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d Omens]Eat, Drink, Love-10

  克羅里才不在乎壽司是什麼味道。

  好吧,他知道天使在乎,不管多長時間過去,美食對於天使仍然充滿了誘惑,他對美食的愛和他填滿一整間房子的舊書比起來不相上下。

  他不是真的要跟美食或者書本比較,那都不是活著的東西,和它們比較顯然格調太低,克羅里有自信自己是天使最喜歡的生物,即使天使把火焰劍送給亞當也不代表他喜歡他,那個十一歲的敵基督亞當更不是克羅里對手。不管怎麼說,她相信自己在阿茲拉婓爾心中有一定的地位。

  畢竟他們都是六千多年的老朋友了。

  想要親嘴恐怕就不屬於朋友的範疇了,克羅里已經明白自己和天使之間的關係得更進一步才行。

  但是具體要怎麼做克羅里就想不到了。惡魔擅長誘惑人類做壞事,或者人類本來就會做壞事,不過說起來克羅里不覺得放縱慾望是什麼壞事,尤其是充滿愛意的兩個人本來就應該好好享受縱慾的快感,這樣才會有小嬰兒誕生,雖然克羅里不討厭也不喜歡小嬰兒。不過人類總是得繁衍。

  他們選擇的餐廳是一家至少得三個月之前訂位的米其林三星店家,不過在奇蹟發生後,阿茲拉婓爾和克羅里成功在這家東京米其林三星的壽司店擁有兩個座位。

  首先是酒,清酒和壽司的搭配就和西餐和佐餐酒一樣重要。

  雖然清酒以米釀成,但是絕對不會和壽司米飯有重複的風味,壽司上的魚有不同種處理方式,生魚肉熟成的時間、或浸泡紅醋、炙燒等等,都會產生不同的味道。

  天使和惡魔都喜歡美酒,克羅里給自己和天使各倒了一杯清酒,兩人拿著小小的清酒杯輕碰。

  「乾杯!」阿茲拉婓爾喜孜孜地笑。

  店家沒有讓他們等太久,上完清酒之後,開頭暖場的是鮭魚卵松茸茶碗蒸。海味和山味組合在一起,很符合日式料理的哲學,溫暖的茶碗蒸滑進胃裡,成功地喚醒食客們的食慾。

  接著是不同種類的生魚片擔任開胃菜,稍微創新的料理方式讓阿茲拉婓爾滔滔不絕地和克羅里分析每道料理使用的技法和口味如何。直到開始上握壽司,阿茲拉婓爾才安靜下來,用虔誠的態度審視桌上的料理。

  克羅里敢打賭天使對不可言說的存在也沒有抱有那麼尊敬的心,或者說天使對料理至少和對不可言說的存在一樣尊敬。

  已經將新鮮磨碎的山葵和醬油刷在壽司上,他們只要拿起壽司一口送進嘴裡,咀嚼品嚐美味的握壽司。

  用昆布包裹處理過的鯛魚那白色的魚肉帶有昆布海潮的香氣,魚肉本身的甜脆口感和醋飯交織出一場口中的煙花秀,阿茲拉婓爾滿足地捧著臉頰,滿足得無以復加。

  ——他真可愛。

  克羅里同樣品嚐到美味的鯛魚昆布握壽司,不過他不像天使反應那麼劇烈,他很高興能和他一起享用相同的美味,享受待在一起的時光。

  浸泡高湯處理的鮪魚赤身壽司、鮮滑的鰤魚壽司、鮪魚中腹壽司入口即化、刀功完美的蔥醬秋刀魚、奢華的雙層海膽軍艦壽司、彈牙的甜蝦壽司、鮮甜棉軟的鰻魚……

  一口清酒,一口壽司再一口清酒,不知不覺美味的食物都進了肚子裡面,最後以抹茶紅豆白玉這道甜品讓這一餐有一個完美的收尾。阿茲拉婓爾誠摯地用日文和主廚道謝,感謝讓他享用一頓美餐。

  當天晚上他們乘坐巴士,前往箱根溫泉入住一之湯本館。

  一之湯本館是一家歷史悠久的箱根溫泉旅店,有近四百年的歷史。

  趁著夜色搭巴士前往一之湯,溫泉旅館的員工熱忱地歡迎兩人來訪。克羅里進房間繞了一圈,發現裡面有獨立露天溫泉,這樣他們就不用到大眾池去泡湯了。

  「喜歡嗎?」阿茲拉婓爾跟在克羅里身後,他特意向克羅里解釋,越解釋越緊張,「我們可以在房間裡泡湯,這樣就不用去和人們擠在公共浴池……不過羅馬浴場是公共浴池,你也沒有不習慣不是嗎?看來是我多事了,大眾池比較寬,不然我們去大眾池泡——」

  「不,我喜歡獨立的露天溫泉,我們可以一起泡澡。」克羅里努力壓抑內心的欣喜。

  「但是池子有點小……」

  「還是一起泡吧!一起泡澡可以一起聊天。」克羅里堅持。

  他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一起洗澡了,上次一塊兒洗澡可以追溯到羅馬時代,在羅馬浴場裡交換情報的那一次。

  這和用一樣的沐浴乳、洗髮精不同,比前後使用同一間浴室還要親密太多,克羅里很期待,他稍微沖洗過浴池之後就開始放水,準備和天使一起泡澡。

  夏季日本的氣溫頗高,尤其是東京,好在他們直接吃晚餐,沒曬到正午的太陽,也沒被都市的熱氣逼得不能呼吸。好在箱根入夜後夜風寒涼,正適合泡湯。

  克羅里率先脫光了衣裳,先洗刷身上的灰塵,然後再跨入放滿水的浴池。

  阿茲拉婓爾晚了他一步,在腰間圍了一圈浴巾,步入浴室。

  「你圍著浴巾怎麼方便洗澡?」克羅里心懷不軌,嘶嘶地問。

  「我覺得沒什麼不方便……」他小聲回答。

  「你還是脫下浴巾,乾乾脆脆的沖著澡再進來泡湯吧。」

  其實克羅里說的很有道理,他沒道理不聽克羅里的建議,只是他少有地害羞了起來,明明在數千年前與人坦誠相見也不是什麼特別丟人的事。但是天使心裡隱隱知道克羅里是不一樣的,唯有克羅里是那個給他與眾不同感受的惡魔,對方是獨一無二的存在,沒有天使、惡魔、人類或其他存在可以取代他。

  阿茲拉婓爾實在找不到藉口反對,於是歎息一聲說:「……好吧。」

  他快速地沖了一個澡,跨進浴池裡把自己整個人泡進白色的溫泉水之中,克羅里還沒看夠,天使就躲起來了,這讓他有些惋惜。

  克羅里靠近天使,手搭在他的肩膀上碰觸他赤裸的肌膚,帶著歎息誇獎他說:「你摸起來真柔軟。」

  「我、我軟呼呼的⋯⋯」阿茲拉婓爾沒有感覺到曖昧的氣氛,默默地捏了捏肚子的肥肉。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

創作日和

A person who writes Novels, Foods, Films, Reviews and etc.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