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09

  在餐廳用完可麗餅全餐,克羅里和阿茲拉婓爾離開餐廳,在街上慢慢散步,風吹過街道上的梧桐樹,沙沙的聲響給人感覺十分愜意。

  克羅里享受天使開開心心待在自己身邊的感受,他全心期望阿茲拉婓爾永遠擁有好心情。

  「接下來想去哪裡?」克羅里問。

  「已經吃完可麗餅,我想我們可以回家了。」阿茲拉婓爾嘴巴幾乎一整天都沒有停下來過,在可麗餅餐廳用過餐之後,他已經滿足了。

  「不去日本吃壽司嗎?」克羅里想讓天使更開心,提出另一個他很喜歡的料理選項。

  阿茲拉婓爾瞥了他一眼,不怎麼高興地說:「別誘惑我。」

  「走吧,你想去日本吃壽司。」惡魔知道天使已經動搖。

  「但是我的書店——」

  「你也不常開門不是嗎?顧客不會介意的。」

  「去日本得坐很久的飛機——」

  「我陪你一起搭飛機,坐頭等艙,或者你想坐遊輪慢慢玩到船開到日本也可以。」克羅里都替他想好了。

  但是阿茲拉婓爾還是有許多顧忌,他操心的事很多,「你家養的盆栽沒人照顧怎麼辦?」

  「如果時間不長,他們會堅強的活下來。」克羅里相信自己的植物會長得好。

  「那……我們去吃一頓壽司就回英國。」

  他動搖了,決定接受克羅里的提議。

  只要能和天使在一起,讓天使過得開心,那麼做什麼都可以,所以惡魔繼續提出美味的選項,「那壽司和天丼呢?還有溫泉,你不想嘗試嗎?」

  「……你真是一個優秀的惡魔,一直在誘惑我。」動搖的阿茲拉婓爾誇讚他說。

  「那可是我的職責。」克羅里驕傲地回應。

  「那我們只去待兩天一夜就好,別讓你的盆栽等太久。」

  既然天使答應了,那麼克羅里決定直接前往下一個地點。

  「我現在就訂機票。」

  「現在訂機票有位置嗎?」

  「只要施展一點小小的手段就會有位置了,你不必擔心。」

  「不會耽擱到別的人類的行程吧?」天使擔心地問。

  「哦,天使,別為不相干的人擔心太多。」

  「我是好天使,我應該為他們擔心。」

  「好吧,好天使,我沒有打擾到人類的蜜月旅行或者商務洽談工作,頂多原本想去日本旅遊的人臨時決定改機票去韓國玩,這樣沒問題吧?」

  阿茲拉婓爾矜持地笑,「那就這麼辦吧。」

  雖然他們必須用人類的方式移動,但他們畢竟不是普通人類。旅遊的疲憊不會影響他們的身體,在長途飛行的飛機上,阿茲拉婓爾少有地看了好幾部電影,並為現代的電影技術感到無比驚奇。

  「看啊,他們拍了耶穌生命中最後十二個小時的電影!」他小聲地和惡魔分享他驚奇的發現。

  「和我們親眼看到的那一幕比起來怎麼樣?」克羅里問。

  「他們把耶穌拍得更有氣勢了,死得樣子也更痛了。」天使皺起眉頭,回想剛才見到的畫面有些不忍。

  「畢竟是藝術加工的成果,梅爾·吉勃遜拍得不錯,是個好導演,可惜他大概想上天堂。」克羅里評價說。

  「也不是所有藝術家都喜歡地獄。」天使帶著小小的得意說。

  「需要我再數一次在地獄的音樂家和畫家有誰嗎?」

  「這就不用了。」

  其實他們兩個在比較這個也沒有什麼意思,畢竟現在他們既不屬於天堂,也不屬於地獄。阿茲拉婓爾乾脆控制椅背往後仰倒,閉上眼睛躺在椅子上準備睡一覺。克羅里跟著照做,時間已經晚了,克羅里不想叫空服員送毛毯,所以他悄悄伸出翅膀,蓋在天使身上替他遮住飛機上的冷風。

  天使感受到惡魔翅膀的存在,睜開眼睛就看到克羅里蓋在他身上的翅膀,他感到受寵若驚,「你真的要用自己的翅膀替我保暖?」

  「不喜歡黑色的翅膀?」

  「不,我不是這個意思。」阿茲拉婓爾小心翼翼地碰了碰惡魔的翅膀,純黑的羽翼充滿光澤,「我是說,我很喜歡。謝謝你,克羅里。」

  「不客氣。」

  阿茲拉婓爾調整姿勢側躺,和克羅里面對面,他小心翼翼地張開一側白色羽翼,包裹住克羅里。

  「你也早點睡吧,克羅里。」

  睽違多年再一次籠罩在天使的羽翼之下,克羅里藏在墨鏡後的豎瞳激動地變化,他伸出手輕輕碰觸天使的又輕又滑的羽毛尖,比想像中更柔軟的觸感讓他更放肆地撫摸天使的翅膀。

  阿茲拉婓爾收起翅膀,克羅里心裡剛剛產生巨大的失落感,就聽天使輕聲笑著,舉著翅膀拿不定主意要不要攏著惡魔,「會癢,別這樣,克羅里。」

  「那我不摸了。」克羅里有些遺憾,他雖然很想摸,但是他更想蓋著天使的翅膀。

  克羅里現在打從心底希望日本離法國在更遠一些,最好飛個一年再降落,可惜這只是他的小願望,如果他不能用惡魔的能力干擾這台飛機而且不被天使發現,那麼這台飛機按照機率,通常能夠平安地降落在日本東京羽田機場。

  當飛機真的準備降落,他們只能收起翅膀,拉直椅背,扣上安全帶,等飛機緩緩地降落。克羅里安慰自己等從日本飛回英國,他和阿茲拉婓爾還可以交換一次互相蓋翅膀給對方溫暖。

  阿茲拉婓爾覺得克羅里意外的安靜,他奇怪地問:「你還好嗎?坐飛機太累了?」

  「沒事,我有睡飽了。」就算沒有閉上眼睛陷入睡眠,他的精神在天使的翅膀底下也獲得充分的補充。

  「真的沒事?我是不是很麻煩?」阿茲拉婓爾不安地問。

  「沒有,我一點都不覺得你麻煩,否則我為什麼要和你待在一起?」克羅里反問。

  「因為我們是唯一待在地球上的天使和惡魔?一起共度了六千多年?」

  「傻瓜,因為你是我朋友。」

  雖然這麼說,但克羅里已經開始希望他們擁有朋友以上的關係。

  「哦,你真好。克羅里。」天使並不知道他的想法,他只想把最好的東西分享給克羅里,「走吧,我們馬上去東京最好的壽司店,你一定要嚐嚐看壽司有多美味。」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