辦法將視線從擁有黃金沙礫光澤的日本黃柚奶油閃電泡芙移開。

  「你想吃這個?」克羅里注意到他的目光,主動詢問說。

  「對。」他興奮地點點頭,突然想起曾經學習過的法文,流利地以法文詢問站在甜點櫃後面的甜點主廚說:「還有什麼推薦嗎?」

  「今日推薦是榛果口味的布列斯特泡芙,喜歡甜食的人一定會喜歡它的味道。」甜點主廚推薦說。

  「一個日本香柚奶油,一個布列斯特,麻煩您了。」

  「這邊吃,還是帶走?」

  「帶走。」

  買完泡芙,阿茲拉婓爾領著惡魔繞到另外一家茶館外帶的熱紅茶,然後找到一個小公園,在公園長椅上坐下,然後迫不及待地打開裝著泡芙的紙盒。

  布列斯特泡芙雖然也是長條形,不過它由四個圓形連接組成,能輕易地對半切分,外帶使用的小木叉輕輕一切,夾在泡芙裡的榛果餡微微溢出,還好沒有浪費地流淌出來。

  「嚐嚐看味道怎麼樣。」阿茲拉婓爾把半個布列斯特泡芙遞給惡魔,要他嚐嚐看味道。

  「有金莎巧克力的味道。」

  「真的?我嚐嚐……」天使咬了一口,幸福地抿了抿嘴唇,慢慢咀嚼,細細品嚐它的滋味,「它的榛果醬調得很好,確實會讓人聯想到金莎的味道。」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