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nan/Kirk】Hunter of Demons-03

  「菜鳥送菜就送菜,你管他們做什麼。」埃爾南對自不量力的傢伙向來沒什麼同情心,獵魔任務的收益豐厚,這也同時代表了任務的高危險性,入這一行的獵魔人本就該有所覺悟。

  獵魔人並非全都是散漫遊走在各地、毫無紀律與組織的傢伙。為了信息互通有無,各地區的獵魔人們聯合組成了一個世界型公會組織,主要用來統整和發佈各地的獵魔任務。然而也因為成員來自世界各地,公會組成比教會的異端裁判所來得更複雜,雖然自由度更高,卻仍然有高層腐敗和各個小團體抱團勾心鬥角的事情發生。

  貝卡和埃爾南都不喜歡獵魔人公會的風氣,所以都不愛參加由公會主導的大型任務,平常獨來獨往,雖然兩人的戰績和任務積分讓他們在公會甚至公會以外的地方赫赫有名,但他們實際認識的獵魔人卻不太多,也沒人想去主動招惹他們。有時遇到——類似這次針對刺客聯盟的——大型任務需要組隊,兩人多半得尋找其他獵魔人一同完成任務,然而幾年下來,與其他獵魔人的配合總是不甚愉快,可以說兩人唯一滿意的搭擋就只有彼此。

  不過他們都不怎麼樂意承認這件事,彷彿承認了就輸對方一截似的,即使心裡清楚對方若不同意或沒興趣,自己多半也無法獨立承接想要的任務,每次找對方合作仍然裝出一副「你只是可有可無」的態度,心裡想著反正對方想接些有水準的任務,也不可能找到比自己還要好的搭擋。

  「如果只是普通送菜還好,那些菜鳥被抓之後被當成實驗品,改造出來的渣滓破壞力比一般實驗品強多了。」貝卡從裝飾著閃亮鉚釘的包包裡掏出平板,點開照片給埃爾南看,「看起來很醜吧?都是這種和吸血鬼、狼人、惡魔混合的畸形種,幾個特別堅持血統的吸血鬼家族都不太高興,如果決定做這個任務,很可能遇上吸血鬼。」

  「遇到就殺,沒什麼大不了的。」埃爾南輕飄飄地評論,自動伸手去翻看照片。

  柯克嘴唇動了動,最終還是沒把話問出口。他怎麼樣都想不明白,見到吸血鬼變殺無赦的埃爾南為什麼會選擇放過他,還把他隨身帶在身邊當小寵物養。但這並不是提出這種問題的時機與場合。

  貝卡的平板被埃爾南拿去看資料了,一時半會也無事可做,看柯克盯著啤酒瓶發呆,突然想到一個主意,「對了,柯克。你去吧台那邊拿一張申請單填資料申請獵魔人資格吧,多一個人接任務就多一份獎金。」

  柯克回過神來,但聽清貝卡的話後,他以為自己還在恍神。他一個吸血鬼怎麼能當獵魔人?

  「……我是吸血鬼。」柯克向貝卡鄭重重述自己的身份。  

  埃爾南雖然就著貝卡的平板看資料,但他仍然分了一絲注意力在柯克身上,因此他自然聽見了貝卡給柯克的建議。

  「我知道,但獵魔人公會又沒規定吸血鬼不能當獵魔人。」貝卡無所謂地聳聳肩。

  埃爾南知道吸血鬼可以當獵魔人,只是他之前沒朝這個方向想,他之前怎麼沒想到呢?

  現在貝卡一提,他覺得這主意很不錯,「去拿申請表吧。當獵魔人的什麼人都有,吸血鬼也不算什麼。」

  柯克對兩人的話持保留意見,他又不瞎,牆上的吸血鬼牙齒和酒吧裡其他獵魔人刺人的目光都不像歡迎吸血鬼從事這一行的樣子,不過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後,柯克知道反駁埃爾南沒什麼用,於是便起身去吧台要了一張申請表。

  埃爾南滿意柯克的服從,也許讓柯克成為獵魔人能讓他的個性變得更有攻擊性一些,他邊翻看著資料,一邊想著。他實在擔心自家飼養的吸血鬼因為太過挑食,不是只喝動物血就是人造血,最後因為亂吃東西吃傻了。

  獵魔人公會的任務裡,偶而也有清理黑法師的工作,埃爾南相信以柯克的個性,他會願意去咬那些無惡不作的黑法師,為民除害的。雖然黑法師大多是老頭,恐怕不太新鮮,但至少都是人類,加減也能讓柯克填飽肚子。

  柯克只是試探地向酒保提他想要申請表,沒想到酒保面不改色,從吧台裡的抽屜拿了一張申請表給他,還慷慨地借了他一支筆。拿了借來的筆和申請表,和酒保道謝後,柯克回到座位上填表,這才發現原本想像的尷尬勾選欄位並不存在,在性別那欄的底下,種族的欄位是一片喜人的空白。不是選填就好,幸好。這讓柯克鬆了口氣,這樣他就不需要在人和吸血鬼的身份之間掙扎了。

  埃爾南和貝卡還在討論任務細節,柯克一個人填完表,在吧台那兒換到一個金屬徽章,亮閃閃的看起來像銀,讓他有點畏懼,但小心翼翼地一摸後就知道這不是銀製品。金屬製的徽章有點厚度,旁邊還有一個插孔和標示藍芽開關的按鈕和指示燈,柯克翻來覆去地看,之前從沒注意埃爾南怎麼用他的徽章,沒想到這東西還是高科技產品。酒保操作電腦,印表機列印了一份帳號和一串亂數密碼,讓柯克等一下拿手機連藍芽登入帳號改密碼——帳號也可以改,獵魔人們通常會改成自己的外號,申請表上也有一格讓柯克填,柯克沒填,酒保就隨便填上Batman。吸血鬼都能化身蝙蝠,酒保想的綽號意外地合適,柯克就沒改帳號,只改了密碼,然後藉由徽章的帳號密碼連結上獵魔人網站和論壇,論壇的資訊意外豐富有趣,他便興味盎然地看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久,埃爾南伸手自動抽走柯克的手機,柯克開始還想把手機搶回來,發現是埃爾南他才鬆手。埃爾南幫他在網站任務區接了任務,才把手機還給他。

  收回手機柯克有些難為情,他太沉迷觀看獵魔人公會的論壇,竟然都沒注意到埃爾南和貝卡已經把正事談完了。

  貝卡知道柯克剛才都沒聽他們討論,所以她對柯克簡略地說了接下來的行程,「我們直接出發,最快的飛機凌晨兩點就飛,其他零碎的行李可以去那裡再買。」

  「妳先去機場,我帶柯克回家一趟。」埃爾南說完,對柯克解釋,「回去拿備用的槍和防彈背心給你用。」

  埃爾南出門之前就知道要是同意和貝卡一起完成任務,依照貝卡的個性多半會即刻出發,當時只想著帶著柯克不讓他餓死就好,現在柯克要用獵魔人的身份完成任務,那自己最好給他準備裝備防範未然。

  「吸血鬼不都用牙咬嗎?」貝卡詫異地問。

  柯克都還沒說話,埃爾南就替他回答,「他剛才不是說他不咬人了嗎?」

  貝卡擔心兩人趕不上航班,不太樂意地問:「不能直接在瞭望塔買嗎?」

  這家叫瞭望塔的酒吧作為這城市的獵魔人公會,自然有相關的業務,販售獵魔人裝備就是其中一項。

  「瞭望塔的東西貴死了,還幾乎都是異端裁判所做出來的東西,他沒辦法用。」時間有限,埃爾南不繼續和她廢話,站起來轉身就走,「機場見。」

  「注意時間,不要遲到。」貝卡朝他的背影喊。

  「知道。」埃爾南揮揮手,帶柯克離開瞭望塔酒吧。

  再次搭危險的舊電梯下樓,盯著電梯按鈕頂端顯示一層層往下的數字,柯克忍不住問埃爾南說:「你真的要帶我去?我不擅長打架。」

  埃爾南看柯克用為難的表情說不擅長打架,覺得好笑又有趣,打架並非獵魔人必備專長,不過他不打算糾正柯克的印象,只覺得手很癢想摸摸柯克頭頂。埃爾南沒有忍耐,按自己的心意做了,等柯克用無奈的眼神看自己,埃爾南覺得心情更好了。

  「剛才不是說了嗎?留你看家你會餓死。」埃爾南開玩笑。

  柯克認真解釋,「餓不死,我買了合成人工血的材料,人工血不夠,我也可以自己上網訂動物血,我查過有些農場會提供新鮮的動物血給餐廳做料理——」

  「不行吃那些沒營養的零食。」埃爾南否決他的提議,「跟著我去,看著學就會了。」

TBC


訂閱安陵⋯⋯

和我聊聊⋯⋯